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昆仑向左地狱往右 > 章七 罗衣瑶碧(下)

我的书架

章七 罗衣瑶碧(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将离一声叹息,柔声说道:“姐姐,所谓‘一日为师,终身为师。’你虽早已不欠她什么,终究还是有师徒之份,确实不宜相拒。但她若提了什么非分的要求,你心中不愿,大可不答应便是。无论如何……无论如何,我总是支持你的……”

  说话间,心中却猛得想到,玄女姐姐教授自己武艺,那么两人虽无师徒之名,却有师徒之实。那自己这一生,总是要与她牵扯不清了。他可不会允许自己与对方成为陌路……思及此处,心中柔情满满,望向她的眼中满是深情。

  九天玄女斜睨了他一眼,漠然说道:“哼!要你来说什么好听话儿哄我?你当我是琼英鸾儿凤儿,听你几句甜言蜜语便晕头转向么?你若有俾睨天下的实力,这般说倒也罢了。可你现下这点微薄能耐,是不是支持我,又能于事何补?你能为我遮风挡雨么?你能让我不涉世间纷争么?”

  将离登时脸色涨红,张口讷讷。猛得一掐自己大腿,咬牙寒声说道:“终有一日,将离会站在姐姐身前,为你挡去世间一切风雨!”

  他生平绝少口出豪言壮语,但此刻却再也顾及不得,心中发誓,便欲付出一切去实现诺言。

  原以为少不得她要一通冷嘲热讽,不想她只是深深瞧他一眼,旋即微微侧过身子,轻声说道:“那么我便拭目以待。”

  过不多时,琼英带着斗姆元君来到披香殿前。

  将离向来人望去,观她面容约摸四十余岁年纪,脸上却并无丝毫皱纹,生得颇有几分美艳。

  浑身披金戴银,发间一堆五彩首饰,衣着甚是华丽,浑无一丝修道之人的模样,倒更似是人间那等世家名媛贵妇。

  额间一团火焰印记,更添几分威严之感,叫人一见便觉此人不易相处。

  将离与琼英相视一笑,便听九天玄女淡然说道:“见过元君娘娘,未克远迎,请多担待。”话语间既无冷漠,也无一分亲近。

  斗姆元君笑道:“碧瑶丫头,咱们多年不见,你瞧着我仍是这般不待见么?适才我听琼英丫头说西王母娘娘不在瑶池,不想今日厚颜登门,倒是挑了个好时辰。来此之前,我可是做好了被她扫地出门的打算来着,想来你也不会为我求情的吧?”

  将离只觉这话语之间信息量颇大,原来这斗姆元君不仅与玄女姐姐关系冷淡,而且似乎还颇不受西王母娘娘待见。

  更重要的是他从中听到了了不得的内容,当即忍不住向九天玄女望去,见她面无表情,卷翘长长的睫毛却微微颤动。

  心道:“原来玄女姐姐的闺名是叫做‘碧瑶’了,曹子建的《洛神赋》写道‘披罗衣之璀粲兮,珥瑶碧之华琚’,碧瑶这么一个绝美的名字,与玄女姐姐真是再相配也没有了。嗯,名儿美,人更美……碧瑶,碧瑶……”

  每喊一句便多一分欢喜,越寻思越是痴了。

  又听九天玄女道:“娘娘言重了,贵客登门,岂能见逐?西王母娘娘当世至尊,断不会行此失礼之事。这位也是我瑶池中人,将离公子,字别离。”

  将离听得她提起自己,连忙压下心中的胡思乱想,上前深施一礼,道:“将离见过斗姆元君娘娘。”

  斗姆元君朝他淡淡一瞥,冷然道:“岂敢?”

  言罢竟不再理他,自顾对九天玄女道:“碧瑶丫头,你见着了我,难道也不摘下面纱相见么?”

  将离见她这般托大,完全无视自己。饶是他的绝佳涵养,此刻心中也不禁微恼。他自来仙界以后,所遇之人尽皆气度绝俗,便是那狂傲无比的清源神君,那也自有一股叫人心折的风范。

  而眼前之人着实太也无礼,以她的身份地位竟这般行事,断无半点风度涵养,难怪玄女姐姐会与她划清界限。

  但他自不会为这点小事与一介妇人计较,索性眼不见为净,侧身相避,便即瞧见琼英脸上也带着丝丝不豫之色。

  当下对她微微一笑,示意她不要介怀。

  琼英知其意,朝他眨了眨眼,煞是俏皮可爱。

  九天玄女寒声道:“娘娘见谅。碧瑶自成年以后,再也未曾以面貌示人,若有‘失礼’之处,还请勿怪。”

  她在“失礼”两个字上略微加重了语气,显然另有深意。似是在提醒对方注意自己身份,不要“失了礼数”。

  将离这等咬文嚼字的读书人,如何听不出她语中真意?之前她对自己百般嘲讽,没想到在外人面前,竟是对自己这般回护,完全不顾及对方身份颜面。登时心中大颤,得她这一句话儿,便是立时死了,又复何憾?

  旋即又想到她说自己成年后从未摘下面纱,那么他便是世上第一个见过她真容的男子了,这是何等的荣幸?这么一想,内心又是激动不已。

  斗姆元君一怔,目中闪过一丝不可置信之色。旋尔收起,浑若未觉地说道:“既如此,想必是你要在洞房花烛之夜摘下来给自己的夫君瞧了?也罢,夫君总要比师傅亲,何况是那么多年前的师傅?”

  听得这话,将离又忍不住向九天玄女望去,心中寻思:“假如……假如……”

  他还没敢想假如怎么办,忽觉手上微微一疼,转眼间瞧见琼英正似笑非笑得瞧着他,显然是她在自己手臂上轻轻拧了一下。

  又见她神情煞是暧昧,不禁脸上一热。心中又浮起一个荒唐的念头,登感甚是慌乱,责怪自己胡思乱想。

  九天玄女冷冷道:“碧瑶心向大道,岂有凡俗之念?娘娘与我有授艺之实,却并无师徒之份。前事我已做过回报,因此这‘师傅’两字,亦不敢克当。碧瑶既为西王母娘娘代掌瑶池,一言一行皆须恪守礼仪,以为表率。这等轻薄话儿,还请娘娘再也休提。”

  斗姆元君不置可否,斜睨着将离,皮笑肉不笑地道:“也罢,终究是女大不中留。如今的你既受西王母娘娘信重,确实也不须将我清光境瞧在眼中。我这么说倒是托大了。”

  九天玄女道:“碧瑶绝无此意,想来是娘娘多心了,还请入内奉茶。”

  言罢径自转身而行,向披香殿走去。

  琼英一伸手,道:“娘娘,请!”

  斗姆元君朝她和将离脸上冷冷一瞥,拂袖跟上。

  琼英趁机凑了过来,在将离耳边轻声道:“公子,咱们玄女姐姐很久之前曾经说过,除了她认定的真命天子,世上再无一个男子可以见着她的样貌。她生得好美,你想不想见上一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