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宅小女 > 第十四章 和玉贵妃

我的书架

第十四章 和玉贵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凤盈阁。

  这里便是后宫嫔妃居处中最气派的一处。

  原来这名为“紫竹院”,一直空闲着,就算懿珍贵妃得宠之时也未能入住此院,倒是这和玉贵妃得宠后皇上大兴土木,将这“紫竹院”里里外外重新修缮,并修名为“凤盈阁”。

  满园的桃粉蔷薇,流水潺潺伴石山小榭,一架清筝摆放在石桌旁。

  桌前说话的正是方才的几位贵妃。

  懿珍贵妃站于一旁,将食盘里的桂圆膏一盅一盅的依次取出放于各位贵妃面前,小宫女跟在身后放入银勺,放置完毕,懿珍这才在和玉身旁坐下,和颜悦色道:“妹妹尝尝如何?”

  “这桂圆膏可是用了心了,平日吃的瞧着就如一碗药饭,黑乎乎的难以下咽,这个品相倒是极好”说着和玉迫不及待的舀起一勺放于口中。

  瞧和玉如此中意,身边的懿珍这才松了口气,这几日常家家中长辈带信儿再三叮嘱懿珍一定要跟这和玉好好相处,得知这和玉喜吃桂圆膏,更是找了有名的师傅特意做了送来,还不都是为了讨和玉的欢心。如今白家有这一女飞上枝头,宫内一夜之间,常家筝如同弃物一般,过半数都换成了白家筝。

  可是花无百日红,这流水的妃子,能握在手里的,怕是只有皇上的金口玉言才算准了。

  于是个个都想着吹吹枕边风等传世筝家再赏之日,皇上能偏爱几分,若有了那金字招牌,即便是往后不再受宠,便也是为祖上长了脸。这些年唯独寻家最是安稳,不争不抢,也因有先皇选赏的传世筝家这块金字招牌,所以宫里无论常白两家如何生变,总还是有寻家的位置。

  而白家,倒也不会因一时的辉煌而渐渐疏离常家,所以,这两人也是都心知肚明,即便彼此都多看不顺眼,都想争个高下,可这面子上都要过得去。

  “这是东乡里有名的师傅做的花间桂圆膏,这花朵用的晒干打碎的樱桃肉,中间为葡萄干和荔枝干肉,若是平常的样子,就不费心让妹妹尝了”

  瞧和玉吃的欢气,懿珍这才接话叙道。

  众人纷纷品过称赞,和玉抬手拾茶吃了一口,面有悦色道:“多亏了姐姐的心意,这几口送下去,今日的闷气,片刻就烟消云散了”

  众人自是听得出这话外之意,均放了勺,含茶不语。

  懿珍侧目瞧过众人,轻语道:“皇上如今可是专宠妹妹一人,我们姐妹可是好生羡慕,说来,倒是妹妹要快些给皇上添个龙子才是”

  和玉哼哼一乐,道:“瞧姐姐急的,妹妹今晚便叫皇上翻了姐姐的牌子,成全了姐姐”

  “妹妹可是说话笑了”

  懿珍喜的在心,抬手给和玉添上茶水。

  …………

  …………

  “走,去凤盈阁见见和玉贵妃”

  这夏诵盛仿佛抓到了什么,带着隋奉义疾步去了凤盈阁。

  刚上长街,就瞧凤盈阁门前有说有笑。

  隋奉义慎问。

  “大皇子,咱们是不是再换个功夫过来”

  “躲躲闪闪,更是招人猜忌,只管走过去”

  正大步流星的往那处走,门前的人却各自散去了,本来还端着气想要如何应对的,倒是省了心了,和玉刚要回身进院,身边丫头春花瞧见了走过来的大皇子,轻声念道:“娘娘,大皇子过来了”

  “儿臣给贵妃请安,不知贵妃可是闲暇,容儿臣闲聊一会”

  “大皇子客气,请进吧”

   堂中落坐。

  夏诵盛瞧了瞧隋奉义,他便退到了堂外候着去了。

  和玉见此状,等春花放了茶水,便也打发了出去。

  “大皇子有何事,现在可以说了吧?我可不喜欢拐弯抹角”

  “儿臣自当直言……今儿个儿臣得知一件趣事,倒是想到了贵妃娘娘,这才来的”

  “那倒是该听听”

  “前几日这丞相大人的千金游玩走失,第二日便有好心人给送了回来,一打听,竟是贵妃娘娘的熟人”

  “那可是做了积德的好事,这熟人是?”

  “寻……家”

  夏诵盛故意放缓语速,字字吐来,眼直直的盯着坐上的和玉贵妃。

  “寻家?是,确实是熟人”

  和玉眼皮微动,却不见其他异样,只应着。

  “三月之后,便是传世筝家的再赏之日,自然是要胜者赢名,这块金字招牌可是在寻家呆了三十年了,寻家必定不分昼夜,冥思苦练,要留住匾额,如今又攀上了丞相这艘大船,可谓是锦上添花,当然,都这么多年过去了,不知道这贵妃娘娘想要夺回那匾额的心,还在不在”

  夏诵盛在此自然已经将寻白常几家的恩恩怨怨查的明白了,这和玉贵妃的爷爷据说就是因了这块匾额,常年郁郁寡欢,最终闷气走了,弥留之际,还挂念着此事,交代给自己最疼爱的孙女和玉莫忘此事,如今这和玉飞上枝头,又恰逢其时,夏诵盛知道,她自是要拼力争回。

  “这大皇子忧心的事情可真是不少,这等小事都劳你如此费心,如今得皇上宠爱,白家在皇宫的位置那是没的说,如今的白家可不是几十年前的白家了,这传世筝家的牌子,也该回到我们白家了”

  “可据儿臣所知,虽说白常两家接二连三的痛击寻家,让他们在各地比比皆是的铺子关门大吉了一半还要多,可是,这寻家根儿壮,这城中的达官显贵,依旧是好寻家筝,而且寻家作坊的手艺传承有序,毕竟当年,寻白常三位师兄弟中,还是以寻家为首,论手艺奏曲更是让人称赞,而白常两家虽宫中为贵,可作坊里的手艺,怕是还是远远不及寻家,儿臣也只是替贵妃娘娘担忧,想着,若是能在较量之前,这些手艺奏乐人都统统去了白家,那该多好”

  和玉耍弄衣袖的手,停了下来,才正儿八经的瞧着大皇子,道:“看来,大皇子想帮我们白家,那我们白家拿什么还大皇子的这个情儿呢?”

  “贵妃说笑,想必父皇也是大有此意,儿臣只是顺水推舟罢了,何来还与不还之言,倒是不知这几日,贵妃在父皇身旁侍奉,可是听到过这与乌拉顺联姻之事?”

  敢情是为了这事儿,和玉也是略有耳闻,让一个外族人当皇朝的皇后,自是前所未有,不少老臣纷纷进言宁可开战也不要这等联姻,但几番朝会下来皇上最终还是书信应下了与乌拉顺的联姻,那……这大皇子的来意,和玉便瞧的更清楚了。

  “这事儿,我还真是听说了,也为难大皇子了白跑一趟,这乌拉顺之事还是待和玉听了准信儿才能说,不然这多一个字少一个字的,若是乱了大皇子的心,也是不应该的”

  听和玉此言,瞧来皇上还并未选好谁为联姻之人。

  “请贵妃放心,无论如何,您的事情,儿臣是帮定了。”

  …………

  …………

  寻府“蝶生院”。

  寻栩晖和林筱蝶回院里,半点动静都没有,刚要步上台阶,就听里面喧哗之声而起。

  “赢了赢了赢了……”

  两人快步进堂,就瞧几人围坐桌前,婳儿正撕了宣纸条,韩云阳一把抢过,往夏公子腮帮上贴着。

  鸣霜恬雨一边歪头偷乐。

  脚步声靠前,赵灿灿先闻声,快步到门前:

  “寻公子,筱蝶姐,回来了”正热闹的几人这才注意到他们回来了。

  婳儿一回头,筱蝶这才瞧见,婳儿腮帮上也粘了宣纸条,孩童般开心的步到跟前道:“筱蝶姐你可是回来了,你是没有瞧见那夏公子赢了一局那得意的样子,欺负我这棋艺不佳的小女子,幸是孙伯出马收拾了他”

  夏公子倒不像是刚输了棋,慢手取下脸上的纸条,起身笑邀道:“两位要不要来上一局?”

  寻栩晖急忙摆手乐道:“贵客玩闹便是,我一旁沏茶倒水,为贵客拾子打打杂方我本分”

  林筱蝶越瞧着寻栩晖推三阻四的模样,还真是来了兴致,道:“怎么,寻公子不敢应战?”

  “这……这有何敢与不敢,若林姑娘有此兴致,那我自当奉陪”

  孙伯等人也快些挪开位子,只等两人落位开战。

  …………

  “少爷……”

  心水身后跟着两个小丫头,提着食盒到了门前。

  “少爷,这是夫人命后厨刚做好的鲜鱼汤,这离晚饭还有些时辰,请各位贵客先垫垫肚子”

  寻栩晖利索起身,道:

  “几位贵客还汤水趁热品才是,这棋不急,改日再下”

  说着步前,去接心水手里的鱼汤。

  婳儿瞧瞧的凑到筱蝶耳朵根儿旁呢喃道:“我猜,怕是赢了姐姐你就讨不到媳妇了,输了又怕刚认的兄弟看扁了他,倒也为难”

  林筱蝶听过嘻嘻红了脸,接了鱼汤轻语:“你这丫头,可是以前没少喝鱼汤”

  婳儿自然明白,美滋滋的瞧着眼前的鲜鱼汤,突然想起什么,一伸手,夺过夏公子手中的汤勺,“差些忘了,你那伤口,喝不得鱼汤”

  众人诧异,这才想起,夏公子背上还有伤呢,寻栩晖刚要张口吩咐,心水从食盒中端出最后一碗汤:“不急不急,夫人记得少爷说起有位贵客身体有恙,特意嘱咐小的端了这碗清骨汤”

  婳儿快起身接过道:“夫人心细”回身就端到了夏公子跟前,倒是不见韩云阳一旁咧嘴不悦。

  就如此几人边聊边喝,心水偷偷的瞧了一眼小书,瞅着众人聊得欢,小书才瞧溜溜的跟出了门。

  …………

  “怎走的如此快,不是有话对我说?”

  心水脚步不肯停,眼看出了院子门。

  小书疑惑,快上前拦着,再问道:“小丫头,你可是有话对小书哥哥说?”

  心水这才一下住了步,浅蹙眉头质问道:“那两个小丫头是谁?”

  “那……那两个小丫头?那不是林姑娘的侍候吗?”

  “我没说那两个,我说那两个……”

  小书一劲儿挠头,思来想去,一拍脑袋眼中精神了:“你可是说的那婳儿姑娘和灿灿姑娘?”

  “姑娘姑娘,叫的可是亲近的很”心水心中想,只故作不在意的接着问:“她们是哪家的?”

  “她们,她们应是林姑娘新带的侍候丫头,倒是比那两位瞧着更俊俏些”

  “俊……”心水不再多言,歪头就气呼呼的走开了,小书一脸疑惑,快跟上嘟囔“你这食盒还没拿呢…你是不是也瞧着那两个姑娘好,那我改天带你认识认识,别走么快嘛,慢些慢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