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雨季和天空只差一个你 > 第二十章 他们的保护(上)

我的书架

第二十章 他们的保护(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白苏淼板着脸怒起冲冲的向宿舍走去,边走边脱下弄脏的羽绒服抱在怀里,只留下一件薄薄的校服在身上,寒冷的风让她直打哆嗦。于是白苏淼把校服的领子拉到最高,把脖子和嘴埋在领子里,加快了脚步。
“喂,大白兔,你这么快就吃完饭了?”白睿哲和易泓宇从超市出来就碰到了白苏淼,两个人很诧异,刚到吃午饭的时间,她怎么这么快就从食堂出来了,而且......似乎非常的生气。
白苏淼听见身后有人叫,于是停了下来,紧了紧怀里抱着的衣服,收敛了怒气转头看着远处的两个人。
两个人快步走到白苏淼面前,易泓宇上前一步抓了抓白苏淼身上穿的衣服,提高了音量:“白苏淼,这么冷的天,你穿这么少想死啊,羽绒服抱在怀里不穿能热吗?”一边说,一边有些生气的想去拉白苏淼怀里的羽绒服。
白苏淼一个侧身,躲过易泓宇的手,露出嘴问道:“你们怎么没去食堂,在这干嘛。”
易泓宇的手停在半空中,皱了皱眉,死死的盯着白苏淼。白苏淼眼神躲过易泓宇,又向白睿哲看去。
白睿哲晃了晃手中的袋子:“那些东西还没整理完,没时间去食堂,回去泡方便面吃。你在这干嘛呢?怎么外套抱着不穿啊,还有刚才看你怒起冲冲的,谁惹你了?”
白苏淼哈了口气说:“不想吃饭,回宿舍去。”她故意选择回避后面的问题。
易泓宇趁着白苏淼说话的时候伸手拽出了羽绒服。
“你干什么还给我,易泓宇。”白苏淼伸手去抢,可是易泓宇把衣服举起来,她怎么跳,怎么抢都拿不到。
易泓宇一边躲白苏淼的手,一边把叠在一起的羽绒服打开,洁白的羽绒服上大片的油渍和各色的汤汁触目惊心。
易泓宇嫌弃的看了一眼白苏淼,对于有严重洁癖的他,这一刻内心是崩溃的。
白苏淼看着易泓宇脸上难看的表情,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都说了让你别动了,衣服那么脏,这下自己难受了吧。”
白睿哲走过去,拿过衣服问:“你这衣服是什么情况?”
易泓宇嫌弃的拍了拍手:“大兔子,你别告诉我你把饭打了,洒在自己身上了,你是蠢吗?”
白睿哲皱着眉说:“到底怎么回事,你没有这么冒失的,衣服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刚才你生气是和这个有关?”
白苏淼低着头说:“你别管了没事的。”
易泓宇看着眼前冷到发抖却依然倔强的小丫头,叹了口气,脱下自己的大衣靠近了白苏淼。
白苏淼先是惊讶了一下,然后晃了晃手:“不用了,你自己穿着吧,我回宿舍换一件就行。”
易泓宇没有理会白苏淼的话,自顾自的把衣服穿在了白苏淼身上:“你傻啊,宿舍中午不让开门你不知道吗?穿我的把,别感冒了。”
白苏淼一脸不解的问:“你不是不喜欢别人碰你身上的东西和衣服吗,怎么,现在又无所谓了?”
易泓宇整理了一下白苏淼身上的衣服语气里满是嫌弃:“你也知道我不喜欢别人碰我啊,你蹂躏我的衣服蹂躏的还少啊,再说,你要是‘别人’我才不会管你呢,本少爷没那么多时间管不相干的人。”
白睿哲站在一边,静静的看着他们两个人怼来怼去,真是一对冤家。
易泓宇的个子本来就高,外套又很宽松,穿在白苏淼身上更是宽大,连袖子都长出来一大截,看着像个唱戏的。
易泓宇拽着袖子使劲甩了甩,正准备说话,却被白苏淼的声音打断了。
“嘶……”被易泓宇一甩,白苏淼发出了痛苦的 呻 吟,并迅速甩开了袖子,她忘记了刚才手被烫到,现在被易泓宇使劲一甩,只觉得火辣辣的疼。
“怎么了?”看着白苏淼一脸痛苦的表情,又将手抽回去,易泓宇以为自己伤到白苏淼了,但是他自己知道并没有用多大的力气。白睿哲也一脸疑惑的看着易泓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易泓宇一把抓起袖子,然后把长出来的袖子卷了上去,直到看见了白苏淼的手,一大片红色触目惊心。
易泓宇立刻变成了一个小霸王:“你这个手是怎么回事,怎么烫成这个样子?为什么刚才见你的时候不马上说手被烫了。”
白苏淼被突然发怒的易泓宇吼到说不出话来。
白睿哲走过来,看到白苏淼的手也有些震惊。但是他还是拍了拍易泓宇的肩膀说:“阿宇,先别激动,你这样让苏淼怎么回答。”
易泓宇看了一眼白苏淼,软了下来,摸了摸被烫到的地方柔声问:“到底谁弄的,你在食堂到底怎么了?”
白苏淼摇了摇头说:“哎呀,我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你们别管了,不能什么事都麻烦你们。”
易泓宇瞪了她一眼真的火了:“什么叫麻烦啊,还拿不拿我当兄弟啊,阿哲还是你哥哥呢,你就这么瞒着我们。赶紧说,谁欺负你了,我们替你出头。”
白睿哲也黑了脸:“苏淼,你说实话到底怎么了,我倒要看看,谁这么大胆子,敢欺负我白睿哲的妹妹,是太久没打架,都不把我放在眼里了是吧。”
白苏淼淡淡的说:“告诉你们又怎么样,是男生也就算了,那可是女生,你们的原则不就是不动女生吗?告诉你们有用吗?”
易泓宇气的撸起袖子说:“女生?女生怎么了,不能因为我们不动女生,她们就一而再,再而三的找你茬吧。”
“你都说了,你们不动女生,所以我告诉你有用吗?还不如我自己解决。”白苏淼看着远处说。
白睿哲看了一眼白苏淼问道:“又是因为陈易吧。又是徐依依的干的吧?”
白苏淼看着他们:“你怎么知道是因为陈易?”
白睿哲努了努嘴说:“他去找李杰把分科表改了,从理科改成了文科,你说呢。”
“什么?”白苏淼眉头紧蹙,无语的瞪了一眼空气,这人是真的神经病吗。
易泓宇捏紧了拳头:“又是这两个不知死活的东西,每次都是他们,这次不给他们点颜色瞧瞧,他们就不知道本少爷的厉害。”
白苏淼烦躁揉了揉头发:“哎呀,不用你们管了,我会收拾徐依依的,我也不想和陈易再有一分钱的关系。你们去忙吧,我回教室了,烦死了。”说完转身向教学楼走去。
易泓宇转头看了一眼白睿哲,白睿哲拍了拍他的肩膀:“别着急,她就是这样,什么事都自己扛着,女生她解决,至于男生,就我们解决吧。”
说完两个人都看向了远方,眼里露出坚定的目光。没有他们的允许,白苏淼,谁也不能动,否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