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们生活在南京 > 第四章 南京图书馆与末日神殿

我的书架

第四章 南京图书馆与末日神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昨夜下了一整夜的大雨,半夏从床上醒来时,窗外哗哗地响。

  南京的雨来得急促且暴烈,初始时只听到啪啪地响,一秒一下,落在窗棂上,不出半分钟,频率就陡然增大,顷刻间倾盆而下,最后已经听不到雨滴的声音,只觉得是天空中拧开了高压水龙头。

  往常这种天气条件是不适合出门的,但今天要去南京图书馆。

  半夏拎着两只白色塑料桶下楼,放在单元楼门前的大雨里,在桶口上倒扣两把撑开的黑色破伞,就今天这个降雨量,等她回来的时候,两只水桶已经接满了。

  半夏的日常用水就是这么来的,雨水比湖水要干净,但仍然要净化,她通用的做法是在水桶里放点明矾。

  接下来,背着包,披上雨衣,换上凉鞋,打着伞,推着自行车出发。

  “情深深雨濛濛,多少楼台烟雨中!”

  “记得当初你侬我侬,车如流水马如龙!”

  下雨天得换歌,根据不同天气切换不同歌曲。

  半夏唱得很大声,一首哀怨婉转柔情似水的情歌唱得荡气回肠。

  必须得唱歌,不放声唱歌,你的声音就要被这个世界压下去,老师曾经说每个人都有AT力场——半夏也不明白什么叫AT力场,她理解成阳气,每个人都有阳气,有的人阳气旺盛有的人阳气虚弱,阳气旺盛者就不畏惧邪魔作祟侵蚀。

  有一段时间半夏笃信这个理论,所以到处找能壮阳的食物。

  暴雨下得冒白烟,走在苜蓿园大街上,往远方眺望,暗沉沉的雨云底下高楼林立,但无一处灯火,仿佛一夜之间所有人都走光了,但是城市还留在原地。

  “情深深雨濛濛,世界只在你眼中……”

  半夏逐渐唱不下去,因为她走得愈发艰难。

  这个城市很快就内涝了,路面上的积水淹没到了脚踝,浑浊的水流从街道上哗哗地流过,女孩穿着凉鞋踩在水里,水流夹杂着泥沙冲刷脚趾,她只能走一段路就停下来抖抖鞋子,把泥冲干净。

  风大起来之后伞就没法打了,于是半夏把伞收起来夹在自行车的行李架上,靠着塑料雨衣硬顶扑面而来的暴雨,雨衣的作用有限,不多时就被雨水浸透黏在胳膊和大腿上,好在出门前穿的是短袖衬衫和短裤,预防的就是这种情况。

  其实大雨天真不如裸奔呢。

  半夏默默地想。

  不穿衣服一丝不挂地出门,就不用担心会被雨水打湿衣服。

  她甚至严肃地思考了一下这么做的可行性,现在停下来把衣服脱掉行不行?把衣服包在防水的塑料布里,再塞进背包,这样她就不用怕雨了。

  只要我不穿衣服,就不用担心会被打湿,我甚至能趴在路面上游泳!

  还是算了,怪蠢的。

  女孩摇摇头。

  南京图书馆到梅花山庄有差不多五公里远,步行要一个小时,天气情况差时间还要延长甚至翻倍。

  老师说过,恶劣天气少出门,能不出门就别出门,着凉了就要感冒,感冒了就要发烧,发烧严重了就会引起肺炎,肺炎治不好哎哟!

  半夏忽然一脚踩空了。

  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身体歪着陡然往下一沉,半夏上一脚还踩在坚实的路面上,下一脚就踩进了深不见底的水里,一声惊叫还没喊出喉咙,女孩的腰就狠狠地撞在了坚硬的井沿上,剧烈的疼痛从撞击处向四周放射,疼得她无力地呜咽一声,整个人都反射性地蜷了起来。

  疼!

  但呻吟仍然没出口,浑浊的脏水就漫上了口鼻,女孩大半个身子“咚!”地一声沉进水里,猝不及防地吞了几大口脏水,才明白自己这是一脚踩进了窨井里。

  大水冲跑了下水道井盖,路面上浑浊的积水又掩住了井口,井下的空间已经灌满了水,就是一个死亡陷阱。

  半夏差点没在这口井里淹死,她下意识地抓住井口,拼命地爬出来,瘫倒在路面上剧烈咳嗽。

  这下好了,一声脏兮兮的泥水,连人带包全部湿透了。

  半夏捂着腰苦笑,疼得笑容都变了形,雨水在脸上哗哗地流。

  自暴自弃地坐在暴雨里休息了半晌,女孩起身去扶自行车,发现车上的伞不见了。

  “伞呢?我伞呢?”

  半夏愣了一下。

  莫非是掉井里去了?

  她弯腰看了看井口,窨井口黑洞洞的,深不见底。

  此时头顶上忽然传来“吱吱——”的喧闹声,半夏抬头一看,好家伙,法国梧桐茂盛的树冠上爬满了猴子!

  一大群猴子在树冠下避雨,它们手里一把蓝色的折叠伞抢来抢去。

  “把伞还给我!”

  半夏怒喝,张弓搭箭。

  “不准撕!不准咬!不准咬——!”

  那把伞传来传去,半夏移动准头也不知道该射哪一只,最后雨伞被一只灰色的小猴子抢了过去,正把伞骨折来折去地玩,一支箭铮地一下钉在了它屁股底下的树干上。

  这可把猴子吓坏了,雨伞从它手里掉下来,落在绿化带里。

  半夏过去把伞捡起来,悲凉地看着它碎成了破布。

  猴子们在头顶上窜来窜去,对着树底下的女孩大吵大闹做鬼脸,可是它们说的话半夏听不懂。

  人与猴子的悲欢是不相通的,我只觉得世界吵闹。

  也罢。

  她也懒得跟一群猴子置气,女孩默默地把自行车扶起来,把破伞夹在车上,背上湿透的背包,带着满身的泥水,就这么在暴雨中走远了。

  ·

  ·

  ·

  南京图书馆在中山东路189号,是国内最大的图书馆之一,它的主体是七层高的玻璃幕墙大楼,这栋建筑如果放在某个拜知识的宗教异世界,那是妥妥的神殿。

  半夏推着自行车穿过神殿前的广场,在图书馆的台阶下有巨大的大理石,大理石上有烫金的大字,无人清理,落满了干燥的鸟粪。

  女孩抬头望着深蓝色的玻璃幕墙,一步一步地拾级而上,像是最后一位造访神殿的朝圣者。

  图书馆的大门仍然开着,旋转门被砸烂,但侧门可以随意进出,最后一个离开它的人肯定再无心帮它锁好,半夏穿过玻璃门进入大厅,才发现这座往日的藏书大殿早已人去楼空,只剩下遍地的垃圾。

  图书馆三层南侧是报刊区,可半夏什么都没找到,她孤零零地穿越昏暗的大厅,一路留下滴答的泥水,成排的书架上落满了灰尘,能找到的只有些许废纸。

  图书馆六至七层是文献库,仍然空空荡荡。

  半夏花了三个小时在这栋大楼内搜索,最后得出一个结论,她白跑了一趟。

  图书馆被搬空了,在早年最动荡的年代里,书籍报纸杂志都是燃料,被人们成捆成捆地运回去烧了,什么都没剩下。

  女孩在书架前驻足,她在偌大的图书馆里最后找到了两本书,被人遗忘在角落里,她踮脚把它们取下来,拂去厚厚的落灰,勉强看清了书的封面。

  “死在……火星上?”

  “泰坦无人……声。”

  半夏不知道它们为什么逃过一劫,可能是因为这两本书是不可燃垃圾。

  她默默地下楼,在休息区生了一堆火,刚好把刚刚找到的两本书当引火物烧了,再把被泥水浸透的衣物全部脱下来,挂在旁边的椅子上晾着。

  女孩赤裸着身体烤火,火堆在地板上噼啪作响,透明的玻璃幕墙外是倾盆的暴雨,听着雨声,她把头埋进膝盖里。

  深深的疲惫从心里涌上来。

  半夏很累。

  累到一句话都不想说。

  ·

  ·

  ·

  (作者君闲话:南图没去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