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事情就是这样。你都明白了?”

  我拿着厚厚的聊天记录,良久无语。

  世事果真奇妙,惊喜接连不断。已无力分辨谎言的善意。

  “你都没有发现,你和他的名字里都有一个‘土’字?”

  却没想,终有一天还是会和她说抱歉。

  “何姗,你恨不恨我?”

  她的目光清清洌洌,聪明的女子,总是选择用沉静掩藏一切。

  “恨过。”

  我轻笑,何姗永远也不会改变爱和恨的楚河汉界,清醒的让人嫉妒。

  早就觉得阿土很熟悉,定是我身边的某个人,以为视而不见,便可以当成某个陌生人来交往,所有的宣泄也就仿佛找到了不必认真的理由。即使大哭大笑,风干之后,在众人面前的洛冉依然如昔。

  想利用这样一个不相干的人让自己坚强,结果还是受到老杜的庇护。

  十余年的朝夕,想问他,这把遮阳伞,打的累不累?

  “我一直以为,感情一旦长久的定型下来,就不会再变质,可你和他做了这么多年的朋友,最后他还是忍不住犯了戒。小冉,可不可以告诉我,如果有一天,你们两个有可能,你会不会和他在一起?”

  夜深人静,那边的阿土默默等候。

  “我希望你快乐。”

  只是这样一句祝福,便掩盖了那么久以来,无缘得见天日的情愫。

  三毛说,爱如禅,不可说,不可说,一说即错。

  古佛拈花方一笑,世人痴梦已三生。

  万般,不过一个情字。

  “对不起,我还有事。”

  挂断电话,蒙头大睡。

  老杜总说我认床不认人,一去他们家就往床上一躺,死猪一样雷打不动。

  小时候一起玩捉迷藏,他总是第一个找到我的人。

  我问他为什么会猜到我藏在哪里。

  他只是浅浅的笑,明亮却又深邃,他说因为我一直在看着你啊。

  不知不觉,就过了这么多年。

  看着看着,就看成了习惯。

  玩过家家的时候,他从来不肯当我的小老公,我气的干瞪眼,教唆其他人不和他玩。

  他便远远的站在一边,小心翼翼的看着我,委屈的忍着眼泪,结果最后还是我先哭出来,他又手忙脚乱的安慰。

  总是知道,老杜是我手里的底牌,所以便予取予求,任性的欺负他,似乎一切理所当然。

  醒来已是黄昏,枕边潮湿一片。

  我拉开窗帘,楼下隐约一个身影,明明灭灭的香烟。

  外面下起了雪,飘飘洒洒的晶莹。

  “老玩这招,你不累吗?换一个不行?”

  那人掸掸衣领,笑的无赖:“管用就行,我知道你一定舍不得我。”

  “我还有事,你先走吧。”

  “有事?游戏?睡觉?还是躲在楼上看我笑话?”

  我拿过他手里的烟,大着胆子吸一口,没敢过肺就吐了出来。

  他皱眉,终于还是忍了下来。

  “你到底想怎么着啊?折腾这么久了,放过我吧。”

  他只是沉默,看我的眼神如同看待阶级敌人。

  我低下头,心想这天可真冷真冷啊。

  然后便被拥入一个怀抱,敞开的大衣,热腾腾的人气。

  这一年的第一场雪,在我和他的拥抱间融化。

  “你抖什么?谁让你穿这么少就下来的?”

  “我可不像你,有备而来,

  “小冉,我有的是时间和你耗,只要你不嫌累,那咱们就一直玩下去。”

  我在心里默数一二三,用尽全力推开他,他看穿我的心思,两手一撑就把我压在了墙上。

  我恨极:“早该知道你这种人可怜不得,心一软就让你有机可乘。”

  他在我耳边轻轻的笑,突然道:“我有东西送给你。”

  我目瞪口呆。

  他竟从衣兜里掏出一只兔子。

  “我听说,你以前养过一只,出去遛的时候给弄丢了。”

  小家伙刚睡醒,窝在我怀里傻呵呵的出神。

  我咽咽口水,这能吃吗?

  “给你取个啥名呢?叫。。。叫菜花好不好?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啊。。。菜花!不许在床上尿尿!”

  我拎着菜花的耳朵,左晃晃,右晃晃,都没几两肉,养肥了再吃吧。

  曲枫杨显然是老手,有个小生命寄托在我这里,以后就有了骚扰我的理由,光明正大的调戏菜花和我。

  他倒想的周到,知道我心狠手辣,送植物肯定不会有好下场,送个活的东西,笃定我不敢下毒手。可你知不知道,我养兔子的时间就没长过养花的。

  菜花深得前主人的真传,趴在床上目不转睛的盯着我,媚眼如丝。

  靠,养的兔子都这么勾人,曲枫杨果然不是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