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界大天尊 > 第九章 血河 石拱桥

我的书架

第九章 血河 石拱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不会吧。”

  急速沿着土坟边缘奔跑的李阳停下脚步,脸上满是愕然与不可置信。

  前方一条数十丈宽的血河横亘。

  在血河上面,有石拱桥连通两岸。

  血浪滚滚,煞气滔天。

  仔细观察,血河的源头竟是这座土丘的底部,且不单单是李阳身边的这座坟丘。

  红色血水从八座形似坟冢的土丘下方流淌而出,汇集向中间的那座巨大土丘。

  揉了揉眼睛,李阳确定他没有看错,血河就是从低处往高处倒流,最终融入闪光的中心土丘内部消失不见。

  “奶奶个熊,这是什么鬼东西?”

  一开始,李阳还以为血腥气是有人提前进来陨落导致,现在看到如此诡异的场景,比原先还要令他心惊胆战。

  只是后方的骷髅大军越追越近,咬了咬牙,李阳只能迈步向拱桥上冲去。

  石门后方是一条弯曲向下的通道,尽头处有光芒隐隐透出。

  由于仙识无法离体多远,周家老祖周琰、紫衫老妪、李家老祖等金仙境强者也无法探查出究竟。

  那光芒是什么?难道是在远处看到的上古仙宝?

  几个心急的散人在石门刚刚开启的刹那,就迫不及待的冲了进去。

  李家老祖等人没有阻拦,他们正需要这些不怕死的愣头青去探路。

  在那几人踏上蜿蜒向下的石阶行出去很远、都未发生意外后,众人直接蜂拥而入。

  齐馨儿拉住辰紫钰走在靠后的位置,不是她没有能力冲向前方夺宝,只是齐馨儿总感觉这里充满了诡异,危险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降临。

  李阳踏上石拱桥,那些追击他的骷髅大军立刻止步,显然它们十分畏惧那翻腾的血河,更不敢踏足石桥。

  “奶奶个熊的,这是逼着我向前走,小爷今天也豁出去了,倒是要看看那究竟是什么在东西作祟?”

  李阳咒骂,他知道无法回头,索性大踏步向血河对面走去。

  石拱桥很窄,只能容两人并肩行走,拱桥也没有栏杆,走在上面可以清楚看到血河中的景象。

  那是什么?

  李阳突然止步,盯着血河中一具沉沉浮浮的硕大骨架,脸颊上不自觉冒出冷汗。

  龙头鳄尾,背生双翅,怎么有些类似传说中的仙兽飞天龙鳄。

  李阳的资质一般,修炼垃圾功法引灵决进阶缓慢,这些年闲暇之余他便喜欢博览群书。

  李家虽只是元丰城的土著,但好歹延续了上千万年,一些关于仙界奇闻异事的书籍还是有的,故而,他第一眼就认出那具骨架是什么?

  据说飞天龙鳄成年后能堪比金仙九阶的强者。

  这具骨架只是露出河面的就有数丈长,要真是飞天龙鳄,也肯定是成年后的。

  它要是死透了还好,万一如那些骷髅般对自己发动攻击,岂不是死定了。

  李阳后脊冷汗流淌,头皮都有些发麻。

  正所谓怕什么来什么,就在他心中纠紧时,李阳感觉血河中随波逐流的骷髅头颅似是动了一下。

  没错,它就是动了。

  见到飞天龙鳄猛然抬头,血水滴滴答答沿着白色的骨头滚落,空洞的眼眶凝视着他,李阳大气也不敢出。

  不过,他却暗中将六龙之力灌注进双脚,做好随时跑路的准备。

  轰~~

  血河中的飞天龙鳄骨架猛然震动翅膀,直接从河中跃出,硕大的骷髅前爪探出对着李阳狠狠抓去。

  “该死的!”

  早就提防的少年奋力登踏桥面,身体如离弦之箭般向对面冲去。

  碰,白森森的巨大骨爪从李阳刚刚驻足之处扫过,飞天龙鳄的骨架再次跌落进血河中,荡起滔天的血浪。

  啊,啊~~

  过了前方的转弯,就要接近光芒所在之处。

  可突然一阵阵惨叫声传来,李家老祖、周家老祖、紫衫老妪等人都忍不住蹙眉。

  到了这里,他们的仙识被极尽压制,无法离体多远,根本就不知道那先一步过去的几人到底经历了什么?

  好歹是金仙大能,几人岂肯在小辈面前表现的太过懦弱,心中虽警惕却未停下前行的脚步。

  通道转弯尽头,是一座巨大的殿堂。

  白玉为阶,金砖铺地,九十九根两人合抱粗的光柱矗立当中。

  在那些光柱内,分别封印有刀枪剑戟斧钺钩叉.......等各种宝光流转的神兵,以及散发大道气息的纸张或画卷。

  “天呐,这么多仙宝。”

  “那是什么?传说中的山河社稷图吗?”

  “哈哈,这柄仙剑剑意冲霄,与我的功法相得益彰,谁都别抢。”

  众人走到此地,立刻惊呼声一片,特别是那些意志不坚的年轻人,有几个已经大笑着冲向巨殿外的白玉阶梯。

  有人带头,一些心性较为坚定的修炼者也安耐不住,纷纷跟上。

  毕竟,这里只有九十九座光柱,还有一半封印着功法传承,等三大家族的金仙老祖动手后,他们就什么也得不到了。

  “等等,”李家老祖一把拉住直勾勾盯着光柱、脸上充满焦急的李凡明,将他前行的身子拽了回来。

  不远处顾家的紫衫老妪、周家的老祖周琰同样如此,他们果断制止了想要去争抢仙宝的家族后辈。

  疑似土坟的山丘下方,怎会有如此祥和的殿宇。

  而且就算这处仙冢的主人有意留下传承,也不可能做的如此明显,多半是陷阱。

  他们都是活了千万年的老古董,什么事情没有经历过,虽暂时看不出殿宇有什么不妥,但先前那些进来的家伙呢?

  明明听到了惨叫,可现在连对方的影子都见不到,这很不正常。

  齐馨儿、辰紫钰也赶到了殿宇外,小公主大眼乌溜溜转动,她说齐师姐,这么多仙宝和功法传承,你怎么不着急抢夺?

  啊~~~

  就在辰紫钰说话时,一个天仙境初期的散修男子已经接近了封印仙宝的光柱。

  可他刚刚伸手去取,就被一道刀锋拦腰斩断,凄厉惨叫中,他的肉身快速解体,被光柱吸入其中消失不见。

  在大殿外众人惊呼时,先前冲进殿堂的十几人纷纷遭劫,下场与那天仙男子一般无二。

  惨叫声此起彼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