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昆仑向左地狱往右 > 章六 柔丝百转(上)

我的书架

章六 柔丝百转(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众人顺着将离手指望去,但见阳光照射之下,冰雪覆盖的雪地之上,一道威武的漆黑影子随着盛怒的清源神君轻轻晃动,两根雉鸡翎羽的影子晃来荡去。

  这一瞧之下,瑶池众女尽皆咯咯娇笑,一时间百花缭乱,莺莺燕燕,好不热闹。琼英俏生生得瞧着将离,抿嘴微笑,眼中满满的柔情直欲溢出。菡萏芍药也是频频将目光向他投来,芍药痴痴、菡萏陌陌。

  这刻清源神君怔在当场,脸色时青时白,手中丈八方天戟捏得咯咯作响。

  此时他又如何不知言语间已然落入他人圈套。然而言已既出,此刻众目睽睽,容不得他自毁前言。他又自恃身份,此时却是丝毫发作不得,当真好不为难。

  将离神色一凛,脸上轻蔑、不屑之色尽去,轻声道:“神君,这场比斗,还要继续么?”

  清源神君两道浓眉深凝,咬牙切齿。怔立良久,手中长戟猛地一顿,发出“喀”的一声大响。一尺多厚的冰层被这一击之下,一道如蜘蛛网般的裂纹四下蔓延,足足裂出五十余丈方才止住。冷声道:“愿赌服输,此一场是本座输了!”

  以他的秉性,说出这一句话,真不比杀了他好受多少。

  将离深深一揖,满面愧色,恭声道:“适才情非得已,将某言语无状,着实有辱斯文,不当人子,愧之极矣!将某在此向神君赔罪,不求神君谅解,只盼勿要伤了天庭瑶池双方和气。”

  清源神君深深瞧了将离一眼,回想从将离发笑之时起,自己一句一句让他言语挤兑得失去了平日的冷静,又一步一步落入他言语间设下的圈套。此人渊博如海,片刻之间便能想出这等计谋,智计之深,当真骇人听闻。

  当下冷冷道:“阁下心机之深,素所未见,本座佩服不已,还请留下尊姓大名。”

  将离满脸通红,这可不是什么夸奖的话儿。想到自己平日饱读圣贤之书,今日种种作为却处处算计他人,如此蝇营狗苟,绝非君子所为。此时被人当成心机深沉的阴险小人,竟无一言用以自辨,实是咎由自取,丝毫怨不得他人。

  张口呐呐,那一句“在下将离”怎么也说不出口来。

  琼英瞧见将离神色,心知他正自责,心中不禁暗叹了声“君子端方,温良如玉。”心头爱意又添一分。

  走到将离身侧,反握住他的手,说道:“这是我们公子,姓将名离字别离。今日之事,虽是瑶池理欠在先,却丝毫怪不得公子。他为人最是心善,见了这小狐狸这般可爱无助,心中便生不忍……”

  清源神君长戟往身后一横,冷冷打断道:“不想瑶池竟出了这般惊才绝艳的人物,将离,将别离,果然不凡。今日就此别过,明日再来拜访。”

  言毕转身一跨,已飞回至荡魔天君身侧,冷冷喝道:“退兵!”

  荡魔天君庞大的身躯一躬身行了一个大礼,又指着火凤青鸾禀告道:“神君明鉴,适才这两个小娘打伤了玄庚玄柏两位先锋,大损天庭颜面,岂能就此作罢?”

  清源神君双目如电,冷冷瞥向荡魔天君,那眼中的冲天煞气直让他浑身不自禁地一抖。

  只听清源神君厉声斥道:“擅自闯入他人地界,却又技不如人,有此下场,咎由自取!滚回去好生习练武艺,莫要在此丢人现眼。尔等三人回去自领一百军杖,再敢多言,决不轻饶!”

  身形几下纵跃,已没入云端消失不见。

  荡魔天君浑身一颤,哪里再敢多言,手一挥,喝道:“退兵!”

  号角响起,万余人马齐齐转身,带起无边云气翻涌,徐徐退入云中。

  将离正敢羞愧难当,连他人对话也未曾听清。忽觉手心一暖,一只柔软滑腻的小手将他握住,那温润的触感让他心中猛得一跳。抬眼一瞧,琼英那张绝美的侧颜就在眼前不远处。

  似是感觉到他的目光,琼英转身盈盈望向他。那娇俏的双眸满是水意,红艳水润的双唇不经意间散发着无尽的诱惑,让他颇有几分晕眩之感。

  适才危急时刻他已握过琼英的玉手,但当时心中焦虑之下浑然未觉其异。此刻感受到那丝丝温润,便如握住一截软玉,竟是不舍得放开,连目光都有些许迷离。

  心中思绪如潮:“琼英姐姐真是好美的一个人儿,菡萏和芍药两位姐姐平日也是这般瞧着我,可我总是下意识地想要避开。怎生瞧着她就心中又是慌乱,又是欢喜……我……我这是爱上了她么?”

  这当儿两人我瞧瞧你,你望望我,各有一股难言的情绪弥漫心头,一时间都忘了身在何地,连天兵何时退走都没注意到。

  瑶池众女正议论纷纷,私下言谈甚欢,轻声笑语不断。间或夹杂着几句“公子好生聪慧……”“今日清源神君败于公子之手……”之类的话儿隐约传来。

  然而菡萏芍药两人近在咫尺,这刻瞧见公子和琼英姐姐的神情,心下不禁都有些酸楚。两人对望一眼,又匆匆躲开对方的目光,顿时暗生同病相怜之感,公子可从来未有用这种眼神瞧过她们……

  火凤悄悄戳了戳青鸾,对她歪了歪头。青鸾狡黠一笑,撅了撅嘴。一个闪身跃将过去,伸手便要去抱将离怀中的小狐狸,口中嘟嚷道:“哥哥,这小狐狸好可爱啊,我要抱抱。”

  一语惊醒两位梦中之人,两人脸上都带着丝丝红晕。

  将离抚了抚小狐狸柔顺的皮毛,递了过去,又揉了揉青鸾螓首,说道:“你和凤儿带着小狐狸先玩一会儿,我有几句话要单独跟姐姐说。”

  琼英玉颊如火,娇羞不胜。心中砰砰直跳,不禁想道:“适才见他瞧着我的眼神,似乎也有情意……难道……难道公子要跟我表白么?按公子的性子,应当说不出什么不着调的话儿吧?可即便他说了,我也不会责怪他的吧……啊哟,琼英仙子,你可莫要胡思乱想,羞是不羞……”

  青鸾喜滋滋地抱过小狐狸,忽的身子贴了上来,凑到将离的耳畔,轻轻地道:“哥哥,只许说说话儿,可不能再抓着人家的手不放哦。哼,我瞧你魂儿都被勾走了,你们都快抱到一块去啦!”

  轻柔的呼吸随着青鸾的柔声细语拂在将离的耳垂,香甜的气息萦绕鼻端,登时让他身子一软,险些站立不稳。

  这些时日,两位少女都是熟睡之后不自觉得钻进他怀里,彼时无有意识,虽感香艳却并不觉多少不妥。

  此刻这小丫头刻意摆出一副娇滴滴的模样诱惑于他,绝美的脸颊青涩中混合着一丝妖异的美感,着实让他有些难以消受。

  待听清她话里的内容,脸上又是一阵火烧,颇有几分心虚。连忙装作气呼呼的样子去拧青鸾耳朵,压低声音恶声恶气地道:“死丫头,小脑瓜里装的都是些什么?小女孩家,莫要整日学大人说话。”

  青鸾却不躲开,任由将离捏住她粉嫩的耳垂,她才不信哥哥舍得用力捏她。“嗤”地一笑,也压低声音道:“哥哥也是知好色而慕少艾嘛,我懂~”

  柔柔的发丝落在将离手上轻轻拂动,让他觉得有几分痒意,少女柔软的耳垂泛着淡淡红晕,若匠人精雕细琢而成。

  将离的手指仿佛被烫了一下,急忙松开,轻声道:“可莫要瞎说。小丫头不学无术,来日跟着哥哥多读读书才是正经。我有正事要对姐姐说,速去速去……”

  不想青鸾仍不罢休,螓首往前一凑,身子半依在将离身上,对着他的耳朵轻轻吹了口气,娇滴滴地媚声道:“哥哥,可千万莫要学那负心人,有了新欢,便忘了我和凤儿妹妹,我们可不依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