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们生活在南京 > 第十九章 第三次行动

我的书架

第十九章 第三次行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埋藏时间胶囊的计划被小区保安大叔给搅和了,白杨一夜无眠,辗转反侧,暗自担忧,他把时间胶囊留在案发现场,毫无疑问被人发现了,只是不知道保安会怎么处理胶囊。

  第二天早上白杨下楼扔垃圾,特意往广场草坪绕了一圈,却注意到草坪被踩踏得严重,周边的小路上散落着明黄色的隔离带。

  这是怎么了?

  回到家里,白杨问起老爹。

  老爹正在埋头喝豆浆,他抬起头来说:“你不知道啊?今天早上业主群里都炸锅了,说是夜里在楼下发现了疑似爆炸物。”

  白杨正在喝粥呢,这一下呛到了喉咙。

  “咳咳咳……什么?爆炸物?”

  老爹点点头。

  “说是保安发现的,还报了警,警察都来了。”

  “今天早上的事?”白杨目瞪口呆。

  “今天早上的事。”

  “然……然后呢?”白杨问。

  “然后没啥事,警察来了看了,说不是炸弹。”老爹说,“大概是恶作剧吧,不知道是谁在草坪里埋了个铁疙瘩,可把物业吓得够呛。”

  白杨默默地吃饭不说话。

  他要是敢说这篓子是自己捅出来的,那不得被老妈判无期徒刑终身禁足。

  一方面,他庆幸自己多留了一个心眼,没让监控摄像头拍到自己,要不然真就社死了。

  白杨都能想象,今天凌晨警察叔叔和小区物业坐在监控前头,心里纳闷那个从摄像头视野里一闪而过的小子究竟是谁。

  另一方面,白杨准备送出去的时间胶囊被收缴,现在不知道在哪儿,计划自然落空,时光慢递没法送了,真是天有不测风云。

  唉,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与人言无二三。

  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再准备一颗时间胶囊给她送过去?

  也只能如此了。

  白杨心事重重地吃完饭,返回房间,掏出手机再次下单,从时间胶囊到氚管再到相框,把上次买过一遍的东西全部再买一遍。

  花钱破费倒是小事,但行动计划免不了要就此推迟,再拖两天国庆节假期就要结束了。

  一旦回到学校,接踵而来的繁重学业毫无疑问会占用他的大量时间,分走他的主要精力,白杨在心里估摸一下,回学校就是月考,一连考好几天,想起来就叫人头大。

  那时光慢递起码要等到下周周末才有时间送。

  这一推,就是一个礼拜。

  就当白杨以为这事必然得推迟的时候,转机发生了。

  当天下午,白杨被老妈支出去找五金店买俩固定插座,厨房里的插板接触不良,得买新的来换上,他骑着自行车回来的时候,路过小区门口的保安亭,擦身而过的瞬间惊鸿一瞥,赫然发现一个熟悉的不锈钢圆柱体就横放在保安亭里的桌子上。

  卧槽!

  他当即一个刹车,双脚撑地,下意识地就把车子停住了。

  “小杨?”

  坐在里面的是蔡东,小区多年的老保安,看着白杨长大,白杨的老熟人。

  “蔡叔!”

  “从哪儿来啊?”蔡叔探出头来问。

  “给我妈买插座呢,厨房里的插座坏掉了。”白杨扬起手里的袋子晃了晃,一边回答蔡叔的问题,一边暗暗盯着岗亭里的时间胶囊。

  简直天助我也!

  如果时间胶囊被警察带走了,那白杨就注定找不回来,只能花时间准备新的。

  但它居然没被带走。

  如果现在值班的是其他保安,那白杨想把它拿回来的难度也很大,但好巧不巧此刻坐在岗亭里值班的是蔡叔。

  “蔡叔,那是啥子哦?”

  白杨用下巴指了指时间胶囊。

  “这个?你说这个啊?”蔡叔把时间胶囊拿起来,晃了晃,“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昨天晚上老刘找到的,他还以为是炸弹呢,吓他一大跳,还报了警……老刘一直胡里八涂的,迟早老年痴呆,结果警察过来一看,根本就不是,警察说是装东西的容器,里面装的是感冒药之类的杂物,没什么大不了,就留在我这里等失主来认领。”

  “我晓得那是什么。”白杨说。

  “小杨你晓得呀?”蔡叔一愣,“那你说说这是个什么东西?”

  “那是个时间胶囊。”

  “时间胶囊?”

  “时间胶囊,就是你把东西装进去,然后往地里一埋,埋好多年,再把它挖出来。”白杨回答,“最后你把它打开,就能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

  “把东西往地里埋做什么?它能下崽啊?”

  蔡叔显然不能理解这是在做什么。

  “哎哟,纪念品嘛,啊纪念品你晓得不啊。”白杨解释,“就好比蔡叔你年轻的时候,把自己写的情书藏起来,等很多年后再挖出来,那不是很有意思吗?借此怀念一下自己那逝去的青春。”

  “那我老婆要跟我打架,一把年纪还作怪。”

  “蔡叔我帮你还给失主吧。”白杨说,“我晓得那是谁落下的。”

  “你晓得这是哪个的?”

  “那边十号楼有个老哥,他就喜欢搞这些二五郎当的,我认得他。”白杨随手一指,“你给我,我帮你还给失主。”

  “哦哦哦,那顶好,那顶好。”蔡叔闻言大喜,“物业经理在业主群里发了好多道通知,一直没人来领,我还发愁怎么处理这东西呢,一直放我这儿也不是个办法呀。”

  保安大叔把时间胶囊交给白杨。

  “送到失主手上哈。”蔡叔叮嘱。

  “包在我手上。”白杨拍拍胸脯,“我办事你还不放心?”

  “放心!放心!”蔡叔用粗糙的大手用力拍了拍白杨的肩膀,哈哈笑,“这小杆子。”

  就这样,白杨把时间胶囊拿了回来。

  ·

  ·

  ·

  当天晚上,白杨百折不挠矢志不渝再次犯案。

  他再吃一堑再长一智。

  前两次埋藏时间胶囊踩过的坑,这一回他不会再踩了,下楼行动之前,白杨先往前往后往左往右各走七步,一手指天,一手指地,默念:天上地下,绝不挖坑!

  如佛陀苦行那样意志坚定地克制把胶囊再次挖出来的念头,此刻他就是亚当,任何引诱他再次挖出胶囊的人都是魔鬼,一旦他把胶囊挖了出来,他就会被赶出伊甸园!失去和夏娃快乐裸奔的机会!

  白杨觉得给自己做的心理建设已经有迪拜塔那么高了,再背上装备悄悄下楼。

  一路躲避摄像头,同时注意观察四周环境,躲开夜巡的保安,挑选预定的位置。

  好一通折腾,累得满头大汗,白杨才把胶囊埋好。

  然后兴冲冲地回来通知BG4MSR,让她可以去挖胶囊了。

  而这次行动的最后结果呢——

  意料之中,失败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