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昆仑向左地狱往右 > 章十一 其山有仙(下)

我的书架

章十一 其山有仙(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只听不远处火凤脆生生地喝道:“兀那长胡子老头,你是何人,在此处鬼鬼祟祟的是要作甚?”

  众人皆是微微一惊,这是连日来众人第一次遇上生人。

  这当儿青鸾赶紧凑将过来靠住将离,菡萏、芍药又分立于他左右,隐隐将他身周尽皆护住,这才向声音传来处行去。

  转过一片河畔巨石,待走得近时,但见一位身着蓑衣,作渔夫打扮的老者手执一根鱼竿兀自正对着弱水垂钓。

  闻听火凤喝问,老者转过身来望向众人。那老者年岁极大,须发皆白,满面风霜。一道道纵横交错的皱纹在他脸上留下深深的岁月痕迹,让人望之不由担心下一刻他就要辞世而去。只是一双眸子澄净透彻,似是饱含智慧,浑无一丝老年人应有的浑浊。

  火凤凝停于老者身前三丈处虚空之中,伸着一只小手,正居高临下得指着老者。

  众人皆是大奇,在这茫茫昆仑山中遇到生人本就不易,而这老者竟是对着空无一物的弱水垂钓,更是古怪之极。而能够不惧弱水煞气,更是显示出老者的不凡。

  菡萏、芍药暗自寻思这老者极有可能是山中散修,此刻亦绝非在垂钓,许是在借弱水而悟道。只是人心难测,两人心下丝毫不敢大意,暗自提防。若是遇上歹人伤了公子,那就悔之无及。

  将离见老者竟是苍老成这般模样,登感心中恻然,不由开口清斥道:“凤儿,休得无礼。”

  那老者先是瞧了一眼火凤,又将目光落向走近的将离众人,最后视线只停留在将离身上。见他背后凤羽披风华彩流转,眸间奇光一闪。

  老者悠悠开口道:“你这小小女娃好生无礼,还是这位相公通些礼数。在下坐于此间钓鱼,哪里碍着你们了,何故向在下喝问?”

  火凤先对将离一笑,又指着老者喝道:“呔,你这长胡子老头好生糊涂。此处罕有人烟,这弱水之中哪里有什么鱼儿。我瞧你钓的不是鱼,而是人吧。若不从实招来,休怪我不客气了。”

  说着又伸出一只小手握成爪子状,只待一言不合就要发难。

  将离又前行几步走到火凤身后,轻笑道:“凤儿,这位老丈眉毛胡子一大把了,却对你这小小丫头口称‘在下’。你如此喝问,实是不该。”

  又对老者拱手道:“舍妹年幼不谙世事,出言无状,还望尊驾勿怪。”

  火凤撅了撅嘴,道:“我飞在空中,他坐在地上,可不就是‘在下’么。哥哥,这长胡子老头甚是古怪,可要小心些。”

  老者呵呵笑着回了一礼,道:“老朽见过这位相公。女娃娃说这弱水河畔,既无人烟,也无游鱼,那在下钓的是人还是鱼,又有什么区别了?”

  火凤哼了一声,斥道:“那我可要瞧瞧你有没有钓人的能耐了。”

  言毕身形一闪已飘至老者身前,一只白嫩小手握成爪状向老者抓去,带起呼呼风声。

  老者微一侧身,行动似缓实疾,已躲了开去。火凤的小爪子抓在老者身侧一块巨石上,轰地一声,巨石四分五裂。

  只这一下便叫将离目瞪口呆,着实无法想象火凤那柔嫩的小手竟是这般厉害。

  火凤一招未中,当即挥爪横扫。老者伸出瘦骨嶙峋的左手一格,挡住火凤这一扫,爪上残留的劲风扫过,落在坚硬的土地上便留下五道深深抓痕。

  老者右手鱼竿轻轻一抖,那渔钩自弱水中浮起,电光石火般向火凤身前勾去。

  火凤身形如鬼魅,带着红芒上下翻飞,不着丝毫痕迹,渔钩虽是诡异莫测,却无法奈何她分毫。红影时时从老者身周掠过,两只小爪子罩向老者全身。

  瞧这爪上的威力,这瘦弱老者若是挨着那么一下,恐怕下场绝不会比那块巨石好上多少。

  但老者看似危急,脚下却分毫不乱。或躲或闪、或档或格,时时伸手与火凤对上一招,发出啪的巨响,连四周空气都迟滞了半分。力气竟不比火凤弱了多少,着实叫人难以想象这枯瘦的身体会有这般力量。

  这几下兔起鹘落,将离才反应过来,瞬息之间两人已交手十多招,火凤虽是未出全力,可老者也是游刃有余。

  将离心下担心,寻思这一架打得当真毫无来由。

  刚想开口喝止争斗的两人,菡萏、芍药却左右拉住了他,青鸾也腾空飞起凝立于虚空中护在他身前,却不上前帮忙,只盯着争斗的两人。

  老者手中的鱼竿不擅近身缠斗,索性将渔竿一丢,空着双手攻向火凤,身形电转,又是交手数十招。两人再一次在空中对了一掌,震波一圈圈荡开,双方各自退开几步停住。

  火凤身子仍凝停于空中,指着老者清斥道:“长胡子老头,你很厉害,我要用兵刃了,瞧你接不接的下。”

  说着小手一招,一柄巨大的重剑从虚空中落下,握在手中。

  将离只瞧得瞠目结舌,说那是重剑,还不如说是一根硕大铁条。剑身足有七尺余长,一尺余宽,半尺余厚,比火凤那娇小的身子尚要大上好几圈,怕不得有数万斤重。

  将离隐隐瞧见剑身上有四个偌大古篆,依稀是“赤霄古剑”四字。这一刻火凤握住古剑,便似是轻飘飘地毫不费力,周身散发着威猛绝伦的暴烈气势。

  这一挥将下去,怕是连稍小些的山峰也能轰平。

  老者呵呵笑道:“女娃娃好生泼辣,当真要拆了老朽这把老骨头么?也罢,老朽行将就木,便陪女娃娃斗上一斗又有何妨。我不怪你不尊老,你也莫怪我不怜幼。”

  说着也是往虚空一抓,一杆毛笔已然持在手中,竟是以毛笔作为兵刃。

  青鸾小手一挥,一道透明护罩凭空升起,将将离等三人护在身后,显是怕两人争斗余波伤了将离。

  她已瞧出老者仙力雄浑,已达金仙之境,绝不在火凤之下。若是他不顾一切向将离出手,后果堪忧。但若只是争斗,火凤应当也能应付得了。

  “长胡子老头,你且当心了。”火凤又喝了一声,持着重剑自上往下一挥。

  那与她身形不成比例的巨大重剑裹挟起一股凶悍无匹的劲气罩向老者,尚未及体已然在地上犁出一道足有数尺宽的深深沟壑,四下里登时尘土飞扬。

  老者提起毛笔于虚空中划字,出手快到让将离完全瞧不清在划些什么。

  转瞬之间,一个巨大的“御”字凭空生成,道道金光从字体上闪耀。那股霸道劲气撞在“御”字之上,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便告消失不见。

  那个“御”字抖了几抖,随之破裂化成道道金光四下消散。这一下,两人又是平分秋色。

  “女娃娃也接老朽一招。”老者伸手疾划,又一个大字生成。这一回紫光闪耀,却是一个“兵”字。那字甫一生成,竟是化为一柄奇形怪状的兵刃,向火凤斩去。

  火凤哼了一声,手中巨剑横扫,那古怪兵刃登时被扫成碎片。

  将离心下甚是担忧。众人并无仇怨,若是伤了这年迈老者,固然不妥。可要是伤了火凤,他不得心疼死。当下不顾二女劝阻,开口斥道:“住手,莫要再斗了,凤儿你快回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