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嫁千岁 > 第5章 第5章

我的书架

第5章 第5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程远很快就又垂下眼帘避开了谢妩的目光,他是怎么都想不到面前的少女脑子里竟是在对他的外貌做大胆品评,只当她是久不见自己,才多看几眼,谢妩一贯是有些喜欢“以貌取人”,这程远也是知道的,思及此处,千岁不禁有些忧思起来。

之前寺里的一切,都不曾逃过程远的耳目,谢妩和惠宜玩的小把戏,他很清楚,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出格,只是担心总这样,又该如何是好?

仔细回想方才初见时候,谢妩脸上表情并没有情伤的神色,程远心中便觉安定不少,他之前还有些怕小姑娘是因为与惠宜之间的情谊,才将心上人相让,现在想来,谢妩应是对裴炎并没有几分喜欢。

裴炎这样的,也的确是配不上她。

他再看谢妩,只觉时光溜走的实在是太快,一转眼,她竟然已经到了快要嫁人的年纪。

程远不由在脑子里将京中适婚年纪的士族子弟都过了一遍,竟是觉得没有一个能与谢妩般配的,一时又替小姑娘发起愁来。

跟在谢妩她们后头一起过来的崔钰,这时候也上前拜见:“程大人。”

程远身上有正经官职,叫一声大人并无错误,崔钰这样称呼,多少是有些想要避开程远宦官身份的意思,他以己度人,觉得称程远“大人”也许会好一些。

到了程远这样的地位,其实并不在乎这种面上的称呼,听到崔钰的声音,他只收起思绪看过去。

看着近前面如冠玉的少年人,程远第一反应便是这小子不行,面上瞧着是礼仪周全风度也好,可只是拜见他而已,眼神就这样闪烁,可见心性软弱。

这样一个人,如何配得上谢妩。

崔钰还不知道一个照面,自己在程千岁心里,已经给敲上了“不行”、“软弱”两个章子,他鼓足了勇气才为自己争取:“程大人,在下出行时候带了护卫,不如大人护送公主,在下护送谢女郎,这样也更方便些。”

程远想要直接拒绝,但开口之前还是先看了谢妩。

谢妩也看着他,头微微摇了摇,明摆着不乐意,程远才拒绝说:“不必,公主与谢女郎自有禁军护送。”

崔钰一下子泄气,他带的护卫,再怎么也不好和禁军相比,再者,他也实在是没有勇气再和程远分辩。

于是别过王昭,谢妩和惠宜在禁军的护送下离开了大慈恩寺,因禁军护卫自有阵列,崔钰与他护卫只能缀在后头,连想上前在谢妩的马车边与她说几句话都不成,总不能他堂堂清和崔氏的郎君,隔着禁卫与谢妩喊话吧?

崔钰骑在马上,神色恹恹。

这次相会并不是什么巧合,而是他苦等许久,知道谢妩回京之后,崔钰就命人看着谢府的动静,谢妩的马车出行,他第一时间就知道了消息,又怕自己跟得太紧招人反感,才一直等在谢家马车停靠的地方,想要在谢妩回城的时候,假装是意外相遇,如此正好一路护送她,也能借机与她说上几句话。

可谁想到,半路竟是杀出个程千岁,让他一番算计都落了空。

跟随的侍从见他如此,提醒说:“大郎君,你不是有东西要送给谢女郎?”

眼看着就要到谢府了,崔钰也怕错过这次机会,不知何时再能与谢妩相见,想到这里,崔钰也不觉隔着几个禁军喊话是什么有失风度的事情了,策马到了谢妩马车边。

谢家的马车分了内外两层,谢妩出行,光是跟着的大丫鬟就带了四个,谢妩在里头就听丫头回报说崔钰跟上来了,她不由叹了口气,觉得崔钰是在有些烦人。

等车外响起崔钰的声音的时候,谢妩虽是不耐烦,但还是打起精神应对,她撩开马车车窗的纱帘,问:“崔公子还有事?”

崔钰看见她,就觉得整个人都使不上劲似的,深呼吸一口气,掏出块剔透无暇的美玉来,握着这还带着体温的玉佩,少年人一张脸涨得通红:“七妹妹,你身子弱,听说暖玉能养身,我便寻来给你。”

他本就不是外放的人,话说到此处已是极限。

谢妩望着他,并无丝毫少女被表白时候的羞怯,她只温声与崔钰说:“崔公子,你的礼,我受不起。”

崔钰想过她会拒绝,但却没想过,被拒绝时,自己心竟会这样痛。

少女温和却疏离的声音,在马车行进之中显得有些不太真切,但崔钰还是听清了。

心上人的声音,怎么会听不到。

她说:“我的身世,并不足以匹配崔氏的长孙,谢家女也不可能与人为妾,崔公子,这些你可明白?”

言语中没有私情,只说两家之间的利害。

崔钰不防她就这样说破,满腔情谊顷刻落空,心神一个恍惚,险些从马上摔下去,亏得侍从跟得紧一把将他拉住了。

谢妩也是被崔钰吓了一跳,她在这样公开的场合下,说出这种话,就是想让崔钰以后不要纠缠的,却怎么都没想到,只是说两人没有可能,就对崔钰有这样大的打击,瞧着脸上竟是一点血色都无了。

崔钰一双眼睛痴痴看着谢妩,手里还紧紧攥着那块玉佩,问她:“若只当做道歉的赔礼呢?”

谢妩微微屏息,见他已经在马上坐稳了,才摇摇头:“不必,并没有什么值得道歉的。”

跟在程远身边的内侍上来殷勤问崔钰:“崔公子可是身体不适?奴身上带着解暑的丸药呢。”

崔钰茫然的摇头,也不知是对着内侍,还是对着谢妩。

若是一般少女,怕要被他痴情的样子打动,谢妩却只是对他点点头,便放下了车窗帘子。

马车隆隆向前,崔钰再没跟上来。

程远的马车就在谢妩的后头,透过车帘的缝隙,将崔钰如何上前,如何失魂落魄的远远落在队伍后头,都看在了眼里,方才当中的内侍也是他让过去的,就是怕崔钰纠缠太过,惹谢妩不快。

听着下头回报过来的谢妩与崔钰的对答内容,程远眉头微微皱起来。

前头马车里,堇青脸上表情也很是不乐意,小声说:“姑娘怎么每回都这样说自己。”

谢妩本来还没反应过来,想了下才笑出声:“做什么,世人看来,的确是我不配的。”

堇青不乐意地喊她:“姑娘1

谢妩见她如此,又看其他几个丫头也是一个样子,抿了一口茶,摇头笑道:“与人面子,与自己方便,何乐不为?”

这都是谢妩自己摸索出来的经验,男人嘛,大多面子看得比什么都重,她呢,也一向是给足了人家面子,只说是自己不配,若直说是自己看不上,对方失了面子,保不齐就会觉得伤了自尊,毕竟她是胡女生的,即便追求时候能不在意这点,可一旦被拒绝,只怕便立时就会想起,之后不知要如何恼恨,事后少不了纠缠,倒不如嘴上吃点亏,省的再有麻烦。

谢妩看丫头们还不乐意,就拿了扇子敲敲车中小几,摆出一副可怜样子:“唉,在外头都是我哄别人,现在也该有人来哄哄我了吧?”

堇青几个互相看看,都不知道怎么哄自家姑娘才好,都愣了片刻,叫珍珠的丫头说:“我唱支曲给姑娘解解闷?”

谢妩点点头,让珍珠唱来听。

珍珠嗓子好,百灵一般,唱的是春日里看花,里头一串花名连着,一气儿不带停的,谢妩被哄的开心,随手就将耳朵上的珍珠耳铛取下来赏了她。

珍珠谢了赏,旁边没得赏的玛瑙就说:“珍珠姐姐戴珍珠,姑娘,你给我改名叫金子算了,我喜欢那个。”

谢妩不禁笑起来,用扇子点她:“我什么时候少了你的?”

谢妩身边一共八个大丫鬟,都是按她喜欢的宝石取的名字,除了最喜欢的翡翠没舍得给别人做名字,其余还有叫珊瑚琥珀之类的,平日里随手也喜欢给些与她们名字对应的赏赐,如此这般,玛瑙看着就像是有些吃亏,但她年纪最小,不光谢妩,其他几个丫头也都喜欢她,有什么好的都不会忘了她。

笑过之后,谢妩还逗玛瑙:“玛瑙我喜欢,改了金子,我可就不喜欢你了,还改不改?”

玛瑙就与她撒娇:“姑娘喜欢我,姑娘最疼我。”

说笑间,马车停了,丫鬟们当即稍稍敛笑。

本来谢妩是不会在门前下车的,但这次是程远派人护送,她是想临别前再谢谢他的,只是没想到,车才停下,就看车窗帘外,程远的马车并行上来。

谢妩撩起帘子,就见对面程远也一样撩开窗帘,还不等她道谢,程远就伸手,递给她一个锦帕做的小兔子。

谢妩只觉得这小兔子入手比想的沉,里面应是包了东西。

程远说:“拿去玩。”

给出去的时候,程远就有些后悔,他折的时候是一时兴起,东西也是一早就准备了。

可却忘了,面前的姑娘已经长大了,已经是要出嫁的年纪了,只怕是要不喜欢这种东西了。

就见谢妩甜甜一笑,珍惜地捧在手心里,说:“谢谢千岁1

程远一颗心落到实处,真好,她还喜欢,那就好。

与程远道了别,再和当着千岁的面不敢多说的惠宜也话别之后,谢妩的马车进了谢府。

谢妩捧着小兔子不许丫头们上手,自己研究了一圈,才敢一边记着步骤,一边小心拆开来。

帕子里包着一只金子做的小猫,工匠手艺极好,将桂圆大的金子做的茸茸的,看着竟真的像只睡着的小猫一般。

谢妩用指尖轻轻碰了碰小猫的肚子,觉得自己似乎更喜欢金子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