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异邦人永不为亡 > 【54.酒馆女仆】

我的书架

【54.酒馆女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叮铃!”

  长明推开这酒馆的大门,触动到了大门上所安置的铃铛,发出了悦耳的铃声。

  听到这悦耳铃声之后,在长明和琦莉刚刚走进这酒馆之时,就有一位端着原木盘的女仆来到了长明的面前,礼貌地向着到来的客人鞠躬道:“欢迎光临,您……原来是使者大人啊,您从木堡镇平安归来了啊!”

  看着面前这个女仆礼貌地微笑,长明只得板着个脸,装腔作势地说道:“没错,谈判顺利结束了。”

  “真是太好了,大家们都在担心着您的安危呢,毕竟木堡镇的领主可不是什么友善的家伙。”

  “啊……谢谢你们的关心……”面对这如此熟知使者所罗门动向的女仆,长明感到有些慌张,他只得仔细查看了一下这酒馆的构造:这是一个装修豪华,配有十几张领主长桌的巨大建筑,在这一张张长桌上都摆放着丰盛的美食,有很多佩戴盔甲或身穿礼服的贵族子弟正三五成群地围在各自的长桌之前,举着手中木杯欢快地畅饮着,在这酒馆的角落里,还坐着一位吟游诗人,用手拨动着腰间的木琴,吟唱着亚特兰大陆的传统诗瑶。

  看着面前这群陌生的贵族子弟,这让长明心中感到有些发憷,之前长明本来想着,以醉酒为借口接近几个贵族子弟,找到熟知使者所罗门的人,来探取消息。但没想到这群贵族子弟人数居然这么多,而且都还扎堆在一起,这让长明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就在长明为难之际,面前的这个女仆好似看穿了长明的心思,歪着头向长明问道:“难道说使者大人您今天不是来找大家聊天的吗?”

  “聊……聊天?”长明微微一愣,不知觉地反问道。

  “对啊,使者大人您经常来这里请这些贵族子弟们喝酒,帮迪伦王打探树王城的情报,这件事对经常来酒馆的客人来说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哦呀,看来这个使者所罗门生前就有打探情报的习惯啊!那接下来长明不管问些什么奇怪的问题也不用担心会引起别人的怀疑,毕竟有了“帮迪伦王”打探情报这一个完美的借口。

  不过话说回来,长明看着面前这表情友善,性格单纯的女仆,感觉她应该很好骗很好套话的样子。为了了解到更多使者所罗门生前的情报,长明故意装出一副很难受地样子,用手敲打了一下自己的脑门,并说道:“啊,我刚从木堡镇回来感到有些疲惫,被那个马赛尔领主折磨的话都不会说了,就不去打扰大家了吧!”

  “使者大人真是辛苦了,我就说使者大人今天的样子怎么怪怪的,原来被谈判工作给累坏了啊!”

  “哦?”长明装出一副满不在乎地样子,追问道,“那平时的我是什么样子的?”

  面对长明的追问,女仆的脸微微一红,有些不好意思地摩挲着手中的原木盘,小声地说道:“使者大人平时不管是对待贵族还是平民,都特别的随和友善,在与他人说话前都会很礼貌地看着对方的眼睛,抿嘴微笑……有可能是我的错觉,我只感觉您在和我说话时,微笑的次数特别多……”

  哇,和他人说话的时候看着对方的眼睛,而且还要抿嘴微笑……长明只感觉这个叫所罗门的家伙看起来不仅长相英俊,连和别人说话时也散发着无穷的魅力,面前这个单纯的女仆就被迷的神魂颠倒样子便是最好的证明。

  面对女仆如此娇羞的样子,长明也不好不作出回应,只能是现学现卖,努力直视着面前女仆的眼睛,生硬地摆出自以为最有魅力的微笑,笑着向女仆说道:“这不是你的错觉,不管是谁和你这样单纯可爱的女仆对话,都会不由自主地露出微笑的。”

  “啊……”这位女仆听完长明所说的话后,就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击中了一般,双腿一滑差点没保持住平衡。

  看着女仆如此慌张的样子,长明担心地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羞涩的女仆此时已经完全不敢直视长明的眼睛了,慌忙举起手中的原木盘遮住了自己的脸,害羞的她鼓起勇气向着长明问道,“既然使者大人今天来这里不是为了和大家们喝酒聊天的,难道说您今天来酒馆是专门来找我的吗……”

  “啊……”面对这如此多情的女仆,长明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他只能是岔开话题,向女仆问道,“话说我来这个酒馆这么多次,还不知道这个酒馆有没有相对安静一点的喝酒场所呢……”

  羞涩的女仆偷偷从原木盘的一侧露出一只眼睛,向长明问道:“您指的是二楼的贵族包间吗?”

  “没错,我想到那里安静的喝酒,休息一下。”

  这位女仆毕竟是有着专业素养的酒馆服务人员,面对长明的需求,女仆努力平息着躁动的内心,放下手中原木盘,面露出一副职业性的微笑向长明说道:“好的使者大人,我这就带您到二楼的贵族包间,您是一个人来的对吧,那我给您挑一个相对舒适的单人房。”

  “啊,我还有一个同行的人,给我挑一个双人房好了。”长明很是尴尬地指了指正在那里忽闪着大眼睛,不停观察着酒馆华丽装修的琦莉,如实向女仆说道。

  一刹那,长明只感觉酒馆里的气氛变得凝重了许多,刚才还一脸娇羞的女仆,脸上的表情变得冷淡了许多。

  “哦吼?”刚才还一副单纯可爱样子的女仆现在像变了个人似的,单手拎着手中原木盘,左手掐着腰,眼光里带着一丝杀意上下打量着长明身旁的琦莉,“平胸,皮衣,红发,动作举止像个野人……啧啧,使者大人原来喜欢这样的女孩子啊?”

  看着这女仆如此反常的样子,以及从她口中说出的那如同冷到骨髓里的音调,让长明感到不寒而栗,赶紧下意识地解释道:“不是你想象的那个样子的,我和她只是普通朋友而已……”

  “使者大人不必过多解释!”女仆歪过头来,用她那冷冰冰的眼神直视着长明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道,“刚才我听一客人说,使者大人刚才一直在城门口和一位小女孩亲亲我我抱在一起……我刚开始还不信,没想到这一切都是真的!”

  “啊这……”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才过去多长时间,长明在树王城城门口所做的事情都传到这里来了。对于这确实发生过的真实事件,长明不知道该如何辩解,只能用手拍了拍身旁的琦莉,尽力狡辩道,“这都是误会,我们抱在一起是有原因的,来琦莉,你快跟面前这位女仆解释清楚!”

  “啊?”一直专注于这酒馆豪华装修,研究墙壁上贴着的金皮能不能偷偷切一小块下来的琦莉,浑然不知刚才发生了什么,很是不解地眨着眼睛看着长明。

  “这位女仆?”女仆那双失去高光的蓝色瞳孔死死地向长明盯了过去,“话说回来使者大人,您好像从进入酒馆之时到现在都没叫过我的名字,每次您来到酒馆都会主动给我打招呼的,为什么今天……难道说……”

  “咕咚!”长明很是紧张地咽了一口口气,心想:不会吧,我不会在刚进入酒馆还不到3分钟的时候就暴露了吧!

  看着面前这杀气蓬勃的女仆,已经大厅内放下酒杯看热闹的众人,长明只感觉心情特别的忐忑。

  “难道说……您有了新欢之后就不记得我的名字了吗?”一道热泪从女仆的眼睛中夺眶而出。

  “呼!”原来还是在吃醋,自己没有被暴露。看着面前这位痴情的女仆悲情落泪,长明居然流露出了安心的表情,众人看到这番场景后都不由得在心中骂道:马的法克!太人渣了!

  松了一口气的长明又挤出一丝僵硬的微笑,向女仆安慰道:“我怎么可能忘记你的名字呢?我只不过是刚从木堡镇归来,太累了……”

  “那您说一下我的名字叫什么。”女仆冷冷地回道。

  “啊?”长明微微一愣,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有些呆滞。

  女仆再次重复了一下自己刚才的话:“如果没有忘记的话,那请您现在说一下我的名字。”

  “这个简单……”长明收起了自己脸上尴尬的笑容,小声跟女仆商量道,“那你能不能给我一点提示?”

  “没有提示!”女仆的瞳孔都快开始变黑了。

  “那……给我三次猜的机会怎么样?”

  “就给你一次机会!”别说瞳孔了,女仆的眼白也开始变黑了。

  “这……”长明面对这周游了大半个亚特兰大陆都未曾遇到过的难题,他也只能是根据面前女仆的身材,发色,性格进行逐一分析,加持上他的起名天赋,想到了一个很符合面前这个女仆的名字。

  没有丝毫的忧郁,长明冲着面前女仆吼出了自己的答案:“你的名字叫做莎拉!”

  “错!”一脸悲愤表情的女仆将手中原木盘用力地砸在了长明的脸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