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阴阳纹身师李超田锦 > 第89章 吃阴鬼脸

我的书架

第89章 吃阴鬼脸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靳琼还是摇了摇头,说:你的那个店,值不值五万?

这话,搞得我真特么生气,范广清也是,怎么说他也是在我店里的伙计,听到靳琼说的这么不礼貌,范广清忍不住脾气了。

范广清冷哼一声,说:你废什么话?都说了要签合同,有合同在,还怕我们跑路不成?你要是再这样,我们就不合作了,你的阴气,另找高人给你解决吧。

范广清这话说的很绝,说完就拉着我要走。

靳琼一看范广清是认真的,赶紧就上来拉范广清,嬉皮笑脸的说:大师,别走啊,我是开玩笑的。

“哼!”范广清冷哼一声,没有搭理她。

靳琼一看范广清是真生气了,只好过来嬉皮笑脸的求我,拉着我的胳膊说:李大师,我知道你是个好人,求求你帮帮我吧,我们签合同,我们现在就签合同。

范广清是真生气了,还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而靳琼为了让我帮她,起皮笑脸的抓着我的胳膊。

我无奈的笑了笑,先劝了劝范广清:范哥,你别生气了,咱们是做生意的,有钱赚就是王道。

然后我又对靳琼说:行!就按你说的办,现在就签合同。

靳琼一听我答应她了,立刻就高兴了,说让我和范广清等她一会,她现在就去打印店打印合同。

范广清摆了摆手,让她赶紧去。

靳琼走后,范广清问我有没有杀过狗?

我一愣,心想范广清这是准备要杀狗了。

我摇了摇头,别说是狗了,就是杀鸡我也不敢啊,倒不是我怕被狗咬,只是我觉得就算狗再凶猛,它始终都是一条生命,亲手杀掉它,我于心不忍。

范广清说:这条狗现在阴气缠身,极其凶猛,就跟李恢的那匹马似的,想杀掉太难了,我们得找点麻醉剂先把它麻晕。

范广清说的这个办法很好,把狗麻晕了,想怎么处理都行,只不过……我还是不忍心就这么伤它性命。

我对范广清说:范哥,其实做一副吃阴鬼脸,用不了多少血,拿个针管抽一管就行了,没必要杀死它。

范广清却摇了摇头,说:这条狗已经被阴气噬体,现在只吃死人肉,极其凶猛,如果不杀掉它,等它饿极了,就会咬破铁笼子跑出来,到时候的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

唉……

听范广清这样一说,我也只能叹气了,是啊,这条狗的命不好,要怪就只能怪自己的主人没找到好男人吧,喂它吃了死人肉,导致它丢了命。

范广清说做就做,他让我在这里等着靳琼回来,他则是去外面打了个出租车,买麻醉剂去了。

过了一会,靳琼回来了,我和她进了屋里,靳琼把合同往茶几上一方,让我签字。

我简单浏览了一遍,和我们约定好的一样,所以我就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刚签好,范广清就回来了,他站在院子里喊我出去帮他杀狗。

我走出到院子里,只见范广清拿了一个手枪一样的东西,范广清对着我晃了晃他手里的东西,说他手里的枪,子弹就是麻醉针。

然后,范广清就朝着狗射击。

一枪、两枪、三枪。

狗才终于身体发软,渐渐的晕倒了。

范广清让靳琼去拿菜刀,靳琼有些不忍心,没去。

范广清恨铁不成钢的哼了一声,然后就自己去拿了。

过了一会,范广清拿着一把明晃晃的菜刀从屋子里出来,让靳琼把铁笼子打开。

靳琼把铁笼子打开后,范广清把狗从铁笼子里拉出来,举起菜刀就准备要砍。

这一刻,我紧张到了极点,这一刀下去,绝对是狗血飞溅,那场面绝对血腥,我甚至都有些不敢看了,闭上了眼睛。

靳琼更害怕,躲在了我的身后,身子还发抖,我知道靳琼一方面是害怕血腥的场面,一方面也是不忍心看着自己的爱狗被杀。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传来了范广清的惨叫声。

我赶紧睁眼,然后就看到,那条狗居然醒过来了,正咬在范广清的胳膊上。

范广清一个劲的挣扎,但还是挣脱不掉。

“小超,快!用麻醉枪!”范广清慌乱的对我喊。

我有些愣,范广清又喊了第二遍,我才反应过来,赶紧捡起地上的麻醉枪,可这玩意我也没用过,不知道怎么瞄准,万一射偏了,把范广清射晕了咋整?

这个时候,靳琼一把抢走了麻醉枪,然后瞄了一下就射击了,一个麻醉针打在了狗的肚子上,又过了两三秒,狗终于松开了口,晕倒了。

范广清趁机,举起菜刀就猛砍,砍的非常疯狂,那场面真是惨不忍睹,一条狗硬生生的被他砍的一片血肉模糊。

把狗砍成了一堆肉泥后,范广清才终于停了下来,此时他全身都是狗的血肉。

我赶紧跑到范广清身边,看到他胳膊上有两排狗牙印子,我让范广清赶紧去打狂犬疫苗。

范广清笑了笑,说他的体质还打什么狂犬疫苗,在墓里的时候,都数不清被僵尸咬了多少次,狗的牙齿对他根本就没有任何伤害。

听范广清这么一说,我才放心了,不过这时我有些疑问,范广清一共打了三枪,狗明明已经晕倒了,怎么会忽然又醒过来呢?

范广清解释说:狗被阴气缠的时间太长,所以体质也变了,三针麻醉剂的药量不够,所以它才会又醒过来。

靳琼笑着说:还好以前吕志杰带着她去练过射击,要不然今天范广清就挂了。

“大师,怎么样?救命之恩,你是不是应该给我包个红包?哈哈。”靳琼调皮的对着范广清笑。

范广清冷哼一声,说:还说呢,要不是你不去拿菜刀,耽误了时间,狗也不会那么快就醒过来!

我很无语,这两个人成了死对头,动不动就吵。

不管怎么说,现在合同也签了,狗也杀了,下一步就是要给靳琼纹身了。

来的时候,我就是带着我的家伙事来的,所以在靳琼家里我就可以给她纹身了。

范广清的手上、脸上、衣服上,全是狗血肉,所以,我给靳琼纹身的时候,他则是去靳琼家里的洗澡室洗澡去了。

我和靳琼在沙发上坐下来,靳琼把鞋脱了,把脚伸到我面前,说就纹在脚心吧。

我不禁有些激动,因为靳琼的小脚……瘦长、略小,雪白雪白的,脚趾头像嫩藕芽儿似的,简直不要太美。

很多男人都有恋足癖,喜欢女人的脚,我虽没有恋足癖,但看到靳琼这么漂亮的小脚,还是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然后,我就开始在靳琼的小脚心一针一针的纹。

脚心是个敏感的部位,布满了神经,所以我的手在靳琼的脚下动,她受不了痒,时不时的收缩,还嘿嘿的笑。

所以整个纹底图的过程都比较艰难,纹了三个小时才终于纹好。

范广清早就洗好了,一直在一旁等着。

全部完成后,我和范广清就准备要回去了。

靳琼把我俩送到门口,范广清又对靳琼强调道:记住,虽然你有除阴气的阴阳绣,但这房子你也不能继续住了,要不然阴阳绣也救不了你。

靳琼很不舍的看了看房子,最终点了点头。

这一点她还是很理智的,虽然舍不得这么漂亮的房子,但比起房子来,命才是最重要的。

看到靳琼点头,我和范广清才算放心了,不过,临分别时,范广清又想到了什么,忽然就转身,对着靳琼说:记住!五万块钱,你转到李老板支付宝上。

靳琼笑着说:知道了,一星期之内绝对转过去!

然后,我和范广清回到了家里。

靳琼也没有食言,三天后就转过来七万块钱,并且备注上,五万块钱是工钱,两万块钱是红包。

收到了钱,我就去范广清的屋子里找他了,我们这一趟也不容易,现在靳琼把钱转过来了,我得和他分钱。

范广清一听是这事,赶紧就摆手,说:不分不分,之前都说好了,我在你这管吃管喝,一个月一千五的工资。

我说那不行,范哥你出了力,就该有一份。

范广清跟我苦笑,说:小超,拿这钱范哥心里不舒服啊,阴阳绣是你自己做的,我也没帮上什么忙。

话虽这么说,可这次的事情,范广清可是帮了大忙的,靳琼是阴气入体这事,就是范广清用鼻子嗅出来的。

我态度强硬,说范哥,我是老板,这事儿听我的。

现在总共收到了七万块钱,我打算给表嫂两万,因为这一阵子一直是她在做饭,帮着打理店里的生意,也挺辛苦的。

剩下的五万,我和范广清一人两万五。

范广清听了我的分钱方案,沉默了一会,最终认真的开了口:小超,你是个好老板,我范广清没跟错人!

我笑了笑,说:范哥,你这话说的太客气了。

范广清忽然就变的伤感起来,叹了口气说:我范广清生性贪财,学的一手好风水,却用来寻坟探墓,做了让人不耻的土夫子,也是因为贪财,落到净身逃命的下场。

我当然知道范广清贪财,但贪财有错吗?

我对范广清说:范哥,有人喜欢权利,有人喜欢女色,有人喜欢珍奇草木,有人喜欢文房四宝,这都是人之常情,爱财和爱其他的东西,本质上是一样的。

俗话说的好,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分给范广清的两万五,是他帮我做事,应得的报酬,任谁都挑不出刺,说不出个一二三来。

“范哥,以后我们一起经营这店,做正当买卖,赚良心钱,这钱,你安心的拿着!”

范广清有些激动,说:小超,你说的没错,我范广清以后只赚良心钱!

然后,范广清又说:小超,你毕竟是老板,我跟你平分不合适,这样,你拿三万,我收两万,你也别推辞了,否则范哥真不能收这钱。

我拗不过范广清,同意了,让范广清把银行卡号给我,现在手机转账方便,两个小时就能到账。

之后的几天,没有什么大客户,我天天练习两个小时的针灸,剩下的时间,向范广清请教了很多阴行的本事,受益匪浅。

可没过几天,晚上,靳琼就打来了电话,她说她受不了贫穷了,后悔和吕志杰分手了,让我给她纹个阴阳绣,让她和吕志杰复合。

我笑了笑,说:阴阳绣是正义的,要用阴阳绣帮你做小三,破坏人家家庭,这不太现实。

靳琼顿时就生气了,冷冷的说:李超,我们可以签了合同的,你要是不给我做,那你就等着赔偿违约金吧!

什么???

我一脸懵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