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暴走团长 > 第二章 截杀

我的书架

第二章 截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刘震沉默无言,只顾着全速驱车,经过刚才一番折腾,还是有些惊魂未定,刚才安塔那些人刺耳的尖叫虽然已经远去,但还回荡在耳朵周围。

  就像把一口大钟扣在刘震头上,然后被钟杵不停地撞。

  这时候系统里那个小男孩的语音稍微把他拉了回来。

  “极锋兵团的成员刘震,请继续任务F44第三阶段,现为您提供最佳路线。”

  这时刘震视野左侧出现一张小地图,感觉就像印在挡风玻璃上一样,小地图上面只有曲折,不断闪亮的绿色线条,看样子是导航地图路线,上面显示一个小箭头正沿着绿色的路线狂奔。这时小箭头后面突然出现一个突兀而令人不安紫色的圆点,直勾勾地逼近刘震所在的位置。

  轰!

  地面猛颤了一下,刘震一看后视镜,只见刚才那个狱神从后面杀了过来,它转弯时没刹住,直接撞进一栋废弃的楼,接着迈着双腿,疾速冲了过来,犹如一颗不可阻挡的陨石。

  “坏了,没完没了了……”懵圈的李泽宇刚回过神来,看着后面不断迫近的狱神,烦躁又焦急,“老刘赶紧加速!”

  马上来到了一个十字路口,按照地图的路线显示刘震应该直行冲过去,但刘震一看小地图边界有一串正在缓慢移动的蓝色圆点。

  不行,不能让大部队暴露,那样就前功尽弃了!

  他紧咬牙关,拽了一下那长得夸张的手刹一个右急转突然走了右边。

  李泽宇快炸开锅了,就跟刘震犯了一个低级而致命的错误一样。

  “老刘你干嘛,你疯了吗?”

  刘震没有搭茬,继续开车往前闯。这时后面的狱神纵身一跃,化作一团模糊黑影,直接越过拐角的建筑物跳到车子后方。比刚才近了一大截。

  这次狱神落地时地面的震动更加明显。

  砰!

  李泽宇拔出背上的大口径霰弹枪,对准狱神扣下扳机,大量硕大而密集的银白色弹丸倾泻而出。

  狱神翻身一躲,爬上侧面的建筑物继续冲锋,肩膀侧面被几颗弹丸打中。

  哗啦!李泽宇急忙从枪里退出矿泉水瓶大小的弹壳,预瞄狱神的头部,迟疑了片刻。

  那一刻,他用余光瞥了一眼座位角落一个被打烂的头盔,又试探性地看了一眼旁边的建筑物顶檐。

  他在等什么吗?

  李泽宇重新瞄准狱神的左腿,心中默数了几秒,打出了第二枪。

  这次狱神早有准备,直接一跃踩向另一侧的建筑物,紧接着借势一蹬,直接对准李泽宇和刘震发动俯冲。

  这时车子刚好来到了另外一个十字路口,刘震再次急转弯。

  车子拐过去,一个少女的身影出现在道路那头。

  那就是王若楠。

  头上戴着的头盔多了不少精密仪器,半透明的显示器后是一双敏锐而清澈的眼眸。

  她穿着的外骨骼大体风格和李泽宇差不多,不是安塔那种又笨又重的外骨骼,极锋兵团的外骨骼只有手部和脚部装甲较厚,肢体外部焊着钢筋,躯干穿着轻甲,显得机动性很高。

  而王若楠的外骨骼和李泽宇刘震不同的是,她穿的是远程攻击专用的射手外骨骼,两只手臂上各挂着把连着子弹链的机枪,上面挂满了银白色弹头的子弹,连接后背上的弹药箱,背上的电池比李泽宇他们那种稍微小一点,此外腿部外侧还有一排小车轮,目前车轮处于一种收缩状态。

  这种射手外骨骼可以让王若楠毫无压力地穿着这一套比她苗条的身体大一圈的装备并保持超高的机动性。她手里还举着一把重型狙击炮,超长的枪管配着大枪身,由一个脚架支撑着。光从那枪的口径来看,其威力不可小视。时机正好,车子刚躲过去的瞬间,瞄准镜对准了狱神的头部。她毫不犹豫地扣下扳机。

  一声震天巨响,正中靶心,刚才急速冲锋的狱神被火箭一样的弹头一枪撂倒,重重地栽在了地上。

  “Bingo.”

  “还好大小姐在,这一枪打得漂亮!”李泽宇好不容易捡回条命,按耐不住内心的兴奋,刘震也大松了一口气。王诺楠握着重型狙击枪的把手准备往上提,只见刚才架着的重型狙击枪迅速折叠变形,变成一个机械背包。

  王若楠顺势把它背上,然后两腿外侧的那两排车轮咯噔一声往下放了一格,由脚撑地改为轮子撑地,轮子飞快地转动着,不一会儿就跟上了李泽宇和刘震的车。

  片刻安宁,李泽宇和刘震回头看了看跟在后面的王若楠,见到他俩赞许的目光,她嘴角闪过一抹如释重负的微笑。只见李泽宇和刘震的表情突然凝固了。

  “就知道没那么省事儿。”

  这时后面出现一个黑影。

  只见刚才被放倒的狱神从地上爬起来,原来脑袋的部分已经被打没了,只见它颈部的流体金属物质正在往中间汇集,一点点把头部重新长出来……

  狱神突然利用四肢以极快的速度爬行过来,三个人还没怎么反应过来就快被追上了。

  王若楠反应最快,来不及从车门上车,也为了给装甲省电,她直接一跳坐在车顶上,身子朝着后面对着狱神,手臂上的两挺机枪对准狱神。

  哒哒哒哒哒哒!枪口喷出狂暴的火舌,一场子弹的风暴砸向狱神。密集的子弹把狱神的表面打得坑坑洼洼的,明显减慢了狱神的速度,狱神的身体似乎也在微微缩小。

  不过子弹貌似越来越难伤到它了,并且子弹对狱神的阻止作用也越来越小,再多的子弹对它也只是挠痒痒,数不清的弹壳从车顶上弹下来,可狱神越来越近。

  王若楠已经束手无策,耳朵几乎被震聋了,胳膊也被枪身烫得不行,而子弹也所剩无几。

  这是一条非常狭窄的道路,两旁是高耸,没有间隙的废弃建筑物,刘震早已把车速开到最大,急得直咬牙。

  王若楠索性卸下了胳膊上的机枪,站在车顶上,从腰间拔出一把锃亮的骑兵快刀,李泽宇则把没子弹的霰弹枪扔到一边,打开车门半个身子探出去,准备用主电池耗尽的外骨骼和狱神硬碰硬。

  只见狱神后腿一蹬,眼看就要扑了过来!!

  车子又冲到了一个丁字路口。

  在刘震视野中,小地图里突然有一个蓝色的圆点从右边冲过来。重型引擎的轰鸣声突然从侧边传来。

  砰!

  一个快到模糊的绿色庞然大物突然从车子后面冲过来,直接把狱神撞飞了。

  那绿色的庞然大物原来是一辆军绿色的重型装甲卡车,十分剽悍,犹如一头巨兽。

  那装甲卡车几乎毫不费力地顶着狱神直接撞穿了一片建筑物,顿时,四周漫天黄沙,一片狼藉。

  连续撞塌了几堵墙,冲到一条街上,那卡车一个刹车停住了,狱神飞出去好远,落地时又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才停下,把周围砸了个稀巴烂。卡车停住了,从上面跳下来一个穿着军绿色外骨骼的男人——蒋弘。

  蒋弘有着一种冷峻而坚韧的气场,那种身经百战的感觉甚至超越了刘震。他背后没有笨重的电池,他用的是专门的便携核电池。

  他即使一个人面对狱神,也丝毫没有恐惧的神色,而是冷静地把它的一举一动看在眼里,脑海里飞快地盘算出一套应对方案和一个备用方案。“启动二阶段。”

  他对着马上爬起来的狱神摆出格斗姿势,双手握拳架在前面。

  垫在他后脑勺的折叠头盔也迅速展开,变成一个方正的金属头盔完全裹住了脸。

  这个头盔提供的不是直接的视野,而是里面有一个全方位成像器,类似于雷达,利用头盔向四处发射的电磁波打到不同物体上反射回来的信息构建周围的情况。

  简单来说,这种方式比肉眼更可靠,加上分析仪的辅助,也能察觉到肉眼察觉不到的细节。

  更重要的是,它通过运行特定的程序来能预测敌人的行动!在他的视野里,一切都变成了白色的线条轮廓和黑色的物体,格外清晰。

  而在他握拳的那一刻,他右手手指上和小臂外侧的装甲板突然变成了亮蓝色!类似于某种充能武器。

  那狱神如同触了电一样,突然从地上翻起来,右爪变成刀状对蒋弘发动冲锋。

  而狱神接下来可能发生的行为早已被蒋弘头盔里的分析仪显示出来。只见蒋弘侧身一躲,狱神直接扑空。

  狱神一个急刹停在蒋弘身旁,正反身一换,正准备回砍一刀。

  这时蒋弘竟然已经转过身来,好像已经知道狱神会在这里发动攻击一样。他赶在狱神前面,对着它的爪子一记勾拳。

  那发光的拳头果然不一般,虽然肉眼看那拳头只是因为裹着装甲而比正常人大了一点,但如果用蒋弘的显示器看,有一个很大的锥形能量场环绕在蒋弘的手周围,拳头那边是锥的顶点。那能量场在接触狱神爪子的时候直接对狱神释放了巨大的冲击。

  砰!

  一声巨响,只见狱神被一拳击退,前半截爪子全被打变形缩了回去。狱神还没站稳,蒋弘上前一步猛打一拳。

  这一下劲儿比刚才还大,高大的狱神直接飞出去五米重重地摔在地上,砸扁了一辆报废的汽车。

  蒋弘刚准备冲向狱神,没迈两步,狱神的两只手突然并在一块融为一体,爆发出一个粗壮的巨刺,顶端十分锋利,呲溜一声直接刺向蒋弘,把蒋弘顶出去三十米开外,一直到路的那头而蒋弘最终停住了,两脚陷进地里,拖出两条长沟。

  他用双手紧紧抓住巨刺,顶端几乎触到了他的颈部。

  命悬一线。

  而此时狱神手中的巨刺已经停止了生长,或者说,身体的一大部分都变成了巨刺,不难发现,整个狱神的身体只有之前的一半大。

  肉眼发现不了,但透过蒋弘头部的分析仪可以看到,当狱神把身体大部分集中在巨刺上时,狱神躯干隐约出现一片圆形的蓝色模糊亮光,很小,很亮。那就是狱神核心。

  就是现在!

  阶段三!

  蒋弘后背突然出现四个修长的机械手,顶端各带着一把激光枪,刷的一声共同对准那个核心。

  狱神也意识到情况不对,刚想站起来躲避,巨刺那头的蒋弘使劲一推把狱神卡在车里动弹不得。

  跑不了了你!

  轰!!!!

  四股蓝色的激光爆发而出,击中目标时爆出一团巨大的火球。霎时间那个火球吸附了周围一大堆废墟并将其化为灰烬,也震碎了周围所有的窗户。

  蒋弘手里那根长长的巨刺哐当一声砸在地上。

  而狱神踉踉跄跄地从火中爬出来,狼狈不堪,看样子是最后一刻脱离了,它用大部分身体化成的巨刺被打断了,但保住了核心。

  蒋弘举起了巨刺,当作一根巨大的球棒。

  蓄力……

  击球!

  蒋弘抡起那根巨大的巨刺,狱神如棒球一般被蒋弘一棒砸进了旁边的多层停车场里。而蒋弘手里的巨刺也咔嚓一声折断了,蒋弘手里只剩下一小截巨刺的尖端。

  哗啦啦!

  整个建筑物基本上被砸塌了,除了四楼还有一棵柱子撑着一块残存的楼体和一辆车摇摇欲坠,只剩下一片废墟和满天的尘土,狱神瘫在废墟上动弹不得,基本上废了。

  蒋弘纵身一跃,反手高举巨刺的那一小截尖端直奔狱神的核心。

  砰的一声巨响,掀起一片灰色的风暴。

  而烟尘最终散去,只剩下蒋弘,和他手里的巨刺尖端……

  狱神的一只爪子孤零零地留在地上,被蒋弘刚才截断了。

  蒋弘一抬头,看着狱神仓皇逃窜的背影消失在大楼那头。

  嘁,又让它跑了……

  蒋弘把那个尖端扔回路上,站起身来喘口气,不过依然没有解锁头盔。这时李泽宇一行人从马路另一边的小巷赶了过来,刚准备走出来时,蒋弘大喊一声。

  “别出来!”

  砰!

  话音未落,一声枪响。

  李泽宇的影子刚从巷子里露出来,身体差一点从巷子里出来。

  那一枪打空了,很明显是通过李泽宇的影子来预瞄的,不过枪手应该没料到李泽宇会刚好停在巷子里面。

  李泽宇他们吓了一跳,打过来的是大口径独头弹,他们想从巷子另外一头撤回去,结果另一边也传来了枪声。他们三个人被困在巷子里了。

  从枪手的角度来看,蒋弘正躲在停车场废墟后面,位置应该还没被掌握。蒋弘蹲在废墟后面,借着头盔里的装置,不用探头就能把掩体那边的情况看的一清二楚。

  马路上围着一大群人,都穿着金属外壳的外骨骼装甲,手里举着大锤或者长管状的武器。少数几个人手里还有单管枪械。

  在这群人中央有一个特别高大的身影,跟座小山一样。

  这群人最前面的那个人往前走了一步,手里端着把枪。

  那人用一种讽刺而得意的语调喊着。

  “好久不见啊,蒋队。”

  果然,被安塔的狩猎队包围了,正说话的那位是这支队伍的队长。

  蒋弘没有搭茬。

  马路上那个端着枪的男人又往前逼近。

  他看起来十分轻松地往前走,丝毫不担心蒋弘或者李泽宇他们会反击。对啊,他身后有六十来号人,密密麻麻的枪管子对着蒋弘他们,稍微一探出身来就会被打成马蜂窝。

  这支安塔队伍和刚才遭遇狱神的运输队不同,这是一支狩猎队,安塔的狩猎队分布在城市各处,专门负责处理各种墙外事务,队伍里的安塔士兵队列整齐,荷枪实弹,大口径霰弹枪,机械大锤,抓捕棒,反狱神护盾应有尽有。

  最重要的是中间那个大家伙——犀牛。

  一般的安塔士兵穿的外骨骼虽然有比较全面的护甲,但根本抵挡不住狱神的正面攻击,而且常规引擎供给的电力和外骨骼输出动力也没法让安塔士兵和极锋兵团的人那样,拥有和狱神一个级别的怪力。

  而犀牛则不同,那是安塔专门设计来正面对抗狱神的,如同一个钢铁巨人,焊着的防护板比蒋弘装甲车上的那种还厚实,一手拎着三米高的重型盾牌,另外一只手被改造成一只巨大的机械手,可以轻松牵制狱神。

  犀牛牺牲了移动的灵敏和远程攻击的能力,完全变成了一个力大无穷,防御力爆表的怪物。别说是刚才那个叫做“苦行者”的4米级狱神,就算是大型狱神,只要犀牛够多,也能被压制。

  安塔依靠的,是等级森严分工明确的人海战术。

  那个安塔队长接着自说自话。

  “嘿,你知道吗?刚才那个运输队那群倒霉蛋跟你们没关系……他们只是诱饵,诱导那个苦行者狱神走进我们预设的圈套,哈,真可怜,还以为安塔真的指望那群没用的人。”

  “还以为他们至少能把狱神引过来呢?没想到那一根筋的领队居然停住了,跟狱神叫板,多亏了你们啊,能完成他们没完成的使命,把狱神接着领过来。”

  “不过蒋队你也真是的,怎么能让煮熟的鸭子飞了呢?”

  那个安塔队长说到这里显然有些恼怒和无奈。

  “你让那群人白死了,不是吗?”这是人类能说出来的话吗?李泽宇这会儿已经被安塔这种视人命如草芥的行为气的直咬牙,拿起刘震的霰弹枪就准备往外冲,还好刘震手快,一把给他拦住了。

  “哎,怎么着也不能空手回去吧……”安塔队长贪婪地盯着停在路上的装甲车,把霰弹枪往肩上一杠,咂么着嘴。

  “装甲车大盲盒,里面有什么呢……”他一边拖着长调,一边慢慢靠近装甲车,圆溜溜的小眼睛转来转去寻找蒋弘的位置。

  看来,狩猎队不光负责讨伐狱神,搜寻物资,还负责给极锋兵团找麻烦。

  这时蒋弘通过头盔注意到了不远处四楼那辆摇摇欲坠的车和底下那根快断了的柱子,不过自己和那根柱子之间隔着一大片废墟,要想利用那根柱子,就必须得走出当前的掩体,现在一旦走出去必会被狩猎队的人打成马蜂窝。

  蒋弘冷不丁喊出来一句话,所有安塔狩猎队的人一激灵,刷啦一下一齐举枪对准声音传来的角落。

  “还记得半年前这里闹过的狱虫灾吗?”

  “哈,你说上回那群跟狗差不多大的虫子吗?”安塔队长愣了一下,然后不屑地了哼一声,把枪往肩上一扛,得意洋洋地说。

  “不就是数量多了点嘛,铺天盖地的,还不是让本大爷带队一把火烧干净了?你看,这还满地的残骸壳呢。你们极锋兵团当时跑哪里去了?还不是窝在那破发电厂里躲着吗?”

  说到这,他身后的安塔狩猎分队传来一阵哄笑,安塔队长比一个手势,狩猎队开始冲着蒋弘的位置蠢蠢欲动。

  “那你应该记得……”蒋弘说着,看了一下激光枪的充能情况,把四只激光枪的能量全都集中在其中一只上,然后跟另一边小巷里举着枪伺机行动的刘震一个手势。

  “那种虫子会挖地,习惯一大群发到敌人脚底下再行动。”

  “可不是嘛,它们可腻歪人了……”

  安塔队长开始端着枪瞄准蒋弘大概的位置。

  “那么大一群从地底下钻过去,估计地面早就跟冰面一样薄了吧,上面站了那么多人,再加上刚才一通折腾,只要稍稍再加把劲……”

  安塔队长低头看了看满是裂纹,慢慢下陷的路面,脸都绿了。

  蒋弘说着突然给刘震一个手势,刘震突然探出身就对安塔狩猎分队放了一枪。

  吓得狩猎队一激灵,又忙调准枪口全都瞄准刘震。

  说时迟那时快,蒋弘趁狩猎队的注意力不在自己这里,一个箭步窜出去绕过中间的废墟,对准那根柱子就是一枪,直接打断了柱子,只见上面那辆车顺着滑出去,砸在狩猎队面前。

  轰的一声,一下把路面砸塌了,伴随着此起彼伏的惊叫声,整个安塔狩猎队的人全掉了进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