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瘦了时光满了思念苏晓顾景舟 > 第二十二章 你怎么在这里

我的书架

第二十二章 你怎么在这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陈天华早已经吓的浑身颤抖,他不由说道:“这……这都是个误会。”

“是吗?我的眼睛,可不是这么告诉我的。”顾景舟冷笑了一声:“陈天华,看样子,你这几年,是混的有点太好了。”

陈天华已经是满头大汗。

他虽然混的还不错,但是在顾景舟面前,他根本什么都不算。

“顾总,顾总,我错了。”陈天华干脆利落地认错,希望能够挽回点什么。

“你跟我认错,有什么用?”顾景舟的神情冷漠。

陈天华反应过来,一脸讨好地看着苏晓:“苏小姐,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求求你,原谅我吧。”

苏晓抿了抿唇,直接看向了一边。

“看样子,晓晓不想原谅你。”顾景舟漠然说道:“回去准备一下,陈氏或许很快就不存在了。”

“顾总,我真的……”陈天华吓的屁滚尿流,他正要说些什么,顾景舟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

陈天华顿时一句话都不敢说了。

“人,我带走了。账,我慢慢跟你算。”顾景舟冷笑了一声,直接将林卓和苏晓带了出去。

陈天华的人,硬是没敢拦一下。

“这林卓要是有顾景舟的关系,他来求我干什么?”陈天华有些怨恨地说道,但只要一想起顾景舟那可怕的样子,他就连抱怨都没心情了!

得罪了顾景舟,在这A市,他怕是根本混不下去了飞。

早知道,他就不去招惹那个女人了。

外头吹着风。

苏晓刚刚接触到凉风,身体就忍不住颤抖了起来,脸色也刷一下变得苍白。

几乎是本能反应,顾景舟一把将她抱了起来,声音紧张地在颤抖:“你刚刚是不是喝进去酒了?我送你去医院,我这就送你去医院。”

“快!”林卓的眼神,也十分紧张。

“我没……”苏晓想要说自己没事,可是,剧烈的疼痛,已经让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顾景舟更慌了,他用最快的速度,将苏晓送到了医院。

在路上的时候,苏晓就晕了过去。

一到医院,她就被送进了急救室。

顾景舟心神不宁地在外头等着。

他觉得,自己就不应该这么放过那个陈天华!

他打了个电话:“立刻对陈氏行动,三天之内,我要陈氏在A市除名!”

他有千万种手段针对陈天华,陈天华的未来,注定十分凄惨!

但是,他再凄惨,都消不了顾景舟的心头之恨。

可比起陈天华,顾景舟最恨的人,是自己!

如果不是他拿走了苏晓的肾,她怎么会陷入这样危险的境地。

归根到底,是他害了苏晓。

顾景舟有些痛苦地拿头撞着医院的墙。

为什么,该受报应的人,是他啊!为什么要让晓晓承受这一切!

林卓犹豫了一下,按住了顾景舟的肩膀:“你冷静一点。”

“是我害了她。”顾景舟的声音嘶哑。

“是我没用,没能护住她。”林卓的样子,比顾景舟还要绝望。

他真的以为,他能够带给苏晓幸福的。

哪怕苏晓始终不能爱上他。

哪怕他们只是名义上的夫妻,可是他以为,他可以让苏晓爱上他的。

没想到,到头来,他还是一点用都没有。

外头的两个男人,焦急地等待着。

两个小时后,急救室的门,才被打开。

医生摘下口罩:“病人已经没事了。你们也真是的。病人少了一个肾,身体本来就很虚弱,你们怎么能让她喝酒?这不是要她的命吗?”

顾景舟和林卓的脸色,都不是很好看。

顾景舟更是已经在琢磨着,要怎么让那个陈天华更凄惨一些了。

“病人很快要醒了,但是,陪着的人,不要太多,去一个人就可以了。你们谁陪着?”

“我!”顾景舟和林卓,几乎是同一时间说道。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

顾景舟的嘴唇颤抖着,他知道,自己并没有立场陪在苏晓的身边,可是他……

林卓抿了抿唇,然后说道:“你去吧,我去买早饭。然后去看看小西。”

外面还是茫茫黑夜,要去哪里买早饭?

但,这个时候,顾景舟自然不会拆穿林卓。

林卓走到门边的时候,犹豫了一下,转头看着顾景舟:“私底下,晓晓将我看成是哥哥。我和她结婚,只是为了收养小西的时候,更名正言顺一点。”

林卓的话语种,透露出太多的信息。顾景舟的眼睛猛然亮了起来。

他几乎有一种重获新生一般的狂喜。

“谢谢。”顾景舟说道。他从未像此刻一样,感谢过林卓。

林卓的心情有些复杂,但他没有多说,只是沉默地离开。

他的背影看起来有些落寞,但顾景舟自私地不想去顾及,他只是走进病房,然后有些贪婪地看着苏晓。

幸好,她没有事。

幸好,这些年,她并没有爱上别的人。

暮色沉沉,顾景舟静静地坐在苏晓的床边,然后握住了她的手。

苏晓还在沉睡着,他也不着急,他只是就这么静静地看着苏晓,眼睛连眨都不眨一下。

多少年了,他终于,可以这样安安静静地看着苏晓。

这一刻,于他而言,就是最美好的瞬间。

直到天色微微放明,苏晓才睁开了眼睛。

她先是有些迷惘,然后,第一眼,就对上了顾景舟,璀璨的眸光。

苏晓不由愣了一下。

顾景舟眸中的光芒太过耀眼,耀眼地令她有些想要逃离。

“顾……顾先生。”苏晓的声音有些干涩:“你怎么在这里?”

“你晕倒了,我陪着你。”顾景舟握着苏晓的手。

苏晓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手,还在顾景舟手里拿着,她尴尬地笑了笑,然后将手抽了出去。

失去了手心的温暖,顾景舟的眸中,不由闪过了一丝遗憾,但他很好的隐藏住了。

“昨天晚上的事情,谢谢顾先生了。”苏晓客气地说道。

“这一切,本就是我的错。”顾景舟苦涩地笑着。

“这关顾先生什么事?”苏晓有些不解。

顾景舟定定地看着苏晓。

她的目光,澄澈干净,没有怨恨,像是那一切都未发生时候的样子。

顾景舟的喉咙动了动,然后有些艰难地说道:“晓晓,你有没有想过,要找回过去的记忆?”

“想过啊。”苏晓平静地说道。

“那你为什么……”顾景舟的眼底闪过一丝喜色,却又忍不住问道。

“我努力去想过,可是我怎么都想不起来。”苏晓笑着说道:“后来我就想通了。既然我选择忘记了那些,这说明,那些记忆对我来说,肯定是不愉快的。我现在过得很好,既然如此,我为什么非要找不痛快?”

“是……是吗?”顾景舟的声音有些干涩了起来。

“顾先生,你怎么了?”苏晓有些惊讶。

顾景舟看着她,声音嘶哑地说道:“如果我说,你过去的记忆,和我有关呢。”

苏晓睁大了眼睛,半晌,她说道:“顾先生,你不要开玩笑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