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喽啰传 > 第十一章(心急可先看,一万八千字。)

我的书架

第十一章(心急可先看,一万八千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曲翾躲在回廊瓦顶上盯着演武场。他为人胆小,拳脚功夫不济。不过,他并不是一无是处,在法术修为上,他确实比很多同辈的师兄弟要厉害许多。

眼瞅着苏芧将要突破剑阵之际,曲翾咬紧牙关拔了一撮头发,眼带泪光地吹了口气,二三十个大大小小的道士随着这一口气冲杀出来,朝敌人围了过去,他喊道:“哪里逃?”说到分身术的使用上,他比阿傍要厉害很多。

苏芧一眼瞅到曲翾,“哼”了一声,凭借凤舞彩霞的帮助一下子飞到半空。几个曲翾的分身同时一跃而起,抓住苏芧的脚踝关节,硬是把她拉回地面。这些分身术变出来的道士,原本是头发,身体很轻,即使没有超强的体能,也可以跳到很高。相对而言,防御力并不乐观,或许物似主人形的关系,大小不一的分身完全挡不住苏芧。幸好数目众多,以众欺寡总不至于让敌人逃跑。

危急之时,有四个身影杀入人丛,把一众道士打得哭爹喊娘。苏芧回头张望,施以援手的是两男两女,她微微一笑,问:“你们怎么来了?”

“再来晚一步怕你要出事。”此话是一个女子说的,名叫舒念如,比苏芧年长一岁,身高比她稍微高一点。长发及腰,扎马尾,小麦色皮肤,杏眼桃腮,相当漂亮。她是苏芧的闺蜜。

另一个女子是苏芍,苏芧的妹子。她比姐姐小一岁,身高也是比姐姐矮一厘米。体态容貌与姐姐相差无几,与舒念如一样亦是长发马尾,肤质白里透红似凝脂,双眸炯炯有神如星辰;动则英姿飒爽女中丈夫,静则温柔婉约梦里情人。

两个男的一高一矮,矮的唤作苏实,是苏芧的二哥,22岁。他相貌普通,身材不高,只有165CM,身手却是相当灵活敏捷。

高个的名为殷循,比苏实小一岁,身高186CM。样子老老实实的,倒是长得非常健硕。他是苏芧的倾慕者。

他们四个手上各执一根长棍,杀开众道士朝苏芧走来。

翟宜嶅见势红了眼,连忙指挥道士应变走位,他喊道:“畜生来吧,某家誓要将尔等一网打尽。”殷循生怕苏芧受伤,使开长棍,这边一挥倒下五六个,那边横扫打翻两三双。不管是道士还是分身,全部不得近身。另外三个也奋力冲杀,很快就来到苏芧的身边,他们背靠背地处于包围圈中间,一时半会难以脱身。

“师兄!”曲翾高声喊道:“莫要轻敌,众妖绝非等闲之辈。”翟宜嶅说:“某家不要你提醒。”提着长剑冲入包围圈内直取苏芧。殷循长棍一挥迎面打来,苏实长棍突击直取中路,翟宜嶅首尾难顾,噼啪的一下被打翻在地,滑稽可爱的兔子牙被打断了一颗。他满嘴鲜血捂着脸说:“还愣着干嘛?上!”

众道士与曲翾的分身蜂拥而至,苏芧等人沉着应对,决不给对手有半分的机会。

殷循的棍法大开大合的看似刚猛无匹、凌厉异常。然而,相对其余几位小伙伴来说,他的动作略嫌太慢,总是要伙伴替他作掩护,否则,便会露出太多破绽。幸好他们遇上的并不是道观中的精锐,不然掩护与否也无差别。

“殷循不要分心。”苏实被一团团簇拥上来的道士逼得忙不过来,他说:“你的动作太慢这早晚要吃亏的。”

“啥?”

双方斗得火热,殷循一时没听清楚,他问:“苏大哥说什么?”话音刚落被一名道士刺伤手臂,他说:“哎呀,痛死我了,苏大哥再说一遍。”

苏芧说:“你来干嘛呀?”

殷循笑说:“保护你。”

“像你这般身手能保住自己已然不错了。”苏芧一边躲开攻击一边说道:“慢得像头猪一样,谁稀罕你来保护。”在他们之中苏芧是最敏捷快速的一个,即使没有凤舞彩霞的辅助也是一样。

殷循本来是个猪精,被苏芧责备并不生气,他傻笑着说:“我本来就是嘛。”说着说着脸色泛红,痴痴地望着苏芧。几个道士提着长剑趁机袭来,舒念如和苏芍提起长棍拦在殷循面前,把那些长剑全都拨开,舒念如说:“发什么呆,猪!回去再看个够。”

殷循说:“对喔,对喔。看我的。”长棍舞动,打翻了身后的几个道士,手上的速度似乎快了那么的一点,而且必须用秒表才可测量出来。

“小心!”

曲翾用法术使回廊上的瓦片飞打敌人,众道趁势合击,杀得苏芧等人有点手忙脚乱。

陡然,一阵凄厉的哀嚎传来,悲凉之感使人心寒,演武场上的打斗停了下来,众道士面面相觑。尚未弄清什么缘由,一个着火的巨兽从天而降,道士们吓得心都要从嘴巴跳出来,有些胆小的慌忙逃窜,老早就跑得远远的。

降落的声音很大,现场混乱起来。

翟宜嶅指挥众道加紧围攻,不想让敌人趁机逃走。

“哎呦呦,哎呀……”

一个红毛巨兽喊着疼在烟尘弥漫之中站起,所有的目光都被他吸引。只见他身高体壮,肩膀很宽,手臂很长,身高有三米八。除了脸上,全身覆盖着又长又厚的红毛,没有尾巴,像个猩猩。脸上已经看不出人类的轮廓,两个瞳孔金黄色,血盆大口上有两对匕首般的獠牙,分别长在嘴角两边。手掌脚掌很大,大得有点超出比例,实在太惹人注意。

此时,巨兽的臀部燃烧着熊熊烈焰,他不停地用双手拍打,以致两个手掌也烧了起来,嘴里一直咿咿呀呀地叫喊着,没有一句人话。

众人一脸无奈地瞧着红毛巨兽,有的怕得不敢直视,有的吓得呆若木鸡,有的方寸大乱、不知所措,更有甚者直接被吓晕过去。曲翾被吓得不轻,躲在瓦顶上偷偷地瞄着演武场。翟宜嶅算是比较镇定,朝着巨兽紧皱眉头地说:“该死的。”

苏芧等人趁着敌方分神偷偷溜走。

翟宜嶅立即察觉,大声喊道:“别让他们跑了,赶紧拦住他们。”

众道哪里还听指挥,他们有的说:“哪里来的妖怪,身材大得像座山一样,我从小到大从未见过。”

“什么鬼?”

“他这是什么回事。”

“该死的,一波未停一波又起,来吧,我等灵霄观弟子从来都不怕妖怪。”

可怜的翟宜嶅不停地喊叫,就是没有一个道士肯听他的。

这个红毛巨兽正是励仲卿。此前,丹药精灵把他救起,不知怎的,他竟然将精灵吸到嘴里,连同摊倒在地的三个妖怪一起吃掉。亦不知是什么化学反应的作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励仲卿已然变成一个红毛巨兽。慌乱中,他被丹炉的火种点着了身上的长毛,火势快速蔓延至臀部。为阻止火焰继续扩散,他试图用双手拍打,谁知连手上的毛发也燃烧起来。剧痛下,他无意中两脚发力一蹬,瞬间跳到空中,落在众人面前。由炼丹室到演武场两处相距几百米,这是何等大力,轻轻一跃像是腾云驾雾好生了得。

励仲卿一边大声叫唤想请求帮助,一边手舞足蹈意图扑灭火势。他说:“你们这些臭道士看什么看?赶紧过来帮忙,烧死我啦。哎呦……”可是那些道士没有一个听得懂他说什么。

苏芧跑着跑着停了下来。

舒念如着急地说:“芧儿停下来干嘛呀,赶紧跑啊!”

苏芧说:“他在求救你们没有听到么?”

苏芍说:“没有。”

舒念如说:“别管这么多,赶紧走!”

只听到红毛巨兽咿咿呀呀,叽里咕噜地乱吼乱叫,也不知道是滑稽还是尴尬。最后,他实在没有办法,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烈焰扑灭,冰凉清爽的感觉由下而上走遍全身,他闭上双眼,享受着此刻的舒适,大嘴伸长,发出“呜.....”的一声怪叫。众道士看得痴迷,有几个与励仲卿离得比较近的,手中长剑应声落地,你道可笑不可笑?

其实,励仲卿不是发出怪叫,他说的是个“爽”字,不知怎的,话到别人的耳里就变了样,这也许和他的变身有关。

翟宜嶅厉声呵斥道:“你们发什么呆?”

众道面面相觑,回头看看了师兄,好不容易回过神来,有的还偷偷地笑他断了一颗牙齿。

翟宜嶅说:“给某家拿下。”

那些前排距离励仲卿最近的道士,他们慌忙捡起地上长剑,准备围攻敌人。

励仲卿说的话除了苏芧似乎没人能听得懂,都把他当成怪叫。可是,他还会听。原本,他初来乍到,对谁都不会有恶意,听到那些道士要把自己拿下,就感觉无名火起三千丈。他朝着众道士说:“我招谁惹谁了?拿我?为什么要拿我?”没准众道拿他去做科学研究也说不定。

瓦背上的曲翾见苏芧等人冲出了包围圈,连忙使个法术在地上升起一堵堵高墙拦住敌人的去路,他说:“翟师兄,走了那几个小妖!”

翟宜嶅说:“你们过去堵那几个小妖,这个大的由我来。”

走在前面的一个道士说:“红毛妖怪莫要叫嚣,束手就擒吧!”

翟宜嶅上前推开自己的同门师弟,说:“滚一边去,这个是某家的,你往那边捉小的去。”

“是,师兄。”

翟宜嶅用剑指着励仲卿说:“妖怪领死。”

妖怪?励仲卿感觉莫名其妙的,这时才仔细地看看自己双手,瞧瞧自己的身子,摸了摸自己的脸。他心想:什么回事?随后心里面是一万头羊驼狂奔的场景。由变身到现在,起码有两三分钟,他完全没察觉自己的变化,真是够笨的。他越想越生气,紧握拳头,手上关节咯咯作响,一记重拳狠狠地砸下,地板伴随着响声裂开。害得翟宜嶅进也不行,退也不是,好生尴尬。

翟宜嶅在心想:慌什么慌?上啊!不就一个妖怪么。心里这么想,可他的双腿却不听话,怎么都挪不出一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