首页 > 大宅小女 > 第十九章 寻家老三要纳妾

我的书架

第十九章 寻家老三要纳妾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夫人夫人,三老爷回来了,已经进门了”

  府前守门的家丁小跑奔到“万叶堂”,嗓门半点没有减弱,府上的人都知道,无论他们此时多么的手脚慌乱,嗓门多么的大声,这三夫人听到后都会满脸掩饰不住地高兴劲儿,这次也不例外。

  凤儿一听到外头的喊话,赶紧欢喜雀跃的回身跟鹿喜辰说,只不等她说,鹿喜辰早就按耐不住,反一把手拉着凤儿大步流星的出去了。

  “夫人您慢点走慢点走,一定要端庄文雅,每次老爷回来都说您,您可是又忘了”

  “是,差点给忘了”

  于是乎,两人慢下脚步,出了院子过了长廊,从未觉得这路慢下脚步竟要走如此之久,以往她跟凤儿两个人没事在这府上从逛到后也不过眨眼的的功夫,怎今日仿佛怎么都走不到头。

  可是到了府前,鹿喜辰大喘着气着急忙慌的在路上三老爷的身影,这左看看没有,右看看也没有,这去哪儿了。

  “不是,夫人,咱没听错吧,怎么没瞧见三老爷呀,不过这家丁倒是大盒子小盒子的搬着东西……”正说着,后面来了个家丁,手里端着几个长盒,“哎哎,石头……见三老爷了吗”

  家丁石头听到有人喊他,才侧过身子抻长了脖子看了一眼“呦,是三夫人……三夫人好,凤儿姐好,三老爷去老夫人那儿了,这不我们端着这些三老爷带回来的物件放置到库房去”

  鹿喜辰只心中一紧,尴尬的应下“啊……如此……那快……快去忙吧,去吧”摆手让他去忙了。

  凤儿在一边瞧着鹿喜辰面色有变,自是不喜了,双手揉搓着不知该如何宽慰她。

  “走吧,回屋”

  凤儿一转念,乐呵道:“夫人,这回去也是等,不如咱们就去老夫人那儿走一趟吧,这三老爷也是孝敬,先去问候一声也对,想必也没有太多话说,咱们去了,说不定正好能迎着三老爷出来呢”

  “对呀,说的是,那咱们快过去”

  “是”

  鹿喜辰只觉脚下又轻盈起来,凤儿分在身后,仿佛能听到她脚下踏出的欢铃声。

  步到“怡馨院”门前,就瞧见几个家丁从里头出来,鹿喜辰心想,这三老爷应该是给老夫人送了不少东西,轻步进了院,倒还未到屋前,就瞧里头合了门,只留了一缝。

  “这大白天的合门作何?”

  凤儿后头嘟囔道,鹿喜辰也瞧见了,悄悄拉住凤儿,“凑过去瞧瞧”

  主仆二人顿时小心喘息,慢步靠前,凤儿半蹲着蹭到门缝处,并没有瞧见什么。

  再凑着耳朵去听,倒是听见里面的动静了,是三老爷说话没错。

  “娘,老三不孝,给您磕头了”

  这句凤儿可是听得清清楚楚的,只是……这什么意思,再往里一瞧,那三老爷“扑通”跪在了地上,凤儿一瞧事儿不对呀,快招呼鹿喜辰过来瞧。

  这一瞧不要紧,正听见三老爷寻多成说:“她如今都怀胎八月,不久便要临盆了,若不风光的娶进门,便要带着孩子一走了之,您老说,我能有什么办法,要是您老有办法,您跟儿子说说,眼下,我实在是没招了”

  “老三,你明媒正娶的媳妇儿你不顾念,倒是惦记外头那些个,我告诉你,她肚子里头的孩子我们寻家可以养,可是她要是想要借此进寻家,那想都不要想,如果我答应你们,那三媳妇以后还怎么过日子?难不成你还想写封休书不成?”

  屋里余氏痛说着眼前的寻多成,只想不到外头的鹿喜辰一字不落的听得明明白白的。

  “夫人……我们快……快走吧”

  凤儿在一旁脸都快要拧成麻花了,鹿喜辰更不用说,面如素绢,本来就孱弱的身子这会儿压制不住的哆嗦起来,话都说不痛快了,道:

  “凤儿……你……你扶我起来……”

  “唉……”

  凤儿小声应下靠前扶她,刚站端正,只觉鹿喜辰的身子忽的转过来,整个人想要冲进屋子里,凤儿觉不对,死命的双手抱住低声道:“夫人,咱们出去再说吧,出去小的给你出出主意,这事儿还不能这么戳破,现在戳破对您半分好处也没有”

  鹿喜辰憋屈的眉头紧拧在了一起,愣是听着凤儿的话,一步步挪到了外头去。

  好不容易到了长廊坐下,凤儿赶紧给鹿喜辰搓了搓胳膊和手心,边道:“夫人,您别这样,多大点事儿,三老爷以前提过二房的事儿,那不是老夫人也给压下去了吗?老夫人不答应,您不答应,这事儿,三老爷自个就做不了主”

  “你不需宽慰我,五年都没有生下个一男半女,就是不会下蛋的母鸡,如今他如此这般我也不全怪他,可是他若能好好与我说,我倒是………也能答应……都怪我……这不争气的肚子,不争气……”

  说着鹿喜辰就倚在木柱上泣不成声。

  凤儿急的跺脚,瞧着前后左右,拽出手绢拭了她脸上的泪后道:“夫人,这么多年都这么过了,您现在可不能就给自己泄了气,咱们先回屋里,您要哭要闹可不能在这儿,万一传到那二夫人大夫人那儿,您可不是让她们瞧了您的笑话了”

  听这话,鹿喜辰一把拽过凤儿手中的帕子,在眼角用力擦了几下,理了理发丝站起来咳咳两声:“对,不能让她们瞧着我的笑话,走,回屋。”

  “是是是夫人”

  可是劝回屋里去了。

  …………

  而跪地不起的寻多成听了余氏的话,也犹犹豫豫的说不出话来。

  余氏起身拍拍地上成摞的物件,道:

  “行了,别在我这里跪着了,拿着这些东西去瞧瞧喜辰吧,虽说她进了咱们寻家没有生个一男半女,可是她毕竟是你明媒正娶进寻家的媳妇,她爹好歹现在也是兴县的县太爷,往些年各地也都待过,有些人脉关系,咱这常年做买卖的,万一遇到事,总得有个人帮咱们照应疏通着,这年月,就算你有银子,这官场无人,那岂不是不知要白扔多少,这一点你一定记住了,不要我一不提,你便忘了她娘家对寻家的恩”

  余氏思虑甚多,嗓音低低沉沉,字字错落开来,簪下的几缕青丝也顿时白俏,恰是应了她的煎熬。

  寻多成这才缓缓起了身,“是,娘那我先回了,喜辰那儿我自备了物件,这些便不动了”

  话落,回身带着跟班田舟就走了。

  …………

  一到屋外,这寻多成刚才忧郁低落的眼中马上变的狡猾起来,田舟瞄过左右,靠前紧步道:“爷,这事儿能成吗?这要您真把那位奶奶娶进门,日后可不得闹得鸡犬不宁?那老夫人和三夫人能说的通吗?”

  “那又如何,还不是为了多挣下点家业,如今生意越来越难做,老百姓要的是便宜实惠,若跟钱家两家联手,将那筝标一换,定是不愁卖,那银子跟雪花似的落进寻家的口袋,我就不信我娘看着白花花的银子还能不同意。至于这三夫人,她一个生不了孩子的闲妇还能跟我如何?一会儿回去你脸上别挂事儿,这老夫人一天不答应,这事儿就不能让她知道。”

  “是……”

  回了“万叶堂”,一进门就瞧着桌上摆弄着他吩咐人送来的物件,个数不多,却都是女人家心喜之物,本以为一进门还如往常鹿喜辰应声起身奔到面前,可这进了屋,竟未瞧见人,里屋门关着,也没什么动静。

  “夫人是不是出去迎您了?”

  田舟跟在身后疑惑道。

  “你外头找找去,我这里屋先歇着去了”

  “是……”

  田舟便就外头去了。

  寻多成只觉疲惫,直奔里屋去了,门推开,就瞧着鹿喜辰端正的坐在床榻上,新衣裳淡妆容,脸颊清瘦的还是老样子,只是瞧着他也是面无表情,一边丫头凤儿眼神也极其冷淡,只等对上眼才喊了声:“三老爷”

  “啊……这以往回来你都外头迎着,这次倒是怎么了?凤儿?你主子病了?”

  寻多成慢条斯理的道,边说边走到鹿喜辰面前,瞧着她。

  “回三老爷,夫人身子极好,还等着给您生几个大胖小子呢”

  凤儿回起话来也是不咸不淡,说完,就告退了。

  寻多成回头瞅瞅离去的凤儿,回身合了门,脱去外衣放在衣架上,道:“你这是怎么了?几月不见倒也不与我热乎热乎”说着就坐下去拉鹿喜辰的手。

  鹿喜辰并没有甩开,只歪头冷笑道:“是,三老爷回来了以往我定奔到大门口去迎着接着,以后可不用了,我老了,奔不动了”

  “你今儿这是怎么了,你跟凤儿你俩这是话里有话呀?难不成我送来的那些东西你不喜欢?还是嫌我没有给岳父大人准备厚礼?我早就备下了,物件太多,我便让家丁搬到库房去了”

  寻多成是半分半毫都没有往别处多想,说的话自然是坦坦荡荡。

  鹿喜辰长舒一口气看着面前这个让她日夜挂念,到了今日真的面对面,又觉得有些陌生的面孔,这寻多成,细长吊眼,大腹便便,个头也不如那其他两兄弟高挑,以往竟然瞧得顺眼的,可悲,一想到此她不禁心口一阵生疼,愣咬紧了牙关,挤出一丝笑容道:“我爹……有你这么好的女婿真是上辈子积了大德了,行呀,舟车劳顿三老爷也该累了,我外头得帮着大夫人忙活去了,您这处好好歇着吧”

  话毕,鹿喜辰就匆匆外头去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