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昆仑向左地狱往右 > 章八 不羁之心(上)

我的书架

章八 不羁之心(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午时方过,众人于瑶池东门作别。火凤青鸾扶着将离步入銮车,菡萏、芍药随后而入。

  将离对琼英、月桂、茉莉三位仙子拱了拱手,道:“姐姐留步,将离就此别过。”

  三位仙子矮了矮身,齐声道:“公子保重。”

  百花仙子琼英又前行几步,纤手轻轻一挥,两道紫光落到菡萏、芍药身上,化成两支玉簪别在两人发间。又对两人眨了眨眼,微笑道:“好生照顾公子。”

  两人应了声“是”,只听菡萏仙子一声清斥,两只青鸟拉着銮车腾空而起,向绵绵群山中飞去。那青鸟极是神异,虽不能口吐人言,却深解人意,完全无需主人指挥。

  銮驾只作贴地飞行,略略离地数尺,驰速极缓,显是为了让车中之人更好得欣赏外间景致。

  方离玄关,乍出圣境;但行时素雪纷飞,将到处冰霜覆地。

  只离得瑶池数里,周遭景色陡然一暗,入眼处尽皆茫茫,唯余星星点点的深绿、赭黄依稀夹杂其间。

  凛冽呼啸的朔风带起雪花肆虐不息,但见銮车四周升起一层薄薄的透明护罩,将漫天风雪尽数挡下,竟是影响不到车内分毫。

  可即便如此,车中的温度也是急剧降低,这护罩挡得住罡风,却敌不了严寒。

  天空中铅云密布,间或夹杂着沉闷的雷声。又见远处奇峰林立,更有那巍峨山峰高耸入云,峰顶全然没入云中。

  时有道道电光撕破云幕,炸响于峰头云端,震耳欲聋的声响远远传开,回荡于天地之间,蔚为壮观。

  将离一席青衫,裹着凤羽大氅静立于护罩之侧。他将手微微伸出,一碰到护罩便径自穿了出去,竟无片刻阻滞。

  凤羽大氅时时光芒流动,一道又一道轻柔的暖流护住他全身。九天罡风刮过他纤细的素手,似要将其狠狠撕裂,却只能让他感觉到丝丝冷意。

  虽说瑶池的美景冠绝天下,但也显得太过幽静了些。当此雄伟的天地异像,让整日流连于温柔仙乡中的将离只觉心头一片开阔,胸中亦自泛起一股浅浅豪情。

  銮驾逶迤而行,有遇到那过不去的险恶绝地,两只青鸟便会发出一声清啸,徐徐腾空而起,待得逾过障碍,又缓缓落回。如此直上直下,内中之人竟也感觉不到分毫不适。莫说颠簸,便是连一丝抖动也无。

  车中铺满华丽的云锦地毯,安放着十余块厚厚的裘绒垫子,绒毛洁白无一丝杂色,也不知是从何种异兽身上取来。

  芍药仙子升起一盆炭火,持着一根细细的金锏时不时拨弄着盆中木炭,火堆熊熊燃烧,弥漫起淡淡奇异的清香。

  火堆上方悬着一把紫金壶,兀自正烧着热水。

  菡萏仙子面前小几上铺着一大堆晒干的花瓣,素手轻挑细拣,将拣出来的花瓣置入一方小茶壶中。

  “待我去前方开路,别要叫哪只不长眼的小怪兽蹿将出来惊扰了哥哥。”火凤脆生生地轻斥了一声,也不待众人回答,人已化作一只火红的小凤凰飞了出去。

  只见她身子东一幌,西一飘,慢悠悠地飞在銮舆前方。

  “这风风火火的小丫头,也不知什么时候能长大些。”将离望着前方的小凤凰,不禁摇头轻笑,眸子里柔情直欲溢出。

  “莫要管她,她已经长不大了。况且这里离瑶池那么近,哪来什么小怪兽。”青鸾拉住将离的一只手,只觉入手一片冰凉,不由有些担心地道,“哥哥,此间气候寒冷,你已站立许久,还是回火炉旁取取暖吧。”

  将离“嗯”了一声,坐回到了裘绒垫子上。

  青鸾从芍药仙子手中接过一领厚厚的绒毯,披在将离膝上,这才柔柔得倚在他怀里闭上了眼睛,一副尚未睡够的模样。

  “公子喝茶。”菡萏仙子递过一杯热气腾腾的花茶置于他身前小几上,柔声道,“这山中寒气入了体内若不及时驱散,倒也麻烦得紧,这花茶须得每日饮上一些。”

  将离拾起绒毯将青鸾身上裹住,又挪了挪手臂,让她睡得更舒服些,这才压低了声音,微笑道:“我岂有这般柔弱,姐姐太也小瞧了我吧。我便连这点点寒意也耐受不住么?”闻得远处隆隆的雷声,又凝眉道:“这雷声如此喧嚣,倒是无端扰人清梦了。”

  “公子勿虑,琼英姐姐可早有准备呢。”菡萏仙子手心光芒闪动,一块锦帕便凭空出现在她手中,随手弃于銮车之外。

  但见锦帕迎风即涨,转瞬之间已成一块丈许见方的帘幕。那帘幕晃荡几下落将下来覆于护罩之上便即不见,车外的风声、雷声登时消失了七八成。

  将离怔了一怔,这銮车仿佛自成了一方天地。外间冰冷无情、喧嚣狂暴;车内春意融融,悠远静谧。这等天仙手段当真令人匪夷所思。

  又听菡萏仙子道:“公子可莫要小瞧了此间寒气。其起于弱水,遍布于昆仑山各处,生来带着一丝弱水销魂蚀骨的阴煞之气,最是凶险不过。若到了弱水之畔,更需要注意驱寒才是。”

  将离饮了几口花茶,又轻轻拍着怀中酣睡的青鸾,便如哄着一个尚在襁褓之中小娃娃,轻声说道:“两位姐姐讲讲这昆仑山和弱水吧。”

  芍药仙子瞧了瞧青鸾,心下不禁有些羡慕。又斜睨了眼菡萏仙子,有些郁郁地想道:“往昔全然没有注意,不想这狐媚子的这双桃花眸子竟是生得这般美丽,也不知公子的魂儿会不会叫她勾了去。”

  不料菡萏仙子指了一下芍药仙子道:“小妹年齿最幼,所知并不太多,便请芍药姐姐与公子分说。”

  芍药仙子放下手中金锏,肃容道:“昆仑山与天地同寿,具体年岁早已佚不可考。只知昔日混沌初开、鸿蒙始判之时,便已有昆仑所存。仙界之洪荒纪元,有典籍所载者,上溯亦不过数万年辄止。咱们的西王母娘娘,就是这第一批上古遗留的金仙大能之一。又有野史记载昆仑山地底深处乃是祖龙埋骨之所,其真伪却不得而知。昆仑山集地脉山川之灵气,汇八方风雨之精华,仙气较之别处特别浓郁,仙人妖兽在此间修行,进境尤其快些。咱们瑶池中更孕育出蟠桃仙树这样的先天灵根……”

  “我等百花仙子也是依托于此而得以化为人形,但我们中年岁最长的琼英姐姐也不过数千岁,对上古所知也只是或源自娘娘平日口述,或来自揽月阁中典籍所记载,舍此之外别无他途。”

  说着又伸手指了指外间,继续道:“这莽莽群山之中,也不知遗留了多少洪荒异兽、上古遗种。道行尚浅的仙人轻易不敢进来,而有那道行高深的大罗金仙,又摄于娘娘威名,未获她首肯之时,不得进来,因此山中人迹并不太多。”

  将离只听得似懂非懂,心中不免有些惴惴。他原本只是觉得西王母娘娘应该是很厉害的仙人,却没想到竟是厉害到这种程度。

  旋即转念一想,娘娘厉害与否似乎也不太重要,跟自己并无多大相干。即便娘娘只是一介凡俗女流,她作为此间主人,要逐自己走的话结果也是一般无二。

  “似娘娘这般诞生于上古的仙家大能,整个仙界尚有几人?”

  芍药仙子伸出一只洁白玉手,紧跟着又伸出另一只,一齐晃了晃,歪头微笑道:“不到十个。”

  见她这略带俏皮的小动作,神情煞是可爱。又回想起百花宫中她无意中流露出的淡淡情意,将离心中微微一颤。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