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进化逆旅 > 第三章 逆向破解

我的书架

第三章 逆向破解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左雨澜已经在笔记本上画出了一张飞机座舱的示意图。上面标记了艾利克斯以及他同伴等几人名字和座位的对应关系,还画好了几个沿着座位横竖方向的箭头。

  看着左雨澜的慌乱的神情,以及那笔记本中简简单单的几个箭头和几个叉叉,金湛大概猜到了这可能便是艾利克斯预知画面中的死亡顺序吧?

  毕竟他觉得左雨澜对这个世界掌握着比他更多的信息,所以他相信左雨澜不会做没有意义的事情。

  难道说接下来的危险还会降临在这群幸存者的身上,然后又会是以这种巧合般的顺序进行吗?金湛不由得心下悸然。

  不过好在他自己和左雨澜在示意图中的位置相对靠后。

  没过多久,FDI的探员开始介入这场事故,直接找到了艾利克斯进行审讯。

  毕竟这起离奇的事故在FDI看来,艾利克斯有洗脱不了的嫌疑。他刚说完飞机要爆炸,并吵闹着离开飞机之后,飞机真的在起飞之后就爆炸了。

  一阵忙乱之后,一群人也开始各奔东西。金湛和左雨澜默默的打车跟在了艾利克斯团队的后面,来到了他们所住的小镇。

  路上金湛把自己的方才所思所想跟左雨澜一一探讨,左雨澜对金湛的八九不离十的推断大感诧异。

  “嗯,看来我的恐怖分子队友还算是智商在线啊。”左雨澜调笑道。

  “嘿嘿,你的试炼者身份可是先被我识破的。快,你还没跟我说你究竟是怎么知道飞机要出事的。”金湛疑惑重重,抓紧问道。

  “嗯,这个真的很巧。”左雨澜正色回答道,“正好我之前生活中比较喜欢收集以前的经典电影和小说。”

  “对于这个虚拟梦境世界中的场景,当艾利克斯开始大吵大闹要离开飞机的时候,我突然觉得这个画面特别熟悉,因为我以前在一个电影片段中依稀看到过相同的剧情。”

  “大致内容是主角在空难事故发生前,突然有了预知危险的能力,所以他和他的几个同伴以及受他影响的人,成功的避开了这次灾难。”

  “而后来这个世界中的一种莫名其妙的神秘力量,让他们按照一定的顺序离奇的死亡。嗯,这个电影貌似是叫死神来了!”

  “死神来了?”金湛稍一思索马上打断问道,“等等,你说那主角也就是艾利克斯是突然有了这种预知危险的能力,也就是说他以前并不具有这种能力。而这次事件之后,他也未必一定能预知下一次危险,对吗?”

  “嗯,你的感觉很对,我记得主角只是在这一次事故中能够清晰的预知后面整个灾难发生的过程,而这次事故之后,他的预知能力大打折扣。”

  “即使他能够提前看到一些线索和画面也无济于事,故事中的角色包括主角一个一个的按顺序死亡。”左雨澜回忆道。

  “唉,可惜的是具体的细节我也记不大清了,我只是在一个集锦里面看到过这个影片。当时要是找来细细看一下该多好唉,后悔死了。”

  金湛安慰她说道,“唉,别多想了,你看到过这么一个古老的电影,又正好来了这个世界,只能说冥冥之中已经是上天眷顾了。再说这个世界的具体设计也不一定完全按照那部电影啊,咱们还得慢慢探索规律。”

  “嗯,你说的也是。”左雨澜稍稍释怀。

  “你看他们几个人的地址,我都已经在地图上标注清楚,他们的分布不超过50公里。”

  “接下来咱们的计划就在这50公里范围内找一处居所、准备一个车,然后按照你整理的名单顺序逐个观察,你看怎样?”金湛把新买的地图递给了左雨澜,同时说道。

  “你的计划倒是挺快嘛,但是问题是我们现在去哪里搞车啊,况且我们人生地不熟,去哪里找住处?”左雨澜疑惑的问道。

  “这个嘛,让我来试一下。”金湛飒然一笑道。

  随后左雨澜满脸好奇的跟着金湛在大街小巷中到处逛着。突然,金湛驻足对左雨澜道:“就是这里!”

  左雨澜一看,店门标牌上写着电子俱乐部,不禁满头黑线。嗔怪道:“唉,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打电玩呢?”

  “别着急啊,说了让我试试嘛。”金湛边说边走进了电子俱乐部。

  金湛是他那个时代为数不多的愿意从底层硬件结构和底层机器语言学起的电子爱好者。

  尽管他那个时代已经有太多先进快捷的前端语言,可以用做人工智能和机器交互的使用,但他还是固执的喜欢研究底层逻辑。

  对于电子计算机的发展史,他可是如数家珍,D++这种机器交互快捷经久不衰的编程语言他自然是烂熟于心。

  浸淫系统底层多年的他虽然成长较慢,但功底极其扎实,对各种复杂的框架都能够一目了然的拆解理解,从而可以针对性逆向破解。

  底层修炼一旦大成就像风清扬教给令狐冲的独孤九剑一样,可以破尽天下武学。只要有招式就有破解的方法,对于系统而言只要有脚本就有漏洞。

  FDI网站作为常年受到黑客攻击的“宠儿”,多年来一直在修修补补,不断加强各种安全防护检测措施。

  原本这对于金湛来说不过是土鸡瓦狗,毕竟年代差距太久软件算法差距较大。但短时间内金湛没有强力软件的辅助,赤手空拳就想要攻入一座高手林立的坚城,显然并不轻松。

  为此,金湛只能先围而不攻,通过变态强大的编程语感尽快熟悉了这个时代的程序工具,从其他搜索引擎、邮箱网盘等服务器中爬取与FDI系统相关的云端信息。

  通过这些蛛丝马迹获取对手的有用情报,不断熟悉各大服务器的加密算法,同时双手开始在键盘上舞动起来。

  全神贯注投入的金湛慢慢进入了奇特的禅定状态,这种状态中思维处于高速的运转,可实际上他的神经系统异常放松。仿佛这种信息海洋中的拼杀鏖战如一日三餐般自在随意。

  原本进入虚拟梦境世界后一直高度紧绷的神经在此刻突然有了全面的松弛。这种巨大的张弛变化引起了虚拟梦境系统的警戒响应。

  为了加强与金湛中枢系统的联系,梦境系统不断提高交互电信号的强度,这让金湛逐渐感到烦闷和压抑。

  但他高度活跃的脑神经系统将这些大强度的电信号不断疏导转移,使得神经系统再次松弛下来,享受着代码中遨游的淋漓畅意。

  而这些强度不断提高的电信号始终被金湛控制在一个合适的范围内,冲刷刺激着他的脑神经系统。

  潜移默化间将他脑神经强度进行了一定的锻炼提升,同时为了疏导分解更多的过载电流,更多的大脑细胞参与到了分流工作中。

  满载之下,隐隐有一些沉睡的脑细胞开始有了苏醒的迹象......

  同时进行着两场交战的金湛全身心进入了良性循环的亢奋状态,虚拟梦境世界系统的交互电信号强度也停留在了稳定的阈值。

  金湛此时体验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清明感觉,思维开阔如巍巍河山入胸怀,似铁马冰河入梦来。

  随着金湛搭建起一个个自主智能运行的逆向破解脚本后,FDI系统那一座坚城开始遥遥欲坠起来,好多零日漏洞也被脚本发现和利用。

  通过强大的逆向工程和反向汇编,他获取了FDI系统的诸多保密信息,同时也将自己和左雨澜的信息该写入了FDI的数据库中。

  一顿操作猛如虎,时间却已经不知不觉过去了数个小时。对于脑中的神奇变化,金湛短时间内也无从察觉,只是奇怪明明鏖战了这么久,精神却好的出奇。

  左雨澜在旁边可看不懂其中精妙,早已经百无聊赖,在旁边电脑上玩了一会儿消消乐又感觉到困的不行。

  金湛收工之后看到了旁边早已经梦呓连连的左雨澜,摇摇头将她唤醒道:“我搞定了,走,带你去个好地方。”

  左雨澜在睡眼朦胧之间被金湛带着离开了电子俱乐部,来到一处颇为隐秘的居所。

  房屋周围树木草坪花卉齐备,显然是一个中产家庭的安居之所。而当金湛领着她通过房门的密码锁打开了房门,进入到屋内的时候,左雨澜才发现了些许不对。

  恍然间左雨澜回过神来,惊奇的问道:“金湛,这是怎么回事啊?咱们怎么跑到人家家里来了?还有你怎么知道密码啊?”

  金湛无奈笑道:“唉,刚刚你不是在我旁边吗啊,整个过程你不都看到了吗......”

  “唉呀,你别瞪我啊,马上给你解释。我刚刚呢入侵了FDI的系统,然后把我们俩的资料加入FDI探员数据库,也就是说现在你我两个人已经是名正言顺的FDI秘密调查员了。”

  “因为刚才我看到FDI人员开始介入对本次航班空难事件进行调查,所以我就想到可以将我们两个作为了本次调查的派驻代表替换了之前的工作人员。”

  “而这间屋子也算是联邦调查局在本镇的一间办公场所,现在就是咱们两探员的办公场所啦!”

  说完金湛,拿起了桌子上的一把汽车钥匙摇了摇,继续道:“嘿,你看还有这个外面的这辆车子也是我们的。”

  左雨澜听的目瞪口呆,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呆呆道:“金湛,我不是在做梦吗?

  金湛不置可否的吐槽道:“咱进的是梦境系统,那不就是做梦吗?但做梦也得舒服点吧,总不能让你这如花似玉的大小姐流落街头吧。”

  左雨澜心中温暖,脸上却不表露,接着好奇问道:“你怎么对这些老古董还这么有研究啊?”

  “这个就很巧了。”金湛略做思考说道,“就像你对这个死神来了的电影都能有所涉猎一样,我呢就正巧对这些老古董计算机比较在行。刚才算是你救了我,现在就算是我的一点回报哈。”

  左雨澜对金湛的计划和强大的执行能力大为赞叹,但嘴上依旧不依不饶的说道:“我可是救了你一命啊,你这点回报还差得远呢,再接再厉吧。”

  “还有,非法入侵FDI系统,看来你还真的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恐怖分子。”

  “唉,那我这个恐怖分子可是在为你打工,你得是恐怖组织头目啊。怎么样,我干的这么好啊,工资啥时候发呀?”金湛反驳道。

  “工资嘛,现在组织账上没钱,你快点去挣来,我就发你啊。”左雨澜开颜笑道。

  “得勒,那横竖都是我负责,您就负责貌美如花呗?老板。”金湛一摊手说道。

  “唉哟,觉悟不错嘛,我越来越觉得这个系统分我的队友还不错。”左雨澜咯咯笑道,似乎眉宇间那一丝忧愁和紧张也消散不少。

  “还啥队友啊,应该是难友。对手可是死神,咱们只能一起受难咯...”金湛苦笑道。

  左雨澜将“难友”两个字不小心听成了男友,只觉得脸上温热之感大盛。低头不语,完全没听到金湛后面说的什么。

  她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极度危险的梦境世界中,自己却是如此一反常态的敞开心扉。是患难与共增进了距离,还是因为初见时从他眼中瞥见的一片星辰呢?

  金湛看左雨澜不说话,只道是她也觉得这个死局难破,暗自神伤呢。就转头对她说道:“左大警探、左大老板,你快去休息吧,明天起来咱们还有好多活要干呢。”

  左雨澜这次倒是乖巧点头的“嗯”了一下,立马转身找了一间房间进去休息了。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