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进化逆旅 > 第十一章 极限反杀

我的书架

第十一章 极限反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比利虽然精神极度的惊恐紧张,但是他的视力也在一点点的恢复。看到金湛这一轮射击之后,自己被迫行进之下竟然反而已经距离金湛越来越近,并且这个时候对方竟然丢弃了手枪!

  “哈哈,子弹终于耗尽了吧。”比利一声狂笑,抡起拳头扑向了眼前近在咫尺的金湛。

  身强力壮的他对于解决高高瘦瘦看起来就病怏怏的金湛显然是拥有绝对的自信。

  可他却没想到对面的金湛居然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更可怕的是他的嘴角还露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微笑。

  “比利,你的死期已到!”

  听到自己被突然识破,以及那句令不带任何人类感情的话语让他不寒而栗。再加上金湛诡异的表现,比利再次陷入了被死神支配的深深恐惧,本能的陷入了短暂的停滞状态。

  而趁着比利恍惚失神的空当,金湛毫无预兆的跨出了一步,躲开了他袭击过来的拳头。侧身在比利的身上借力一抓,使自己的身体绕着比利扭转身形。

  一瞬间两个人似乎是快速的完成了移形换位。

  与这个移形换位同时发生的是他俩头顶的一个巨大灯罩一头的支架脱钩,从而以另一个支点为圆心,做起了大幅度向下的单摆运动。

  单摆运动的目标正是金湛前一瞬间所在的位置,而此时这个位置已经完全被比利所占有。

  一声闷响之后比利惨叫着被巨大的灯罩给撞飞出去,痛苦的倒地抽搐不已......

  这一下撞击仿佛是金湛压抑已久的重拳还击,更是对与比利狼狈为奸的死神系统的一记响亮耳光!!

  其实从进入这个黑暗房间之后,所发生的一切都不过在须臾之间。而整个战况的发展几乎完全按照金湛的谋划与调整稳步推进。

  从一开始利用强光误导对手同时获得射击反杀的机会,到失败后立即扭转思路,将计就计逼迫走位,直至将死神的审判布置转嫁到比利身上。可谓一气呵成,毫不拖泥带水。

  可其间的惊心动魄、千钧一发,也只有金湛自己才能体会。

  通过手机电筒亮光,金湛第一时间捕捉到了房顶的巨大灯罩。他自然立马反应过来,灯罩的势能是死神系统可以用来执行审判的一大利器。

  因此他的感知随时聚焦在这个灯罩之上,支架上螺丝的轻微旋转松动都逃不过金湛的双眼。在进行人体描边射击逼迫走位的同时,金湛也在不停的计算着灯罩的行动轨迹和时间。

  当他将自己的位置保持在灯罩的攻击核心范围之后,死神系统也干脆爽快的将螺丝卸掉让巨大的灯罩做出向下的单摆运动,扫向原地不动的金湛。

  由于死神系统在这个审判现场的执行过程中有两个完全无法控制的变量,金湛以及比利的思维反应和临时行为变化。

  在死神系统原本的计算和修正中,金湛必然会被这巨大的灯罩砸死而同时比利并不会受到什么影响。可哪里知道,随着金湛的不停逼迫走位,及喊出比利名字的打断,让比利的运动轨迹急剧变化。

  尤其是当螺丝松动支架脱落,单摆运动开始之后的一秒钟内。金湛和比利两人更是发生了奇怪的移形换位,导致系统的预判和计算一片混乱。

  最后关头,死神系统计算到了灯罩的单摆运动会伤及到比利。再次临时调整,将另一边的支架也同时断开,从而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原来的单摆运动轨迹,降低了灯罩下端撞击到比利身体时的动能。

  因此比利虽然在撞击下深受重伤,可还是堪堪保住了性命。死神系统最后还是勉强保住了自己规则秩序的底裤。

  而由于最后时刻单摆运动的临时打断,也导致这一次单体死亡审判并没有执行完成。因此对于金湛的单体死亡审判循环并没有跳出。

  金湛依旧是死神系统的追杀对象!

  对于这个结果,金湛自然是看在眼中、了然于心。虽然最后比利的存活以及死亡神判循环地继续不能让他彻底如愿。但是这场末路危机下的反扑狂澜,依然是那么回味无穷。

  比利重伤之下也必然已经没法再对他造成什么威胁了。而他现在所剩的体能一分一毫都非常重要。况且即使冒着巨大风险强行击杀了比利,也大概率不会致使死神系统瘫痪终结。之前一条条的系统跳出逻辑赫然在目,他可不像比利那么天真的认为这个死亡循环能那么容易的被打破。

  当晚,金湛拖着疲惫的身体来到了左雨澜新租的公寓,那是一片闹市区中人流繁华的区域,在这里总算可以不用担心大范围的天灾了。

  远远看到风尘仆仆而来的金湛,左雨澜几乎喜极而泣,这一天时间的漫长等待也同样让她心力交瘁。心下无限牵挂可却连电话也不敢打一个,生怕弄巧成拙影响到金湛的安全。

  如今看着来人那熟悉的身影,蓬松柔软的头发,明朗的笑容,和眼眸中清风明月般的温柔,左雨澜瞬间释然,冲上去一把抱住了金湛。

  早已经耗尽体力,强弩之末的金湛享受着佳人的淡淡体香,看到左雨澜水光潋滟的妙目中浪花闪动的笑意之时,他仿佛再次充满了能量。

  金湛带着左雨澜反复确认,排除了屋内任何有可能造成致死能量的物体和机械系统。甚至连水源都完全切断,所使用的生活用水都是靠着左雨澜从外界搬运回来。

  确认完是金湛是下一个死亡审判的对象之后,左雨澜根本不给金湛任何一点活动的空间,死死的把他按在了屋内,远离一切高能物体,四周甚至都布置满了海绵等柔软物质。

  左雨澜和金湛边吃着面包和压缩饼干,一边感叹着昨夜与今日的天壤之别。左雨澜看着周围全是海绵、泡沫的金湛不禁莞尔道:“湛,我现在可以称你为海绵宝宝吗?”

  金湛听了差点一口将食物喷了出来,边咳嗽边说道:“乖啊,这个词可别乱用...”

  看到左雨澜疑惑不解的眼神金湛也没有想要跟她多做解释。赶紧将今天的收获和体验总结性的跟她描述了一下,和比利的一场大战则被他按下不表,否则会吓坏左雨澜。

  左雨澜听得多少有点云里雾里的感觉。一会儿一个问题不断的打断提问着。

  好在是忘记了海绵宝宝这回事情,让金湛瞬间感到放松下来,便耐心的详细解答着她连番的提问。

  “那是不是意味着你已经通过这个系统完成了试炼获得了某种进化吗?”左雨澜突然想到这一点。

  金湛想也没想回答道:“我也毫无头绪,说实话我觉得所谓的进化不过是以各种方式激活体内各种各样的潜能而已。但我可以确定的是,我在现实中的身体内应该产生了某种变化。”

  “更确切一点,我感觉到我的脑神经反应明显提升了。我现在的心算速度也比以前有了明显的进步。”

  左雨澜也为之感到高兴,毕竟经历第一个梦境世界就产生了明显的变化的情况,让她对自己的试炼也或多或少产生了一丝期待。

  心情一好她便又开起了玩笑道:“那看来我的湛又变聪明了,我得考虑给你升职加薪了。”

  虽然金湛根本不知道所谓的升职加薪到底是何物。但好像下意识里一阵欣喜,一脸期待的问道,“怎么个升职加薪法啊?”

  “嗯...”左雨澜调皮说道,“你既然没那么笨了,那我就考虑把我的烹饪技术传授给你,咋样?让你全权接管御膳房。”

  “别了,我还是太年轻,还是不够优秀啊,还是在基层多锻炼吧。”金湛甩了甩脸上的冷汗,迎着左雨澜的白眼厚着脸皮把这话说完。

  “哼,不求进步,没有求生欲。”左雨澜一眼鄙视的说道。

  金湛无奈苦笑道:“不是我不求尽上进啊,你看咱们现在这环境,即使你想发扬光大御膳房也是无米之炊啊,我们现在是不是有一种在城市中过隐居山野般原始生活的感觉,甚至连个火种都没有。”

  “大隐隐于市是吗?”左雨澜跟着感叹道。随即她靠在了金湛怀中,柔声说道:“湛,要是往后余生都是这种日子,我倒也觉得欢喜。你还记得吗?我对你说过的第一句话。”

  “是此生无悔。”金湛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道。

  “嗯,我当时就有一种奇妙的感觉。没想到和你相遇的第一句话就把我后面的心情一如既往的囊括了。”左雨澜接着娓娓而言。

  金湛温柔地抱着左雨澜,内心同样享受着此刻的宁静和甜蜜。

  然而沉默之中,两人似乎又在等待着什么。那死亡审判的丧钟,必然还将响起,又怎么会给他们多少宁静的时间。

  夜晚,左雨澜说什么也要守着金湛,不肯休息。

  金湛勉力劝道:“雨澜,咱们已经把能想到的危险源全部排除了,不会有问题的。快休息吧,不然身体会撑不住的。”

  话说左雨澜今天在金湛出门之后,随时随地处于心惊肉跳的担忧之中。她精神上承受的压力其实并没有比金湛小多少。

  连日来的奔波劳累和极度紧张的精神压力,也让左雨澜的神经越绷越紧,她自己也不知道哪一天会难以承受。

  然而事情的发展总是那么奇妙,和金湛的情感碰撞,让她在时刻处于担惊受怕的虚拟世界中的历练,又增加了一份特殊的情愫在里面,使她内心的恐惧和怯懦正在逐步的消融。

  她的中枢神经系统也在几次大悲大喜过山车般的起承转折之中锻炼的日渐强悍。

  但和金湛不同的是,由于思维习惯的不同,她没有在高压之下始终使大脑处于满负荷高速运转的状态,从而导致大脑潜力被挖掘。

  她发现自己的神经系统在多种情感交割的磨砺下,倒是运动神经的部分出现了可喜的变化。

  好多原本处于待机状态的运动神经纤维末梢在悄然间苏醒,从而也导致运动神经影响交联的骨骼肌细胞也开始茁壮成长。

  这个直接导致她的身体力量和对于自己身体的控制都有了突破性的提升。总而言之,她现在觉得自己的体质已经与往日大为不同。

  尽管不清楚具体原因,但在她和金湛的分析交流中体会到这应该是她现实中的身体和金湛一样产生某种变化。

  因此连续的熬夜似乎并没有拖垮她的身体,反而在一次次劳累奔波之后,让她有了一种脱胎换骨的特别体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