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暴走团长 > 第六章 铁人四项(上)

我的书架

第六章 铁人四项(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极锋兵团基地附近的一个废弃的街区,一队迅猛的身影飞快地在一栋栋高楼之间穿梭。他们就是本届的训练兵,正在越野障碍训练。

  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大家已经能够适应穿着共生外骨骼快速翻越各种障碍,穿上外骨骼后,感觉一身轻,活力无限,随时准备好爆发而出,可能穿外骨骼行动更像开车,可以获得超越人力的速度,但更需要谨慎操控。

  训练兵们不仅得驾驭住外骨骼的速度,还要应对多种紧急情况,例如……

  李泽宇正在一条巷子里急速狂奔,刚准备冲出巷子时,突然听见左前方传来钢丝断裂的声音,他心中一惊,立刻停住脚步并用裹着金属装甲的手抓住两侧的墙壁来减速。

  只见一辆被铁索吊住的废弃轿车直接从他前面横扫过去,车上装满了锋利的刀刃,说白了,这就是一个巨大而危险的流星锤。

  李泽宇差一点就完蛋了,他瞬间满头大汗,喘了一口气,抓住时机躲过流星锤继续狂奔。

  紧跟在李泽宇后面的,是一个脸很冷的训练兵。

  他采取的路线不同,选择在楼顶上奔跑,视野更开阔,同不用担心地面的陷阱,跑完一个楼顶,他借助外骨骼给予他的力量,纵身一跃,便可直接跳到马路对面的楼顶上。

  可杨虎是谁?能想不到有人钻楼顶吗?

  那个训练兵即将跃到另一端的楼顶时,楼顶上一个看似废弃的空调突然自己打开了盖子,一个可以自动瞄准的机械弩瞄准了那个训练兵。

  那个训练兵反应如闪电一般,说时迟那时快,他迅速掏出口袋里的抓钩枪,对准眼前那栋楼从顶层往下数两层的那层楼的窗口扣下扳机,抓钩枪里喷出系着钢绳的抓钩,勾住窗户后,抓钩枪快速收绳,那个新兵顺势躲过迎面而来的弩箭,直接钻进了那层楼继续往楼外跑,然后双手护在面前,一口气从另一个窗户撞了出去,整个过程异常冷静,丝毫没有慌乱,动作轻盈协调,一气呵成,速度甚至比李泽宇还快。

  贾凯,金俊雄等普通训练兵就没那么顺利了,要么是掉进了某个陷阱坑,要么是被圈套吊在半空,总之没几个闯出来。

  当来到终点站附近时,李泽宇和那个训练兵率先冲到最后的阶段:一个大约一百五十米的直线冲刺,光秃秃的一条路,没有任何可以借助的东西,同时道路两侧有干扰器,会传给外骨骼特殊的信号,关闭动力传输系统,换句话讲,这一百五十米得背着一百斤的外骨骼,纯靠体力冲过去。

  本来刚才的一路就把训练兵们的体力消耗得所剩无几,突然又加重了大量的负担,不失为一种极限挑战。

  “我勒个去!”当动力系统停止工作时,李泽宇感觉一座大山压在身上一样,同时感觉像是浑身灌了铅,差点失控摔在地上。

  他紧咬牙关,用尽全身的力气玩命往前跑,那个新兵略微比他靠前一点。

  要看就要快到重点了,要看就要输给那个训练兵了,李泽宇几乎快没了知觉,怎么追也追不上。

  在最后一刻,他豁出去了,靠着潜意识踹了一下地。

  这不是胡乱操作,而是他试图通过手动操作触发腿部已经锁定的弹跳装置,在战场混了一年,他学会了怎么暴力启动这玩意,尤其是在外骨骼故障的时候最管用。

  只见李泽宇像一支飞弹直接窜了出去,抢先一步越过终点站……当然了,落地时摔的那叫一个惨啊。

  李泽宇落地后晕过去了,醒来一瞬间由于卸下了外骨骼,差点起猛了从地上跳起来,同时周围围着一大群训练兵,瞥见贾凯手里拿着一个水壶,李泽宇不管三七二十一夺过来就喝。

  “慢点慢点,没人跟你抢。”

  “我……昏过去……多久了……咕噜咕噜……”李泽宇边喝边问贾凯。

  “大概十五分钟?好家伙你这太拼了,为个输赢不要命了吗这是……”

  这时那个脸冷的训练兵挤过人群来到李泽宇面前,脸色比之前更阴了,一看就知道来者不善。

  “可以啊你,有两下子。”李泽宇把水壶放在一边,有些得意地说着。

  “嘁,一点真本事没有,就会耍小聪明。”那个训练兵眯着眼睛,不屑地打量着李泽宇。

  “赢了就是赢了,小爷这一年在战场上可不是白混的,真到了没命的时候谁还在乎谁耍小聪明?”

  “有本事训练结束后换个赛道再比一次,不准再像这样作弊,怎么着,怕了吗?”那个训练兵轻蔑地说着。

  “来就来,谁怕谁?不信这个邪了……”李泽宇哪里是哪种忍气吞声吃哑巴亏的?直接支棱起来接受那个训练兵的战书。

  两个小时后,52号训练场。

  每一个基地外面的训练场地都是不一样的,不一样的地形,不一样的陷阱,终点线之前的极限项目也是不一样的,包含的项目和要求更是不一样的。

  52号训练场是所有训练场中项目最全,也是最难的一个,主要包含四方面的训练内容,障碍越野,射击,载具驾驶,以及狱神实战模拟。

  通过训练场不仅要通过各种障碍和陷阱,经过运用载具前进,还得及时发现并射击一路上出现的靶子,最后综合得分最高的人获胜。

  而且52号训练场是为数不多不用训练外骨骼,直接要求参加者使用实战外骨骼(冲锋外骨骼,射手外骨骼和后勤外骨骼)。

  由于李泽宇和那个训练兵在战斗中都是近战位,所以他俩用的是冲锋外骨骼,配有两个破坏力强大的高压近战器(一手一个),以及一支最多可以容纳五发AA号钛被独头弹(一种口径很大的子弹)的泵动AF23霰弹枪。

  “呼,好久不见啊,老朋友。”李泽宇终于穿上了自己熟悉的冲锋外骨骼,能短暂告别那种别扭的训练外骨骼竟然是如此美好的事。

  “换上冲锋外骨骼,你可就休想赢了,这可是老子的拿手项目。”在起点准备时李泽宇跟那个训练兵炫耀着,对方一直专注准备比赛,都没搭理他。

  不过话说回来,这小子是真的厉害。就是我第一次参加训练时,班里也没有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把外骨骼用得那么好的人,这次还真是碰到天才了。李泽宇暗自想着。

  砰!一声枪响,二人如离弦之箭冲出起点。这回李泽宇选了大路,而那个训练兵选了相对狭窄,充满障碍但路径最短的小巷。

  刚一到大路,只见地上刷的一下亮起数十个小红点分布在各处,一直延伸的大路尽头。

  那个小红点是微型定时地雷,如果想及时通过大路,就必须躲开地雷,李泽宇见了红点连忙左右躲闪,周围的地上噼里啪啦全炸开了,四处飞溅碎块。

  李泽宇边躲边用余光观察着四周,突然发现了右手废弃店铺的橱窗里有一个靶子。

  李泽宇一个滑铲躲过头顶的钢丝陷阱,同时掏出霰弹枪一枪击中目标,然后他迅速站起来,没跑几步手一撑地越过地上的伪装地刺陷阱,直接冲进眼前一间废弃的超市。

  再看那个新兵,在狭窄的巷子中飞速穿梭,尽管巷子里布满密密麻麻的障碍和尖刺陷阱,但他就像水中的鱼一般轻松通过各种难关,提前一跃踩住栏杆跳了出去。

  李泽宇冲进超市后,咚的一声巨响,眼前两侧堆满废品的货物架突然炸开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