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恃妃而娇王爷别猖狂 > 第五十一章:不良癖好

我的书架

第五十一章:不良癖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表哥?”王语嫣对着房门唤了一声。

  “进来吧。”

  王语嫣端着一碗银耳羹进了房间。

  “表妹,有什么事吗?”姚青风抬头问道。

  “没事,就是怕表哥你饿了,就特地给你送些银耳羹过来。”王语嫣赶紧将手里的银耳羹递上去,“味道怎么样?”

  姚青风拿起勺子尝了一口,忍不住夸赞道,“不错,表妹的厨艺真是越来越好了。”

  王语嫣见姚青风已经喝了大半,这才开口,“表哥,丞相府的寿宴能带我去吗?我也想见见世面。”

  “这……”姚青风犹豫着,“表妹还是安心待在府里,至于什么世面以后也有的是机会。”

  昨日慕容易轩前来只是邀请了姚青风和姚轻言并未提及到王语嫣,且,这请帖上也只有写有姚青风一人的名字。贸然将王语嫣带去多有不便。

  王语嫣见姚青风这般说,只能笑着附和,“表哥说的是,丞相府的寿宴也确实不适合我去瞎掺和。”

  姚青风看着眼前王语嫣总觉得心里有几分亏欠,刚要开口说些什么。王语嫣就端着碗退了出去,“表哥公务繁忙,那语嫣就不多打扰表哥处理公务了。”

  王语嫣径直回了自己的房间,将桌上的茶杯统统摔在地上。

  “小姐。”春桃颤巍巍的上前。

  “啪——”

  一声响亮的巴掌落在了春桃的脸上。

  “贱人,为什么你可以参见寿宴,我就不可以!”王语嫣又扇了几个耳光,“姚轻言你这个贱人!”

  “呜呜呜~~”春桃捂着红肿的脸颊哭哭啼啼的站在一边一动不动任由王语嫣往自己身上撒气。

  过了一会儿,王语嫣的气才稍稍消了一些。

  “我交代你办的事,都办好了吗?”王语嫣抬头问。

  春桃赶紧回答道,“放心吧小姐,奴婢已经将药放进大小姐的茶壶里了。”

  “嗯。”王语嫣满意的点点头,幽深的眼眸里一闪而过的怨毒。

  王语嫣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春桃,我上次叫你抓的那些药你都抓好了吗?”

  “回小姐都抓好了。”春桃低头回答。

  王语嫣看着春桃缓缓问道,“知道该怎么做吧?”

  “小姐放心,奴婢已经将这些药都分出来了。”春桃仍旧低着头。

  王语嫣对春桃的回答很满意,从怀里拿出一个黑色瓷瓶从里面倒出一颗豆大的药丸,“这是这个月的解药。”

  王语嫣说完便将手里的解药丢在了地上。

  春桃见状赶紧趴在地上仔细寻找那解药,终于在桌脚找到了药丸,春桃赶紧服下。

  “哈哈哈~~”看着春桃就像蝼蚁一般狼狈不堪的样子,王语嫣放肆的笑了出来。

  春桃不发一言跪在地上接受王语嫣的蔑视。

  房间里的铜铃突然开始响动起来,王语嫣脸色突变立即停止了笑声。

  王语嫣抬手对地上的春桃吩咐道,“我有些乏了,你下去吧。”

  “是。”春桃低着头走出了王语嫣的房门。

  春桃将房门合上那一刻,王语嫣的房间里便出现了一个穿着夜行衣的人,脸上带着鬼头面具。

  “黑影大人。”王语嫣拱手立即跪在了地上。

  “王小姐很讨厌姚轻言。”黑影大人漫不经心的说到。

  “我……”王语嫣一时之间竟不知该如何开口。

  王语嫣并不知道这个黑影大人对姚轻言的态度如何,不过通过对方想要毒害姚青风这件事情来看想必对姚轻言也是有几分敌视的。

  想到这里王语嫣倒是鼓足了几分勇气,“是的,我的确讨厌姚轻言,我恨不得她立即去死!”

  “啧啧啧~”黑影大人十分不屑的轻嗤了两声,随后只手挑起王语嫣的下巴。

  微凉的手指抵着王语嫣的下颚,王语嫣的身子立刻僵住了,脸色惊恐的看着黑影大人:刚刚难道是自己说错话了???

  黑影大人微微俯下身,“我就喜欢你这种怨念深种的人。”

  王语嫣一听瞬间在心底松了口气,“语嫣多谢黑影大人赏识。”

  黑影大人挑眉,放开了王语嫣。

  “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王语嫣赶紧回答,“黑影大人,我已经遵照你的吩咐每天都会给姚青风备一碗有毒的银耳羹。不出半月姚青风必死无疑。”

  黑影大人看了看王语嫣对她的做法十分满意,“此事千万不可败露了。”

  “请黑影大人放心。”王语嫣想了想犹豫说道,“语嫣只是希望大人事成之后能够信守当初的承诺。”

  “这是自然。”黑影大人一口十分肯定的语气。

  “大人,小女子有一事相求。”王语嫣咬着牙说道。

  黑影大人皱了皱眉,声音里明显带着几许不耐烦,“何事?”

  “黑影大人可否留下信物。”王语嫣也不是傻的,若是自己真的杀害了姚青风而对方又出尔反尔怎么办?她必须要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王小姐果然……冰雪聪明啊。”黑影大人语气里的讽刺意味十足,伸手在自己的腰上摸索了一阵,然后在腰上取下了一块腰牌,“这块腰牌是我们的身份象征每人仅此一块,这下总行了吧。”

  王语嫣接过腰牌,一面写着“影”字,另一面刻着自己看不懂的鬼头图案。

  王语嫣拿着手里的腰牌,脸上终于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好好办事,诺王妃的位置就一定是你的。”黑影大人看着欣喜若狂的王语嫣悠悠的说道。

  “嗯,语嫣随时听候黑影大人差遣。”王语嫣赶紧俯身说道。

  黑影大人轻蔑的笑笑。

  王语嫣再次抬头,房间里已经不见了黑影大人的踪影。王语嫣拿着手里的腰牌眼里一片憧憬之色。

  暮色侵蚀着被眼光拥抱过的大地,看起来想笼罩了一层薄薄的黑纱而在天边漂浮的几片白云却透着光斑,在渐渐昏黑的暮色里格外的惹眼。

  毫不意外的,今夜姚轻言的房间里照例又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姚轻言实在想不明白,堂堂天禹国的寒王殿下,被百姓所敬仰的战神。怎么就有夜夜翻别人家窗户的这种不良癖好。

  南宫寒坐在桌边手里拿着茶杯慢悠悠的喝着,看上去一副慵散自在的样子,丝毫不觉得自己刚刚做了一件多么令人大开眼界的事。

  不过今日也不同于往日,姚轻言倒是很高兴南宫寒能够翻窗进来。因为……

  明日就是丞相府寿宴,自己到底去不去总得请示一下这位爷的意见吧。

  过了半晌,南宫寒依旧不发一言的喝着茶。

  姚轻言暗自瞪了南宫寒一眼,南宫寒你丫的倒是表一个态啊。

  “南宫寒,你想好了吗?”姚轻言决定还是自己开口直接问吧。

  南宫寒转过头,满脸好奇的看着姚轻言,“爱妃叫我想什么?”

  姚轻言看着南宫寒一副无辜又好奇的样子,心里不由得郁闷起来,合着自己刚刚说了那么多都是在对牛弹琴啊?!

  一想到很有这种可能姚轻言差点就把手里的中药呼在某人的一张俊脸上了,“当然是丞相府寿宴的事啊。”

  “随机应变。”南宫寒幽幽吐出几个字来,然后又说道,“明天我会叫冥风过来。”

  冥风?姚轻言眨眨眼,“就是那个小屁孩啊?”

  南宫寒点点头,“带上冥风,他可以保护你的安全。”

  “之陶一个人也照样可以保护我的安全。”姚轻言小声嘀咕着。

  南宫寒起身,将姚轻言一把揽入自己的怀里,“让冥风一起去,本王更放心一些。”

  姚轻言一个措不及防就被南宫寒抱住,心里不岔,挣扎了一番无果后也就果断放弃了。唉~这豆腐吃的反正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南宫寒将姚轻言手里的中药放在一边,问道,“花昔将事情都给你解释清楚了?”

  “什么事情啊?”姚轻言转过头,疑惑的看着南宫寒。

  “没有。”南宫寒看着姚轻言的样子,心里已经有了答案。瞬间就有点火气。真是岂有此理,这个花昔竟敢出尔反尔!

  “解释什么事情啊?”姚轻言再次问道,从南宫寒此刻难看的表情上来看,这应该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吧。

  毕竟能引起这位冰山美男表情发生这么大变化的事情也不多。

  姚轻言急切的想要从南宫寒的身上挖掘出第一手的八卦。而……

  南宫寒缓了一口气,看着姚轻言严肃的说道,“本王和花昔之间没什么关系。”

  “……”姚轻言脸色僵了僵,然后奇怪的看着南宫寒,“然后呢?”

  南宫寒看着姚轻言憨逗的模样,心里觉得有几分好笑,也不知道他的这个小王妃到底把话听进去了没有。

  南宫寒决定自己还是再强调一次,“本王的意思就是你以后不要再误会什么了。”说着南宫寒伸出手捏了捏姚轻言的鼻尖。

  姚轻言明显一怔,南宫寒在向自己解释?他为什么要向自己解释???

  姚轻言赶紧扭过头,不敢再看南宫寒的眼睛,然……回头。

  “哎?我放在桌上的药呢?”姚轻言看着空空如也的桌面好奇道。

  南宫寒眼神里也露出一丝尴尬诧异的神色。

  这药刚刚还在桌上啊?怎么会突然不见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