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进化逆旅 > 第十二章 千钧一发

我的书架

第十二章 千钧一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清晨的温暖熹微阳光透过窗户照进了公寓房内,左雨澜在金湛的好一番苦劝下,终于进入了梦乡。

  又经过一个夜晚的煎熬后,金湛一边苦苦思索着破局之道,另一边又同时提防着任何可能到来的意外情况,再加上白天那一场惊心动魄的大战,如今的他真可谓心神俱疲。

  此时破晓的和煦阳光让他感觉到一丝难得的温暖和放松,下意识的想要在窗口多沐浴一会儿阳光。

  然而便是这一丝的放松让他突然之间如坠冰窟!

  目光所及之处,窗户外面正在高速飞来一个不明形状的物体。而且这个物体似乎已经透过窗户锁定了他的身体,同时不断加速前进。

  金湛的感知何其敏锐,大脑下意识给身体连续发出了数道指令进行闪躲匍匐等规避动作。

  然而这个虚拟梦境系统似乎高度仿真了他在现实中的身体状况,运动神经系统和肌肉活力都十分不堪,导致他在这个虚拟梦境世界中的身体也同样难以控制,响应迟缓。

  不到半秒钟的时间,那疾驰而来的飞行器就会将他的身体撞得粉碎。

  这半秒钟时间对于他敏锐的感知和神经反应来说是那么的漫长,他似乎可以清楚的看清这架失控的无人机上的每一个零件,和高速气流掠过无人机翼表面形成的一道道涡流。

  金湛看着那一帧帧画面中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无人机,尽可能的尝试闪躲,但恐怖的是他发现自己每每开始改变身体姿势之时,那无人机竟然也在相应的调整飞行姿态角度,始终牢牢将他得身体锁定住。

  千钧一发之际,金湛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向一侧倒去,在余光之中金湛撇到了左雨澜那柔美异常但却能爆发出惊人力量的婀娜身姿。在无人机刚好破过窗户完整撞上他之前,将他扑倒在地。

  左雨澜方才抱着金湛进入了梦乡,然而由于神经的长时间高度紧张后还保持着惯性,无法深度入睡,所以金湛刚刚离开她的怀抱,便立马开始醒转过来。

  当她恍惚间看到金湛冒冒失失的站在窗口的时候,便已经有了某种十分不祥的预感。随后便完全惊醒了过来,这才在刚刚那千钧一发之际救下了金湛。

  死里逃生之后金湛瞬间压抑下了大脑中涌现的劫后余生的喜悦、后怕等种种情绪,因为他立马想到死神系统已经完完全全对自己执行了一次完整也足以致命的死亡审判。

  只不过系统没有能够预期计算到左雨澜的干预行为。这么说来,金湛猛然反应过来,那下一个目标便是左雨澜了!!

  一念至此,金湛借着左雨澜扑倒他的动能,顺势带着她一起连续翻滚。一直滚入了周围布满了海绵泡沫的床底下面。

  与此同时刚刚划过金湛身体飞入屋内的无人机也已经深深的嵌入在墙壁之中。撞击时碎裂的零件和机翼等部件无规则地飞落在屋内各处。

  显然死神系统已经没有任何可以利用的角度对左雨澜进行死亡审判了。

  一阵“乒乒、乓乓”的撞击声平息之后,金湛以最快的速度清理了无人机的主要部件。

  确认了自己已经跳出了单体死亡审判执行的小循环后,他便可以毫无畏惧的正常活动,而不用再重复那诡异莫测、滑稽不堪的迷之走位了。很快他便把遗留的危险源全部排查干净。

  回到屋内后,金湛不由得懊恼万分、沮丧沉重的对左雨澜说道:“雨澜,对不起...由于我的疏忽,现在害得你来面对这一切...”

  “死神系统对我的死亡审判执行循环已经完成并跳出,轮到你了...”

  没想到左雨澜却洒脱一笑说道:“你没事就好!现在轮到我了,倒反而没那么担心了。对了,我刚才的身手还行吧?”

  金湛从左雨澜的话语中听不到一丝惆怅的情绪。产生了深深佩服的同时,也陷入了无尽自责之中。

  不过既然人家都如此的洒脱豪迈,自己又怎能再带给她不好的情绪呢。而左雨澜迅捷无比的动作也着实让金湛惊异不已。

  金湛由衷赞叹道:“要是回到尘星上的现实世界,你就是夏国第一女侠...不对,是尘星第一女侠!”

  左雨澜得意一笑,随即又疑惑道:“可是,我还是不太明白为什么我的行动变得如此敏捷?”

  对于这个问题,金湛也表示没有什么明确的思路,揣摩着说道:“可能是现实世界中你身体里的运动血脉和运动神经数量增多。从而在这个世界中的反馈便是身体的响应速度、肌肉力量、身体敏捷度都变得快上了许多。”

  “所以雨澜,我觉得你可能才是真正意义上完成了这个试炼所期许的进化。我甚至担心在这个世界结束之后,这个系统会给你安排难度更高的梦魇梦境世界。”

  左雨澜本来颇为自己的惊人突破感到欣喜,但当听到金湛最后一句话时,不由得神情立马黯然下来。

  心想难道这意味着后面的世界她就很难再与金湛在一起了吗?也对啊,他们两个一开始来到,同时来到这个世界,毕竟只是一个随机的巧合而已,想要再次相遇又谈何容易。

  而短期内想要回到现实世界中,就更不敢奢望了。因为毕竟她不明白这个虚拟世界究竟有多少对他们的试炼或者说磨难,经历完多少世界的剧情之后才能够有回归现实的选项。

  因此左雨澜甚至觉得这个是世界中死亡审判即将来临都显得没那么可怕了。她只想好好珍惜眼下和金湛在一起的时间,哪怕是天天与死神共舞。

  她本就不喜热闹喧嚣,这种与世隔绝隐居的两人世界倒也无比惬意,即使是在闹市之中也让她仿佛有一番“雨中山果落,灯下草虫鸣”,“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的浪漫体验。

  金湛心疼的看着又呆呆出神的左雨澜,柔声道:“雨澜,你快休息一会儿吧,现在轮到我为你站岗守卫了。”

  左雨澜享受着金湛宠溺的目光,然后慢慢闭上了眼睛。

  看着左雨澜安心的进入梦乡之后,方才危险关头那一幕幕又重新回到了金湛眼中。这次他对于死神系统变态的计算能力又有了新的体会。

  方才当他尝试做出各种规避动作的时候,例如他想下蹲的时候,系统一发现它有下蹲的趋势,立马调整了无人机飞行的俯冲角度,还是牢牢的锁定住了他。

  极其精确的计算、时时刻刻的修正能力以及各种跳出循环保证程序计算资源余度的架构让金湛大感费解。

  接下来的几天内,左雨澜享受着金湛的百般呵护,竟然完全忘记了死亡降临的恐惧。

  成天无忧无虑、饶有兴致的指挥着金湛做一些简单的料理工作,还时不时的品头论足一番。

  金湛同样被左雨澜这种乐观的情绪所感染了,精神放松之下各种各样的思路和灵感就源源不断的涌上心头。

  对于这个死神系统的规则和程序逻辑,金湛已经摸清了十之八九。其主要是依靠多重的循环结构来完成所有对象的有序审判。

  在每一层循环结构之中都留有防漏洞的跳出机制。关于具体有哪些跳出机制金湛也不可能一一全部摸清,尤其使现在死亡审判对像是左雨澜,他更是不敢去冒险做什么尝试了。

  基于现有的线索而言,他和左雨澜面对的唯一对手便是这个死神系统的审判程序。而想要战胜一个系统程序金湛首先想到的便是病毒。

  电脑病毒的种类五花八门,功能也各不一样,但究其本质来说,无非是针对系统的漏洞和弱点进行攻击,大规模的占用系统本身的内存和计算资源。

  随后影响到系统正常运行的程序,使之无法工作或者得到不了计算资源,这样一来系统就瘫痪了。

  然而想要植入一段病毒必须得有与系统读写交互的界面和通道。

  然而在这个死神世界中金湛明白自己本质上也不过是一段不停刷新、并由他的中枢神经系统输入虚拟梦境系统的数据而已。想要做到植入病毒来影响这个死神系统谈何容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