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楚熙看我一眼,神色坦然的松开了手,我这才看清了他怀里的女人。。。一头黄毛。
靠,楚二爷你可真行啊,连洋妞都勾搭上了,祸害完本土姑娘,又把黑手伸向大洋彼岸啦?嫌中国资源不好啊怎么着?深刻的鄙视你一下。
楚熙靠在那洋美眉耳边,嗓音低沉性感的说了句英文,顿时让其眉开眼笑,剽窃了江南姑娘独有的羞涩笑容,然后整了整头发,娴雅的从我身边走过,打量我半响,操着一口纯正的普通话说:“小妹妹刚上高中吧?”眼神那叫一得意。趾高气昂的离去。
我。。。。
我们中国人做人一向厚道,讲究骂人不带脏字,七拐八拐之后直达要害,戳的你风湿病关节炎一通狂犯,可我道行不够,酸腐程度也不够,每每都是以牙还牙,磕的两人都痛不说,还白白低了自己的身份,如今奥运在即,我们龙的传人自然要对外国友人亲切热情,讲究你打我的左脸,我要把我的右脸奉上去,觉得不够,你还可以继续打。和一外国美眉撕破脸,搞不好我就是中国的罪人。
我冲着她的背影笑说:“大娘,您眼神真好,这都给您看出来啦,东方人一般都瘦弱小巧,不像您那么健壮魁梧,出门还带着两个喜马拉雅,您多担待。”
恍惚中看见那美人晃悠一下,步子差点没倒开。
楚熙嬉皮笑脸的颠了过来,“呵呵,那啥,呵呵,你怎么出来了?”
“靠,楚熙,不是我说你,你这品味也忒差了吧?还是又在程丹那里受委屈了?泡不到妙玉妹妹也不能改泡尤三姐啊!还是个外国货,放荡程度可想而知。”
“说什么呢你,这姑娘怎么瞅见谁觉得谁不像好人啊,正常男女关系都让你曲解成这样了。”
“正常?好意思说吗你?我要是再晚出来一步,你们两个。。。”
楚熙点了根烟,烟雾缭绕间的眼神显得邪痞且深邃,“我们两个怎么着啊?”
我叹口气,真为他那金陵十二钗不值,一糟蹋就糟蹋一麻袋,小心以后儿子都认不过来啊,“算了,哥们好自为之吧,小心别染上什么A字头的病。”
“忒小看我了。”
“。。。。是是,那空运过来的小美人什么星座啊?不会是程丹同学的替补吧?”
楚熙笑笑,狭长的眸子微弯,颊边隐约一个酒窝,模糊了疏遥的清冷,像个不解世事的孩子,“怎么可能,我进货向来一样一种,绝不靡烂,等哪天腻了,还可以转让,不用担心滞销。”
顿了顿,又说:“而且,呵呵,程丹,她也就是那么回事,说穿了也就是一大花瓶。”
“切,男人都管追不到的女生叫花瓶——不说自己没本事,反说人家没内涵。楚熙,你这流氓的鼻祖也不能免俗。”
“谁说我追不到她?笑话,我只是嫌这游戏太低俗了,情话都是换汤不换药,来回来去的说了一百遍,还是有女生听得心花怒放,不知身在何方。为什么这世上有这么多所谓的负心汉,全都因为女人太过愚蠢,听到谎话不反驳姑且不算傻,可明知是谎话还傻呵呵的相信就是缺心眼了吧?洛冉,我头一次发现,追女生是一件无聊的事,谈恋爱是一件变态的事。”
“。。。。”
“干嘛这么看着我?不信拉倒。”
“信,怎么不信,我早就发现,听你说话是一件生不如死的事。”
“。。。靠,每个女生都说跟我在一起是享受。。。你果然不是女生。
“你是就行呗。”
我记得,安妮宝贝曾说过,我们的爱情之所以无趣,是因为我们找不到对手。。。应该是这个意思,记不大清楚了。
安妮一直是我欣赏的人——我欣赏一切有思想的人。她很冷静,很犀利,所以她才寂寞。因为过分寂寞,才透析出人们最深层,最隐晦的感情,她不是不相信爱情,只是不相信繁花似锦的爱情。
楚熙当然不能和她比,他说出这类话,要么是故作深沉,要么。。。就是吃饱了撑的。天之骄子,往往连无病**都比别人叫的孤芳自赏。他把爱情当成游戏,利用女生来标榜自己的人格魅力,我只能说他太天真,天真的可耻。玩女人的人,总有一天会被女人玩,一旦棋逢对手,势必会认真,游戏若认了真,呵呵,那还不是等着死无葬身之地么。
这世上只有两种人可以躲过爱情的明枪暗箭,一种是时刻冷静沉着,尖锐的让人心碎的那类人,如安妮;还有一种便是对任何事都能淡然处之,碰到杀父仇人都能谈笑风生的那类笑面虎,应该。。。如曲狐狸吧。
而楚熙,他充其量也就算一草履虫。
安晨发来短信,让我快点回去,欧晓晓喝的烂醉,他快支持不住了。
哈,欧姐姐一发酒疯,只要遇上美人,无论男女都难逃其毒手,安小帅看起来那么柔柔弱弱我见犹怜,指不定被摧残成什么样呢。
流氓不可怕,女流氓才可怕,发了疯的女流氓更可怕。
我跟楚熙说:“那啥,你去和你的洋美眉约会吧,我回去了。”
“怎么了?”
“美女要回去救英雄了。”
“呵呵,报酬是以身相许吗?”
“那要看他有没有钱了。”
没走几步,听见楚熙叫我,他站在逆光的地方,身影模糊一如剪影,清冷却倔强,脖子上的骷髅坠饰熠熠生辉,折射出他眼中的那份醉人的温柔,眸底深处,影影绰绰,像极了另一人的眼波。我有一瞬的恍惚。他向前走了几步,走出那寸烟笼雾照,霞光翠影,飘渺如水镜的流光即泻,那抹若有若无的相似也消失殆尽。眼中荡漾的,仅是一丝安然如故。
我说:“你有事?”
楚熙顿了半响,似犹豫,最终却坦然笑道:“算了。。。没什么,告诉欧晓晓,别太伤心。”
他离我极近,睫毛根根可数,美极,媚极,领口处有淡淡的劣质香水的味道,应是那位洋美眉的。
我退开一步,“我带她谢谢少爷关心。”
¥¥¥¥
哦呵呵呵呵~~~俺改了一个煽一点的名字~~太让人YY了。。。俺是淑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