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恃妃而娇王爷别猖狂 > 第三十九章:南宫寒昏迷

我的书架

第三十九章:南宫寒昏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姚轻言停下了脚步纠结的看着身后的小猴子,母爱像决堤的洪水一样开始泛滥起来。

  “哎呀~轻言别看了快走吧!”花昔怕姚轻言反悔在旁边不停的催促道。

  姚轻言看了看花昔仍旧没有动。

  “内个……南宫寒,我还是想养它。”见南宫寒不说话姚轻言又立即说道,“如果你不同意,我,我就带着它回将军府……”姚轻言威胁道。

  南宫寒的眉头紧皱,回将军府,这是决定不回王府了吗?他这个小王妃居然长本事了啊?!!

  姚轻言看着南宫寒阴沉的脸,拉了拉南宫寒的衣袖,讨好道,“你就让我这一次,就一次好不好?”

  姚轻言又暗暗看了看南宫寒的脸色问道,“南宫寒?”

  南宫寒警告的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小猴子,终于答应了姚轻烟的请求。

  姚轻言立刻高兴的朝身后的小猴子跑去,将那小猴子轻轻的抱在怀里。

  花昔看着南宫寒竟然答应了姚轻言的请求急得在原地直跺脚,没好气的对着南宫寒说道,“南宫寒,要是姚轻言因为这只猴子往后出现了什么闪失,我一定跟你没完。”

  南宫寒看着花昔冷冷道,“花昔你似乎管的太宽了,姚轻言是我的王妃,恐怕还轮不到你来操心吧。”

  南宫寒的几句话让花昔无力反驳,对啊,姚轻言是寒王妃还是自己成全的寒王妃。

  看着不远处姚轻言高兴的侧脸,花昔的心里泛起一阵心酸。难道自己真的没机会了吗?

  花昔转过头坚定的对南宫寒说道,“寒王,我会找机会和轻言解释我们之间的关系,我这样做不是因为想要帮你,而是……我要和你公平竞争。”

  解释关系?南宫寒皱着眉,他和花昔之间能有什么需要解释的关系???

  前半句虽然南宫寒不能完全理解,不过后半句南宫寒也算是听懂了,合着花昔就是想来抢自己的女人的啊!!!

  南宫寒不屑的看了花昔一眼,勾着唇爽快的答应了,“好。”

  姚轻言转身就看见南宫寒和花昔之间那其乐融融的画面,姚轻言笑,果然是——床头吵架床尾和床尾和。唉~害得自己跟着瞎操一场心。

  姚轻言等人刚出了山洞,便看见草丛里有鬼鬼祟祟的两个人影。

  “什么人?”姚轻言大喊。

  那两人从草丛里探出头来。

  “之陶,于晨?你们两个怎么在这?”姚轻言好奇的问道。

  “小姐……”之陶一看见姚轻言就立刻跑了过来,拉着姚轻言的手左看看右瞅瞅的,确认姚轻言真的没受什么伤这才松开了手。

  “王妃。”于晨对姚轻言微微行礼道,转眼看见跟在姚轻言身后的南宫寒立即跪在了地上请罪道,“属下失职,还请王爷责罚。”

  南宫寒看也没看跪在地上的于晨,“起来吧。”

  “你们两个是怎么找到这里的?”姚轻言看着之陶和于晨疑惑的问道。

  “哦,是这样的小姐。”之陶见姚轻言问话抢先回答道,“我们本来是在树林里继续找王爷的,可是感受到这边有振动,所以就决定跑过来看看,没想到还真的见到小姐你们了,真是太好了……”

  之陶拉着姚轻言的衣袖摇晃着,突然看见姚轻言怀里的猴子。

  “哎?小姐这是什么猴子啊?”之陶好奇的看着那只小猴子。这世界上还有红毛猴子???

  “唧唧唧……”小猴子适时地叫唤了两声。

  “哦,它呀,我新收养的宠物。”说着姚轻言摸了摸小猴子的头,“可爱吧?”

  “嗯,可爱。”之陶点头附和。

  花昔听着姚轻言主仆二人之间的对话,不由得想要吐血。

  可爱?这只红毛猴子居然会可爱??

  洞内发生的那一幕幕画面,花昔可都没忘记呢,真是……毕生难忘!!!

  “小姐,它叫什么名字啊?”之陶说着也想要去摸摸那只小猴子,小猴子立即躲开了之陶的触碰。

  之陶;……

  “嗯……”姚轻言低头想了一会儿,抬头说到,“红毛,以后就叫它红毛吧!”

  红毛?!之陶动了动嘴角,这个名字还真是……贴切呀!

  南宫寒等人听了嘴角也都抽了抽,这样接地气的名字在京城恐怕也只有他的王妃能想得出来吧?

  “唧唧……唧唧唧……”

  小猴子在姚轻言的怀里试着挣扎了几下,看样子是想要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了。

  姚轻言摸了摸小猴子的头,一脸慈祥的说,“红毛呀~我知道你想说自己很喜欢这个名字,你的意思我都懂……”

  之陶;……

  之陶怎么觉得这只小猴子是想要反驳小姐呢?

  南宫寒突然感到自己一阵眩晕,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地上倒去,幸好旁边的于晨赶紧扶住,“王爷,王爷你怎么了?”

  南宫寒早已经昏迷不醒。

  “让我看看。”姚轻言赶紧上前给南宫寒把了把脉。

  “王妃,怎么样了?”于晨着急的问道。

  姚轻言放下南宫寒的手,紧锁眉头,“南宫寒运用内力长时间行走,再加上刚刚使用了大量的内力的缘故,现在体力已经严重不支如果再不休息有可能会导致寒毒的发作……”

  “啊,那怎么办啊?”于晨慌了神。

  姚轻言将一颗黑色丹药塞进南宫寒的嘴里。转头问于晨,“王爷的轮椅呢?”

  “在谷外。”于晨回答。

  “我刚刚给王爷吃了安眠的药物,休息几天就会没事了,只是近段时间最好不要再使用内力……”

  于晨将姚轻言的嘱托一一记下,出了谷于晨就将昏迷的南宫寒扶在轮椅上。

  姚轻言等人回到了王府。

  于晨在一旁见花昔一直都跟着姚轻言,虽然打从心里不愿,但姚轻言都没有说什么自己一个做下人的自然也不敢开口阻挠。

  到了内院,姚轻言就赶紧让于晨推着南宫寒回房间休息。

  一切都安排稳妥后,姚轻言终于舒了一口气,“唉~终于安排好了。”

  花昔站在旁边看着姚轻言,冷不丁的回了一句,“轻言,那我呢?”

  姚轻言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大跳,转过头发现花昔还站在自己的身边,有些无语的看着花昔问道,“花姐姐,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花昔;……

  花昔翻了翻白眼,自己一直都在的好吗?

  “轻言,你打算怎么安排我的住处啊?”花昔问道,自己今晚不会要睡地板或是房梁吧???

  “花姐姐你是说……你要住在王府?”姚轻言当即好奇的又问了句。

  花昔瞪了一眼姚轻言,“算了,看某人的样子也不欢迎我,我还是去……”

  “欢迎,欢迎……”姚轻言急忙说道,转眼想到花昔和南宫寒两人之间的关系姚轻言便释然了。

  “王妃,王爷多久能醒啊?”于晨走到院子里问道。

  姚轻言撑着下巴想了想,以她对南宫寒的估测,“最迟六、七天吧。”

  姚轻言说完又看了一眼旁边的花昔对于晨吩咐道,“于晨,你去给花姐姐收拾一间房,最好是靠近南宫寒的那种。”最后一句话姚轻言是悄悄对于晨说的。

  “啊?”于晨有点茫然的抬起头,但姚轻言都这样吩咐了于晨也只好去办,“是,王妃。”

  旁边不知情的花昔为自己能留在王府,正笑的一脸开心。

  “花姐姐,你跟着于晨去吧。”姚轻言交代完便回了自己的房间,开始逗弄起红毛来。

  姚轻言正和红毛玩的起劲,却被一阵敲门声打乱了兴致。

  “谁啊?”姚轻言没好气的问。

  “王妃,是老奴。”忠伯回答到。

  姚轻言见是忠伯的声音,赶紧起身开了门,“忠伯,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王妃,是……是……”忠伯犹犹豫豫了好半晌,还是把话给说了出来,“是郡主来了。”

  “郡主?”姚轻言没反应过来,脸色有些疑惑。

  忠伯见姚轻言一副疑惑不解的样子,解释道,“就是安平侯府的小姐李悦欣。”

  “她来做什么?”姚轻言皱起了眉头,难道这人是来要回自己上次在安平侯府勒索的东西???

  反正李悦欣来就准没什么好事就是了!!!

  “老奴也不知道,郡主说是来见王爷的,还说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重要的事?”姚轻言心里虽然很疑惑,但对李悦欣自己也是真的提不起兴趣,姚轻言转身对忠伯说道,“告诉她王爷不在。”

  姚轻言说完就又要回自己的房间。

  “哎呀,王妃。”忠伯赶紧跟了上去,“老奴也这么说了,可是郡主已经硬闯进王府了,现在人就在客厅里呢……”

  “那你去找南宫寒啊,你来找我做什么?”姚轻言赶紧撇清责任。

  忠伯额头冒过一排黑线,这话听着虽然没毛病但是……他要是能找王爷说事,还至于来这里死缠着王妃不放手吗?

  “王妃,你就出去看看吧……”忠伯好言好语的继续说到。

  他是真的拿这个郡主没办法了。你说对她来硬的吧,忠伯又怕给王爷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对她用礼数吧,忠伯这一生就没见过像李悦欣这么蛮横无理的人。

  “王妃……”忠伯仍旧站在房间里,等着姚轻言的答复。

  姚轻言被忠伯缠得实在是没有办法,妥协道,“好了,好了,我去还不行吗。”

  说着姚轻言抱起身边的红毛朝前厅走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