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喽啰传 > 第二十三章 手到擒来(一)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三章 手到擒来(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风吹云动,残月如勾。

市集广场的打斗尚未结束……

“我饶不了你!”伍媚从瓦砾中走出,黑暗中只见她那双散发着红光的眼睛,很是渗人,她说:“纳命来!”

两个半人半兽的家伙打将起来,伍媚的狐狸状态比励仲卿的狼人在身高上还要高了点,而且,她有武艺在身,刚开始的十来招还是占了点便宜。

不过,在大自然里,狼怎会比狐狸弱呢?伍媚虽有技巧套路,但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是有点不够看,不到二十招的功夫,她就落于劣势,无论是力气还是速度远远被励仲卿压制着,幸亏她实战经验丰富,勉强还能维持一阵子。

苏芧身上的伤痕在小芋过来后迅速的愈合,体力亦快速地恢复起来。

突然,小芋眉头一皱,朗声喊道:“混账,小心!”

说时迟那时快,伍媚卖个破绽,黑魔钺自中路闪电般袭来,直接贯穿励仲卿的身体,竟然没有半滴血液溅出,实在是奇哉怪也。

苏芧连忙赶来一脚踹开伍媚,说:“没事吧?”

励仲卿不喊不叫,自己将黑魔钺拔了出来摔到地上,像个没事人似的笑着说:“没事。”

“顾好自己,别让人替你操心。”

“没想到在这种时候你还会这样关心我。”

只是简简单单的几句,在伍媚眼中竟然像一把刀,深深地扎在她心中的痛处,让她毫不自觉地回想起苏瑜那个负心人,昔日的种种甜蜜,早已变作一杯肠穿肚烂的苦酒,让她万劫不复。

伍媚发狠地说:“我送尔等到地狱去缠绵吧!”

她一伸手,黑魔钺自行飞回主人的手上,随后念动咒语娇喝一声“哈!”。那些瘫倒在地的众人,身上同时释放出一缕缕颜色各异的物质,那东西似烟非烟、似雾非雾全都飞往她的身上,使她变得越来越强壮,越来越衰老,越来越恶心。

励仲卿问:“她在干嘛?”

“她在吸收大伙的能量。”小芋说:“芧芧莫要冲动。”

眼瞅着敌人肆虐,兄弟姐妹们快速地变瘦,渐渐地变得只剩皮包骨,苏芧无法应对心里异常难受,她着急地问:“如之奈何?”

“别慌,我罩着你们,只要不走出地上的圈圈,她便不能对你们动手。她只是暂时‘借用’别人的能量,绝不会长久,事后大伙定必安然无恙,不用担心。”

须臾,伍媚变得面目全非,身上尽是疙瘩,比蛤蟆还要恶心,身后的两条狐狸尾巴变成了两条很长的手臂;从外表看完全分辨不出性别来,严格来说已经没有了人样。

励仲卿问:“咋办?”

小芋说:“问个屁,揍它!”

励仲卿与苏芧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冲了上去。

伍媚一弯腰,头发卷成一杆又一杆的长枪,“嗖嗖”地猛戳过来。

“芧儿,小心,别被它伤着。”

苏芧懒得去理会那个冤家,快速地朝敌人冲了过去,那些猛烈的攻势完全阻止不了她的步伐。

伍媚邪魅地笑了笑,说:“好样的,尝尝这个吧。”她的嗓音已然分不出个男女,只见她举起黑魔钺往地上一砸,兵刃仿佛被地板“吃了”似的消失得无影无踪。

倏尔,黑魔钺“嚓啦嚓啦”的快速地从敌人脚底下破土而出,比之前的攻势快上好几倍,稍有不慎,小命不保。

励仲卿有变身效果的加持,拥有狼一般的直觉,能够轻然易举地躲开,尚有闲暇偷偷地瞄了她几眼,见她俏丽的身影灵活地“舞动”于刀枪剑戟之中,他打从心里笑了出来。

伍媚见状怎肯善罢甘休。她身形一矮,双手往地上一摁,黑魔钺的速度变得更加快,进攻的角度变得更加诡异。

“小俩口”跳竹竿舞一般尴尬地躲闪着,毫无还手之力。

“臭婆娘别欺负我不会法术,有种跟我拼拳头,输一招给你我是小狗!”

“你?”

“你怎么过来的?”

伍媚的速度太快,励仲卿根本没看清楚,敌人已经来到面前。

苏芧惊慌失措地说:“不!”

小芋赶紧捂着眼睛不忍直视。

“你连狗都不如。”

伍媚一拳将励仲卿重重地打倒在地。她难以置信地望着自己的双手,心想:哥哥这一招“狂龙蚀日”真是了不得,我从来没感到有如此澎湃的能量在体内流淌。

“今天,我将会血洗这片土地,让尔等瞧瞧我的厉害。”

“你休想。”

苏芧凌空一脚,朝敌人头部踢去,伍媚像赶苍蝇般一下便将她拨开。

“我宰了你!”

励仲卿发狂似的一边叫喊,一边朝伍媚扑过去。

“人呢?”

“我在这。”

“你……怎么这么快。”

不知怎的,伍媚已经来到苏实的身旁,她一手举起瘦骨嶙峋的敌人,像似在欣赏艺术品一般左看看、右瞧瞧,她说:“先由他开始,好不好?”

苏芧说:“不要。”

她简单的一句话就像一把钥匙,立即开启了他心中收藏潜能的保险箱。

励仲卿两腿一蹬,像一支箭那样朝伍媚飞了过去。

小芋兴高采烈地说:“哇!好帅呀,撞飞她。”

伍媚丢下苏实,大手往前一伸抓着敌人的脑袋,狠狠地砸到一边,说:“就凭你这点本事还想与我拼拳头?笑话!”

在狼人状态下的励仲卿,抗击打能力提高了不少,伍媚的攻击对他似乎不起作用。他站了起来,再一次扑向敌人。

伍媚一伸手再次抓着他的脑袋,狠狠地摁在地上。她说:“这哪里是狼,明明就是条狗,不怕!今晚大把的时间,我得好好跟你们‘玩’。”

励仲卿趴在地上抓起一把泥在手里捏着,心里是一万个不服气,没想到自己竟然如此的不堪一击。

“小伙子别灰心丧气,来!站起来,我教你,百招之内必然生擒它。”

这声音很熟悉,他不禁一怔,勉强地站起来左顾右盼,想知道是谁在说话。

“别瞎看,望着你的对手。”

“你是谁?”

“别管我是谁,他们听不到我说话,只有你听见,你一说话别人就以为你是个疯子。听我的,出招,其静若何,松生空谷。”

“这不是芧儿教我的拳法么……”

“傻小子别瞎想!瞧,它来了。”

励仲卿反应过来之时,伍媚的拳头已然来到面前,他无可奈何只能依法而行,一出手便是连消带打,逼得对方急退一步躲开,伍媚笑说:“好样的!”

“其艳若何,霞映澄塘。”

“其文若何,龙游曲沼。”

他在别人的提点下勉强与伍媚打成平手,只是“狂龙蚀日”的效果太过厉害,打着打着,他便感觉两臂生疼,好生难受。

斗过三十余招,伍媚感觉心口一阵剧痛传来,随后全身不由自主地痉挛,在痛苦中她慢慢地变回了原来的模样。

励仲卿停了手,望着眼前这位可怜的女人,她的皮肤像年久失修的混凝土,一块接一块地从身上剥落,那张因痛苦而扭曲的脸看着就让人心寒。

励仲卿望着苏芧问道:“她怎么啦?”

苏芧与小芋同时摇摇头。

在场众人没一个知晓发生什么事,只能眼睁睁地瞧着伍媚化作尘土,香消玉殒。

事实上,灵魂与肉身有着某种联系,应该是有人或其它的生物伤害了伍媚的肉身,因而致其死亡。无论如何,此次乃励仲卿首战报捷,绝对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忘忧谷的居民似乎又可以过上清静的日子。

一个时辰后,在苏瑜藏身的山洞里,他正“享受”着属于自己的“欢乐时光”。

“大哥,别打了,别打了。”布至刀拦在苏瑜面前说:“再打要出人命的。”

是卯利抱着头蹲在地上一言不发,苏瑜拿出一块黑得发亮的晶石,圆圆的有鸡蛋般大小,在微弱的火光中熠熠生辉,璀璨夺目。此物名曰:黑玄石,精怪内丹的一种,乃精怪生前的恨意融于内丹之内所形成,非常罕有。相传不管人或精怪都能服用,对提高修为大有帮助,即使是佩戴在身上,对灵力亦是有所增益。在一些不法的地下交易所里时不时能见到,价格高得让人乍舌。

苏瑜将黑玄石递到手下的面前,带着哭腔问道:“这是什么?你给我说说。”他的每字每句都非常用力,像是要替死去的人讨回公道,又像是在宣泄着内心的悲愤。

“内丹!”

“姓是的,你闭嘴!”阿刀抱着苏瑜不让他再动手打人,他说:“大哥事已至此,恨错难返的了,别问!消消气,再打可要伤着哥们的感情。”

苏瑜不理劝阻,继续问道:“谁的内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