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进化逆旅 > 第五十九章 多普勒效应

我的书架

第五十九章 多普勒效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巴蒂塔斯公馆的大门外,金湛、斯巴达克斯与维罗三人负手而立。静静的眺望着远方的地平线。而他们身后也排列整齐的布满了斯巴达克斯的卫兵。

  毕竟这三个奴隶已经离开他们所应该在的区域。这已经是巴蒂塔斯额外恩准的情况下才允许发生的,所以卫兵们的神情也非常严肃和紧张。

  不过好在昨天晚上宿醉加上彻夜狂欢的角斗士们全都在酣眠之中,根本无力插手他们逃跑之事。但在金湛的感知之中也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高大挺拔、健硕雄伟的黑色身影除了奥梅纳斯还会是谁?

  平静而又极度压抑的气氛终于在一道由远及近的马蹄声中被打破。斯巴达克斯拽紧了双拳,极力瞪大了双眼,想要把所来之人看得一清二楚。他的心脏也随着马蹄声的临近而不断加速跳动。

  可当马车夫的身影清晰的映入他们眼中之时,他们也第一时间发现了异常情况。

  只见马车夫的衣服之上沾满了鲜血,他的头发也是凌乱不堪,握着缰绳的手似乎在不断的颤抖,整个人以一种颓然不堪的架势勉强驾驶着马车行进过来。

  斯巴达克斯疯狂的冲上前去,一把拽住了马车夫问道:“这是什么情况?车里面是我的妻子苏拉吗?”

  马车夫艰难的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是你的妻子...但不幸的是在回来的路上我们遇到了一股强盗,他打伤了我,你的妻子恐怕现在也......

  斯巴达克斯将双目瞪得都快突出了眼眶。大喊一声,赶紧跑到马车后车厢处一把拉开了车帘。却发现思念已久、魂牵梦萦的妻子此时正静静的躺在一片血泊之中。

  这个画面瞬间便让他如遭雷击,一种痛彻心扉的感觉瞬间笼罩了他。他用颤抖的双手将苏拉从马车车厢中抱出来。泪水不由自主地从这名铁汉的眼眶中掉落落在了奄奄一息的苏拉脸上。

  看到妻子一如往常美艳却又无限憔悴的容颜,他哽咽的根本说不出话来。而苏拉此时勉力睁开了眼睛,看到眼前出现的面庞却根本不知道该高兴该忧伤还是。

  苏拉最后一滴泪水涌出了眼眶,千言万语只蕴含在一个深情的凝望之中。当她想开口之时,却早已经没有力气了。

  就这样一个对望之后,苏拉便永远的闭上了眼睛。在斯巴达克斯的怀中安详的离开了这个世界结束了她幸福而又苦难的一生。

  斯巴达克斯状若疯魔般的仰天长啸,虬结而起的肌肉似乎要撑爆他的身体,而他的意识也开始不断模糊。

  维罗第一时间上前扶住了他。远处的奥梅纳斯看到了这幅场景也是惊怒交加。他又如何不为斯巴达克斯这种遭遇所黯然神伤呢。要知道他之前可是经历一模一样的惨剧,本来拽在手中的武器已经不知不觉扔在了地上。

  金湛和维罗将斯巴达克斯以及苏拉的尸体护送回了公馆内,而鲜血淋漓的马车夫也在护卫们的搀扶下进了门中。

  这个突然的变故,让斯巴达克斯和金湛的逃跑计划瞬间化为泡影,也让原本卫兵们高度紧张的神经和教练左右为难的担心变得毫无意义。

  过度的惊讶让众人短时间内都无法正常的思考。唯有金湛相对冷静的仔细观察了整个过程。因为其实他在内心深处之中就不太相信斯巴达克斯真的能和苏拉团聚。

  但主观感情之上,他又不愿意接受这种想法,毕竟哪怕希望再渺茫,那也是一个美好的结局啊。

  在维罗将斯巴达克斯和苏拉安置好后,金湛却已经悄悄的尾随着一群护卫进入到庭院的深处。其实方才在看到受伤的马车夫之时,他便觉得事情的奇怪诡异。

  因为马车夫身上的衣服都被鲜血浸染,他的整个神情状态已经表现的接近身体极限了。这与他所说的遭到强盗的袭击也确实颇为相符。

  但是当金湛外放身体的强大感知探查到他的身上之时,便发现了巨大的疑点。马车夫受伤如此之重的身体之下,他的脉搏心跳、呼吸都是相对的平稳。

  要知道这种程度的失血之下,即使是野兽,也没办法做到他的身体所表现出来的情况吧。不管是伤口的剧痛,还是过度流失的鲜血都不可能让他身体如同往常一般平稳的运作。

  那可能便只有一个——他在撒谎,他的身上并没有伤口,那并不是他的鲜血。

  金湛将自己的感知外放到了极限?他如今大脑的潜能开发已经远远超越了正常人类可以想象的程度。

  并且随着他不断使用矩阵化思维带来的各种强大能力,这种潜能的开发还在不停的继续着。

  如今他跟随在守卫和马车夫的身后一段距离,目送着他们进入了一处隐秘的房间。隔着房间,他的感知依然能够清晰的探查到里面动向。

  在他感知锁定中的马车夫进入房间之后,那种踉跄的脚步便立马停止。佝偻的身体也完全挺直了。

  金湛强大的感知其实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外放的脑电波综合了雷达探测与类似多普勒效应的分析算法。

  他将周围环境中微小的空气扰动、温度变化、光的波长变化等等微观因素转化为了脑电波所探测到的电信号传回大脑之内,短时间内如同多普勒雷达般进行综合分析计算,在大脑中绘制出频谱分析图,直观的得出他想要探知的客观情况。

  所以马车夫进入房间后的行动方式变化带来的扰动就立马被金湛捕捉到了。

  随后令金湛更为意想不到和或者说不愿去想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偏房内传出了两道他所熟悉的声音,金湛赶紧闪身躲到隐蔽的角落,继续放大感知的探测灵敏度。将微弱的声音振动信号不停的在大脑中放大,直到他可以清晰地分辨每一个字符的意义。

  当马车夫进入房间之后,便发现了早就已经负手等待着的巴蒂塔斯。巴蒂塔斯随手唤卫兵在门外守候,然后开口说道:“怎么样一切顺利吗?”

  马车夫信心十足的点头道:“老板你放心!全部按照你的吩咐去做了。”

  “好,那那斯巴达克斯的反应如何?”巴蒂塔斯继续焦急问道。

  “斯巴达克斯看到妻子受伤并最后在他怀中咽气之后,整个人几乎都已经失去了正常的思维能力,然后是被金湛和维罗两个人给搀扶了回去的。苏拉的尸体也被他们带了过去,你看我这浑身献血的样子他们也没法多做怀疑呀。”

  “不错,既然他们都没有怀疑的话。那以后也再没有机会了,你赶紧收拾行李前往那波勒斯港我的驻地所在。后面很长一段时间你都不必再回到这里了。”巴蒂塔斯略微轻松了一些说道。

  看着马车夫依然一副犹豫迟疑的样子,巴蒂塔斯略带恼怒的道:“还不快去!我答应你的好处,半分都不会少给你的。”

  听到这个承诺之后,马车夫终于眉开眼笑。双手不住的兴奋搓着,同时猥琐的说道:“那我可以带走米拉吗?”

  “米拉绝对不行,那是我奖励斯巴达克斯专用的女奴。你就别得寸进尺了,我自有安排。”巴蒂塔斯开始有点不耐烦起来,挥手让马车夫赶紧收拾离开。

  马车走后,巴蒂塔斯又将门口的卫兵长官唤了进来道:“这几天你时刻给我留意着斯巴达克斯的动向,一有不正常之处立马向我汇报。”

  “属下明白。”护卫长也领命而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