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昆仑向左地狱往右 > 章九 九天玄女(上)

我的书架

章九 九天玄女(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瑶池,披香殿。

  两位仙女静静站在大殿正中望着身前一道巨大的水幕帘华,水幕里纤毫毕现得显示着銮车之中的情形。将离那轻柔的话语声兀自在殿中回响。

  左首仙女一身素衣洁白如雪,粉脸桃腮、眼波如水,凝望着水幕中的将离有些出神,正是百花仙子琼英。

  右首仙女一身湖绿青衫,梳着灵蛇髻,手执一根碧绿青竹棒,她便是披香殿的主人九天玄女。她的脸上覆着一层薄薄的雪白轻纱,遮蔽住了具体样貌。

  但只凭那露在外面的柳叶秀眉和一双澄净通透的眼眸,便足以叫人知晓这是一位风华绝代的倾世佳人。

  额间露出的那一小片肌肤洁白如冰雪,细腻得无有一丝一毫瑕疵。

  她身上时刻氤氲着一股绝逸出尘的渺渺仙气,让她整个人似是身在烟中雾里,如梦似幻。

  唯独那双漆黑眸子冰冷淡漠如冬日寒潭,似无一丝温度,略微破坏了她的完美。

  琼英幽幽一叹,侧身瞧着九天玄女,说道:“姐姐,适才公子所言,你觉得如何?”

  九天玄女静静立在那里凝望着水幕,对琼英的话语宛似听而不闻,不作丝毫应对。

  琼英等了一会,见九天玄女一动也不动,不由又轻声道“姐姐……”

  “我听到了。”九天玄女清冷的声音响起,那声音柔美到极致,却也冰冷到了极致,似乎连大殿中的温度也低了几分。

  琼英道:“那姐姐认为?”

  九天玄女冷哼一声,说道:“世间多是空口白话、泛泛而谈之徒,似此拘儒之论何其天真。我不知该说他书生意气,还是笑他愚不可及。”

  琼英眼也不眨得瞧着她,眉头轻蹙,轻声道:“姐姐当真这么认为?”

  九天玄女执着青竹棒指向水幕中的将离,道:“这将离如此大言炎炎,我见你等这般着紧于他,这才未曾将他逐出瑶池。火凤青鸾自有我来教导,与他何干。倘若叫他教成两个小书呆子,才是滑天下之大稽。”

  琼英摇着头道:“琼英却觉得公子说得一点儿也不差。他虽是一介凡俗,却又超凡绝俗,正是金玉其外,皎皎其里。否则为何火凤青鸾如此待他?为何数位妹妹亦都倾心于他?姐姐,你且瞧瞧菡萏和芍药的神情……”

  九天玄女又是一声冷哼,漠然道:“你还有颜面说她们,你先瞧瞧你自己吧。你平日里如何待他,自己心知肚明,还需我来提醒么?”

  “我……”琼英脸上飞上一团红云,垂首道:“姐姐,若天下人人都能如公子一般,三界之中又哪里来的争斗。便是这昆仑之外,芍药所言可有差之一毫。那所谓仙人为求长生又有什么做不出来了?姐姐你数次下凡历劫,不正是为了消弭世间纷争吗。”

  九天玄女又将手中的青竹棒指向将离,面容仿佛万年不会变化一下,道:“正正是百无一用是书生。这仙界凶险无比自是不假,可这天下间又有哪一处当真宁静祥和?又有哪一处没有一丝一毫的争斗?此人若非你等处处回护,早已不知死了几千几万次。若是连性命都没有了,谈何陪伴家人,又谈何止息纷争?他只道世间之事、世间之人非恶即善,只道凭他一股浅薄的书生意气,便可俯仰无愧于天地。可这天下之事,岂如他想得这般简单?似此纯善之辈,如何能久存于世间,当真不知所谓!”

  琼英蹙眉道:“可是姐姐,若公子他是一个心怀叵测的奸邪之徒,便是我等再如何回护于他,你也不会允许他居于此间的吧。再说当年你也可以高看一眼那越国的范蠡,最后不也暗助他随了施夷光归隐山林么?虽说那范蠡也是一个才华横溢的绝世少年,但以琼英观之,他相较公子还是差了不少……”

  九天玄女道:“哼!那范蠡也是冥顽不化之徒,被区区一介女流之辈所迷便放弃了心中理想,有甚出息?想那施夷光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惯于以美色侍于人前。琼英,你也是习过《易经》的,当知‘恒卦,六五,恒其德,贞;妇人吉,夫子凶’。她既做了那吴王夫差的妃子,又有何颜面要范蠡随他而去,当真全无一丝廉耻之心。而那范蠡惑于美色,全然忘却昔年亲口所发的豪言壮语,真真蠢不可及!而今想来,甚是后悔,我便不该相助于他。若是这将离也这般行事,便是你等跪死于披香殿前,也护他不住。”

  琼英道:“可是以适才公子所吟这首诗观之,他绝非是那拘泥不化的腐儒可比。我瞧公子胸中亦别有豪情……”

  九天玄女斜睨了琼英一眼,道:“这将离长了一副妇人也似的狐媚脸蛋,我瞧你早已被他迷了心窍,一颗心业已吊在了他身上,如今你同那范蠡又有何区别?”

  青竹棒点了点水幕中的菡萏、芍药,又冷冷道:“再瞧瞧这两个丫头的神情,我瞧着都为她们臊得紧。这首诗固然是作的不错,文采非凡。可那朱亥、侯赢又是何等样人?受人点点假惺惺的小恩小惠便忘了祖宗姓什么了么?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他们拿自己的小命去回报那虚假的恩情,又拿什么去回报父母?此等蠢物有甚值得歌颂之处。哼!这将离说甚么‘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我瞧他怕是连杀一只鸡的气力也无,拿什么来十步杀一人?也就念在这诗文的最后一句,有些许值得称道之处!我说他泛泛而谈,可曾有冤枉了他?”

  “我……我……”琼英登时一张俏脸涨得通红,委屈地瞧着九天玄女一句话也说不完整。

  九天玄女却理也不理她一下,继续用那冷若冰霜的不变语调说道:“‘你’个什么?我可有说的差了?说甚叫我赐下《河图》、《洛书》叫他观阅,可你难道不知《河图》、《洛书》是何等样的神物?这将离连一丝修为也无,翻看了这两本书哪里还有命在?若不是你七魄叫他勾去了六魄,又怎生会说出这样的蠢话?我瞧这将离若是说他想要天上的星星,你也会想着法子去摘将过来交给他,是也不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