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喽啰传 > 第十九章 修改中!

我的书架

第十九章 修改中!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却说闵嫣怒火中烧大骂苏瑜是废物。

丈夫跪在地上冷静地说:“娘子,你听我说……”

“说!”

“这叫退而求其次。”

“亏你还说得出口。”

“我……”

闵嫣的眼睛湿润了,一种苦涩的滋味在她心中回荡,她大声地堵住夫君的话头喊道:“你闭嘴!我听到你的声音就想吐!虽然,我与苏婆婆素未谋面。毕竟,她一把屎一把尿的将你拉扯大。怎么说都是你的娘,我的婆婆……如今……如今你长大了!不要娘啦!是不是?竟然……竟然还想带着外人,抢自己的老家。我……”尽管她是一个妖怪,尽管她是一个寨主夫人,尽管她的心肠不算太好……毕竟,她终究是个女人,而不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主。

说着说着闵嫣就哭了出来,失望与愤怒等诸多的情绪在心中交织着让她倍受煎熬。她不懂释放心中的负面情绪,只能以“家法”这种粗糙笨拙的方式去宣泄心中的痛苦与难受。她咬着牙,举起藤条说:“苏瑜!我……我打死你这个丧心病狂的祸害!”

苏瑜说:“我爱你!”在感情世界里面,这简简单单的三个字让合适的人说出来,总是有着原子弹一般的杀伤力。闵嫣手中的藤条在丈夫说到“你”字的时候停了下来,正好停在他的面前,怎么都打不下去。

“我爱你,我丧心病狂地爱着你,爱着我们的家!”当丈夫把整句话说完的时候,妻子手中的藤条失重掉到地上,她失声痛哭起来。

门外有三四个不懂事的小妖把耳朵贴着门,偷听着忠义堂内的一切。其中一个小妖说:“寨主和夫人在里面搞什么呢?”另一个小妖说:“咿咿呀呀的,该不会是……”当先的小妖说:“那种事情早上也可以?”第三个小妖说:“不管是什么,你们别说话就行。不然,听不清。”

女人是听觉的动物。不论三岁到八十三都喜欢听男人给她说好听的话。

更何况是闵嫣这种会动真情的女人,不幸地遇上苏瑜这种巧舌如簧的男人,任她怎么聪明,怎么算无遗策亦只得认命。她无助地坐在地上哭得像个小女孩一般,她的他跪行而前来到她的身边,想要拥她入怀以此安慰受伤的心。可她显然变得相当的敏感,哭闹着说:“别碰我!你脏!很脏!”

“脏?这不能怪我。”苏瑜柔声说:“大清早的来不及梳洗就被你请了过来。”

“不是这种脏啊!”闵嫣仍是哭闹,她指着丈夫的胸膛说:“这里脏。”

苏瑜跟闵嫣成亲十年,从未见过妻子如此哭闹,要是像个母老虎般的打打闹闹,或许容易应付得跺。如今,她哭得死去活来的,他真拿她没有办法。

过了一会儿,苏瑜无奈地问:“哭够了没!”

闵嫣泣不成声地说:“啊……你……长本事啦!现在……是不是连我哭一下都不行啦?”丈夫低声下气地说:“不是。”妻子说:“可怜我才貌双绝,当年肯定是瞎了,肯定……肯定是……好好的有大家闺秀不做,偏偏要嫁给你这个狼心狗肺、丧心病狂、忘恩负义的破烂东西。”

“乖,别哭。”苏瑜安慰妻子说:“我是狼心狗肺的破烂东西,世间上最坏的是我好不好?娘子,你哭得我心都疼了。”

“闭嘴吖!”闵嫣喊道:“我打死你呀,我……”她边说边举起拳头打在丈夫的身上。

苏瑜不做反应任由妻子发泄。

“我打你,我打你……”

“打!痛痛快快地打,打过了就舒服,来!”

“啊……”

片刻,丈夫不顾妻子几乎竭斯底里的呐喊,柔声地问:“娘子打够了没?打够了至少得告诉我你到底哭什么?”

大概过了十秒,闵嫣才哽咽着对苏瑜说:“如果,有一天,咱们落魄没钱了。你会不会把我给卖了?”

“傻瓜,怎么会呢?”男人伸手过去将妻子搂入怀里,轻轻地抹去她脸上的泪珠,一脸苦笑地说:“别哭了,眼睛都快要哭肿了。”

闵嫣边哭边说:“苏婆婆是你的娘。就算不是亲生的,对你也是有养育之恩的呀。今天,不知道你为什么,竟然想打她的主意。没准将来有一天,你一发狠,把我给害了。到时候,我怎么办呀。”

“娘子,我等的处境你是知道的。白虎山上的那厮,时时刻刻的对黄卷山虎视耽耽,没准那一天就带兵打来的,以当前的实力是无法抵挡的。”苏瑜耐心地说:“我是想在强敌到来之前,让我等的实力有所提升,无奈之下才出此下策。”

闵嫣说:“我不要听你的理由。”

苏瑜说:“我又不是要害了养母的性命。她的为人性格我是跟你说过的。如果,我直接跟她要一些法宝神兵来助阵,她是绝对不会给我的。难道,你要为夫像个叫花子一般,在她面前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乞讨吗?要是我做得到,难道你就不心疼?”

闵嫣的眼泪几乎都落在苏瑜的身上,她说:“你卑鄙无耻。”苏瑜点头说:“对!我是。现在,我就卑鄙无耻地答应你,我不会伤害养母苏婆婆,行了么?”

“当真?”

“真的。”苏瑜说:“我答应你,刀锋不伤自己人。”他举起三个手指,准备对天发誓。闵嫣迅速地握着他的手说:“你傻呀,不必如此。我信你就是。对了!还有那群弟妹,不准伤害他们喔。”

“行!”

苏瑜把闵嫣扶起,让她坐着,用衣袖轻轻地擦拭着她的泪水,说:“小傻瓜,以后不要这样子。”女人轻轻地打了丈夫一下,说:“坏蛋!都怪你!讨厌死了。”

“对。我该打,来!打死我好了,打完了就不许哭。”

闵嫣娇羞地“哼”了一下,转过脸来不看那个“坏蛋”。

“娘子可曾记得,我给您提过的一个人。”

“谁呀?”

“我师叔皮梦君。”苏瑜双手给闵嫣递来一杯茶,认真地说:“此行目的主要为她。”

闵嫣喝着茶仔细地回忆了一下,说:“是不是人称‘千娇百媚’的皮二娘?”

苏瑜点点头。

闵嫣:“老骚货都差不多上千岁呐,为她?怎么说?”

“娘子只知苏婆婆是我养母,不知她算是我的半个师傅。”苏瑜坐了下来说:“皮梦君是她的师妹,与她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是,她俩的感情不算太好。”闵嫣故作生气的样子说:“谁让你坐着说的。过来,站着说!”

“娘子!”

“瞅你那德性。我呸!有话赶紧说,老娘没空陪你耍。”

苏瑜接着说:“皮师叔生性开朗,喜欢游山玩水,交朋结友。对世上各种奇珍异宝更是情有独钟。她有一个房子名曰‘品屋’,专门摆放她收藏的各式珍稀法宝与神兵。我劳师动众正是为此。”

“反正这种事我不参和,你自己看着办。记得你刚才说过什么就好。”

“行。”

夫妻俩商量妥当。

苏瑜匆匆赶到校场,让武夫人苏凝捉紧时间练兵。然后,回到房里修书一封,让传信小妖带到欢跃寨给鹤素心。他拿出噬魂手镯与素心所写的一份使用说明边看边赞,脑海中浮现出各种得胜凯旋的画面。至于他在幻想什么?无非是扩充寨棚,招兵买马,报仇雪耻,再觅新欢,三妻四妾之类。

“看什么看到流口水啦?”闵嫣一手夺过手镯,说:“手镯我来保管。”手镯似乎能感知外在环境,当她拿在手上的时候红光便消失了,只是在场的人没太在意。苏瑜正在臆想着以后的美好,被突如其来的妻子吓了一跳,他说:“你这……”

闵嫣装作生气地说:“我怎么啦?”

苏瑜面无表情地说:“贤良淑德,持家有度……即便如此,进屋时好歹敲个门啊!”

闵嫣说:“怕啥呀,你又不是没穿衣服。”早已换上便服的苏凝笑着说:“我和姐姐敲过门的。只是,夫君没听到而已。”

“你们找我什么事?”

“姐姐说要带我到外面逛逛。”苏凝有点不好意思地说:“请夫君批准。”

“刚才,不是给你说过战事在即,要好好练兵吗?”苏瑜很不耐烦地说:“怎么一转身就要出去呢?”闵嫣严肃地说:“这个家谁说了算?”

“娘子。”

“嗯,你知道就好。这话可是你自己说的。”闵嫣说:“练兵是你的事。不是有‘四怪六猛’十员健将帮你么?少了苏凝一个不碍事的。我和妹妹去买些胭脂水粉,绫罗绸缎,参茸海味什么的,免得将来有福没命享。”

“瞧你说得……去多久?”

“短则三五天,长则十天半个月,这得看我心情。”闵嫣说:“怎么啦?心痛银两是吧?”

苏瑜言不由衷地说:“富贵于我如浮云,银两算个啥呀,只求娘子开心就好。别替我省着,务必多带银两,尽兴,尽兴啊!”他说这话时那表情简直是如丧考妣,别提有多滑稽。

交代过后,闵嫣将噬魂手镯藏于房中,与苏凝下山购物去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