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樛木与葛蕌 > 第三十七章 寻找

我的书架

第三十七章 寻找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马车带着葛藟一路向北来到了所谓的另一个世外桃源,这里没有岭南的奇秀险峻,没有那种雨中朦胧的美感和神秘,有的是完全不一样的风景。马车缓缓走入一座城内,接着由人牵入,葛藟在路途中又昏迷了过去,所以她还不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切。

  入城以后牵马人把葛藟运进了一个府里,这府中金碧辉煌,府里金顶、红门,这古色古香的格调,使人油然而生庄重之感。就像好大的一座宫殿似的建筑,金黄的琉璃瓦在阳光下闪耀着耀眼的光芒。房间里琥珀酒、碧玉觞、金足樽、翡翠盘,食如画、酒如泉,古琴涔涔、钟声叮咚。大厅四周装饰着倒铃般的花朵,花萼洁白,骨瓷样泛出半透明的光泽,花瓣顶端是一圈深浅不一的淡紫色,似染似天成。

  这厅的旁边楼阁写着华清阁三个字,华清阁那华丽的楼阁被华清池池水环绕,浮萍满地,碧绿而明净。接着有人推开珊瑚长窗,窗外自有一座后园,遍种奇花异草,十分鲜艳好看,知是平时游赏之处。更有花树十六株,株株挺拔俊秀,此时,风动花落,千朵万朵,铺地数层,唯见后庭如雪初降,甚是清丽。

  葛藟就在厅中被两个女子带入楼阁里了,她们给她洗漱换衣,悄悄的很是温柔一点儿也把葛藟弄的不舒服。在房间外站立了一个男子,他专注的望着房间,神色微变,但是眼里的深情却出卖了他此时内心的激动和不平静。

  这男子接近一米九的身高,肤色白皙,一袭略微紧身的黑色绸衣将完美的身材展露无遗。他的头发散落披在背后,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分明的冷俊;低垂着的长长的睫毛下,遮盖着此时闪烁着的深邃双眸,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他身上透露出来的气质很复杂,像是经历过太多事情,但又有着一般的纯粹,这些在此时使得他浑身张扬着高贵与优雅,又有着他自己独特的空灵与俊秀!特别是此时他肩膀上的巫灵鸟,更是给他那帅气的脸添加了一丝不羁和邪魅性感。一靠近他,他身上还飘散出一股淡淡的花香……就像是葛藟闻到的。

  过了一会儿,在房间里的葛藟醒了过来,不过此时的她已经把以前全部忘掉了,她躺在床上,呆呆的盯着一处,不久眼里便留下了泪水,这是她的心在告诉她,她忘记了一个很重要的人。

  那个男子听说她一醒,就从门外进来了,但是没想到看见的居然是,,她浑身颤抖,眼帘上挂着晶莹的泪珠,泪水顺着脸颊流下来,葛藟用颤抖的手拭去脸上的泪水……但是泪水像是断了线的珠子,怎么擦都止不住。她哭出声来,一种情感都涌上她的身体。她此时就像出生的弱小的孩童般,久久不能停止。

  突然外面的雨下了起来,变得越来越大,那随着雨飘动的樱花汇成了一条花溪,不少樱花打倒地上,仿佛是安慰吧,至少她的声音渐渐小了,取而代之的是哗哗的雨声和她的呼吸。不错,她哭睡着了。也许醒来,一切都会过去……

  男子看着这个过程,没有说出一句话来,直到她哭睡过去了,才走近到她的床前。他怜惜的望着葛藟,心中十分庆幸又能再见到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了,他的小幽又回来了。

  后来他走出华清阁来到另一个房内,房内的内柱都是由多根红色巨柱支撑着,每个柱上都刻着一条回旋盘绕、栩栩如生的金蛇,分外壮观。正红朱漆大门顶端悬着黑色金丝楠木匾额,上面龙飞凤舞地题着三个大字‘风灵涧’。天阶夜色凉如水,窗内红烛摇曳,窗外细雨横斜,积水顺着屋檐悄然滴落,在地面晕开一圈涟漪,似叹息似挽留。他熄了烛火,推开吱呀的窗,抱着膝盖坐在床沿,凝视窗外飘飞的雨丝。他也十分孤独落寞啊!

  两个阁内的装饰都彰显了房子的华贵荣耀,光是寝殿内云顶檀木作梁,水晶玉璧为灯,珍珠为帘幕。葛藟睡在六尺宽的沉香木阔床边悬着鲛绡宝罗帐,帐上遍绣洒珠银线海棠花,风起绡动,如坠云山幻海一般。那个男子枕在榻上,这榻上设着青玉抱香枕,铺着软纨蚕冰簟,叠着玉带叠罗衾。他的房中宝顶上悬着一颗巨大的明月珠,熠熠生光,似明月一般。地铺白玉,内嵌金珠,凿地为莲,朵朵成五茎莲花的模样,花瓣鲜活玲珑,连花蕊也细腻可辨,赤足踏上也只觉温润,竟是以蓝田暖玉凿成,直如步步生玉莲一般,如此穷工极丽。他也在思考该如何告诉葛藟一些事情,告诉她“他”是如何寻她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