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暴走团长 > 第八章 给狱神做心肺复苏?

我的书架

第八章 给狱神做心肺复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们要一个说法!”

  “为什么那一次的补给搜寻行动会死那么多人?”

  “我们的孩子为什么会死,为什么一直都没有正式报告?”

  “为什么有报告称基地周围的狱神数量激增?”

  “我们住在围墙附近,我们每天甚至都能听见它们的嚎叫!”

  自从那个红眼狱神被送到基地后,人们就开始议论纷纷,极锋兵团也没有为那次行动中为什么有那么多人牺牲给出正式的解释。同时基地周围的狱神数量也开始暴增,原来几乎没有狱神靠近基地,现在基本上每两三天就会有一波中小型狱神冲到围墙附近。

  内外压力剧增,搞得基地现在人心惶惶,士气低迷,针对红眼狱神的研究也一直没有结果,那个狱神一直处于休眠状态,所有针对红眼狱神的情报都处于保密状态,目前除了委员会还没有人知道红眼狱神的事情。

  委员会的会议也一次比一次糟糕,越来越多的人对红眼狱神的研究失去信心。孔城业想杀掉红眼狱神的主张也得到了越来越多人的支持,委员会甚至拟定了一套如何杀死红眼狱神的计划。

  至于蒋弘或者郑宇这些希望那个狱神活着的人,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委员会宣布针对红眼狱神的最终决议前的最后一次激活试验上,如果还不能唤醒那个狱神或者是取得实质性的进展,那么红眼狱神恐怕就会落到孔城业手里了。

  这次激活试验的安保问题由蒋弘的第一分队负责,穿着R400外骨骼的蒋弘则作为郑宇的保镖亲自担保郑宇的人身安全,左右分别是穿着射手外骨骼的戴逸辰和穿着冲锋外骨骼的林嘉美。

  去往实验室的路上,突然一个崩溃的老年人从旁边的走廊冲出来,准备扑向郑宇,就像郑宇是他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蒋弘下意识拦住了他,可他依旧没有放弃,无论蒋弘,嚎啕大哭地冲郑宇喊着:

  “郑先生啊……”那个老年人歇斯底里地哭诉着,“我家三个娃全死在那天的行动里了,为啥啊……他们明明只是参加了一次补给搜寻啊!你能告诉我他们为什么而死的啊?真的值得吗?”

  平时一直沉浸在工作中,不怎么与生人接触的郑宇一下愣住了,呆若木鸡,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戴逸辰正准备上前帮忙把老人搀走了被蒋弘一个眼神拦住了,只是轻轻抱着老人,让他哭一阵。

  “你是蒋团长吧……”过了半分钟老人哭的没那么厉害了,他使劲抓住蒋弘,抬头看着他,眼中的希望早已消失殆尽,只剩下浑浊的绝望,在等最后一个答案,“我们把孩子交到你手里,正是因为信任你啊,相信你能保护他们啊,可他们现在都走了啊!!!”

  蒋弘心里也不是滋味,他想了一会才说:“您是李子龙的父亲吧?确实,是我让他去行动的,他也是因为那次行动而被狱神杀害的,但如果不是他挺身而出,那个任务就不可能成功,我们就还会被困在这个死局里,被狱神一点点赶尽杀绝。”

  “我才不管那是什么任务!我的孩子没了,永远不可能再回来了啊……而且你说那个任务会改变现状,可是你看看周围?他改变什么了?我不是瞎子,狱神的进攻比以往都要猛烈。”

  那个老人的语气变得越来越无力和绝望:“我……更希望我们还在你所谓的死局中,至少……那个死局里,我的孩子每天都会平安回来。时不时来看看我,陪我吃顿饭,我真的没奢求太多啊……”

  “那正是因为我们,在您的孩子的帮助下,重创了他们的要害,所以他们才会发动这些疯狂的进攻。我们会一直记住您的孩子,不会再让更多的家庭蒙受这个悲剧,我也知道,这对您非常不公平。”

  那个老人最终还是失望地转身离开了,犹如行尸走肉一般。

  庞大宽敞的实验室里,白色与蓝色的灯光掩映着,四处都是穿着外骨骼的守卫和穿着白大褂的研究人员,每个人看起来都异常忙碌。一个个桌子上摆满了实验室仪器,地上哪里都是黑色的电线。看来这实验室已经满负荷工作很长一段时间了。

  在实验室正中央,有一个巨大的透明柱形容器,里面用特制的锁链囚禁着那个红眼狱神,它附身的那个人类跪在地上,双臂被吊起,毫无生机地耷拉着脑袋,穿着实验室目标穿的蓝衣服,就像一个被吊起的木偶。

  “21号试验准备得怎么样了?”郑宇走进实验室后急忙询问他的助手。

  “再有十分钟全员就绪,准备激活试验。”

  “非常抱歉,蒋团长,这里实在是乱的不成样子,可我们也没办法,这是基地成立以来我们第一次有机会研究狱神,而且时间非常紧张。”

  “没关系没关系,郑宇你做的很好了,我就不给你添麻烦了,我就在旁边,需要我的时候尽管招呼。”

  “不不不,蒋团长。”郑宇一把拉住蒋弘,“准备工作可以交给这些年轻的孩子,我必须给你讲一下这个试验的大致流程,因为我需要一个身手敏捷的人来完成这个试验的关键步骤。”

  “好的好的,我听着呢。”蒋弘对郑宇的这个要求有点惊讶,蒋弘和郑宇算是老相识了,当初他俩是建立极锋兵团和基地的关键人物,郑宇应该了解蒋弘对这些精密的试验并不了解,不过还是按照郑宇的指示一步步来。

  “首先我要讲一下我们一会要做什么……”郑宇把他拉到容器面前,抬头指着那个狱神说,“经过了无数次的尝试,我们用了大量的方法试图唤醒他,可没有一个方法起作用,我打算实践一下我的最后一个理论:共鸣。”

  “共鸣?”

  “对没错,根据之前的实验,我相信狱神的核心彼此之间存在某种联系,可以进行某种程度上的……”

  “交流沟通?”蒋弘猜测到。

  “完全正确,但这只是一个依据不足的理论,不过蒋团长你一个月前的那次行动证明了我的理论。你也说了,在你劫持红眼狱神后,其他狱神都扑了过来,而且光凭嗓子可喊不过来两公里外的狱神。”

  郑宇边说边走,从桌子上抽出一份报告递给蒋弘。

  “共鸣已经是最后一条路了,我们要动用我们最后的一个杀手锏:用核心唤醒。”

  “核心?哪来的?”

  “就是前些日子你们带回来的那些狱神尸体,我知道你们需要提取它们的软钢层,主要用于制造霍普合金修复外骨骼或是造防护板,但我发现其中一个苦行者的核心居然还是活的,虽然严重受损不过活了下来,我们设法把核心提取出来,又加上了一个放大器。通俗来讲,这个合体装置就是一个狱神的心脏起搏器。”

  “那我需要做什么?”蒋弘问。

  “别急啊,我接着给你讲。为了保证试验的最佳效果,这次实验中,我需要打开容器再激活狱神,你也知道,为了防止它突然苏醒窜出来,这个容器的材质很特殊,不光连导弹轰炸都能挡住,还能屏蔽大量无线信号。你要做的就是打开容器,用这个装置激活狱神,你的分队到时候的工作就是确保大伙的安全并保证关键实验仪器别被损毁,尤其是我桌子上那台电脑。”

  “同时……”郑宇补充着,“激活狱神后只有你有足够快的身手手动关上那个意思。”

  “太棒了,小菜一碟。”蒋弘苦笑着,略带封闭意味地说着。“郑宇你可太瞧得起我了,这简直就是给那玩意儿做心肺复苏……行吧,我尽力而为。”

  “你必须做到,这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