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恃妃而娇王爷别猖狂 > 第四十六章:再遇王茂胜

我的书架

第四十六章:再遇王茂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清晨,之陶端着一盆洗脸水进门。

  姚轻言已经早早起了床,站在窗边独自吹着清晨的冷风,背影透着几分寂寥。

  之陶看着姚轻言的背影心里诧异,将洗脸的水盆放在桌上,拉过窗边的姚轻言顺带把窗户也给关上了,“小姐,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一个人又站在这儿吹冷风?”

  之陶知道姚轻言有个习惯,每当有什么心事的时候都会一个人靠在窗边发着呆,有时候一呆就是一整天。

  “哪儿有?”姚轻言冲之陶笑了笑,走到水盆前将毛巾打湿,然后在脸上敷了敷,“我这不是想哥哥了吗,想着早点回去。”

  之陶:……

  姚轻言不愿意说,之陶也没有再问,只是在心里好奇着。

  “之陶,叫忠伯今天不用准备马车。”

  “啊?”之陶半晌也没反应过来,“小姐,我们为什么不坐马车回去啊?”

  姚轻言敲了敲之陶的头,“我还有东西要买,坐马车不方便。”

  “……哦。”之陶虽然心里有点不理解,但也没多问。

  之陶想:小姐自有小姐的安排,只要自己一直按小姐说的做一定不会错的。

  姚轻言让之陶给自己梳了一个简单的发髻,便出了王府。

  “小姐,到底要买什么东西啊?怎么神神秘秘的。”之陶跟在姚轻言身后,忍不住心里的好奇。

  姚轻言一直在街上走走停停的,玩的不亦乐乎,“哦,就是随便买点。”

  之陶:……

  之陶突然有种自己被小姐耍了的感觉。

  姚轻言才不管之陶现在什么样的心情,拿起路边的一个面具往自己的脸上带,转头对着之陶问,“好看吗?”

  之陶终于忍不住了,“……小姐你不是说想将军了吗,我们快回将军府吧……”

  “不急。”姚轻言付了钱,拿着面具又往前面走了几步。

  之陶跟在姚轻言的身后实在无语了,“小姐,我们要玩也换个地方啊?”

  之陶不明白自家小姐为什么要一直在这几个摊位前逛来逛去的。

  “来了。”姚轻言见一个背影进了药店,赶紧也跟了进去。

  “诶~小姐。”之陶看见姚轻言进了药店,也紧跟了上去。

  刚刚进药铺的那个背影,看着怎么有点像是……春桃!!!

  之陶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先跟上自家小姐再说。

  “嘘~”姚轻言朝之陶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走到药铺的另一边,背对着掌柜和春桃假装也是在买药。

  只听隐隐传来两人之间传来的对话。

  “姑娘,今天又过来买药啊?”掌柜热情的招呼着春桃。明显春桃已经是这家药铺的老顾客了。

  “对啊,我家公子身体还是不好,还是按照上次的药方来抓吧……”春桃从怀里拿出一张药方交到掌柜的手里。

  “这药方跟上次的好像有点不一样啊。”掌柜疑惑的问道。

  春桃脸上露出一丝慌乱,“啊,是吗?可这药方明明是同一个人开的啊。”

  掌柜的拿起药方看了看又觉得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便按着药方抓起了药来,“姑娘不要多心,刚刚可能是老朽记错了吧。”

  春桃笑了笑。

  ……

  掌柜抓完药后笑嘻嘻的把药递到春桃手里。

  “多谢掌柜。”姚轻言付了钱,拿着药便走出了药铺。

  姚轻言站在一边听着两人的对话,忍不住蹙眉。花姐姐说的意外发现不会就是这个春桃吧?!

  可是,王伯不是说哥哥很好吗?那好端端的人买药做什么?

  这到底是春桃对药铺老板撒了慌,还是王伯对自己隐瞒了什么实情。

  不说姚轻言就连身边的之陶也好奇着,将军的身体向来好怎么可能有什么病啊,而且看药铺掌柜刚刚的态度说明春桃已经在这里买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药了。

  姚轻言想了好一会儿也没想通,摇摇头干脆也不想了,反正自己就要回将军府了,正好看看是不是有人又在做什么妖。

  “这位小姐,请问你买什么药?”掌柜的看见姚轻言站在原地发神,上前好心的问道。

  “哦。”姚轻言回过神,“不用了,我就是随便看看。”

  姚轻言抬脚出了药铺,可心里还是在纳闷。

  “小姐,你说会不会是表小姐……生病了……”之陶抬起头发现已经不见了姚轻言的踪影,眼神有点茫然,转眼心里瞬间又开始着急了起来。

  姚轻言刚出药铺几步远就被人拦了路。

  “呦呵~这不是将军府的大小姐吗,哦,不不不~小爷我差点忘了,现在应该叫寒王妃了。”

  姚轻言抬起头,看着挡住自己去路的大胖子,眉头皱了起来。

  “王茂胜。”

  “哟~姚轻言你还记得我啊。”王茂胜看向姚轻言的眼神里充满了嘲讽。

  “当然了,上次在茶楼的经历此生难忘啊。”姚轻言故意将最后几个字咬的极重。

  姚轻言不提还好,这一提王茂胜便觉得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疼。

  上次在茶楼王茂胜被姚轻言狠狠的暴打了一顿,后来又来了一个毛头小子。不但害的他几个月都没下的了床更让他在一众朋友面前被取笑,颜面尽失。

  王茂胜看着姚轻言的目光更加怨恨,似乎要上前将姚轻言整个人给撕碎。

  “呵呵~”王茂胜嘲讽十足的笑了两声,“我听说寒王最近好像快不行了啊,要不你进我尚书府勉强给我当个妾室怎么样?”

  “哈哈哈~~”和王茂胜一起的公子哥们都笑了起来。

  其中一个笑着责怪道,“王兄你这话就说的不对了,再怎么说人家也是寒王妃,要当也应该是暖床的婢女吧。”

  “对啊,这样的身份才配嘛。”

  ……

  随之而来的又是一阵哄笑声。

  姚轻言冷眼看着这些人,“几位公子在大街上这般妄议王室,藐视皇威要是传到皇上的耳朵里可不好吧。”

  几人一听笑得更欢了,藐视皇威,笑话!谁不知道当今皇上和寒王两人水火不容。

  也正因为这样,这些人才不会把姚轻言这个寒王妃放在眼里,更确切地说是不把寒王放在眼里。

  这些公子哥们身后的家族谁不是站在老皇帝一边的人,当然也不排除一两个南宫诺的人。

  换言之,这里面没一个人是看得起南宫寒的。

  “姚轻言,你不要给脸不要脸,跟着小爷我总比守活寡强吧。”王茂胜仰着头,一副施舍的模样。

  姚轻言不由得冷笑,也不知道是哪儿来的风言风语南宫寒不就是昏迷了几天吗就被这些人传成了危在旦夕。

  “呵呵~”碍于周围人的目光,姚轻言不愿再和王茂胜等人过多纠缠,转身想朝另一边走。

  “诶~别走啊。”王茂胜一下堵住了姚轻言的路,“姚轻言~我们还有一笔账应该还没算清楚吧。”

  王茂胜好不容易见到姚轻言,且对方又是一个人出来,怎么说也要挽回上次在茶楼丢的面子。

  姚轻言冷眼看着王茂胜,这人还真是无论怎么看依旧觉得欠揍。

  姚轻言转身也不着急走了,漫不经心的说道,“好啊,你倒是说说看。”

  王茂胜见姚轻言这副表情心里不免有点虚,但奈何朋友在场又再三确认了一下,的确只有姚轻言一个人之后,胆子也才开始大了起来。

  “之前在茶楼的那件事没忘吧。”

  “嗯。”姚轻言依旧很平静的点点头,“然后呢?”

  王茂胜看着姚轻言平静的出奇的脸,有一时竟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跳梁小丑一样在姚轻言的面前表演。

  王茂胜这样的想法一出便瞬间扼杀在了脑海中,指着姚轻言无比嚣张的说,“当然是跪下来给我磕头道歉了。”

  下跪?磕头?道歉?

  王茂胜这人脑子没坏吧???

  姚轻言像看白痴一样的目光打量在王茂胜的身上。

  王茂胜看着姚轻言奇怪的眼神以为是姚轻言怕了,心里不免涌起一阵得意。

  王茂胜傲慢的抬着头,就等着姚轻言的磕头道歉。

  “有病。”姚轻言很中肯的给了王茂胜一个白眼。头也不回的打算离开。

  王茂胜看着姚轻言的态度早已怒不可遏,“姚轻言,今天不给你一点教训,还不知道劳资的厉害了。”

  王茂胜向身后的几名大汉招招手。

  那几名大汉立刻将姚轻言围住。

  四周围观的百姓看着架势,哪里还敢再看热闹,纷纷抱着自己的东西跑开了。

  “王茂胜,看来上次的教训还真是不够啊?”姚轻言冷冷的目光落在王茂胜的身上。

  王茂胜不由得往后退了几步,依旧硬气说道,“臭娘们,给劳资狠狠的教训她。”

  几名大汉粉粉朝姚轻言逼近,就在这是姚轻言的怀里突然蹿出一个红彤彤的“毛球”出来。

  “什么鬼东西。”

  红毛把眼前的几名大汉硬生生的给吓了一大跳,等反应过来时,那红球早已经没影了。

  几名大汉只当是自己眼花了,却不知那所谓的“鬼东西”正攀在一个大汉的背后。

  “红毛不要伤了性命,小小的教训一下就行了。”姚轻言站在一边懒散的吩咐道。

  几名大汉心里疑惑:这是和谁谁话呢?四处看了看也并没有发现姚轻言嘴里那个叫“红毛”的人。

  “唧唧唧……”

  就在这些人以为姚轻言是在故弄玄虚的时候,还真的有什么东西回应了姚轻言的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