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异邦人永不为亡 > 【48.气氛变污】

我的书架

【48.气氛变污】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琦莉,你准备好了吗?”站在树王城高大的城门外,当着众多守城士兵,还有来往商队的面前,长明很是深情地望着琦莉。

  害羞的琦莉不停躲闪着长明那炙热的目光,脸颊微红,小嘴微嘟,害羞地说道:“这种事情不都是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发生的嘛……”

  长明微笑着点了点头,把双手搭在了琦莉的肩膀上:“那我们开始吧!”

  “要不再等等吧!”琦莉缓缓抬起头来,鼓起脸颊很是紧张地做着深呼吸。

  “不用等了,让我们速战速决吧!”

  长明很是强硬地抓紧了琦莉的肩膀,将琦莉深深地拥抱在了怀中!琦莉一开始还有所挣扎,但她娇小的身材可敌不过长明强有力的双臂,只能顺从地钻进长明的怀抱里。

  看到这一幕,守城士兵们和来往的商队惊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震惊!震惊!树王城外突发猥亵事件,一名男子无法把持住自己的欲望,居然当众对一位娇小少女下手,将她抱在自己怀中……不仅如此,这位男子还当众拉开了自己的上衣,将这位娇小少女的头套进了衬衫里!当众猥亵事件瞬间升级为了××事件!

  一直以来,都以绅士自称的长明,为何会突然做出如此下流之事,这一切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这件事还要从几分钟前说起。

  ————

  “通行证!”

  来到繁华的树王城城门口的长明,还没等他踏入这城门口,一位高冷的守城士兵便板着脸拦住了他,并很是不耐烦地甩给了长明这两个字。

  长明微微一愣,游历了大半个亚特兰大陆的他从来没说过这种东西,对此长明也只能反问一句:“什么是通行证?”

  守城士兵很是热情地为长明介绍了一下什么是通行证。

  只见守城士兵将一张过期作废的通行证呼在了长明的脸上,然后很是高冷地说道:“这就是通行证,没有的话就滚蛋!”

  看着这守城士兵如此蛮横的态度,长明还没发作呢,琦莉倒先不乐意了。琦莉一把将这写在羊皮纸上的通行证重新呼在了守城士兵的脸上,趾高气昂地冲他说道:“放肆,你知道他是谁吗,敢这么粗鲁地对待他!”

  待人一向高冷的守城士兵,还从未被一个少女隔着羊皮纸呼过巴掌,这让他当场楞在了原地,激动的内心久久不能平息。

  但在看到琦莉那可爱的长相之后,守城士兵激动的内心一下子就被熄灭了,要知道对于他这种高冷帅气的人来说,只有长相平凡的女孩才能打动他的心扉。琦莉长得太过于可爱不符合他的审美要求。

  “哼!”整理了一下自己那帅气的发型,守城士兵很是不屑地向琦莉问道,“连通行证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家伙,根本不值得我礼貌相待!”

  “那是我们家使者大人身份太过于高贵了,对你们这些平民使用的东西不熟悉罢了!”琦莉很不服气地呛声道。

  “哦?”守城士兵转过头来,看着面前这身穿单薄衬衫,衣服上还残留着不少血迹的长明,很是不屑地说道,“你说他是贵族,那他可有帝国皇室颁发给他的度牒?”

  “这种东西,要多少有多少!来,使者大人把你的度牒掏出来吓死他们!”琦莉依仗着长明在身边,气焰很是嚣张地说道。

  “这个……琦莉你先跟我过来一下!”长明很是为难地扯了扯琦莉的衣角。

  琦莉虽有些疑惑,但还是跟随着长明远离了城门,在离开之前琦莉还不忘了冲着守城卫兵呛声道:“你在这等着别走,一会儿我还会用度牒呼你的脸!”

  守城士兵很是不屑地捋了捋头发,乖乖地站在原地看着这两人接下来会耍什么花招。

  长明一路将琦莉拉扯到了城墙边上,在远离了来往商队好奇的目光之后,长明小声向琦莉问道:“什么是度牒啊?”

  “啊……”刚才态度还很嚣张地琦莉,瞬间变萎了许多,她刚才忘了使者大人已经失忆的事情了。

  没办法,琦莉只能用她那浅薄的学识,简单概括了一下所谓的度牒:“使者大人您不是名誉爵士嘛,在册封您为爵士的时候,皇室会给您颁发一份证明,凭此证明可以免除您的一切税务,并可以凭此证明暂住到隆瓦多帝国一切城堡之中。”

  “这个度牒听上去很不错的样子,但……”长明将裤子上的口袋全部掏出来,别说度牒了,口袋里连一个铜币都没有。

  看着长明身上穿着的单薄衣物,琦莉很是苦恼地挠了挠头:“使者大人,您身上携带的东西可能都在执行绞刑前被那群猎人给扒光了,怎么办……要回去拿吗?”

  “我感觉已经没有回去拿的必要了……”

  要问为什么,因为长明在临走之前放火把木堡镇给烧了,现在那里可能只剩下一片废墟了。

  “那我们只能回落日镇找我朋友,让他帮我们伪造两张通行证了,不过……”琦莉一边说着,一边转过头来,看着不远处守城士兵那双阴冷的眼神,“这个守城士兵已经完全盯上我们了,凭我朋友伪造出来的通行证,估计很难骗的了他……”

  “那还有什么别的办法,能够让我们进入树王城吗?”

  “暂时没有了……不过使者大人,您就不再翻翻自己的衣服看看吗?像度牒这么重要的东西,是不可能放在裤子口袋里的啊!”

  长明拍了拍自己的单薄衣物,很是为难地说道:“但我这衣服也没有别的口袋了啊!”

  “怎么没有的!”琦莉突然间好像想到了什么,若有所思地向长明说道,“我以前好像听达勒大叔说过,他认识的一个贵族大叔,就是把钱都藏在自己的内裤里的,据他说贵族们一般外出时,为了不让小偷盯上他们,都会把贵重物品藏到自己的内裤里的,所以说使者大人,我觉得您身为贵族的一员,有必要检查一下自己的内裤!”

  “嗯……你口中所提到的那个达勒大叔,他说出来的话可信吗?”

  “他说是在床上亲眼所见,不会错的!”

  “这信息量有点大啊……不过内裤藏东西这种事这么变态的事情,我这具……我这种英俊帅气的少年怎么可能做的出来嘛!”说完,长明下意识地偷偷伸出手来,向自己屁股位置摸去……

  “啊!”随着长明发出的如同少女般的尖叫,脸颊变得有些微红的他发现,自己的裤子里的确藏着一张羊皮纸状的物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