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们生活在南京 > 第十五章 《文明》才是真正的时光机

我的书架

第十五章 《文明》才是真正的时光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白杨决定把这事儿放下了,他觉得再相信那台破ICOM725能超时空通联就是在侮辱智商。

  尽管戏精姐姐还不死心,仍在妄图争辩,可白杨没有耐心了,自己陪她玩了这么久,也该有个头,他这次意志坚定,多拖一秒钟都对不起自己的物理老师。

  我可是高三学生诶,看上去有那么闲么?

  第二天晚上,白杨把时间胶囊重新挖了出来,既然决定不再管这事,那么时间胶囊也没必要再留在那儿了,又是一个夜深人静的夜晚,白杨背着铲子小刀和手电筒下楼,撬开长廊下的地砖,悄悄地把时间胶囊挖了出来,他把这次行动命名为“凹陷部”,看着手里沉甸甸的不锈钢罐头,白杨叹了口气,自己之前怎么就相信了这些离谱的鬼话呢?

  还既花时间又花钱地准备时间胶囊。

  他踮起脚把不锈钢的胶囊放在书架顶上,束之高阁。

  再往床上一躺,摊开手脚摆成大字。

  有这个空闲干什么不好……不如上Steam看一眼有没有新游戏促销打折,难得的国庆假期,爹妈特许可以碰电脑的时间。

  这么想着,白杨一个鲤鱼打挺翻身爬起来打开电脑,想看看《骑马与砍杀2》有没有打折。

  他要去当领主了。

  把敌人的头盖骨当碗使!

  ——248一份。

  好,领主当不成了。

  他要把G胖的头盖骨当碗使!

  十七八岁的高中生,正是精力和体力都旺盛且充沛的年龄,注意力向来是转移得极快的,业余无线电只是白杨诸多爱好中的一个,在有时间打《文明6》和《骑砍2》的时候,显然是游戏的吸引力更大。

  接下来的三天时间,白杨都在与何乐勤联机打《文明6》的快乐虐菜中度过,何大少人菜瘾大,热衷于建造奇观,白杨盘盘斯基泰马其顿,游戏到中局就大兵压境,何乐勤拆东墙补西墙,次次被打到崩盘。

  何乐勤悲愤地大吼:你就不能让我建好奇观吗!

  白杨:奇观误国啊陛下。

  《文明》才是真正的时光穿梭机。

  电脑一开机,一关机,一抬头天就黑了。

  直到十月四日这天中午,白杨被老妈使唤下楼丢垃圾,刚刚走出单元楼门,就迎面碰到了王宁。

  王宁个子不高,但是中年发福明显,太阳一晒全是油,还秃顶,为了掩盖锃光瓦亮的脑门,他把几捋头发从一侧向另一侧横向梳过头顶,是经典的全国通用政教处主任发型。

  “王叔!”

  “哟,小白。”王宁跟他打招呼,“你爸回家了吗?”

  “刚出完车回来。”白杨手里拎着垃圾袋,“在家呢。”

  “丢垃圾呢?还知道帮家里做事,小杆子真听话。”王宁说,“国庆节放几天假?”

  “我妈让我出来扔的,国庆节放七天。”

  “高三了要好好学习,努力一把上南大,别像我和你爸一样。”王宁拍了拍他的肩膀,“少折腾那台拐两五,我最近听到你深更半夜不睡觉在二十米上自言自语,这可不好啊,休息要紧。”

  “南大不可能的,考不上,南航都够呛。”白杨尴尬地笑笑,随即他又一怔,“自言自语?王叔,我在自言自语?”

  “是啊,你在跟谁说话?”王宁反问他,“有人跟你说话吗?”

  ·

  ·

  ·

  白杨把垃圾袋扔进分类垃圾桶,心事重重,有些发愣。

  他扭头望了一眼王叔,王宁那胖胖的背影已经进楼了,他上楼准是找老爹唠嗑,白杨对王宁很熟悉,他并不经常与自己开玩笑,而且那语气也不是在开玩笑。

  白杨站在垃圾站一动不动,皱起眉头,久久地注视着垃圾桶,看似是发呆,脑子里实则一团乱麻,有清垃圾的环卫工人拎着袋子过来就侧身避让,环卫工人多看了他两眼,大概也不知道这个年轻人为什么要站在垃圾桶边上面壁。

  白杨怎么也没想到,他自认为已经回归的正常生活就这样被猝不及防地突然打破了,王宁一句无心之语,在白杨心里掀起滔天巨浪,甚至让他头皮发麻,原本被白杨抛到脑后的那座古怪电台又回来了,而且是以他无法理解的方式。

  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王叔说自己是在自言自语?

  难道无委会监听不到BG4MSR的信号?

  冥冥中白杨听到了尖锐的刮擦声,那是物理老师在棺材里用力推棺材板的声音,安详沉眠未久的麦克斯韦和爱因斯坦又睁开了眼睛。

  环卫工人从垃圾桶里清出空矿泉水瓶,正拧开瓶盖倒水,倒着倒着愣住了。

  这小伙子瞪着眼睛盯着自己手里的瓶子盯了好久了。

  于是她尝试着把矿泉水瓶往前递了递:

  “你也要?”

  白杨丢完垃圾上楼回到家,王叔已经和老爹坐在那里唠上了,老妈正在桌边摆餐盘。

  “杨,你王叔来了……杨?你王叔在这儿呢,怎么不打个招呼?”

  “没事没事,小文,刚刚在下面已经打过照面了。”

  “这孩子真没礼貌。”

  白杨充耳不闻,只是愣愣地穿过客厅,径直走进自己的房间,然后把房门关上,靠在门上。

  目光落在黑色的ICOM725业余无线电台上,这事绝对有蹊跷!

  无委会有能力监听市内一切的无线电活动,无论是业余还是非业余,除非你是军用电台使用加密通话,要不然所有的正常无线电活动都在无委会的监测之下,可业余无线电活动中使用加密手段是严格禁止的,业余无线电通联必须使用明语,且如果对方加密了通话,那白杨也没法接收和破译。

  没道理自己这台破ICOM725能接收到的信号,无委会专业的无线电监测仪器接收不到。

  白杨用双手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耳朵,自己精神状况没出问题吧?BG4MSR不会是自己幻想出来的吧?

  他摇了摇头,不可能,自己精神状态一切正常。

  那问题出在那儿呢?

  难道她真的生活在二十年后?

  那为什么没有收到自己的时间胶……白杨忽然呆住了。

  他看到了书架顶上的不锈钢罐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