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异邦人永不为亡 > 【61.所隐藏着的秘密】

我的书架

【61.所隐藏着的秘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自此长明已经附身过一百多个死人身上,用着他们的身体,他们的身份,做着自己想要做到的事情。但没有哪次灵附之旅,能像这一次的旅途让长明充满惊奇的了,不光是因为这一次长明是在濒死之际无比惊险的情况下才附身到这个身体里,也不只是因为长明并没有像往常那样,获得到这具躯体生前的记忆,而是因为使者所罗门这个人,太让长明感到惊奇了。

  不管是在自己内裤里面藏度牒,还是把门口铭牌反过来贴,亦或者是拿这三层住宅作为幌子,使者所罗门所做的这一切,都足以向长明说明他是一个行事十分谨慎,喜欢故弄玄虚的家伙。

  不过,如果所罗门这个人只是个喜欢耍小聪明,故弄玄虚的家伙的话,长明倒是不会对这个人感到如此惊奇,只会觉得他是个有着被害妄想症的普通贵族罢了,但直到长明走进了所罗门住宅里所隐藏的地下室,长明才知道所罗门这个人很不简单。

  “咯噔!咯噔!”

  长明的硬皮鞋踩在这地下室里的石砖之上,让这空旷且深邃的地下室不停地回荡着自己的脚步声。如萤火虫一般闪耀着强烈白光的长明,在只身来到地下室的那一刹那,整个地下室瞬间被这白光所照亮,让长明得以看清楚这地下室的全貌。

  在这由巨大青石砖所搭建出来的地下室里,并没有摆放着什么太多的东西,只有一张长方桌摆在长明的面前,还有一整块长方形的巨大石块,随意摆放在这地下室的角落。

  有些难以忍受地下室阴冷气息的长明,搓了搓手来到了面前这张长方桌前,在那长明发现了一张铺满了整张桌子的地图,这是一张细致描绘着整个树王城的城镇地图。

  在这张描绘详尽的地图之上,长明不仅能够看到每条街道的分布,还能看到整个城镇的护卫分布点和巡逻点,以及树王城里每个民族所聚集的区域,都被详尽地划分出来了。

  当然,对于这些信息长明并不感兴趣,长明感兴趣的是这张地图是否标注出了迪伦王所在城堡和魔法师们所在地牢的位置。长明在这让人看得眼花缭乱的复杂地图上仔细寻找着,不知道用了多长时间,长明才在这张巨幅地图之上唯一的一处空白区域,找到了城堡和地牢的标注。

  “啧!”看着地图上城堡这串字母下面的空白区域,长明不由得烦躁地咂了咂舌,看上去城堡和地牢结构图这东西不管在哪个国家,都是机密中的机密,只有城主本人和树王城总事务官才有权持有,而所罗门作为经常出使到其他领主面前,频繁来往于隆瓦多帝国各地的使者,迪伦王更不可能将此机密交予他的手中。

  失望的长明将这张没有描绘他想要内容的地图卷了起来,很是随意地扔到了地上。看着面前这张空荡荡的长桌,早就对所罗门这个人的习惯了如指掌的长明,想都没想便将这张长桌扳倒在地。

  果然不出长明所料,所罗门就是这么一个喜欢故弄玄虚的家伙,这张长桌的下面隐藏着一个抽屉,只有将长桌扳倒之后才能将这抽屉给打开。

  “咣当!咣当!”

  长明还没来得及伸出手来打开这个抽屉,就在这张长桌完全放倒之后听见了里面的东西乱晃的声响,就如同长明之前所想的那样,所罗门所耍的这些小聪明完全就是欲盖弥彰,光听这动静,就算是傻子也知道这长桌里面肯定藏了什么东西。那么问题来了,以所罗门的智商,是怎么得到皇室封爵的同时,又被迪伦王聘为御用使者的呢?

  长明在心中一边想着这个不解之谜,一边拉开了长桌下方的抽屉。

  在这抽屉里面,长明发现了满满一大包金币,看上去他应该是找到了所罗门的小金库,长明用手掂量了一下这包金币的重量,心想着接下来他在树王城的活动经费算是有着落了。

  将这一包满满的金币系在自己腰间,长明再次伸出手来向抽屉里摸索着,他只感觉到自己好像摸出了两片圆铁片,拿出来一看,长明才发现这两个可不是什么圆铁片,而是刻有家徽的金质铭牌。

  在这白光的照耀下,长明仔细观摩着手中这两个金质铭牌,其中一个铭牌上面,刻着一个粗略的半身人像,这人像下面还刻着一串字母,这串字母是隆瓦多帝国的古文字,长明根据着串字母里大写的首字母,可以大致推断出这串字母的读音应该为——隆瓦多,这上面所刻着的半身人像,应该就是隆瓦多帝国皇室家族的家徽——泰坦巨人。

  长明之所以能够认出这个家徽,是因为他和琦莉在树王城大街上闲逛之时,没少遇到打着这幅旗帜的商队,从他们趾高气昂的态度,以及一口一个“泰坦巨人”“皇帝陛下”的说辞,长明又不是什么傻子,不难将这些信息串联在一起,得到合理的解释。

  毕竟所罗门是皇室钦赐的贵族爵士,有这代表着皇室象征的铭牌也属正常。而另外一块铭牌,则看着一个拉弦射箭的半人马像,长明对这半人马像也很有印象,这是充斥在树王城各个塔楼之上的,迪伦王的家徽——巨人克星半人马战士。

  作为迪伦王手下的御用使者,所罗门理应拥有这块铭牌,不过这事说来也是凑巧,隆瓦多皇室的家徽是“泰坦巨人”,迪伦王的家徽是“巨人克星”,真不知道这两家家族在千年前有什么恩怨情仇,才会选用出两个如此不和谐的家徽,也怪不得隆瓦多帝国的贵族老爷们会怀疑迪伦王有谋反之心,千年前两家的家徽便昭示了这一切。

  当然,这只不过是那些贵族老爷们的臆想罢了,实际上长明听琦莉说过,这两大家族看似互相敌对的家徽都是千年前亚特兰皇室赐给他们的,不仅是这两大家族,亚特兰皇室还赐给隆瓦多族其他家族很多敌对的家徽图腾,什么红龙鱼和三叉戟,什么散发光芒的太阳和刺穿太阳的长枪。

  千年前彻底征服了隆瓦多族人的亚特兰皇室之所以这么做,就是为了用潜移默化的方式让隆瓦多各部落家族产生隔阂,无法团结在一起,这才能让人口数量仅次于亚特兰族的隆瓦多族更好地被皇室所统治,减少日后他们反叛的可能性。

  不过这些都是千年前所发生的事情了,而且还是从琦莉这个小女孩的嘴里说出来的,其真实性还有待考究。长明将手中这两块证明自己身份的铭牌塞进了怀里,再次伸出手来向抽屉里摸索起来,想要看一下里面还有什么漏掉的东西没。

  左摸来,右摸去,长明在这抽屉里摸索了半天,除了摸到了一小片羊皮纸外,没有再摸到任何东西。确认了没有漏掉的东西之后,长明抽出手来,很是随意地将手中这一小片羊皮纸展开在了眼前。

  本来长明只是习惯性地展开这一小块羊皮纸,很是随意地看了看上面所写的内容,毕竟这长还没长明大拇指指甲盖大小的羊皮纸上能写什么内容,不过就是个普通的碎纸屑罢了,但是等到长明看清楚这一碎纸屑上所写的三个小字之后,他整个人的表情都变得无比的诧异。

  “战长明……”惊讶的长明轻声读出了手中碎纸屑上所写的内容,虽然这内容只有短短的三个字,但还是让长明感觉到背后一凉,心灵为之一颤。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