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昆仑向左地狱往右 > 章三 天地铜炉

我的书架

章三 天地铜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夜幕低沉,一轮明月遥挂天际,瑶池之内五彩辉煌。大小各异的夜明珠遍布四处,散发着离奇炫目的光芒。

  又有珊瑚玉树遍植园中,状如璎珞,色作琉璃;其亮辉辉,其光灿灿。此间物事,随意取来一样放到人间,便是凡人终其一生也难寻得的奇珍异宝。

  碧玉回廊片尘不染,婉转绵延通向四面八方,溢出浅浅光辉,宝气盈盈。

  多有横跨小湖而过者,烟波起处,轻雾飘飞,白气氤氲,尽显神秘悠扬。

  每隔得十丈,左右扶手处便立着两座兽首玉雕,每一处的瑞兽形态又各有不同。

  湖中一处白玉雕砌的小亭,青玉为柱、紫玉为栏。八个檐角翘起向天,饰以八宝紫霓、九凤丹霞;亭中琼香缭绕,瑞霭缤纷。中央置一石桌,上摆紫金壶、翡翠盘、琉璃盏、琥珀杯,盘中放着几串葡萄。

  一男二女正坐于亭中,男子卓尔不群,女子眉目如画。男子腰间别着一支翠色竹笛浅笑低语,女子一左一右坐于男子身侧,身子软软得靠着他,时不时发出几声银铃般的娇笑。

  偶有徐徐微风自虚空中吹来,吹起男子如墨的青丝,更显绝代风华。

  其时彩云遁去,明月悬天,一副仙家圣境,美得如在梦中。时而有侍女仙娥经过,便都将目光投向亭中,也不出声打扰,望了一会便径自离开。

  亭中男女正是将离与火凤、青鸾。

  “王母娘娘勃然大怒,从发间拔下一根金钗,只随手于天空中一划,登时一条银河便显了出来,将牛郎与织女仙凡两隔,那牛郎……”

  火凤和青鸾各将一只小手置于将离膝上,将离一手抓着一只,便如同握着两块温香软玉,口中说着牛郎织女的故事,心里却颇觉好笑。

  这两个丫头距离上次被罚抄书早已过去两个多月,道祖在上,以她们的变态体质,便是双手折断,不到一天也就能恢复过来,又哪里会有手酸的说法?可他也不愿拂了少女之意,便时不时装模作样的揉上两下。

  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虽不愿承认,但在将离心中,这两个娇俏可爱、仿佛永远也长不大的少女正如他那远在时空之外的妹妹一般,悄无声息得占据了他心头一角。无视了仙凡之隔,无视了男女之防,直想让她们能永远如此刻这般无忧无虑。

  正说到关键处,青鸾却撅着嘴略有不满地打断道:“公子哥哥胡说,咱们娘娘可不是这样的人。”

  火凤咯咯笑道:“青鸾妹妹你真傻,哥哥都说了这个王母娘娘不是我们的西王母娘娘,你偏还要计较。我们的娘娘可是天底下最好的人。”

  青鸾深以为然得连连点头,“娘娘自然是最好最好的,嗯……公子哥哥也很好很好。”想了想又觉得不妥,又补充道,“玄女姐姐也很好很好,琼英……”

  少女不学无术,贫乏的词汇表达起来甚是吃力,两个字两个字的往外冒,却显得煞是可爱。

  “行了行了,我们都知道了,等你把瑶池的姐姐们都说过一遍,怕是天都要亮了。这瑶池里,除了你青鸾,每个人都极好。”火凤极为嫌弃地打断了她,还不忘夸张地调侃一句,“我们凤凰一族,似你这般脑子长在喙上的可真是稀罕呐。”

  “哼!”青鸾小脸有点发白,可她也知道论斗嘴,便是一百个她加起来也不是伶牙俐齿的火凤对手。索性白了她一眼不去理会了,伸手便去剥了一颗葡萄喂进将离嘴里,娇声道:“哥哥吃葡萄~”

  火凤觉得对手太弱好没有成就感,便也去倒了一杯百花酿,举着琉璃盏递到将离嘴边:“这葡萄有些酸,有什么好吃的,哥哥喝酒~”

  “饮完这盏就别喂啦,咱们好好说说话吧。”

  将离微微一叹,方才用过不少糕点酒水,又被这俩丫头喂了一肚子葡萄佳酿,腹中也有点撑。

  百花酿虽是百花仙子为他而制,甘美香醇而不甚醉人,但他酒量本浅,又饮得多了,此刻人已微醺。但佳人好意如何能拂得?

  他还是张口将酒喝下,被两人勾起压在心头的一桩心事,心中有点沉甸甸的,问道:“我来此间已近六个月,却从未拜谒过西王母娘娘,前几日路过琼华殿外,只见几位草仙姐姐在殿前打扫,也不见众位仙子姐姐前去拜见,娘娘可是不在瑶池?”

  瑶池之内,一众仙子多为百花所化,每种花卉各有一位仙子,地位颇高。如那菡萏、牡丹、芍药、月桂等仙子便是如此,每位仙子各有一处宫殿住所,皆以宫为名。而百花仙子乃是西王母娘娘亲自以无上仙法取一点百花之精萃凝聚而成,因此地位高于众位仙子,掌管百花宫,为百花仙子之首。

  而整个瑶池内仅有三处宫殿以殿为名,那便是西王母所居的琼华殿,九天玄女居所披香殿以及本该青鸾火凤居住,现今被将离鸠占鹊巢的双凤殿。

  一众花仙子皆有二位伴生草精,她们经由西王母点化而成人型,作为瑶池中的侍女,处理一些杂事。将离口中的草仙姐姐便是这些侍女了。

  “娘娘前些时候应三清道祖之邀,前往三十三天外紫霄宫中论道,同去的还有中央天庭的神帝青冥帝君、东极山摩诃菩提寺的东来佛祖、极南境涯海阁的纬经天纬阁老。已经去了快,快……”青鸾扳着手指数数,却怎么也数不出来。

  “快两年多三个月了。”火凤乖巧地接口道。

  她们口中提到的这五位,一仙一神一僧一道一儒,即是响彻三界六道的五位圣人,经千世而不灭,历万劫而不朽。便是在仙界也罕有人敢直呼其名,一提到他们名字,无论身处三界六道的何处也会为圣人所感知,因此提必冠以尊称。

  “鸾儿,你是真该跟着玄女姐姐多读读书了。”将离宠溺地揉了揉小丫头的脑袋。

  “玄女姐姐可凶得紧,我见到她就有些怕怕的。要不,要不哥哥你教我好了?”青鸾吐了吐舌头道。

  “我也要~”仿佛不管青鸾要什么,火凤都要跟她抢上一抢。

  “傻丫头!”将离忍不住又偷眼往远处披香殿望去,只觑了一眼便收了回来,不敢多瞧。做出了那种事情……真是好心虚啊!

  “你们玄女姐姐国士无双、学究天人,虽说我会点诗书,又哪里敢在玄女姐姐面前班门弄斧了?”

  想到这些时日在瑶池中听说的种种有关九天玄女的传闻,就算将离两世为人,就算前世他身为一位也算博学的知名教授,也丝毫不敢有和九天玄女比才学的念头。

  虽说以他的才学,教育教育两个不学无术的小丫头是完全足够的,可是九天玄女珠玉在前,他哪里好越俎代庖了?

  “再说了,玄女姐姐其实也不是很凶……”将离声音转低,似是想起那张记忆模糊,隐隐只知美绝人寰却冷若冰霜的俏脸,“她只是,她只是不那么爱笑而已……”

  “什么叫不爱笑?凤祖在上,我已经一千多年没有见到过玄女姐姐的笑容了。鸾儿,上一次她笑是在什么时候来着?”火凤夸张得比了个手势。

  青鸾一脸懵懂地道:“她笑过么?我……我毫无印象啊。”

  “其实我也记不得了,似乎……似乎那个时候,玄女姐姐还叫阿青?”火凤歪着头,作回忆状。

  将离却是被火凤勾起了好奇心:“阿青?”

  青鸾道:“嗯,越女阿青。那便是玄女姐姐前一回在人间历劫时的名字。”

  “历劫?”将离一头雾水,这些仙家词语他一介凡人又怎生听得懂。可若是细细问来,以这两个小丫头跳脱的性子,怕是经年累月也讲不完。他对这些也不甚关心,等以后再慢慢了解不迟。但前提是……

  不过越女阿青这个名字,将离绝不陌生。前世的经历让他知道有这样一个人物——手执青竹棒,只一剑便破尽三千越国甲士。

  当下将离只挑了关心的话题问了出来:“那玄女姐姐在瑶池是叫什么名字了?”

  火凤咯咯娇笑道:“不能说,也不敢说,哥哥,这个问题还是你自己去问玄女姐姐吧。”

  见将离眼神投向了她,青鸾也忙不迭附和道:“对不住哥哥了,鸾儿也不敢说。”

  “除非姐姐她自己亲口告诉你,否则瑶池里没人能回答哥哥这个问题。”姐妹俩罕见得在这个问题上达成了观点的一致。

  玄女姐姐果然积威甚重啊……将离在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将扯远的话题又重新拉了回来:“那你们可知道西王母娘娘何时会返回瑶池么?”

  火凤终究是比青鸾机灵太多,她已经瞧出了哥哥心底的担忧。之前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件事,直以为哥哥能永远地待在瑶池陪着她们。

  当下火凤收敛了一贯的刁蛮和跳脱,神色变得特别正经,却让青鸾瞧得心惊肉跳,她何曾见过火凤这般表情。

  “哥哥可是担心娘娘会赶走哥哥?”火凤轻声地道。

  只这轻轻一句话,青鸾小脸立时变得煞白。想到某些很可怕的画面,声音都有些发抖:“火凤,你是说,你是说娘娘会赶哥哥走么?”

  望着两个可爱的小丫头露出这副担忧模样,将离煞是心疼。这一刹那,菡萏仙子在断肠崖的那个担忧的眼神自心底浮现,他已然明白菡萏仙子的心事是什么了。

  将离忍不住将两个丫头的小手握紧,表情却是极为平静,轻声道:“娘娘终究是此间主人,若主人不能相容……将离又岂敢留下?”

  “不,不会的!娘娘是天底下最好的人,怎生会赶哥哥走?此间可是昆仑,哥哥凡人之躯,若离了瑶池如何能够活命?我,我这便去寻玄女姐姐求情,娘娘最听玄女姐姐的话了。”

  青鸾眼眶一红,挣开将离的手,话音方落,人已化为一道青芒往外窜去。

  将离一拉拉了个空,当下大惊失色:“凤儿,快拉住她!”

  “是。”

  一道更快的红芒飞出,缠住青芒拖了回来,方一落入亭中,两人便被将离抱住。

  “火凤,你疯了!”青鸾眼眶红红,但在哥哥怀中,她也不敢用力挣扎。

  “莫急,莫哭。”将离柔声哄着,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自有一股说不出的淡然洒脱:“我也不过是问问娘娘归期,娘娘也未必容我不下,何必杞人忧天?鸾儿、凤儿,将离一介凡夫俗子,能得你二人处处回护,听你们喊一声哥哥,还能得到众位姐姐关心照顾,便是立时死了,又复何憾?”

  将离轻抚两人青丝,又吟道:“且夫天地为炉兮,造化为工;阴阳为碳兮,万物为铜。合散消息兮,安有常则?”

  火凤青鸾怔怔望着将离,目光都有些迷离。虽然听不懂后面的句子,但这一刻的哥哥,真是好看极了……

  极远处披香殿外,一道极细微的光芒自那玄女雕像上亮起,只一刹那便又恢复如常。

  火凤推了推青鸾,道:“还是听哥哥的吧。据娘娘往年的行程推算的话,娘娘此番紫霄宫论道,合该要三年以上才会回返,可还有九个多月呢。若是……若是在此期间,哥哥能让玄女姐姐不再讨厌他,仍是大有可为呢。”

  “哼,火凤你可听好了,倘若真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我自会去向娘娘同玄女姐姐求情,拼着被玄女姐姐罚抄一千年的兵书战册我也认了,定要将哥哥留在瑶池。你要还认我这个姐姐,正该与我同心协力才是!”青鸾瞪了她一眼道。

  火凤也恼了,她罕见的没有去计较青鸾在言语中占她便宜,娇嗔道:“臭丫头,在你眼中我火凤便是如此不堪么?抄书便抄书,也不想想哪一回抄书不是我比你抄的更多?偏生你有哥哥我便没有么?”

  将离摇了摇头,轻笑道:“世间万物,自有缘法;顺缘逆缘,皆是前缘。既然上天将我送来此间,可不就证明我与瑶池有缘,你们呀,也莫要忧心了,岂不闻车到山前必有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还是继续听哥哥讲故事吧,平日里你们不是最爱听故事么?”

  许是将离淡定的笑容感染了二人,她们便暂时将担忧放下,拉着将离又坐回亭中,暂时也不闹了,静静地坐在那里瞧着将离,模样煞是可爱。

  “那牛郎立于天河之畔遥望那一端,对岸的织女早已泣不成声哭成泪人儿,身旁框中坐着一对哇哇大哭的儿女……”将离的声音又自亭中响起。

  “到得七月初七那一日,数不清的乌鹊飞来,架成一道横跨天河的彩桥,让牛郎织女在天河上方相会……”

  待得故事讲完,两个从不知世间情爱为何物的丫头皆是有些茫然。

  “想那牛郎如此蠢笨粗陋,那织女可是瞎了心么?”青鸾怔怔地道,神情中多有不屑。

  火凤深以为然:“可不是么?莫非这个故事是要讲述傻人有傻福么?”说着又瞅了将离一眼,“哥哥生得如此好看,那织女为何不来喜欢哥哥呢?”

  “哼,她想得美!”青鸾不满道。

  将离哭笑不得,恨不能钻入这两个死丫头脑中瞧瞧里面装的都是什么?

  正在此时,一位美貌红裙侍女行了过来,对三人微微一行礼道:“娘娘有请三位移步牡丹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