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雨季和天空只差一个你 > 第三十二章 蝎子的伪装

我的书架

第三十二章 蝎子的伪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淼淼,淼淼开门啊,起床啦。”中午一点多,五个人都收拾好准备出门了,只有白苏淼的卧室安安静静的没有一点声音。打电话也不接,门又被反锁了,只能不断地敲门了。
可是不管怎么敲,里面的人就是没有动静
“她不会出什么事了吧。”欧雅菲看着其他四个人,脸上都是焦虑。
“你们在这儿看着,我去找人开门。”楚梦瑶说完向电梯跑去。
没过多久,楚梦瑶就带着房卡来到了套房内,两个女生二话不说就打开房间门冲了进去。
只见白苏淼背对着门,整个人和被子蜷成一团窝在床上。
欧雅菲走到另一边,半跪在床上,把白苏淼的脸转过来,白苏淼面无表情脸色惨白,连嘴唇都没有颜色。轻轻的晃了晃白苏淼,并没有什么反应。
“淼淼,淼淼你醒醒啊,别吓我。”欧雅菲的声音里带着哭腔。
外面的三个人怕白苏淼没有穿衣服,于是在外面等,可是听见哭腔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直接冲了进去。
“怎么了,发生什么了。”
“淼淼,淼淼晕过去了,没有反应。”楚梦瑶晃着床上的人,急红了眼框。
“你们两个照顾好她们两个,人先送医院,你们别哭了。”易泓宇烦躁的嘱咐了顾诺威和白睿哲两句,用衣服把床上的人裹起来抱在怀里,跑了出去。
身后四个人也连忙拿了东西跟在后面跑了出去。
“病人本来就有低血糖,胃病也很严重,长时间不进食,睡眠不足再加上饮酒过度,才导致旧病复发,还有长时间心情不畅,心事繁重,出现了短暂的休克。现在已经没事了,我们给她输了营养液,和缓解疼痛的要,尽量让她多睡会儿,等她醒了,记得让她吃点清淡的东西。”医生说完犹豫再三又接着说。
“身体上的病痛好医治,但是心理上的还需要你们去开导她。不知道你们的这位朋友刚刚经历了什么,从她现在的情况来看已经出现了抑郁症的症状,你们一定要好好开导她,或者找个心理医生好好聊聊,不然,后果不堪设想,等她醒了,你们就可以带她回家了。”说完转身离去,剩下五个人面面相窥。
抑郁症,怎么会突然就得了抑郁症。他们只当她是不想在大家面表现脆弱的一面,可不曾想过她的心里尽然承受着这么大的悲痛,这么多天,他们以为自己已经尽心尽力了,以为已经够了解她了,可是现实却是……
“都怪我,我不该把她一个人留在房间里,不该让她任性,不该只顾着我自己的。”楚梦瑶滑落在墙角,痛哭起来。
白睿哲缓缓蹲下,心疼的把她搂在怀里:“不怪你,不怪你,是我们,是我们忽略了她心里的创伤,以为只要带她出去玩,她就不会难过了,是我们太大意了。”
欧雅菲靠在顾诺威怀里哭,易泓宇无力的靠在墙上,望着病房的方向。
“现在怎么办,给苏淼的家人打电话让他们来医院吗?”白睿哲给楚梦瑶顺着气,打破了这份寂静。
“不行,叔叔阿姨不在纹倾,他们都在外地处理事情呢,白家现在里里外外一团乱,就算打了电话叔叔阿姨也不一定能回来,只能让他们担心,淼淼醒了肯定会怪我们的。”顾诺威皱着眉,不同意。
易泓宇来来回回走了几圈,突然在他们面前站定,提高了音量:“所以,这么多天谁能告诉我都发生了什么,你们总是不能说,不让问,现在人都这个样子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你们不说,怎么帮她打开心结。”
楚梦瑶从白睿哲怀里挣脱,站了起来,声音有些颤抖:“淼淼的爷爷去世了,突发疾病,没有任何预兆,也没有留下什么遗言。我只知道这么多,其他的她也没告诉我们,只是依稀听见阿姨说她在怪自己做了什么决定。”
易泓宇刚想问什么就被楼道里护士的声音打断了。
“谁是白苏淼的家属。”
“这里。”一群人跑了过去。
“病人醒了,你们可以进去了,一会儿输完液就可以离开了,记得医生的嘱咐,按时吃药,这段时间不要抽烟喝酒,好好养着。”年轻的小护士说完抱着病例走了。
“一会儿进去不要告诉她抑郁症的事情,她自己不知道就不会放在心上。”易泓宇交代完推开了门。
“哎呦祖宗,你醒啦。”易泓宇走到床边,摸了摸白苏淼毫无血色的脸。
白苏淼点点头,看着围在床边的几个人,浅浅的笑了笑。
“淼淼,你吓死我了。”楚梦瑶抓住白苏淼的手又红了眼眶。
“哎呦别哭啊,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哭什么。”白苏淼抬了抬手想去给她擦眼泪,发现还在打着针,就放弃了。
“我怎么了?怎么在医院里呢。”
“还不是你这几天没有好好吃东西,身体太虚弱了,还喝那么多酒,胃痉挛也发作了。淼淼,你有什么事就告诉我们吧,别憋在心里,你看你饭都吃不下。”欧雅菲的语气里满是责备和止不住的心疼
“是啊苏淼,你不能让我们干着急啊,你还拿不拿我当哥哥了,什么都让你自己扛,我这个哥哥还有什么用。”白睿哲说着也是一脸自责。
易泓宇把白苏淼扶起来,给她身后靠了个枕头,让她坐的舒服一点。然后又摸了摸她的头,想哄着孩子一样:“淼淼,爸爸说没有真的感同身受,不要把伤痛说给别人听,没有人有义务替你承担痛苦。可是我们不是别人啊,我们是你除了家人外最亲的人,我们这些人是要陪你一辈子的,你不用在我们面前装坚强,在我们面前你永远是骄傲的女王,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告诉我们好吗。”
白苏淼看看窗外,又看了看众人心疼的神情,终是于心不忍,也罢,易泓宇说的对,这些天她的坚强都是装的,其实她根本没有那么坚强,如果可以,她宁可不当别人眼中坚强高冷的白苏淼,在这些最爱自己的人面前,终是卸下了伪装
白苏淼叹了口气,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平静:“其实这么多天你们也看见了,我的衣服上一直戴着孝牌,因为……我爷爷去世了。爷爷是因为突发性脑淤血去世的,因为身上插了仪器,不能出声,到走的那天都没有和我说过一句话,只是一次次的用唇语重复着‘回家’。”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说:“其实那天去医院的时候,爷爷他已经不认识我了,当我在ICU里看着他满身插满管子,手和脚都被绑着,然后看我的眼神完全是看着陌生人的那种冰冷的时候,我整个人都绝望了。我在医院待了三天,晕倒了至少五次,那几天真的醒着就是哭,哭晕了醒来接着哭。”
“你们知道爷爷病情恶化的那天凌晨我做了什么决定吗?为了不继续受罪,我亲自同意了放弃治疗,我亲眼看着大伯在我同意之后签了放弃治疗同意书。这么多天,我一直在想,如果我不同意,那张书面通知就不会被签字,如果我不同意,爷爷就不会去世,如果我不同意,爷爷就还在ICU里,如果我不同意,这一切就不会发生。”
白苏淼紧紧的抱着自己,嚎啕大哭,泪水决堤般涌了出来。想起那天凌晨的一切,她都觉得是自己的错,她不后悔做了那个决定,可是她却很自责。
看着床上哭的撕心裂肺的人,大家都沉默了,她做这个决定的时候比现在痛一百倍吧。
楚梦瑶默默的把她抱在怀里,没有人说话,没有人去劝她,只是陪着她,看着她哭,这么久,她该好好的大哭一场,哭出来心情就会好很多吧。
白苏淼一直哭着,直到哭累了就在楚梦瑶怀里睡着了,这些天真的好累好累,梦里梦外,都在无穷无尽的折磨着她。
大家看着白苏淼紧闭的双眼,除了担心更多的是心疼,高冷如她,掘强如她,坚强如她,腹黑如她,可是脆弱也如她,天蝎座在他们面前终于卸下了伪装,这一刻的蝎子是需要人保护的蝎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