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昆仑向左地狱往右 > 章六 仙猿剑舞(下)

我的书架

章六 仙猿剑舞(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将离愕然,心道:“原来姐姐是要这白猿给我喂招,我吓成这样可太丢人了。若遇上什么危险便要往她身后去躲,岂不是要把危险留给她?我这般模样,又有何颜面去爱慕她呢?委实忒也不该!”

  这么一想,登感羞愧难当,嗫喏道:“我……我心中害怕,记不得步法剑法了……”

  话虽如此,心中却是暗暗发狠。打定主意,今后无论遇着什么危险,自己首先应该站在她身前,而不是躲在她背后!

  九天玄女哼了一声,道:“你若全不会使,那这武艺习来又有何用处?我会叫老白再与你打过,倘若你还是不会躲,不会反击,那时被打死了也是活该!”

  将离暗自握拳,寻思不能再被姐姐小瞧,便是被这白猿打死那也不能再丢人现眼了。

  九天玄女上前几步对着白猿又抽了一记,斥道:“将竹棒拾起,过去打他。你再这般凶恶,我可饶你不得。”

  白猿又嚎叫了两声,纵身一扑拾起竹棒,向将离攻来。将离虽是做好了心理准备,心中仍是害怕,脑中那些早已记得精熟的步法涌将上来,却分辨不出该要往哪里迈出。

  兀自忐忑间,耳畔忽听得九天玄女柔声说道:“左脚,‘既济’。”

  将离心下一酥,当即想也不想,左脚往后一退,精准地踩在“既济”位,刚好避过白猿的一击。

  “右脚,‘噬嗑’。左脚,‘中孚’。”

  “进‘困位’,进‘无妄’,退‘贲位’,退‘小过’,进‘同人’。”

  九天玄女连连出声,将离得了提醒,心中大定。当即思绪狂涌,玄妙的步法连连浮上心头,脚下“逍遥御风步”左躲右闪,前扑后纵,将白猿的扑击一一躲开。

  场面一时看来虽十分惊险,白猿却是招招落空。

  过不多时,将离越走越是安心,暗赞这步法当真玄妙异常,白猿剑术这般精妙,却硬是打不着他一下。脚下步法愈加纯熟流畅,隐隐然竟也颇有几分高人风姿。

  忽又听得九天玄女语调一变,轻喝道:“花前月下!”

  将离一分神之间,背后又挨了白猿一记痛打,“啊哟”叫了一声。伸手从腰间抽出竹笛,向后方一刺,便如长虹倒悬。一招“玄女无涯剑”中的“花前月下”已然使了出来。

  那白猿没有料到将离会骤然反击,它被九天玄女封住了全身仙力,行动较之先前不知迟缓了多少倍。此刻它尚未完全适应没有仙力的打法。

  而将离竹笛刺来的角度十分刁钻,左肋已被竹笛刺了一剑,当即怪叫一声,疼得往右退开两步。

  将离一击得手,连自己也颇觉惊讶,他只道自己并无多少气力,这白猿又一副皮糙肉厚的模样,怎生打得疼它?

  他却不知这半个多月以来,他日日都泡半个时辰药浴。而那汤药乃是九天玄女精心调配,每日配方都会做些调整,所用的药材有许多更是仙界也十分难寻的灵药。此刻他的力量强横了许多倍,与之前早已不可同日而语。

  这白猿既被封住了仙力,纯以血肉之躯来抗衡他的力道,自然是经受不住的。

  这当儿他又听九天玄女说了一句:“雪月风花”,来不及细想,脚踩“逍遥御风步”斜向右跨,挥笛斜扫。仿似清光泄地,一式“雪月风花”递了出去,与白猿战成一团。

  也不知九天玄女心中是怎么想的,她这么清冷如冰雪般的玉人,所创造出的这九招剑法,竟是各有一个极其美丽动人的名儿。

  九天玄女不住发声,或“柳影花阴”、或“海誓山盟”、或“待月西厢”、或“楚云湘雨”。均是描述恋人间情致绵绵的词语,自有一股说不尽的风流旖旎。

  将离听她口中说出这等叫人心魂迷醉的词儿,语气比之平日又不知轻柔了多少倍,一时间颇有些神思不属、想入非非,便连递出去的剑招也不由歪了一歪。

  白猿原本在将离连绵不断的攻击之下左支右绌,这刻见他剑法骤然失准,觑了个空子反击而来。

  它本身剑法之精已是世所罕见,若非有九天玄女时时提点,将离又岂能在他手中撑过三招两式?

  九天玄女冷哼一声,睫毛微微有些轻颤,斥道:“将离公子,你在胡思乱想个什么?‘缠绵悱恻’!”

  将离脸上一红,所幸月色下倒也瞧不太分明,当即挥笛转劈为刺,堪堪将欺近的白猿逼退两步。

  一人一猿依稀又拆得有六七十招,将离初时尚未领会“玄女无涯剑”中的精妙之处,到得后来越打越觉得心应手。又凭借着“逍遥御风步”的神妙躲避,两相配合起来竟也似模似样,颇有几分高手气象。

  及至后来,九天玄女逐渐减少了出言提醒的次数,只让他自己去琢磨如何应对白猿的剑法。

  他应付起来虽然甚是吃力,倒也堪堪能支撑住。每到得险象环生之时,九天玄女一句神来之笔般的指点,便能让他扭转部分劣势。

  这样对打了足足有一个时辰,将离只觉浑身大汗津津,身上虽感十分疲惫,心中偏偏又有一股平日从未体会过的酣畅淋漓,一时快美难言。

  他这般与白猿相斗,较之平日自己独自习练剑法步法,不知要疲累上多少倍。但修习武艺之人与对手竞技的快感,他生平又何曾有机会体验过?

  心中不禁寻思难怪世上总是不乏好斗之人,这等武艺上的对抗,较之读书吹笛弈棋却也另有一番迷人滋味。

  两日之后,即便无需九天玄女出言提点,将离已然能与白猿争斗上数百招而不分胜败。这精进速度之快,在仙界当真素所未有,骇人听闻。

  盖因这“玄女无涯剑”实乃九天玄女将毕生所学尽皆融于剑法之中,又花费无数辰光化繁为简、去芜存菁,浓缩成九路剑式,委实是世间最顶级的剑法之一,技近乎道。

  而“逍遥御风步”,更是从《河图》、《洛书》中演化而来,又深得道家“冲虚圆通”之精妙,也是天地间一等一的绝学。

  纯以武技品阶而论,这两门武技已是当世巅峰之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