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阴阳纹身师李超田锦 > 第49章 圣母娘娘

我的书架

第49章 圣母娘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老太太“咣当”一声就把门推开了,看了看赵奔,又看了看我,最终叹息一声,解释着说:大师,你别见怪,事已至此,我就跟你说个实话吧。

老太太说:其实赵蕾并不是她的亲生女儿,赵蕾和赵奔是没有血缘关系的,所以他俩是可以生小孩,给老赵家延续香火的。

我没忍住,直接爆了粗口:我靠!就算没有血缘关系,但他们姐弟从小一起长大,从心理上怎么接受从姐弟变成夫妻这件事?

老太太却仍然意识不到自己的错误,说道:就算不和赵奔结婚,哪怕只是给赵家生个孩子也行啊,也算是回报赵家的养育之恩了。

我……特娘的!

我简直没法跟老太太交流,她这说的是哪门子的道理啊?难道非得给赵家生个孩子才算回报了养育之恩?简直不可理喻!

我的心情很激动,强压着心头的怒火,对老太太说:虽然赵蕾是自杀的,但说到底也是你们母子二人给逼死的,你们这可是犯了法啊!要早知道你们是杀人犯,我压根就不应该来你家里!赵奔的病,我看……你们还是另请高明吧。

说完,我就准备要走。心中愤愤不平的想着:真特么的曰了狗了,费尽心思救的人,居然是个杀人犯!

“大师,你别走!你要是走了,我就死定了!”赵奔忽然跪在了我面前,哭哭嚷嚷的。

我厌恶的皱了皱眉头,没搭理他,如果他只是意淫姐姐还好说,关键是他已经犯了强奸罪,让我去救一个强奸犯,我良心过不去啊!

老太太也“噗通”一声跪在我面前,祈求的说道:大师,求求你别走,求求你救救我儿子,是我害死了赵蕾,我已经想好了,只要你能治好我儿子,我立刻就去警局自首!

我一愣,看着老太太,发现她的表情很坚定,似乎已经想通了,做好了自首的准备。

赵奔忽然就止住了哭声,脸上露出淡然的表情,说:大师,我知道错了,如果不是我,我姐姐也不会上吊自杀,我也想好了,等你给我治好,我马上就去警局自首。

我看了看赵奔的样子,似乎在一瞬间他就变成熟了,变的有担当了,终于负起了责任。

我思衬了思衬,最终叹了口气,说:好吧,我答应救你,至于你们去不去自首,这是你们自己的选择,我救你也不是为了逼迫你去自首,我只是在做我应该做的,我作为阴阳绣传人,不忍心眼睁睁的看着你病死。

救人固然是对的,可我救的是一个强奸犯。唉,我的心情也很纠结、很复杂啊,也不知道我的做法到底是对还是错。

说着话的工夫,外边的天色渐渐的亮了起来。

我们三个人各自回房,穿好了衣服,洗漱完,老太太做了点稀饭当早餐。

刚吃完早餐,老太太就要去鸡窝里抓鸡,我赶紧把老太太拦住,说不用去抓鸡了。

老太太一愣,然后看着我说:大师,你已经答应了要我帮我儿子把病治好,可不能中途不管了啊。

我有些无语,说我啥时候说过中途不管了?

老太太说:你昨天说的要连着用鸡血泡三天澡,今天又说不让抓鸡,那你要怎么给我儿子治?

我说:那是因为你们昨天骗我,如果赵蕾真是车祸死亡的话,那赵奔也没撞邪,用鸡血泡澡就能好,可赵蕾是被你们母子间接逼死的,那赵奔这病就有说法了。

老太太脸色一变,忙问我有什么说法?

我说:赵蕾死后怨气太重,无法往生,所以她的阴魂每天都要重复一遍自杀的过程,长此以往,她受不了折磨,她的阴魂纠缠上了赵奔,所以他才得病。

“啊?那咋办?”老太太吓的脸色都惨白了。

我冷笑一声,说:现在知道害怕了?害人的时候咋不想想赵蕾有多委屈呢?

老太太的眼眶马上就红了,说她已经知道错了,事后她一定会去自首的,求我救救她儿子。

我摆摆手说:罢了罢了,别再求我了,我答应的帮你把儿子治好就一定会治好的。

老太太这才放心了,问我她能帮点什么忙?

我想了想,然后让她去找点棺材土,再找一碗死人血来。

老太太有点懵,死人血她倒是知道,就是人死后从血管里抽出来的血,因为人死了之后就没有血压了,血液不能自己往出流,只能用针管插进血管里,把血抽出来。

可棺材土是什么意思?老太太没整明白。

我给老太太解释说:棺材土就是棺材顶盖上那一层薄薄的土,记住,要找十年以上的老坟去挖。

“啊?还要挖坟啊?”老太太有些惊讶,一时也有些犹豫。

我说你要不想挖也行,那你儿子的病我就没法治了。

“挖挖挖,我马上就去挖!”老太太赶紧就答应道。

然后,老太太扛着铁锹就出去了。

可能很多人开始有疑问了,做阴阳绣用死人血倒是可以理解,因为要用来代替阴魂,可要棺材土干嘛?

这个我就得解释解释了。

有些人的皮肤凹凸不平,做阴阳绣也没法下针,此时就需要把泥抹在身上,去填补皮肤上的凹坑,这样就平整了,就能下针做阴阳绣了。

而抹在身上的泥是有讲究的,用普通的泥是不行的,必须用棺材土和泥才行。

赵奔的皮肤就像是马蜂窝似的,全身有无数个小孔,根本就没法下针,所以只能用棺材泥先抹在他身上,把他身上的的小孔都填满,才能给他纹身。

一直到傍晚时分,老太太才背着一个编织袋回来。

她说她找了一座野坟,这些棺材土都是从那座野坟里挖出来的,问我可以用吗?

我打开编织袋看了看土质,细碎的黄沙土,从土的颜色来判断,这座坟应该在三十年往上,我点点头说这棺材土可以用,然后问她死人血找到了吗?

老太太说她马上就去取,村子里有火葬场,每天都要烧掉两三具尸体,取点死人血很方便的。

我让老太太赶紧去取,我则是开始用棺材土和泥。

等我和好了泥,老太太也取回了死人血,接下来就是要把泥抹在赵奔的身上了。

我一看到赵奔身上那些小孔,密集症就犯,所以抹泥这事,我也干不了,只能交代给老太太去做,我嘱咐老太太,让泥填进赵奔身上的小孔里,一定要抹平。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老太太告诉我,已经抹好了泥。

我一看,赵奔后背上的小孔里,已经全部塞满了泥,泥土的味道混杂着他身上腐朽的味道,很难闻,于是我把窗户和门都打开,让空气流通起来,才开始给他做纹身。

我要给赵奔做的纹身,和之前给张强做的纹身是一样的,“圣母娘娘”,之前张强是因为媳妇死后怨气太重,一直在纠缠他,现在的赵奔是因为姐姐死后怨气太重,不能往生。

所以给赵奔做个圣母娘娘,可以感化赵蕾的鬼魂,消除她的怨气,让她安心的去投胎。

我穿好巫萨,开始给赵奔纹身了。

以前还没遇到过皮肤不平整的人,所以这是我第一次在棺材泥上纹身,跟直接纹在皮肤上是有很大区别的,所以我纹的也比较慢,一直纹到深夜才终于纹好。

然后就是认魂、上色,全做完后,我一看赵奔,玛德,这家伙居然趴着就睡着了。

我也是又困又累,也懒得洗脸了,准备回房间里睡觉了。

回到房间,在床上躺下后,我却又没有了睡意,因为我一闭上眼睛,脑海里就浮现出赵蕾在我头顶上吊着的情景。

虽然不能说害怕吧,但有个女鬼在头顶上吊着,也总觉得不自在。

我时不时的往房顶上看,不过还好,赵蕾一直没出现,我想我已经给赵奔纹上了圣母娘娘,赵蕾今晚应该不会再重复自杀的过程,应该已经去投胎了吧。

我正想着呢,忽然一阵阴风袭来,冷飕飕的,我不禁打了一个冷颤,我一看窗户没关,于是就起来把窗户关上。

关上窗户后,我刚一躺下,就发现床边站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一身白色纱衣在黑暗中似乎发着白色的光芒,我顿时就吓了一跳,哆哆嗦嗦的问:你你你……你是赵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