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昆仑向左地狱往右 > 章六 柔丝百转(下)

我的书架

章六 柔丝百转(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将离猛得怔了一怔,再也顾不得耳畔传来那令他有些发软的热气,眼中闪过一丝不可置信。

  他盯着青鸾的俏脸仔细瞧瞧,见她一脸笑靥如花,闪亮的眸子里带着几分与她年纪不相称的媚意。

  当下微微蹙眉,沉声道:“什么负心人?什么旧爱新欢?鸾儿,这些话儿你从何处学来的,你……你这般说话像什么样子?你还小……”

  “哼!人家五千七百多岁了,哪里小了?”青鸾不满地打断他的话,还挺了挺并不丰满的胸脯,似在证明自己当真不小了,“哥哥,人家可不是啥都不懂的毛丫头了!”

  说着青鸾眼眸一转,斜睨了一眼兀自出神的琼英,目光重点落在琼英鼓囊囊的胸部,娇声道:“别人家也不过是胸大了一些,我瞧火凤妹妹也不比她小多少呢……”

  此言一出,一股难以言述的情绪泛上将离心头。他分辨不出都有哪些情绪,可以确定的是那其中有三分薄怒。

  “鸾儿!”将离的音量提高了几分。

  “好了好了,鸾儿不说了。瞧人家都等急了呢,哥哥,我去找火凤妹妹玩……”

  说完咯咯一笑,身子一闪已到了火凤身边。两人又带着那只小狐狸,落到玄舟里。

  火凤有些不满的声音远远传来:“臭丫头,适才你同哥哥说了些什么,我瞧你都要钻进他怀里去了……”

  将离望着两位少女那蹦蹦跳跳的身影,目光中透露着丝丝惘然,眉头紧紧蹙起。这刻不禁心觉眼前这两位十分熟悉的妹子竟是有了几分陌生。

  “公子……”琼英的声音响起。

  将离回过神来,深吸一口凉气平复了一下心绪,这才道:“今日之事,多亏姐姐前来相助。将离任性,行事多有偏颇。”

  琼英笑道:“那是公子智计无双,方才逼退清源神君,琼英却是丝毫帮不上什么忙。幸好这会可以顺道接公子回去,也不算白来一遭。”

  将离叹了口气,说道:“先哲云‘大德不逾闲,小德出入可也’。这九尾妖狐连天庭都如此忌惮,可知其害定然不小。今日将离弃大德而从小德,却是罔顾了圣人之训。后又算计清源神君将他诈走,也是不该。这一时的妇人之仁,后果殊难逆料……”

  琼英摇了摇头,道:“什么大德小德,只有眼前之德。公子出于心善救下这小狐狸,那便是一份功德。至于后果什么的,自有天庭中人去管。”

  将离也是随口感叹,事情既然已经做出,这刻也不再纠结该是不该,于是道:“这一回已然深深得罪了清源神君,不知是否会给瑶池带来麻烦?”

  琼英轻笑道:“怎么会?这清源神君为人虽是好斗,却也刚直不阿、说一不二,威望著于三界。公子行事甚是得体,让他退得心服口服,并不留人话柄。况且,此次天庭未经瑶池许可,贸然闯入我昆仑山拿人,也是失了礼数在先。他天庭管得了仙界四方,却管不了我们瑶池。”

  将离点了点头,道:“如此便好。只不过这小狐狸,是绝不能留在昆仑了。适才出于多种顾虑,我只诈退了清源神君,若是明日他再兴兵前来,又该如何是好?姐姐可有什么法子让这小狐狸逃走?”

  琼英笑道:“公子放心,九尾妖狐若无一丝自保之力,还配得上天庭那般重视么?这小狐狸遁术高明之极,便是连青鸾火凤也未必能追得上。此番它甫一出世,就被天庭发觉,遣下重兵抓捕,这才走投无路。只需将它放归山林,那便是龙入大海,鸟入山林,它自有的是法子逃下界去。待那时清源神君想要涉足人间拿人,可不如他自己说的那般容易呢。”

  将离心中担忧去了泰半,说道:“甚好,甚好。今日救下这小狐狸,也是缘分一场。以后的路理当由它自己走,能护得它一时,已然十分不易。天道有常,这九尾妖狐既然仍存于世间,自有存在的道理。若日后它果真是什么十恶不赦之辈,什么罪恶之源,那么它造下的罪孽,尽数算在将离身上便是。”

  琼英俏生生得瞧了她一眼,目光中满是欣赏,道:“天道有常,世事却无常,未必便如天庭想的那么不堪呢。有什么罪孽,琼英与公子一齐当之。”

  将离心中溢满柔情。自来瑶池之后,这琼英仙子轻语盈盈,说的每句话儿都是那般温柔大方,极是得体。与她说话,仿佛清风拂面,叫人感觉不到一丝丝的压力与不适。

  自碧落峰飞驰而下,銮车跟在玄舟后头穿梭于群山之间。与来时的悠然不同,此刻回程两只青鸟纵翅而飞,四周景物急速后退。即便如此,车内仍无一丝颠簸。

  将离抱着小狐狸,心中颇有些不舍。虽只相处半日,这小狐狸却对他格外亲近。一双红晶也似的眸子不时往他瞧去,竟似带着几分人类的情感。短小的后腿不时人立而起,伸出两只小爪子去扯他的头发。

  眼见瑶池已在不远处,将离心知是到了告别的时候。这九尾妖狐恶名昭于仙界,若是擅自带入瑶池,难免落人话柄。此番见识了清源神君的浩荡神威,对这仙界之事,已是多了一层提防之心。

  将离示意琼英仙子停下銮车,抱着小狐狸走出车外。

  “小狐狸,好生珍重。本想将你留在身侧,日后教你读书识字,教你为人处世。可我不能给瑶池带来麻烦,只能在此处别过了。你跑得越远越好,千万莫要再被天庭拿住。到那时,谁也救你不得。他们都说你是罪恶之源,长大后会祸乱天下,还会害死许多人。我希望终有一日你能让他们知道是他们错了。我既救了你,自要为你担去所有因果,日后你每做一件恶事,便是对我今日任性行事的惩罚,不可不慎之。你这就去吧……”

  将离也不管小狐狸听不听得懂,抱着它好一阵叮嘱,这才蹲下身子,将它放在地上,挥了挥手以示告别。

  那九尾妖狐极是不凡,虽是刚刚出世不久,竟也颇通几分人性。这刻目间流露出几分不舍,在他身前徘徊不去。

  将离深深一叹,又挥了挥手,轻声道:“去吧,去吧,前路坎坷,好生珍重。”

  小狐狸身形急转,绕着他的身子跑了三圈,这才四足一蹬,飞奔而去。

  将离目送它消失于莽莽群山之中,再也瞧不见半点影子,这才黯然转身,却发现琼英正目光炯炯地瞧着她,眼神中隐隐有一丝关切。

  将离微微一笑,说道:“姐姐是担心我心中失落么?”

  琼英侧过螓首,轻声道:“渡厄真人之事琼英也略知一二,我瞧公子也未必可以轻易放下。今日又发生这种事情,想来此时定有不少感触,公子若是想要饮酒,琼英自当作陪。”

  将离心中极是感叹,这等秀外慧中的美人儿,着实世间罕见。摇了摇头,笑道:“佛家有七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世上又有几个人能尽数瞧得透?世事又岂能尽如人意?将离虽是有几分难受,却也不至于借酒浇愁。姐姐安心,待过得几日,一切便会好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