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阴阳纹身师李超田锦 > 第209章 黑色影子

我的书架

第209章 黑色影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些老人身后的房子基本废弃不能住人,而且在这里我感觉不到一点生机,阴气特别浓,他们注视我们的眼神,像是猎人在审视猎物一般……”

范广清面色凝重的跟我说道,他这么一说我倒是注意到了,我瞥了一眼路边的老人,他们基本都是在盯着我和范广清林芳三个人看,一个个目不转睛的,而且我在他们身上感受不到一丁点的阳气。

听说这些老人是鬼的时候我是被吓到的。我万万想不到,这一条街上的,都是鬼,这些鬼林芳能看见,那么说他们就不是一般的鬼,肯定是非常厉害的厉鬼,他们能幻化成人的样子,而且隐藏自己身上的阴气,那么说他们的实力不会比张晓雪少多少。

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一大街的厉鬼,这个情景是真的吓到我了。

这么多厉鬼,随便找出来一个就能轻易弄死我,不过还好这些老人只是盯着我们几个看看而已,似乎并没有恶意。

林芳似乎是不知道这些老人是厉鬼,要是林芳知道了自己和这群厉鬼生活了一年多,肯定会被吓到的,现在还是不告诉她好一点。

我跟着林芳继续走着,走了好一会儿之后林芳停在了一片废弃房区面前。她指着里面说这里就是她父亲负责拆迁的地方。

我顺着望去,这片房区可真大,应该是这个巷子里面最大的,废弃的高楼和屋子足足有几十栋,这个地方无处都透露着一股死气,让我感觉有点不舒服。

林芳说她的父亲只是负责一小块而已,拆迁这座房子的还有很多人。

“你们在这里住了这么久不应该不知道这里的邪性啊!既然知道这里来的拆迁队都死光了,为什么你的父亲还要去拆房子啊!”我有点搞不懂,我想他们是知道这里的禁忌的。林芳听我问道这里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她跟我说,她马上要上高中了,家里已经没有多余的学费了,她的家人不愿意林芳这么早就不读书了,所以就到处找钱。

“我父亲的老板说,只要在这个房区拆除一栋房子,就给一万块钱,我爸见钱多久答应了,我和我妈也劝导过我爸,但是我爸不听,他一直说自己会小心的,没想到意外还是发生了。”

林芳咬着牙说道,一万块钱一栋房子这个数字确实不低,像这里的一栋房子很好拆,只要用半天就可以搞垮了,怪不得林芳父亲会冒这么大的风险,原来都是为了钱。

他们一家也挺可怜的,原本生活已经不怎么好了,如今林芳父亲得病无疑是雪上加霜。

林芳心情很不好,这一路走来都是愁眉苦脸的,她说只要能救自己的父亲,哪怕不上高中也行,她不想因为钱而失去亲人,而且现在他们家也根本没拿到钱。

工厂老板在得知林芳父亲的情况后只给了几百块钱的医疗费,这几百块钱明显就是坑人的,这种病无论去什么医院都治不好的。林芳一家被坑惨了。

“我们要不要进去看看?”我转过身问范广清,我有点好奇这些废弃房区里面到底有什么,能搞出那么多的意外搞死那么多人。

“那就进去看看吧,在外面也看不到什么。”范广清摸着下巴想了一会儿后给出答案,林芳在知道我们要进废弃房区的时候提醒我们,一定要小心,里面很诡异的。她不说还好,这么一说搞得我有点害怕了。

不过作为一个男人,怎么可能因为一句话而退缩,我拉着范广清走进了房区内,这些房区看起来已经废弃了十几年了。

因为这些房子看起来都像是九零年代风格的,这些废弃房屋里竟然还有家具,没有被搬走,不过这些家具已经损坏很多了,经历过风吹雨打,这些家具已经不成样子了。

不仅仅是家具,这些房子里面都张满了杂草,不少玻璃碎片,被腐蚀严重的木材随意掉落在房区内,里面甚至还有不少泥土。

这房区有年代,不过我好奇,这些房区如果之前有人住,那么搬走的时候为什么不带走东西,房区里面看起来虽然有些破破烂烂的,但是里面什么都不缺,翻新一遍还能用。

走进房区内,我闻到了难闻的味道,看来太久这里没打理,很多东西都沾上湿气,久而久之就有一种难闻的味道产生。

对于这些房区,我疑惑的还有那群鬼,这一条街上的厉鬼不去投胎老是待在这个破地方干什么,真是让人匪夷所思。

“你有什么发现么?”我看向范广清,自从进入这个地方,范广清就一直东张西望的,也不知道看出来什么没。

“臭小子你自己不会看么,老是来问我干什么,我又不是百事通。”范广清有点恼怒的骂了我一句说道,我尴尬的无法反驳。

但是最后范广清还是告诉了我他的发现,他跟我说这片房区的阴气有点浓,这里面可能有一只比外面那群老人还厉害的厉鬼。听到这里我吓了一跳,真是误入狼窝避开一群狼还有一只狼王。

“那你觉得,林芳父亲脖子上的印记会不会是这厉鬼搞得?”我询问范广清。

“很有可能,这片房区我只感觉到一股强大的阴气,这里面应该就只有一只鬼。”范广清解释道。

那现在如果想要救林芳父亲,我和范广清还得请这只厉鬼出来了,不过我想了想林芳的父亲是因为干上拆迁这一行才被厉鬼惩罚的,不知道那厉鬼会不会原谅林芳的父亲。总觉得这件事情有点悬。

忽然一阵阴风朝我们刮来,我瞬间感觉周围温度下降了好几度,我冷的身体直打哆嗦。

“我们被鬼盯上了。”范广清忽然说道。

“不是说这里的厉鬼不伤害无辜的人么?这厉鬼不会那么不讲道理吧?”我颤抖着说道,然而范广清却是摇摇头。

“赶紧离开这个地方,要不然我们都得死!”范广清低声对我说道,然后拔腿就跑,我见了不禁暗骂一声,不过也不耽误时间,连忙跟着范广清离开了这个房区,在逃离这个地方的时候我感觉背后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看。看的我头皮发麻。

当逃出这片房区的时候我转身看了一眼,隐约看见前方一栋高楼窗前,站着一个黑色影子,看不清楚面貌,他基本浑身黑,只有那一双眼睛散发出淡淡的光芒,看得我毛骨悚然,这应该就是林芳说的那个她经常看见的鬼。这鬼盯着人的眼神透露着一股戾气,放佛随时就会被吞噬一样。

我喘了几口粗气,幸好那房区里面的厉鬼没有跟着我们出来,否则真的可能和范广清说的一样会完蛋。

“怎么样了?”林芳看见我们的样子着急的上前问道,我挥了挥手,将刚才的事情告诉了林芳。

“你们说里面的脏东西会杀了你们?”林芳似乎有些难以置信,范广清他点了点头,他最清楚当时什么情况,他说,进去的时候那只厉鬼就已经对他和我起了杀心。所以才会这么急急忙忙的出来。

“也就只有你才会相安无事的待在这里那么久了,要是换做其他人进来,估计得完蛋。”范广清对林芳说道,弄得林芳一脸复杂的表情。林芳住在这个地方一年多,和街道上的厉鬼都有接触,那些厉鬼应该是看林芳老实没对她下手。

要不然怎么可能这里没个人住。

“先回去想想办法吧。”范广清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我点了点头,回去的时候刻意转身看了一眼身后,那个黑色的身影竟然还站在那个窗子面前一直盯着我看。我吓得连忙逃离了这个地方。

然而走到一半的时候巷子前方走来几个人,这些人看起来像是拆迁队的,一个个带着安全帽带着工具朝这里走来。

他们应该是去拆除旧房区的!如果他们真的去了,那么下场可能会很惨。我连忙上去阻止他们,让他们不要再过去了,否则下场很惨。

“哪来的家伙挡路,赶紧给我们让开,我们忙着呢。”一个包红头对我嚷嚷着说道。我跟他解释房区里面有鬼,如果进去进行拆除,会出事情的。

然而这群员工却是听不进我说的,他们都说我只是在危言耸听扯淡而已,我有点不爽了。

最后我还是没有拦住这群家伙,我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走进了废弃房区内,没过一分钟我就听见里面有惨叫声传来,随后又是一片死一般的寂静。

下一秒几具尸体从废弃房区里面随意丢弃了出来,这些尸体正是刚才那些拆迁队的人的!这些尸体不是没有头就是没有四肢,一个个死相很惨,好几个人进去不到一分钟,全都死光了,而且还死的这么难看。

看得我胃里一顿翻江倒海,这实在是太恶心了,看着那些被肢解的人,我今晚估计吃不下饭了。

范广清让我赶快走,我听了也不敢多做停留,连忙跟着范广清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我感觉……那房区里的家伙脾气越来越爆了,现在无论是不是拆迁队,只要是靠近那……些房区,都会被他杀死丢出来……”

跑了一段距离之后范广清喘着气含糊不清的跟我说道。想到这里我就觉得可怕,这些废弃房区里面到底有什么,值得里面的那只厉鬼去保护,不让人靠近。

“林芳,我劝你们快点搬走吧,我觉得那只厉鬼很有可能会杀掉你。”范广清跟林芳说道,林芳听到这里先是震惊,又是犹豫,她说他们家已经没有钱搬家了,而且她在这里生活了那么久,也没见那厉鬼会伤害自己。

她大概笃定那厉鬼不会伤害她了。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林芳身后出现了一个黑色影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