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红磨坊的东西的确好吃,花别人的钱自然就吃的更爽。情敌见面分外眼红,我化悲愤为动力的同时又非常惭愧,估计这美人这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势如猛虎的吃法。

  苏倪显然出身良好,动静间皆是淑女风范,和我这种走到哪里都能席地而坐的人就是不一样。

  可洛冉这人最大的优点就是脸皮厚,任你如何暗示都能故作不知,想从我这里体会到优越感,请再等一百年。

  苏倪向杯中加入方糖,分量考究,动作虔诚如同基督祷告。人说贵族吃饭极其磨叽,擦嘴的次数比动刀叉的都多,咀嚼时还要面带微笑,面瘫就是这么练出来。

  啧,这么美的姑娘,可惜了。

  “看我做什么?”

  “你漂亮啊。”

  她终于抬眼。

  “真心话,若不是曲枫杨拦着,我早追你了。”

  “谢谢。”

  我有些失望,原以为她会跳起来泼我一身咖啡,骂写“死三八敢打我主意”之类的。

  “我们来这里已经半个小时,为什么你还不问我?”

  我奇道:“咦,我记得是你约我出来的吧?”

  “这个地方是你选的。”

  “因为这里的东西贵嘛。”

  她笑:“洛冉,你真是个有趣的人。”

  是啊,真有趣,你可知我要为我的风趣付出多少代价?

  曲枫杨常说我喝咖啡像牛饮,多好的味道都品不出,可他从来不试图了解,其实我极度讨厌咖啡,只当它是熬夜的提神药。

  在超市时,他会给我讲雀巢和麦斯威尔的不同,我试了又试,最后索性把两种混在一起喝。有次他妈妈出差,不知道从哪国带回来一盒咖啡豆,那时正是严冬,他坐了一个多小时的车来我家,只为送一壶纯正的咖啡。

  我哭笑不得,心里不是不感动的,但更多的还是委屈,为什么不问问我的想法?是你刻意忽略,还是根本就忘记了?

  我想这就是差距吧。盲目的爱上了爱情,以为可以为他接受一切,然而却单薄的不足以忍受一杯咖啡。

  可若真的完全契合,也一定不足以相守。每个人都有自己棱角,爱情不会为你一一铲平,只会将两人磨合成包容的形状,拼在一起才是完整的美好。

  我一口饮尽杯中的红茶,谁说距离不是美?红茶配上咖啡,曲枫杨一定没想过。

  豪迈的一招手,再来一杯。

  “你在想曲?”

  “什么?”

  “一般女生微笑着出神,不是想到自己的母亲,就是想到恋人。”

  “想到他,我一定不会微笑。”

  她微微愕然,随即笑道:“听说一个人的修养可以从手上看出,你的手很漂亮。”

  第一碗迷魂汤,我接下,“不不,这绝对是一双饱经摧残的手,夏天砍柴,冬天洗碗,幸好社会进步,不然我还要喂猪。”

  苏倪轻抿了口咖啡,目光清澈,“洛冉,你很讨厌我。”

  我语塞,原来她竟这样搞笑,“哪有的事,我喜欢你着呢,就是想知道你什么时候回美国。”

  她的眼神,清冽且慵懒,温润中,藏着隔岸观火的淡漠。那是我绝对学不来的沧桑。

  这个女孩,究竟经历过什么,才将自己炼出一身坚强,行过万里迢迢路,只为曾经牵动过寸寸芳心的少年。

  她说,你能明白那种游移在生与死之间的恐惧吗?已没有任何对人生的奢望,只期待自己可以多活一天。

  你知道那时,我有多爱阳光吗?

  她以旁观者的口吻叙述自己的曾经,似乎事不关己的态度,便可以不会再痛。那些尘封的过往,伤痕满布,我看到她眼中飘忽不定的脆弱,如同岁月流年间刻意忽略的断点。苍白的自欺欺人。

  “我生病的事一直瞒着他,包括后来的不辞而别。我承认我很自私,可我们毕竟那样年轻,对逝者的怀念,一定不及对初恋的恨,我要他记住我一辈子,那是比爱更深沉的投入。”

  “医生说手术成功的几率不到一半,若病情恶化加速,便更是微乎其微。我尽全力照顾好自己,自虐般的歇斯底里,不停的吃,却又不停的吐。”

  “我记得我住的那间病房,窗外有很高大的法国梧桐,隐晦的绿色,不停的衰败,我每天都会数它的叶子,直到冬天。”

  “只是痛。生命面前,我们这样渺小。总是想过放弃的,可又实在舍不得。人真的是很奇怪的动物,总是喜欢借助外力来勉励自己,永远学不会一劳永逸。”

  “爱的情绪,泛滥成坚定的勇气。那时,他就是我生存的意义。”

  “我会梦到和他在一起的时光,可却看不清他的脸。我很怕,怕有一天真的会忘掉这份绵延入骨的年少。”

  “我创造了一个奇迹。想告诉他,我还记得回家的路,在一起好不好?或许不要语言,仅是一个拥抱便可填满这些年的漠漠空白。”

  “我想问他这几年过的可好?我们一起许愿的那棵树,还在不在?一起领养的那只猫,是不是还那样胖?”

  “苏倪没有变,即使痛,也一直坚定,他说他喜欢独立自主的女孩。那么多年,只是想听他说一句我爱你。”

  “原来时间真的那样可怕,经历那么多痛苦,也敌不过他一个陌生的眼神。你静静的站在他身旁,不动声色的敌意。他以一个被害者的姿态遗弃了我,决绝且理所当然。”

  “那一刻,我只想问问他,还记不记得苏倪?”

  “洛冉,爱情可以使人变得勇敢,却无力承受寂寞。你我都坚定了错的信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