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喽啰传 > 第十章 暴戾美人

我的书架

第十章 暴戾美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暑假,励仲卿一如既往地躺床上装死,严格来说是玩手机,反正怎么爽怎么玩。有时候趁着父母外出,他甚至把吃的拿到床上,边玩边吃,边吃边玩,暑假作业什么的都是浮云,对此人各种各样的行径不予置评。他是独生子,今年十六岁,生于一个小康之家,暑假后准备升上高中,对于他的读书成绩还是不予置评。

今天,发生了一点小意外,几乎改变了励仲卿的一生。事发当时,他正在玩手机,玩着玩着,手机的画面自动跳转。这可把他急死,游戏正在紧要关头,胜利触手可及的时候遇上这种事情,游戏玩家们深有体会这里就不多说。

励仲卿拿着手机仔细地回忆最近用手机做过的事,到底有没有什么与电脑病毒相关,此处回忆也省去一万字。他思前想后,非常肯定地认为自己的作风正派,至少在暑假里没有干过什么浪费纸巾的事情,对于手机的异常反应他感到莫名其妙。当他无奈地望着手机屏幕时,奇怪的事情就发生了。

屏幕里出现了混沌山上刀剑之会的情景,刚开始的时,励仲卿对眼前的一切绝不感冒,多次拍打手机无果后,他才慢慢地对这场千载难逢的比试产生了兴趣。直到柳天慎以一招从天而降的剑法力压呼延宇的那一刻,励仲卿被眼前的比武深深地吸引着,连手机开始慢慢地发烫都没感觉到。

不久,随着画面中的呼延宇狂刀挥出,整台手机同步地散发出多道金光,励仲卿被璀璨夺目的光芒吸了进去。顷刻,房间内变得空空如也,他彻底地消失在这个空间里面。

同样是在夜里,同样是在断崖前,同样是那一个长发素衣的男人,不同的是他身旁站着一个头戴小金冠的男孩。他俩都没有说话,男人仰望着天上的残月,心里似有万般感概,即使没有冬季的银白衬托,旁人似乎也能看出他心中的萧索。

良久,小男孩如履薄冰地问道:“结果如何?”男人没有回答。此刻,于他而言成败得失就跟过眼云烟那般不值一提,世间上似乎没有什么东西能让他再次提前兴趣。

“和?”小男孩试探性地问道,虽然他只说出了一个字,但这个字足以让男人的心中泛起涟漪,眼神也因此变得明亮起来,不过他仍旧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站着。

又过了一会,男人长袖一扬转身离去。

小男孩朝着男人远去的身影大声喊道:“柳天慎,你答应教我一套剑法,我等着你,可别耍赖喔!”

这是刀剑之会结束后的晚上,那时,还没到子时,离群妖夜袭道观还差那么一点时间。

“我说乐忞呀,你最近是不是吃胖了,我咋感觉我手没劲呢?”

“我看也是,连我都扛不起他,我估摸着他至少有三百斤以上,这一身的肉呀我看着都嘴馋。”

当先说话的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年,他身材精瘦像个猴子,穿一身红衣在黑夜里很是抢眼。他姓徐,名冶,字富。是个猿猴精,有上古魔神的血统,其他情况不详。

徐冶说:“我说于律,你这条恶狗可不能够打自家兄弟的主意。”

“什么恶狗,老子可是一匹狼!咱‘混世五妖’中的老大。”这个说话的小伙姓于,名律。年纪比徐冶小一个月,个子蛮高的,身穿素衣,斯斯文文。是一头狼精。

他俩刚刚合力将同伴扛进高墙。

徐冶说:“老子个屁,谁说你是老大的,我才是!”

于律不服气地说:“你除了比我早出生以外,还有什么本事,论能力而言,这个老大我当之无愧。”

徐冶说:“你那点屁大的本事少拿出来嚷嚷,我至少有着高贵的血统,我先祖可是......”

“两位哥哥稍安勿躁,可否先送我哥俩进去,待会儿完事以后再行商议这个事。”他叫典闯,十二岁,有一位九岁的弟弟唤作典席,他俩是驴精。父亲典憨是妖怪江湖中有名的杀将,武力超群,堪比古之恶来。

徐冶、于律异口同声地说:“闭嘴,关你屁事。”

两个小妖你瞪着我,我瞪着你,谁也不服谁,正准备动手大干一场,高墙里发出声音,说:“你俩别闹,赶紧进来,再迟些可不妙。”

“这时不跟你计较。”

“我才不跟你一般见识。”

两小妖一人抬一个将典闯两兄弟“扔”进高墙内。

最先翻墙过去的乐忞十三岁,个子不高,身材肥胖,脸和肚子都是圆滚滚的,眼睛很小几乎眯成一条线。他是一个鸟精,喜欢变身术。他问典闯说:“徐冶、于律又干嘛呀?”

典闯说:“还不是为了争作老大那事。”

乐忞问:“你记得当初认识那会儿嘛?”

见典闯满脸问号,乐忞摇身一变,变作徐冶的模样,他说:“我祖上乃‘上古战神’,我有着高贵的血统,今后我便是你们的大哥。”

典闯哥俩见乐忞装得有模有样,乐呵呵地笑了。

典席年纪最轻,个子又小,满脸还带着孩童的天真稚气。他用衣袖擦擦脸上的鼻涕,说:“哥,我饿了,可有夜宵吃?”

典闯说:“先忍着,待会儿给你找去。”

徐冶、于律翻墙进来,见乐忞变作徐冶模样,徐冶不悦地说:“乐忞,你又变作我的模样在这招摇撞骗,你信不信我扒了你的皮。”

徐冶血液里确实流淌着不错的基因,即便没有“火眼金睛”他也能够看穿一般的变身术,而且他武术与法术的天赋极高,要不是比较懒散,胜过于律不在话下。

乐忞一本正经地说:“尔等不得无礼,我祖上可是‘上古战神’来着。”

徐冶见大伙都被逗乐,顿感十分羞愧,生气地追打乐忞。

五小妖打闹了一会儿,终于静了下来。他们围成一圈,商议着如何大闹灵霄观。

徐冶说:“这回可是咱们‘混世五妖’的第一把,必须得干得漂漂亮亮的,好让日后在江湖上落下一个威武的名声。”

于律说:“你这屁话说得好,老子爱听,大伙为荣誉而战吧!”

徐冶说:“你说谁屁话呐。”

于律说:“我就说你,怎么啦,又想动手了是不是?”

徐冶说:“来就来,谁怕谁呀。”

乐忞摇身一变,变作一个老头的模样,他说:“你们别吵,时间无多,灵霄观可不是一般的地,姓屠的老家伙很快就会带着人进来,咱得想个好法子,要怎么个闹法,不然风头尽被他们抢了。”

徐冶问:“那尔等有什么好主意没?”

见大伙一头雾水,没人发话,典闯说:“我弟饿了,我得先给他找吃的,他要是饿疯了,咱们谁都拦不住他。”

于律说:“我也饿了,逮个臭道士来问问厨房在哪,吃过夜宵再算。”

徐冶说:“现在谁是老大?怎么就非得听你的?”

乐忞不耐烦地说:“别争,赞成先找吃的举手。”

五个小妖四个举手。

“咕咕咕......”徐冶的肚子也发出擂鼓般的响声,不到三秒他自个也举起手来。

混世五妖出发找吃的去了。

于律问乐忞说:“兄弟,你刚才变的那老头是谁?”

乐忞笑说:“我阿舅。”

于律问:“江湖上可有名气?”

乐忞笑而不答。

于律说:“笑啥?给我说说。”

未几,五小妖来到炼丹室。

典席望着坐在门前睡觉的道士,唾液流得比自个还长,他说:“哥,可以开吃了么?”

典闯支支吾吾难以应对。

徐冶说:“甭管那么许多,上。”

半响,五小妖走进炼丹室,典席说:“怎么这还有呀?”他张开嘴,露出满口的獠牙,朝着那些值班的道士走去。

徐冶对典闯说:“你这个当亲哥的要看好他,怎么一心只想着吃,我等上这来可是为了闯出个名堂,不是为吃的。”

典闯连忙点头哈腰,不好意思地说:“哥哥说的极是,我这就去。”

丹炉内的紫灵续命丹感应到外敌入侵,发出“嗡嗡嗡”的报警声,一下子惊醒了炼丹室内的所有道士。

“何方妖孽......”

“我饿!”

“兄弟别!别这样!”

混世五妖三下五除二放倒所有道士。

紫灵续命丹自个悬浮到丹炉之中,渐渐地变成一张生气的脸。

于律站在丹炉前尽览丹药的变化,他招呼弟兄们说:“大伙过来看,这药在丹炉内自个变来变去的,看着好好玩哟。”

徐冶说:“少放屁,世间上那有这般奇事。”

乐忞说:“真的耶,好像一张脸,诶,怎么还生气咧。”

于律打趣地说:“这是张脸吗?我看像个屁股。”

典闯连忙追问:“像谁的?”

于律望着刚刚走来的徐冶笑而不语。

徐冶说:“看我干嘛?”

大伙哈哈大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