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昆仑向左地狱往右 > 章十二 惊天密谋(下)

我的书架

章十二 惊天密谋(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贪狼星君道:“兄长所言甚是。但事关三界圣人,绝非等闲可以视之,当谋良策徐徐图之。末将来时已细细思量过,一面又差人前往冥界轮回司查看生死簿,试图先瞧出此人来历,再行定计。再过十日便是帝君寿辰,或可先遣人前往瑶池拜会此人,邀请他与九天玄女一同前来赴宴,先瞧瞧是何等样人物。”

  七杀星君一直一言不发,此刻出言道:“贪狼兄长此言差矣,我紫薇宫无数次向瑶池送礼,历年来也不知邀请了多少回,九天玄女可有一次赴宴?此议怕是不妥。”

  贪狼星君笑而不语,廉贞星君道:“早闻九天玄女幼年之时曾在清光境斗姆元君门下习过几年武艺,与她曾有过一段短暂香火情,此事怕是要着落在她老人家身上。”

  紫薇帝君道:“七杀,前往清光境的使者可曾送出发?朕思来不妥,你亲自跑一趟相请,再将宫中那尊降龙博山炉带上送去,才显诚意。”

  贪狼星君道:“这降龙博山炉如此贵重,帝君此举是否不妥?瞧在七元星君面上,她当不会拒绝才是。”

  紫薇帝君压低声音道:“元君娘娘何等身份,若无足够利益相诱,岂能轻易为我等甘当说客?七杀,此事便劳烦你了。”

  七杀星君道:“为帝君办差谈何劳烦,使者出门不久,末将这便赶过去。”言毕行了一礼,大步而出。

  贪狼帝君笑道:“原来帝君早有安排,却是臣等献丑了。帝君可知近日仙界发生的一件大事?”

  紫薇帝君道:“可是那‘棋圣天未白’于不周山布下珍珑棋局之事?”

  贪狼星君道:“正是。九天玄女博学之名仙界人所共知,诸般杂学中却是最喜棋道,此等弈林盛会,想来不会缺席。若要去不周山参加棋会,必然落足下榻无双城。那无双城主东方破与帝君最是交厚,帝君可先行修书一封做些安排。要对将别离下手,必先将九天玄女调走方可行事。”

  廉贞星君蹙眉道:“瑶池威名非同小可,现下要说下手言之过早。漫说九天玄女本人修为惊天,我等兄弟四人联手也未必可以稳稳胜过。便是那两只凤凰与百花仙子就绝非易与之辈。此事帝君又不方便亲自出手,想要办得干净利落,端要看帝君肯付出多少代价了。”

  此言一出,三人皆沉默不语。

  良久紫薇帝君道:“自有瑶池以来,从未有过男子得以居住其间。此番不计任何代价,那将别离断不能留。贤弟,听你之意似已有良策,但说无妨。”

  廉贞星君面容一正,压低声音,说道:“帝君可还记得锁天狱中那人?”

  此言一出,紫薇帝君与贪狼星君登时颜色大变。只听贪狼星君颤声道:“廉贞兄长,难道……难道你想放出那人来对付九天玄女?”

  紫薇帝君连连摇头,脸色发白,说道:“不可,断断不可。那老魔在锁天狱中被囚禁了三千年,日日受天雷殛体、狱火焚身,对我紫薇宫早已恨之入骨,如何肯帮我等做事。此贼一放出来,我紫薇宫首当其冲。到时漫说仙界大乱,生灵涂炭、万不存一,便是我紫薇宫基业也难以保存。在当前三界圣人困于天道誓约不可出手的情况下,仙界无人能制。”

  廉贞星君沉声道:“此贼恨我紫薇宫不假,但他对瑶池的仇恨,对九天玄女的仇恨,怕是远在其上。只消先叫他立下天道誓言,不得对我紫薇宫出手,再行释放,便可保基业无虞。”

  贪狼星君垂首不语,此事委实太过骇人听闻,便是他也不敢轻易开口。

  紫薇帝君仍旧摇头,说道:“那也决计不可。贤弟可知这老魔一旦释放,要有多少人命丧他手中?自从天魔波旬被三位圣人联手镇压,退回九泉深渊之后,此贼兄弟二人俨然便是魔界共主。他被困于锁天狱中,他的兄弟现今又下落不明,仙魔两界才得以相安无事数千年。但他若逃脱,必然会寻得到他的兄弟,届时两界又重复五千年前的仙魔大战,思之连朕也不寒而栗……”

  廉贞星君冷笑道:“帝君仁慈善良,臣弟钦佩。可是臣弟亦有一言不吐不快。仙界广大,帝君的紫薇宫所能号令的,也不过是北极中天一隅。漫说中央天庭声势远在我等之上,又有东南西三方天庭也与我等不相伯仲。便是仅仅作为圣人道场的紫霄宫、涯海阁、摩珂菩提寺,甚而是天机殿、不周山、万象楼等后起之秀,何时将我紫薇宫瞧在眼中?近在咫尺的瑶池,帝君日思夜想,却分毫无法踏入一步。臣弟每每思之,心如刀绞。帝君心中为仙界着想,可是仙界中人有谁为帝君考虑过?他们只会冷冷而笑,而帝君苦恋九天玄女之事,只是他们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已,谁人会去在意?如此下去,要到何时帝君方能心愿得偿?”

  见紫薇帝君沉思不语,脸色越来越白,廉贞星君又沉吟道:“帝君明鉴!魔头出世,自有整个仙界中人共同面对。但帝君的私事,只有臣等寥寥数人会去关心。恕臣弟斗胆直言,这仙界已经平静了太多年,若无变数,帝君的心愿再也休想达成。而这九天玄女到时嫁作人妇,再要后悔,莫可及矣……”

  这最后一句话,如同一柄利剑,狠狠扎进紫薇帝君心中,英俊的脸庞登时变得扭曲,两眼赤红,仿若猛虎择人而噬。

  过了良久,紫薇帝君方平静了些,声音有些发颤地道:“贤弟,那魔头对她恨之入骨,出手必然狠辣无情。若是伤她太甚,朕又于心何忍。万一出个什么差池叫她送了性命,那才是后悔莫及。此事休要再提……”

  廉贞星君仍想再劝,贪狼星君却出言道:“廉贞兄长莫急,一切等帝君寿辰过后再谋后策。若得斗姆元君出面,很有可能先见见那九天玄女与将离,再行见机行事。”

  紫薇帝君袍袖一挥,道:“贤弟勿须多言。贪狼,明日你先行备上厚礼亲自去一趟瑶池,递上拜帖请柬,不可失了礼数。一切等七杀回返,再行计较。”

  廉贞、贪狼齐声道:“臣等遵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