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异邦人永不为亡 > 【50.太变态了】

我的书架

【50.太变态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他,只不过是一个很普通的守城士兵。

  唯一不普通的,是他那出身于贵族家庭私生子的身份。这一在平民眼里很是幸运,但在贵族眼里很是卑贱的身份,让他在这偌大的树王城中,只能从事守城士兵这一类杂活,每天都有检阅不完的通行证,每天都会被话痨的商人给缠住,每天都有着颇有姿色的少女向他暗送秋波,每天他都只能呆在这个令人生厌的地方,慢慢地消磨着自己的时光。

  今天早上还没出门时,他的家门口又被债主们给堵住了;出门想吃个早饭,碰到十个人有八个人是他母亲的再婚对象;刚吃完早饭才得知,他的叔叔又篡改了父亲的遗嘱,他父亲在病重后良心发现,写下遗嘱要他继承的唯一遗产——家族祖传的马桶,也被他那贪婪的叔叔给夺走了。

  如期来到自己的岗位之上,忍耐着这一天无聊工作的他,在心中默默地想着:今天到底是什么鬼日子,一天才刚刚开始就遇到这么多糟心事,特别是他父亲留下来的马桶被叔叔抢走这件事,这也太操蛋!试问他这一辈子,还能遇到比这还要操蛋的事情吗?

  “喂!士兵!这两个人都这样了,你还不上去管一管啊!”一位多事的商人推醒了陷入沉思之中的守城士兵,指了指面前纠缠在了一起的长明和琦莉。

  比马桶被抢还更加操蛋的事情来了!

  这一男一女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做出这种苟且之事!让守城士兵不由得心生嫉妒……啊不,心生憎恨!二话不说便拔出了腰间长剑,向着两人所在的位置冲了过去。

  “喂!你们两个干什么呢!”守城士兵义正辞严地向着长明大声训斥道。

  看到守城士兵握着手中长剑来到面前,长明只能装傻充楞道:“没干什么啊,我们只不过是在……欣赏这城墙的风景而已!”

  守城士兵向着长明所望的方向看去,这本是由红色耐火砖搭建而成的城墙,经过风吹日晒,岁月的磨砺,原本是枣红色的古老城墙,现在在阳光的映衬之下,显得有些发黄。

  看着面前这堵黄色的城墙,守城士兵转头向着长明投去了轻蔑的目光:“看来你还是个高等级的变态啊,仅仅是看到黄色的东西,就立刻兴奋地发了情吗?”

  “不是,你误会了,我只是……”

  “我误会什么!”守城士兵握紧手中长剑,直指身后的城门,“自树王城建立以来,还没有人敢在树王城城门口做出这种苟且之事!你刚才不仅暗示城墙是在搞黄色,还在那里正大光明地搞黄色,何止是变态,简直就是变态!太不把我这守城士兵给放在眼里了!”

  “不是,你听我说……”长明现在和琦莉处在如此尴尬的姿势下,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跟守城士兵解释清楚了,他只能低下头来向身下的琦莉催促道,“琦莉咱们还是换个别的办法吧,不换办法换个地方也行啊,光天化日的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可就麻烦了!”

  “没错,你们如果不停止的话,麻烦就要找上门来了。”守城士兵一边挥舞着手中长剑,一边警告道。

  本来还很害羞,多次有过放弃念头的琦莉,在听到守城士兵放出的狠话之后,琦莉彻底跟他杠上了,赖在长明怀里不出来了,并且还用手拍了一下长明的背部,说道:

  “使者大人别乱动,相信我,马上就快弄出来了!”

  “马上就快……弄出来了!”守城士兵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刚才听到了什么污言秽语,他愤怒地一挥手中长剑,大声冲着长明吼道,“本来我只觉得你是个变态,没想到这位少女比你还要变态,弄出来了……这种污言秽语都能说得出来,呸!恶心!”

  长明微微一愣,完全没有搞懂刚才琦莉说出的这句话,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啊……”还躲在长明怀里的琦莉,好像遇到了什么难题,只听到她说出一句,“太小了不好弄啊,我的手抓不住它。”

  “太小了?”守城士兵看向长明的眼神多了几分同情,“这么小就不要当众出来搞黄色了啊,多丢人现眼啊!”

  长明很无奈地扶了扶额头,琦莉说的应该是那个缝羊皮纸的活扣吧,这种小东西的确很难用手抓住它。

  经过多次尝试之后,根本无法用手解开活扣,失去耐心的琦莉,又在长明怀里说了一句:“没办法,太小了弄不开,我只能用咬的了……”

  “用咬的了?”守城士兵只感觉自己的大脑正在不停地颤抖着,他握紧了手中长剑大步向长明走来,冲着长明吼道,“为了树王城的秩序,为了这世界的真善美,看我不一剑砍死你这个死变态!”

  “你才是高等级的变态吧!怎么不管她说什么你都会自动脑补成黄色的东西啊!”长明有些忍不住了,也抽出了腰间长剑大声吼道,在气势上完全不输给这位守城士兵。

  看到面前这个少年搞完黄色之后,非但不束手就擒,反而还污蔑自己是个变态!守城士兵怒不可遏,挥剑便向长剑砍去:“闭嘴你这个变态!看我不把你给就地正法。”

  “噌!”

  守城士兵的出招过于明显,这让长明根本不需要移动自己的身体,只不过是随手挥出自己的长剑,便挡住了守城士兵的攻击。

  面前这个守城士兵,就算多来是个都不是长明的对手,长明对此本无多虑,但一想到自己还没进入树王城,就和守城士兵打起来了,这让魔法师营救计划又增添了些许不必要的麻烦,这让长明很是无奈地砸了砸舌,发出了“啧”的声音。

  “啧?你居然发生了‘啧’的声音!”守城士兵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太变态了!太恶心了!呸!”

  “呃……”

  长明一脸黑线地看着面前这个守城士兵,心想这家伙真是个百年难遇的变态,就连长明随便砸个舌他都能脑补成黄色的东西,而且还表现的如此义正辞严,在变态绅士这一领域,长明愿称他为最强。

  就在守城士兵不停地在因长明发出的一声“啧”,而感到恶心干呕之时,琦莉终于从长明怀里钻出来了,不仅如此,她的手上还拿着一张印有皇室徽章的羊皮纸。

  “呼……使者大人,您的度牒被我成功取出来了!”琦莉很是高兴地将手中的羊皮纸递给了长明。

  刚刚出来,不知道外面发生什么事情的琦莉,转过身来发现之前还一脸高傲冷漠脸的守城士兵,不知为何正跪倒在地,不停地干呕着。

  看着守城士兵如此恶心的样子,琦莉回过头来疑惑地向长明问道:“使者大人他这是怎么了,难道说您和他打架了?”

  “不……”长明微微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我没有动手,他只不过是对他那颗无比变态的心感到过敏而已。”

  “没有……动手!”跪在地上不停颤抖的守城士兵,还在不停地重复着长明说出的话,并大声吼道,“太变态了!太恶心了!小孩子们听了会学坏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