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暴走团长 > 第三章 最佳筹码

我的书架

第三章 最佳筹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该死!蒋弘你有种就等着,等老子上来要你好看!”在路面上那个巨大的洞里,安塔队长愤怒地吼着。洞里这些如热锅蚂蚁一般的安塔士兵胡乱挣扎着。

  蒋弘松了一口气,背上的机械手收起后,回到装甲车后面,手里拎着那个狱神的爪子。这时李泽宇他们也从巷子里走出来。

  “这还有用,不过我车厢满了,挂你们车后拖走吧。”蒋弘看了一眼塞满条板箱的车厢,把狱神的爪子传给了李泽宇。

  李泽宇耷拉着个脸,没好气地接过爪子,正准备拖着爪子往回走,被蒋弘叫住了。

  “下次不准擅自行动。”

  蒋弘其实也没别的意思,简单警告一下李泽宇就赶紧带着大伙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了,谁知道李泽宇还来劲了,转过身理直气壮地嚷嚷着:“我这不是为了救人吗?”

  李泽宇是疯了吗?敢跟蒋队顶嘴,一旁的刘震和王若楠脸都白了,李泽宇看蒋弘脸一黑,反应过来大事不好。

  不过蒋弘只是一把夺过李泽宇手里的狱神爪子,把爪子顶到李泽宇眼前,爪子上还沾满了人类的血,冷冰冰地说了一句:

  “那你是救谁了?”

  那一瞬间空气似乎冻结了......

  然后蒋弘把爪子丢给了李泽宇,转身进了装甲车:“赶紧走。”

  李泽宇愣在原地,无言以对。

  25分钟后,极锋兵团基地。

  极锋兵团的基地是一座大型发电厂,发电厂旁边有一栋四层高,看着很坚固的堡垒,便是极锋兵团的指挥中心。发电厂周围是一大片一二层楼高的简易民房,铁板房和帐篷。在基地外围有一大圈围墙,由集装箱,厚重金属板,废弃汽车,各种路障搭建而成。到处是高耸的哨塔。

  整个一片低矮的房区炊烟四起,虽然广阔的居民区难免有些简陋,但人们的吆喝声和孩子们的欢声笑语随处都是,伴着晚霞的余晖,热闹而温馨。

  从地平线那端,驶来一个车队,这些车的车身都焊着布满划痕的金属板,车窗都装着铁丝网,车头前面也换成了镶着尖刺的重型保险杠。有些卡车上面还装着重型机枪和大型机械弩。

  守门的老兵见到搜寻补给的队伍像往常一样归来,不由得兴奋起来,一边喊着附近值班的士兵把大门打开,一边拿起望远镜,按照每次的惯例在那一辆辆运兵卡车寻找那个他最熟悉的身影:他的儿子。

  不知道这臭小子能从这种在普通不过甚至有些枯燥的补给搜寻任务中找到什么新奇玩意儿。老兵想到这里,干枯的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

  不过说实在的,团长这次竟然亲临现场指挥这种甚至可以被称为琐事的事务,儿子不会给他们添什么麻烦吧。

  下一秒,老兵的表情凝固了。

  那些车上载着许多穿着黑色外骨骼的极锋兵团士兵,但很明显那些运兵卡车上没有满员,大部分只坐满了一半,甚至有些运兵卡车是空的,那些士兵大部分都蓬头垢面筋疲力尽,身上都是灰尘和干涸的血迹。

  末尾的两辆卡车上堆满了黑色的裹尸袋。

  刷的一下,老兵浑身冷汗,不停地发抖,心跳急剧加速。

  怎么会......以往这种任务甚至没人受重伤,为什么这次回来的人连一半都不到?

  “嘿!老张,咋样,看见我家娃没?”

  “他们还有多久到?”

  “怎么样,怎么样?我儿子受伤没?”

  “看见我女儿没?”

  围墙里面一侧,大门门口围了一大堆平民,他们大多是参与此次补给任务的士兵的家属。

  他们看不见高墙外的情况,便东一嘴西一嘴地问着那名叫老张的士兵,一边叽叽喳喳地谈天说地,丝毫没有察觉老张看到的惨相。

  不对,我不应该放弃!他肯定活着,他肯定在某个角落处理伤口,一定是!一定是!一定是啊......

  他一直坚信自己的孩子活着,他一直在找,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他啊......几乎陷入了疯狂和绝望,都准备好了找到他儿子后那虚惊一场的大喊。

  可那狂喜的大吼始终被困在他纹丝不动的嘴里,一点点消失殆尽。

  “你看老张,想他家儿子想疯了,哈哈。”几个家属聊着。

  墙的一侧是地狱,一侧是欢乐,那些家属根本不知道,打开门后等待他们的是多么糟糕的噩耗。

  残存的队伍狼狈地走了进来,根本抬不起头面对呆若木鸡的人群。

  那些人没看到凯旋归来的孩子,没看到鼓舞人心的团长,没看到……希望。

  从基地内部前来接应的士兵也愣住了,他们很久没有见到这样的惨状了。

  蒋弘的装甲车和李泽宇的SUV领着一辆破旧的货车在队伍最后面驶了进来,人们没找到团长,看见分队长蒋弘便蜂拥而上,焦急地询问自己孩子的情况。

  整个车队已经被士兵家属在门口堵得寸步难行。

  蒋弘有点懵,以前他只是负责执行团长给的各种任务,再凶残的狱神他都对付过,可这种情况?这明明是再安全不过的补给搜寻任务,该怎么跟他们交代?为什么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我身上?

  他又回头看了一眼那辆破旧的货车。

  那快散架的破车只是为了掩人耳目,避免在路上引起别的势力注意而遭遇突袭。蒋弘沉着脸一言未发,挤过人群,回避他们的目光和暴雨一样砸下来的问题,指挥几个士兵把货车里的东西抬出来并当作第一要务送到指挥部。

  他们从车里抬出来一个长方体的金属容器,其大小刚好可以装下一个人。

  对,死了这么多人就是为了抢这个东西。蒋弘开始质疑自己,当时在街上是自己先发现这个的,本来兵团应该避开那群狱神,但想着它能解决目前被动挨打的局面,甚至改变这场必败战争的命运,才跟团长汇报的,团长和大家信任自己,才跟那群魔鬼正面对抗去争夺它。

  现在倒好,东西是抢到了,可自己是怎么回报他们的信任的?给墓地添数不清的墓碑,还是让大家失去支撑所有人一路的团长?就带回来一个铁棺材,里面装着连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自己那么做真的对吗?值得吗?

  一个手突然搭在蒋弘肩膀上,晃了晃蒋弘,把他拉回了现实。

  是他的副手戴逸辰,坚毅顽强的小伙子,脸上涂着油彩,穿着射手外骨骼。旁边是他的另一个副手林嘉美,蒋弘不在的时候就是她在临时指挥队伍。

  “没时间休息了,戴逸辰,告诉科研部的人马上准备东西控制住盒子里的那玩意儿,然后林嘉美,你马上通知委员会召开紧急会议,快!”蒋弘嘱咐他俩一句,正准备跑去指挥部,被戴逸辰一把拽住了。

  “蒋队,看看周围!”戴逸辰小声跟他说着,盯着围在他身边的家属,“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团长不在,大伙都指望你了,不光是得给极锋兵团的兄弟们必要的指示,你还得稳定住这些家属!”

  “就是就是,现在就指望你稳定局面了。”林嘉美也在旁边说。

  “我……”蒋弘一下愣住了,他深呼吸定了定神,简单掸了掸身上的尘土,脑子飞快地想了一套词儿,刚转身望着人群准备说着什么,一张嘴却又停住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他身上……他们在等待什么?让我告诉他们,孩子们都相安无事?还是说他们的孩子都死得其所,为了解放人类而付出生命?别开玩笑了,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从一开始就不该告诉团长那个东西,这样一百来号人也不会跟着送死。

  后来具体说了什么蒋弘也记不清了,就记得那五分钟比面对多少狱神都要难熬,每一秒都是一种折磨。他尽量说了些好的事情,又说这次找到的东西能改变这场战争……但愿吧。

  去指挥部的路上,蒋弘回过神来了,说到底这次是一个绝佳的机会,那东西是人类最后的筹码。

  “今天我们抓到了人质,甚至可以从此改变战争的情况。”

  在会议室,蒋弘面对全体委员会成员说到。

  委员会由基地的各方面负责人员组成,成员来自军事组,科研组和民生组,每个组里还有不同的部门,不同的部门由不同的成员负责,委员会成员负责讨论,处理基地的各种重要事务,一切决策都必须通过委员会的认可才能执行。

  委员会的成员听后先是一愣,全都用一种惊愕的目光盯着蒋弘。

  沉默了一会,军事组防御部的孔城业率先发言。“我说蒋队,你说你们抓到了人质,是在指狱神吗?可我们谁也没看见你抓进来任何狱神,难道是我们从没见过的隐形狱神吗?还是说你只是为因你指挥失误而损失一半兵力找借口?”

  这一言论其实也是委员会大部分成员的疑虑,不过没人想当着全体人员正面提出这个问题。

  “这倒不是,之前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注意,把人质送进来的时候比较低调,而且……根据这次的情报我们可以大体确定,这个狱神通过某种方式附身到了人类身上。”

  附身在了人身上?那种巨型的怪物?怎么可能?这一爆炸性的言论让所有人都坐不住了,大家开始面面相觑,窃窃私语。

  甚至可以听到孔城业和一些保守派成员小声嚷嚷着:“一派胡言!”

  还没等委员会提问,蒋弘冲门外给了一个手势,几个士兵拉进来刚才从货车里取出来的大铁盒子。

  会议现场顿时鸦雀无声,全都盯着那个比蒋弘略高一点的盒子。

  蒋弘从士兵手里接过一个遥控装置。

  “有请这次会议的主人公登场。”蒋弘说着,按下了遥控装置。

  只见盒子里是一个透明容器,里面装着一个处于某种休眠状态的人类,从他肮脏的外套,打补丁的牛仔裤来看,他就是一个普通的幸存者。

  委员会的有些成员觉得自己被愚弄了,不过他们依旧保持沉默。

  “你们知道,一般情况下狱神的眼睛是蓝色的,可是这位……”

  蒋弘按下了第二个按钮。

  “解开第一道束缚。”

  那个幸存者仿佛受到了什么强烈的刺激,突然一下把眼睛睁开了——露出了闪着红光的双眼。

  会议现场顿时炸开了锅,所有人都惊到了,有的甚至忍不住惊呼起来,甚至个别几个人站起身准备往外跑。

  “别担心,请所有人安静下来!”蒋弘费了好大劲才重新稳定会场,稳定住惊魂未定的委员会。

  “所所所以,蒋弘你有什么提议?”孔城业旁边那个老者脸都白了,用一种质疑的语气问着蒋弘,那眼神就像这是某种恶作剧一样。

  “简单。”蒋弘现在掌控了会议的主动权,“我推测这是某种等级很高的狱神,一是我第一次发现它时,我根据它的身体判断,它和苦行者什么的那种中型狱神根本不是一个等级的,而且狱神正常情况下是不会因为队友被袭击而刻意保护队友的,而当这个狱神以某种当时附身到人类身上后被我们抓住时机截走时,这一片其他的狱神全都歇斯底里地冲了过来,而且只是为了夺回这个狱神。”蒋弘说着举起了他的手臂,露出那块布满大型划痕的金属板。

  “你怎么确定它是附身在了人类身上?”委员会的人问。

  “它当时正抓着那个人类,从它嘴里吐出某种红色的发光物质,缓缓移到了那个人类的头上然后径直穿了进去,而且那个红色物质进入人类身体后,那个高级狱神便像一个断线木偶一样倒在了地上。”

  “它为什么要附身人类?”

  “为什么?他们可以毫不费力地打败我们,现在却要附身到我们身上?我也不知道。”

  “蒋队你觉得它是什么级别的狱神?”

  “至少是首领级别的。”

  蒋弘正在忙于解答委员会的问题,孔城业突然一拍桌子吼。

  “蒋弘你是疯了吗?这么危险的东西都敢带进来?要我说,就该现在把这个狱神杀了!”大概三分之一的人都随声附和表示赞同。

  “你们想杀了它?那好,我问你,用什么杀?”科研组组长郑宇质问道,“我主张暂时把它用最严格的方式囚禁起来,紧密观察它的所有行为并制定下一步的行动。”

  这一提议得到了更多人的支持,甚至刚才有些要杀掉狱神的人也改了口支持郑宇。

  “这个我赞成。”蒋弘也说,“它具体什么情况谁也不知道,谨慎观察是最好的选择,留着还会有大用处,这是我们第一次捕获狱神,说不定通过它我们能研究明白很多狱神的弱点,或者套出重要的情报,甚至可以把它作为我们和狱神谈判的筹码。”

  “你们这是要造反!”民生组的商会会长喊着,“这么危险的东西怎么关得住?我们应该马上把它放了,然后祈求它们的原谅。”

  “会长有一点说对了。”孔城业抓住这个机会,“如果这个狱神真的如你所说这么厉害,这种盒子不可能关的住它吧。”

  “这个你不用担心,科研组已经针对这种情况提前研发了控制高级别狱神的容器,只是不便拿到会场来,大家可以看看介绍,不放心的话我一散会就可以带大家参观这个容器。”郑宇急忙说着,给每个人的手机里都发了一份关于这个容器的详细介绍。

  “没错,而且根据紧急协议,目前我暂时担任极锋兵团代理团长,在委员会选出新团长最佳人选之前我会派出足够的精英士兵来保证狱神不会伤害任何人。”蒋弘继续支持郑宇。

  最终委员会还是同意了郑宇的提议,把狱神关进容器密切观察,并且从极锋兵团抽出大量兵力进行镇守。同时赞成蒋弘成为极锋兵团的代理团长。

  回装备室卸外骨骼的路上,蒋弘碰上了迎面走来的李泽宇。

  李泽宇吓了一跳,正准备辩解什么,只见蒋弘只是冷冰冰地伸出一只手。

  李泽宇愣住了,震惊地盯着蒋弘,又看了看围观的一大群人,整个人都快崩溃了,可蒋弘丝毫没有容忍他的意思。

  李泽宇用颤抖的手从口袋里拿出他的士兵证,递到蒋弘手里。

  “李泽宇,你因战场违规而被扣留士兵证,现已移除你在极锋兵团的职务,明天下午三点到人事处报到,接受处罚。”

  第二天早晨六点。

  因为这次补给任务和团长的阵亡,蒋弘已经熬夜处理了一晚上工作的各种事务,清晨的阳光照亮了办公室里成堆的文件。

  突然敲门声响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