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异邦人永不为亡 > 【49.合格的绅士】

我的书架

【49.合格的绅士】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摸着这熟悉的触感,长明不由得惊呼了一声:“还真有!”

  “嘿嘿,我说的没错吧!”琦莉冲着害羞的长明开心地笑着,“看来使者大人早有先见之明,在进入木堡镇之前,就把度牒这种能够证明您身份的东西藏到了内裤之中了!”

  长明有些不好意思地点了一下头,心想怪不得之前和那群猎人战斗时,总感觉自己的屁股有些别扭。

  “不过话说回来,负责绞刑的人是达勒大叔,按他的习惯应该会扒开受刑者的衣物,做一个全方位的检查,不会有任何遗漏物品才对的啊?”

  “嗯!”长明微微一愣,这个达勒大叔不就是刚才所说的和贵族大叔同床共枕的家伙吗?这家伙给长明做检查……长明现在有些怀疑来自屁股上的违和感有可能不是藏在里面的羊皮纸造成的……

  “不管这么多了使者大人!”琦莉偷偷地用余光瞄了一眼身后的守城士兵,故意发出很大的声音,看上去像是在和长明说话实则是在向身后守城士兵呛声道,“快点把您的度牒从内裤里掏出来吧!让我好好用这度牒呼某人的熊脸!”

  “小声点啊你!”长明羞红了脸大声向着琦莉呵斥道。

  看到长明恼羞成怒的样子,琦莉很是委屈地低下了头:“内裤里藏东西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很多贵族都是这么做的大家都知道,而且还有很多人效仿这一做法呢!”

  “这种恶心的事情就不要盲目跟风了!”

  长明往自己的周围看去,只看到很多来往的商队,还有那摆着一副臭脸的守城士兵都在盯着他看,为了不让这尴尬的场面继续持续下去,长明只能狠下心来,用自己灵活的右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进了裤子里面,想要在周围人群察觉之前,把这度牒给掏出来。

  “滋啦!”

  就在长明的右手触碰到度牒,准备将其拽出来之时,一声羊皮纸撕裂的声音从裤子里传来,惊的长明身体为之一颤,赶紧把手给收回来了。

  看着长明那空空如也的手,琦莉有些好奇地问道:“使者大人,度牒呢?”

  “出了点小状况……”

  “什么状况?”

  “看上去这度牒不仅仅是藏在内裤里这么简单……它好像是被缝在了我的内裤里面!”

  长明很是无奈地扶了扶额头,没想到这具躯体生前是这么一个谨慎的人,居然会想到把度牒缝在内裤里这种馊主意,不过这么做的话,的确能够躲过达勒大叔这个老变态的搜查。

  “嗯,这可不是什么小状况啊!”琦莉不由得盯向了长明的屁股,若有所思地问道,“缝的很结实吗,不能硬拽出来吗?”

  长明摇了摇头:“硬拽的话肯定会把度牒给弄坏的,我刚才就是听见羊皮纸撕裂的声音才停手的!”

  “那……缝的线上应该有个活扣,是使者大人您可以把手伸进去把那个扣给解开,这样就能把度牒完好无损地取出来了!”

  长明豁然大悟地点了点头:“原来如此!那我怎么才能在双眼看不见,两只手不能同时进入裤子里的情况下结开那个该死的活扣呢!”

  琦莉很是灵活地舞动自己的五指:“当然是要盲操咯!”

  “不好意思,我是个绅士,不会这种高级变态才会的手法。”

  一边说着,长明又开始在意起了周围人群的目光,面对度牒拿不出来这一困境,长明觉得只有一个方法能够解决了。

  长明低下头来,小声向琦莉问道:“你刚才是不是有提到过,你有个朋友在落日镇?”

  琦莉点了点头:“是的,他就住在落日镇里的贫民区里。”

  “太好了,能不能带我去找他,我想借用一下他的房间……把度牒给取出来。”

  “当然可以啦!”琦莉想都没想便答应了,但答应完之后琦莉便后悔了,因为她再次注意到了身后那位高傲的守城士兵,向她投来的轻蔑眼神。

  琦莉瞬间又被这守城士兵给惹火了,她一把将身边的长明给拽住,很是认真地向长明说道:“使者大人,我们不能离开这里!”

  “为什么?”长明有些摸不着头脑。

  琦莉偷偷指了指身后那位守城士兵,很是不服气地回答道:“如果我们现在走了,就等于是在向他认输了!”

  “啊?”长明微微一愣,“咱们又没跟他比赛,哪来的认输这一说法啊?”

  “使者大人您不懂,既然我都放出狠话来了,这度牒必须当场拿出来,才能完胜我与他的这场暗中较量!”

  “我已经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了……”

  “使者大人您能不能为了我的较量小小的牺牲一下,就站在这里把内裤脱下来,然后再把度牒拿出来呢?反正这和去落日镇所做的事情都是一样的,只不过是地点不同罢了!”

  “一样个屁啊!我为什么要为你这无聊的较量做出这么大的牺牲啊!”

  “呜……”眼看长明十分固执,不管琦莉怎么劝都不肯就范,没办法琦莉只能很委屈地鼓动着脸颊,用水汪汪的眼睛抬头看向长明,用娇滴滴地声线继续向长明劝道,“使者大人,您就听我的,脱了嘛!”

  “不脱!”不管琦莉再怎么卖萌,长明的内心根本不为所动。

  “要不我帮您脱吧!”

  “真的吗……咳咳!我死也不脱!”好险,看着琦莉那灵活的双手,长明那钢铁般坚强的意志防线差点沦陷。

  周围来往的商队,还有那摆着一副臭脸的守城士兵看到这一幕,当场震惊呆愣在了原地,他们没想到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开放的吗?男的调戏女的他们倒是经常见,女的调戏男的可是破天荒头一回,这让来往的商队纷纷停下了脚步,带着批判性的眼神,与长明和琦莉保持着很微妙的距离,观看着这一调戏事件的后续。

  他们这群商人本以为,女的在那调戏男的,不停地说着“脱了吧脱了吧”,已经是一件十分刺激的事情了,但他们没有想到,后面又发生了一件更加刺激的事情!

  “使者大人……您还真是油盐不进啊!”装嗲卖萌这么长时间,装的都有些疲惫的琦莉,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向长明说道。

  长明很是无奈地耸了耸肩:“我可是个心智健全,受过道德教育的成年人,你就是劝一辈子,我也不可能会做出当众脱裤子这么变态的事情的!”

  “可恶啊……”琦莉看着周围人的目光不停地向她聚集而来,那位守城士兵的眼神也变得越来越轻蔑,琦莉可不想就这样尴尬收场,今天这该死的度牒必须得当场掏出来,才能挽回她“鬼点子”琦莉的颜面!

  既然长明不想脱,也不会盲操的,无法将那度牒完好无损地拿出来的话……羞红脸的琦莉,只能小声向着长明建议道:“要不然……我帮你把度牒拿出来吧……”

  按理说,琦莉发出这么小的声音,长明应该是听不清楚才对的。但长明只听见了琦莉所说的这句话里“我帮你”这三个字,作为一个合格的绅士,长明想都没想直接了当地回到道:“好的,来吧,我同意!”

  “嗯?你听清楚我说什么了吗,你就不再礼貌地谦让一下吗?”琦莉微微一愣说道。

  “没什么好谦让的!”长明义正言辞地伸出双手,紧紧抓住了琦莉的肩膀,“只要不让我当众脱裤子,不管你对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于是乎,在长明还不知道琦莉要做什么,琦莉还未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便发生了开头所发生的当众猥亵事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