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恃妃而娇王爷别猖狂 > 第八章:皇上要赐婚

我的书架

第八章:皇上要赐婚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姚轻言将地上掉落的小瓷瓶捡起来,“草,浪费了我的一瓶痒痒粉。”

  姚轻言恶狠狠瞪了一眼空气大喊,“臭流氓,别再让老娘再看见了,要不然就扒了你的皮!”

  皇宫假山上的冥风侧头看看南宫寒,这女人也太彪悍了。

  难道主人喜欢这样的?

  ”啧啧啧,不愧是主子,就连口味也这么重。”冥风看着姚轻言喃喃出声。

  “冥风。”

  “啊?”

  冥风一回头就看见某人的刀子眼,立马在原地就消失不见了。

  南宫寒原是不打算来的,不过想着姚轻言可能回来皇宫也就过来看看,没想到在御花园遇到了,本想着去逗弄这小东西一番的。

  结果……

  不过他对她似乎不像别的女人那么反感。

  南宫寒眸色闪了闪抹抹嘴角似乎还残留着刚刚某人的余温,看着渐渐走远的姚轻言,南宫寒转身离去。

  姚轻言气鼓鼓的回到座位上,一想起刚才的事情就觉得窝心。

  “轻言妹妹这又是谁招惹你了?”王语嫣看着姚轻言难看的脸色,心情不由得愉悦了起来。

  “哎呦,谁敢招惹姚小姐啊?”旁边的粉衣少女嘲讽的笑问。

  “呵呵呵~也是,姚小姐出生将门,就算是放眼京城谁也不敢去招惹她呀。”

  有了前几人的开头,越来越多的人也参与了这个话题。

  武夫,在这些闺阁贵女眼里素来都是鲁莽、无礼的代词。

  三个女人一台戏,一群女人戏中戏。

  姚轻言听着这群女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就像苍蝇一样,脑袋都被叫的生疼。

  “喂~我的事和你们好像没多大关系吧。”姚轻言冷冷的巡视了一圈。

  眼神所到之处,少女都尴尬的低下了头。

  主要是怕姚轻言找自己麻烦,谁都知道武夫最是蛮不讲理了,出自武夫家庭的人自然也好不到哪儿去。

  他们似乎忘了京城的和平也是这些蛮不讲理的武夫拼命守下来的。

  “轻言妹妹,何必生气呢,我们也只是关心你而已……”王语嫣赶紧打圆场,做起了好人。

  “啊对。对。对。”

  “是啊,是啊我们只是关心你。”

  “就是,就是。”

  这一群人顺着王语嫣给的梯子下了台,甚至有的人暗暗朝王语嫣投去一个感激的目光。

  “呵~”姚轻言轻笑一声,不再说话。

  这些人还真是可笑啊,还有王语嫣。想踩着她的头博取好名声?好戏还在后头呢。

  “皇上驾到!”尖锐的嗓音在门外响起。

  “臣女/妇参见皇上。”众人齐齐行礼。

  华妃急忙从主位上起身,柔柔俯身,“臣妾参加皇上。”

  华妃已有四十多的年纪然而这脸保养的却和二十出头的小姑娘无异。细嫩的皮肤吹弹可破,这也难怪皇上对她恩宠有加。

  只是独占后宫这么多年,这华妃不简单啊。

  也不知道是不是王茂胜那个死人渣的原因,姚轻言看见华妃的第一印象就不太好,心里莫名的抵触。

  天禹皇阔步上前将华妃扶起来,“爱妃请起。”华妃起身。

  “都起来吧。”天禹皇携着华妃的手坐在主位。

  歌舞继续在宴会上表演。

  天禹皇看了一会儿,也觉得乏味,

  华妃见状,赶紧抬手让殿中央的舞姬撤下。

  “皇上,臣妾想着今日众位小姐都在,不如让他们为皇上展示一番,如何?”华妃巧笑着问身边的天禹皇。

  “嗯,爱妃所言正和朕的心意。”皇上向身边的赵公公招手。

  赵公公将一个小锦盒递到天禹皇的手里。天禹皇打开,里面是一把做工精美的黑色小梳。

  “这是把木梳是去年进贡得来,此梳有呵护发质之奇效,长期使用者亦可延年益寿。”

  众人炽热的眼神紧盯着木梳,延年益寿谁不想啊。

  天禹皇看着众人炽热的眼神,笑到,“今天谁能拔得头筹这木梳就是谁的。”

  低下的众小姐像被打了鸡血一样活跃,个个都表现出一脸的兴奋。

  “既然皇上都拿出了奖励,臣妾也拿出一些吧。”

  华妃将自己头上的两支发钗去下,“这是前些日子皇上恩赐的,虽不及木梳稀奇,但价值也是不菲的。今日也一并当做头筹奖励吧。”

  低下众人更加兴奋了,誓要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的样子。

  废话,能不这样嘛,这皇家的东西哪有差的一说。

  首先登台的是一位绿衣女子,表演了一支惊鸿舞,四下爆发出一阵掌声,当然也有不屑一顾的。

  第二位是粉衣女子,弹奏了一曲高山流水,琴声幽远,耐人寻味。

  主位上的皇上陶醉的点点头,“不错,不错。”

  低下的贵小姐都个个上台展示了一番。

  到了姚轻言这边,姚轻言依旧不动。只剥这酒桌上的橘子一瓣一瓣吃着。

  “哎~姚小姐,该你了。”身边的一位女子好心提醒。

  姚轻言抬抬眼看了那女子一眼,没搭理,继续吃自己的橘子。

  “哎呦,我说你真是的叫她上去干嘛。”

  “就是,就是,姚小姐那能和我们一样吗,人家出身将门自幼喜爱刀枪棍棒的,这琴棋书画恐怕是都不会沾染半分。”

  “哈哈哈……”众人捧腹大笑。

  “诸位小姐,你们就不要再取笑轻言妹妹了,她自幼对琴棋书画确实不怎么感兴趣而已。”王语嫣看似替姚轻言开脱的一句话,实际上就是变向的承认了姚轻言琴棋书画一窍不通的事实。

  “唉~妹妹还是有自知之明在这些方面的确拙劣,也担心会污了众贵人的眼。”姚轻言露出一副我很愧疚,我很惭愧的样子,“姐姐作为京城第一才女,拔的头筹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吧?那就劳烦姐姐替我这不争气的妹妹好好争口气了。”

  姚轻言的话成功提醒了众人,这王语嫣才是他们真正的竞争对手。

  周围看王语嫣的目光瞬间不再友善起来。

  姚轻言看着王语嫣黑下来的脸,又说,“对了,姐姐,我也挺喜欢那把木梳的,姐姐拔得头筹后可以把它送给妹妹啊?”

  王语嫣的脸更黑了,送给她,没听错吧?!

  那她还上去比什么赛啊,平白拉仇恨吗?

  王语嫣刚想开口拒绝,“姐姐,你该不会是不愿意吧?我们两个都这么多年的姐妹了,难道还比不上一把木梳吗?”

  姚轻言挑挑眉看着身边的王语嫣。

  姚轻言,你真是好样的。王语嫣死死扯着袖子里的丝帕,心里都快被姚轻言给气疯了但脸上依旧笑的格外的灿烂,“怎么会,既然轻言妹妹这么喜欢,姐姐一定尽力拔得头筹将木梳送给你。”

  “那就去吧。”姚轻言轻飘飘的吐出几个字,就像是在吩咐身边的奴婢一样。

  王语嫣已经气得快吐血了,但又不得不极力忍着。

  一切准备就绪后,王语嫣款款上台,台上摆放着一张宣纸和一只画笔。

  音乐想起,只见王语嫣目光专注的在纸上图画着什么。

  因着王语嫣身穿白衣,好似九天仙女,飘飘欲仙的样子和桌案的宣纸混为一体。再加之音乐的带动,看着也不但不觉得无趣反而别有一番韵味。

  半柱香功夫,随着王语嫣停笔音乐也停了。

  身后两名宫女将画展示在众人面前。正是华妃与皇上浓情惬意的肖像图。两人栩栩如生,相依相偎。

  这……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这人的胆子也太大了吧。

  空气瞬间安静了下来。

  姚轻言也猜不出王语嫣这是闹得哪一出。亵渎皇威,稍有不慎就可能搭上自己的性命,甚至是整个将军府,姚轻言眯眼看着台上的王语嫣,秀眉不由得微微皱起。

  “小女子王语嫣不才,亵渎了皇上与贵妃娘娘的倾世容颜,还请皇上和贵妃娘娘恕罪。”王语嫣不卑不亢的跪在地上。

  安静的空气里回荡着王语嫣的声音。

  “把画呈上来。”皇上淡淡的语气里听不出一丝感情。

  天禹皇端详着画,空气依旧安静的可怕。就连王语嫣自己心里也是没底的,可她就是要赌一把。

  “好,好,好。”三个连续的好字从皇帝口里传出,王语嫣松了口气。

  “爱妃你看。”天禹皇将画作交到华妃手里。

  “嗯,这画确实不错,这画工不但精湛且富有意境。”华妃点点头,“还请皇上将这画赐予臣妾。”

  华妃收下画,吩咐身边宫女将比赛奖励送到王语嫣手里。

  “你叫王语嫣?”皇上问道。

  “回皇上,是小女子。”王语嫣低头回答。

  天禹皇看着跪在地上的王语嫣和蔼可亲的说,“把头抬起来。”

  王语嫣抬头,“嗯,不错,如今年芳几何,可有婚配啊?”

  “回皇上,已过十五,尚未婚配。”

  “嗯~”天禹皇继续点头,“我明日拟旨赐你一王妃之位,你可愿意?”

  “小女子愿意,谢皇上恩赐。”王语嫣赶紧磕头拜谢。

  王妃,这是多大的好事啊。而且……

  王妃?不会就是诺王妃吧,王语嫣心里高兴又疑惑。

  华妃上前将王语嫣扶起来,“这以后啊,我们就是一家人了,记得要常来宫里看望本宫啊。”

  “是,娘娘。”

  见华妃都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王语嫣此时更加确定,皇上是要把自己许配给诺王殿下。不禁喜上眉梢。

  不止王语嫣就连底下的众人也这么认为的。

  诺王妃!!!

  个个少女皆嫉妒非常,凶狠的盯着王语嫣,但又不敢表现的太明显。

  可恶,王语嫣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算什么东西,也敢玷污诺王殿下。

  诺王那是什么人?那是她们心里的白月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