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阴阳纹身师李超田锦 > 第96章 九死一生

我的书架

第96章 九死一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群人拿着棍子气势汹汹的冲入我家,一看就来者不善,还嚷嚷着要砸了我的店。

我说我没跟谁结过仇,为什么要砸我的店?

为首的那个人说:结没结仇,他也不知道,他只听他家少爷的命令。

我觉得这帮人,要么是精神故障,要么就是故意找事。

我问他:他家少爷是谁?

为首的那个人说:告诉我也无妨,他家少爷就是大神医吴军。

吴军???

听到吴军这个名字,我当时就笑了,原来是吴老拐的小儿子!

只是这小子也太特么狂妄了,就连吴老拐那样的人也不敢自称神医,他居然自封为神医,还是大神医,这可真是一个大笑话!

上次吴军的儿子亮亮被黄皮子缠上,我给一只猫纹了身,帮亮亮驱赶黄皮子,当时还和吴军立下赌约,一个月后,亮亮要是好了,他就给我下跪。

这才刚半个月,吴军为什么言而无信,派人来砸我的店?

还没等我弄明白呢,这群人就已经动手了,上来就砸我的厢房玻璃。

“哗啦哗啦”的,几扇窗户玻璃都被砸了。

马勒戈壁的!老子还从来没有受过这种欺负呢,看老子不弄死你们这帮狗曰的!

我回到纹身室,抓起一把椅子,冲出去就砸在了一个人的脑袋上。

椅子是木头的,椅子腿打在那个人的脑袋上,直接鲜血迸溅。

“小超,好样的!”范广清大老远对我喊。

我抬头看了一眼,只见范广清赤手空拳的就放倒了两个人。

别看范广清岁数大了,但是底子硬,又是江湖人士,还真的有两下子工夫,好几个人围着他打,他也没吃亏,相反是对方的人有两个倒在了地上。

我仰天长啸,然后抓着椅子一抡,抡在了一个人的胳膊上,那个人吃痛,捂着胳膊嗷嗷直叫。

我继续抓着椅子抡来轮去,又抡到了几个人。

但总归是双拳难敌四手,对方人太多,人家是车轮战术,一帮人倒下,下一帮人立刻补位上来。

而我和范广清就不行了,打了一会体力就有些支撑不住了。

我的胳膊上挨了好几棍子,钻心的疼痛,连椅子都抓不住了。

范广清的情况也不好,甚至脑袋上还挨了一棍子。

我不禁有些绝望,对方的人太多了,把我的院子堵的水泄不通,就像是一堵人墙,看来,今天我和范广清都得挂在这了。

想到这里,我和范广清相视一笑,只见范广清的牙齿上都是血,也不知道是他把对方咬了,还是对方把他的牙打破了。

范广清豪迈的对我大喊:小超,好样的!

我也笑着回应:范哥,你是真英雄!

在我俩喊话的时候,我的脑袋上又挨了一棍子,震的我耳朵都嗡嗡响,我晕晕乎乎的就栽倒在地上。

这个时候,表嫂从屋子里跑出来了,她看到我挨打,心疼的不行,趴在我身上,用身体护住我,哭哭啼啼的,还要向那些人求饶:求求你们别打他了,别打他了。

被表嫂护在身下,我的心里十分温暖,十分感动的看着表嫂,表嫂真是一个好女人,在这种关头,可以出来护着我,能娶到这么好的女人,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我表哥死了真是可惜了。

那群人一见表嫂护着我,为首的那个人对小弟们命令道:愣着干什么?把这个女人拉走!

然后,就上来两个小弟来拉表嫂,表嫂惊慌失措的拽着我的衣服,哭哭啼啼的说:别拉我,我不走,就算死我也要和小超死在一块!

这一刻,我心中不只是感动,还很激动,这就跟情侣之间生离死别似的,只可惜我们是叔嫂。

可能是看惯了电视剧中这样的桥段,在这种情况下,我也情不自禁的去拉表嫂的手。

我和表嫂两个人就这样,手拉着手,想永远都不要分开。表嫂哭哭啼啼的,那凄冷的表情,十分可人,我想,能拉着表嫂的手死去,值了!

就在我以为死定了的时候,门口忽然传来一声怒吼,那声怒吼浑厚有力,就像是狮子发出来的。

接着,我就隔着人群看到门口那里,有一个拎着棍子的人飞了起来。

那个人飞了两米多高,落下来的时候砸在了人群中,砸倒了好几个,接着,又是第二个拎着棍子的人飞了起来,又是砸倒了好几个。

接着,人群就向两侧散开,在人群中间露出一条通道来,一个威风凛凛的人从人群通道里,一步一步向我走来。

当他出现在我的视野里以后,我顿时大喜,陆天阳!

陆天阳来了,只见陆天阳赤果着上身,露出精壮的肌肉,冰冷的眼神只要扫一眼人群,那群人就吓的往后退一大截。

“小阳哥,你来了!”我高兴的喊道。

陆天阳并没有搭理我,而是用冰冷的目光扫视了一圈人群。

为首的那个人,面露凶相,对陆天阳说:小子!别他么的多管闲事!赶紧滚!

陆天阳一愣,嘴角一抽,目光中顿时就充满了杀气,一步一步的朝为首的那个人走过去。

为首的那个人意识到情况不妙,脸上露出慌张的表情,一边后退一边命令他身边的小弟们:你们快上啊!快上啊!咱们人多,干死他!

结果,他的小弟们,面面相觑,谁也没有胆量上前。

陆天阳忽然一步迈到他的面前,双手把他举了起来,然后使劲一扔,只见那个人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伴随着杀猪般的惨叫声,他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挣扎了半天都爬不起来。

见识到了陆天阳的身手,剩下的那些人统统都软了,没有一个人敢上前的,甚至还有吓尿了的。

“滚!”

陆天阳一句话,一群人像是被皇恩赦免的死囚,纷纷抬着受伤的同伴屁滚尿流的滚了。

等那些人走后,表嫂把我搀扶起来,表嫂的眼睛红红的,一个劲的落泪,不断的看我的身体,问我哪里受伤了?

我对表嫂笑了笑,说我没有事。

范广清自己也从地上站起来了。虽然我俩都挂了彩,好在我俩都只是皮外伤,并没有大碍。

我对陆天阳作了个揖,说:小阳哥,多谢了。

陆天阳看了我一眼,面无表情的说:阴阳绣传人,两个人挑一群人,你不怕吗?

我笑了笑说:怕当然是怕,但男人可以战死,不能吓死。

陆天阳看我的目光有些变化,似乎变的有些佩服我了。

陆天阳点了点头,说:很好!没有给阴阳绣丢脸。

然后,我问:小阳哥怎么知道我有难,及时的赶来救我?

陆天阳说:他并不知道我有难,一个月以前他跟我约定好,一个月后来找我改图,今天正好到期,他来找我改图,碰巧遇到这事,就出手相助了。

我一想,还真是,距离上次我陆天阳离开,整整一个月。

我说:那敢情好,今天要不是小阳哥及时赶到,恐怕我和范哥今天就凶多吉少了。

陆天阳从地上捡起自己的黑色长袍,穿在身上,我能看出来,他是在刚才动手前把长袍脱掉的,估计是怕溅上血。

然后,陆天阳对我说:李超,我今天来找你,除了改图的事,还有另一件事相求。

“什么事?”我问。

然后,我就看到陆天阳对着街门口喊了一句:云静,进来吧。

我们几个人都齐齐向门口看去,只见门口出现了一位妙龄少女。

那少女长的很漂亮,穿着紧身裤,白衬衫,看起来十八九岁的样子,但已经发育的很好了,胸前的高度不比表嫂差。

尤其是她的皮肤,白白嫩嫩的,粉面桃腮,一双标准的杏眼,目光中带着一种淡淡的迷朦,小巧的红唇似笑非笑的抿着。

个子不是很高,可给人的感觉却是修长秀美。

薄薄的衣服下,丰满坚挺的胸部随着她身体的走动轻轻地颤动。浑圆的小屁股向上翘起一个优美的弧线,修长匀称的双腿十分吸人心魄。

少女走到我面前,对我微微一笑,颔首道:见过李大师。

我也微笑着回应,这个女孩的第一印象是漂亮、性感,现在她给了我第二印象——懂礼貌,知书达理,一看就是大家闺秀。

陆天阳介绍说:这是他二叔的女儿,叫陆云静。

怪不得是大家闺秀的气质呢,原来是陆家的女孩。

既然陆天阳把陆云静带过来见我,估计他要让我帮忙的事,也跟陆云静有关。

我问陆天阳:找我帮忙什么事?

听我问这个,陆云静忽然就满脸通红,一副羞涩的表情,我没搞明白,她为什么要羞涩。

陆天阳叹了口气,对陆云静说:云静,事到如今也没别的办法了,把你的裤子脱掉给李超看看吧。

什么?什么?什么?

一见面就让陆云静在我面前脱裤子?这真的是亲堂兄吗?

范广清和表嫂也是一脸懵逼,这事真是出人意料啊!

陆天阳解释说:李超,不瞒你说,云静的问题出在她的私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