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无限暴兵:征战符文之地 > 第四十二章塞恩跑了

我的书架

第四十二章塞恩跑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没过多久诺克萨斯就又开始组织兵马攻打普雷希典,一波试探性进攻后直接放出了战争机器塞恩。

  在城墙上的塞恩灵体看着下方怪物般的自己大杀四方脸色极为难看。

  他是真没想到,自己的尸体真的变成怪物了。

  “这样的身体,我复活后是不是也这样?”

  “怎么了?不好吗,这可是不死之身,就算你复活后效果打折扣那也是不死之躯,而且灵体归于肉身说不定会产生特殊能力呢。”

  星河在一旁笑吟吟的打趣,今天一战过后,诺克萨斯将再无攻打艾欧尼亚的能力,他要将诺克萨斯在艾欧尼亚的军队全部覆灭。

  提瓦瑟的那支部队已经派亚索过去指挥了,他们会坐船前往崴里,会拦在海面不让诺克萨斯人离去。

  星河看了眼自己的经验值,很好,又快有一个亿了,这场仗打完估计自己不但没花多少还能有的赚。

  大手一挥,直接在位面里又召唤了十万普通人族士兵。

  加上抵抗军和原先剩下的七万老兵,艾欧尼亚方军力达到近五十万大军。

  星河心中想着其他事,艾欧尼亚的军队已经太多了,五十万在战时不算多,但是一旦恢复到原先的和平时期,坐拥几万到十几万大军的那些军阀首领他们会甘于平凡吗。

  会老老实实做个城卫官吗?

  星河不知道,但是可以未雨绸缪,先做准备总是好的。

  这次打完直接把军队打散,或者直接解散,艾欧尼亚不需要那么多军队,没有军队想来那些人有什么想法也实现不了。

  心里有了主意星河便不在多想,看着城下大杀四方的塞恩,星河拍拍了旁边的灵体。

  “塞恩,我们先下去了,等下你找准机会回归肉身就行了。”

  说完星河就跳下城墙,随之前往的还有艾瑞莉娅,瑞雯,永恩,均衡三忍,易,李青,娑娜以及镇场子的卡尔玛。

  星河嘱咐过卡尔玛,不要泄露她钻石级的气息,免得诺克萨斯吓跑了。

  他可不仅仅只是要赶走诺克萨斯,他要做的是团灭,对于他来说那就是一团团经验。

  艾瑞莉娅冲向塞恩,很快就被塞恩一巴掌拍回来了。

  星河眼睛都瞪直了,我去,什么鬼,这么强?

  塞恩很显然发现了这伙不速之客,一声怒吼,朝着众人冲来。

  隔着还远都能感受到那股气势磅礴的压力,塞恩简直就是力量的化身,这要是被撞上了非死即伤啊。

  就在几人担心之时,卡尔玛在后面手掌一拍。

  “永不动摇!!!”

  一个巨大的屏障包围住星河等人。

  塞恩直直的撞向了屏障,很可以,屏障抖都没用抖一下。

  塞恩看着眼前的半圆形屏障,愤怒的大吼,不停的攻击这个乌龟壳,但是毫无作用。

  “咳咳,看来这塞恩也不过如此嘛。”

  星河淡定的发表了意见,易等人纷纷送上白眼。

  “既然打不过这怪物,那我就支援其他人去了。”

  说着易大师开启高原血统一个阿尔法突袭走了。

  旁边的李青也是一个天音波跟着走了。

  娑娜轻轻一飘,退向后方,手中古琴微微一震,随着琴声传出,一道道光环出现在众人身上。

  好吧,娑娜表示我就是个辅助,你们上,我加状态就行了。

  星河无语,这群坑货队友,还没开打就跑了。

  旁边的凯南看不下去了,直接小手一拍地面。

  “秘奥义!万雷天牢引。”

  随着一道电光闪过,凯南身边雷霆落下,好吧大招加E跑了,星河直呼好家伙,大招清兵。

  对这几人不抱指望,星河也闪身走人了,交给卡尔玛就好。

  卡尔玛也没让人失望,手朝着塞恩一挥,一道冲击波飞射而出,场中瞬间烟尘大作,塞恩直接被掀飞了。

  看到这星河就放心了,当下去找对面小兵玩去了。

  除去塞恩这个bug不谈,诺克萨斯阵营还有不少黄金级,这些都是经验啊。

  星河等人在下方大杀四方,城墙上塞恩的灵体也是一脸纠结的看着下方。

  愤怒,热血,冲动,仇恨种种情绪在他心里环绕。

  看着下方拼杀的诺克萨斯士兵,他仿佛又回到了当初带领诺克萨斯征战四方的时候。

  但是随着场中那个怪物的咆哮,塞恩很显然愤怒了,随之而来的就是对诺克萨斯的仇恨。

  我为诺克萨斯立下无数功劳,死后还不得安眠。

  之前星河他们给他讲,他只以为他们是夸大其词,作为前任诺克萨斯之手他不相信诺克萨斯会那样对他。

  但是事实就在眼前,塞恩感受到肉体对他的吸引,心中怒火更加旺盛,他要复仇,他要让诺克萨斯付出代价。

  塞恩冲向场中的那个怪物,塞恩的肉体也感受到了自己灵体的接近,不在愤怒,呆呆的看着塞恩的灵体接近。

  卡尔玛解开屏障,任由塞恩的灵体飞向肉体。

  塞恩看了眼卡尔玛。

  “替我告诉那个小子,他说的我答应了。”

  随即塞恩不再犹豫,冲向自己的肉体。

  灵肉合一,塞恩发出巨大的咆哮声,痛苦,枷锁,来自肉体的感觉让塞恩痛苦不已,随之而来的是肉体的记忆。

  他愤怒,他狂怒,他要将诺克萨斯毁灭。

  在诺克萨斯后方的强者也看见了塞恩的异常,急忙赶来想要收回塞恩。

  随着身体的一道禁制闪现出来,塞恩感觉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了,他想沉睡。

  不,不能睡,这就是诺克萨斯在我身上布下的枷锁吗,不,我要毁灭它。

  塞恩狂怒着,但是伴随着禁制不断加强,塞恩也有些坚持不住。

  随即塞恩像是想到了什么,转头对着卡尔玛轻声说道。

  “一定要帮我告诉那小子。”

  说完朝着诺克萨斯军队的方向跑去,前来回收塞恩的强者看着朝自己等人飞奔过来的塞恩惊恐不已,禁制怎么还没生效。

  要知道塞恩可是敌我不分的,当战场上的敌人死光了塞恩就会对友军下手,只有毁灭眼前看见的一切塞恩才会停下。

  这也是在塞恩身上布下禁制的原因,就是怕塞恩发狂。

  就在几人胆寒之时,塞恩已经越过几人继续向前跑去。

  他们没发现的是,塞恩看向几人时眼中的轻蔑。

  塞恩不管不顾继续朝着诺克萨斯大本营冲去。

  最终坚持不住,倒下了。

  昏睡前,塞恩只有一个想法,要配合星河毁灭这支远征艾欧尼亚的诺克萨斯军队,这是他对诺克萨斯的复仇。

  而星河得知卡尔玛的消息也懵逼了。

  “什么鬼,塞恩跑了?”

  星河无语了,废了那么大功夫,塞恩最终还是选择诺克萨斯吗。

  “对了,他要我转告一句话给你。”

  卡尔玛看着眼前郁闷加急切的星河,悠悠说道。

  “什么话。”

  星河连忙问道。

  “他说,你说得他答应了。”

  星河眉头一皱,答应了?那就是说塞恩是故意的?

  他这么做是为什么,随后星河灵光一闪。

  这家伙该不会是想打入内部然后在诺克萨斯内部大肆破坏吧。

  想到这点星河无语了,这不是抢人头吗,不管了,先把眼前的经验收了再说。

  随着大军开出,没有了塞恩和强者们的抵挡,诺克萨斯节节败退,没多久就溃不成军了。

  星河也没有趁势追击,收拢部队,准备大军开往崴里,配合塞恩一举歼灭诺克萨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