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们生活在南京 > 第九章 双月之城

我的书架

第九章 双月之城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半夏沿着玄武湾沿岸踱步,找到好吃的就塞袋子里,在岸边斜坡的潮间带上往往结满了牡蛎、海虹和藤壶,多得吃不完,还有遍地的海蟑螂,发现有人走过来就四散逃开,还有海鸥,它们在天上盘旋,偶尔落下来跟在半夏身后,拣她不要的东西吃。

  独自一人在这个空旷的世界上生存,什么最重要?

  吃的最重要。

  遗憾的是夏季很难长时间保存食物,半夏找不到能用的冰箱,也没有充足的电力,所以大部分食物都只能熏制或者腌制,用盐或者用糖,半夏会把海边抓到的小鱼打包回去,用来做鱼露。

  用废弃的蚊帐做地笼可以网到大量的小鱼小虾,这些小鱼大多都没有手指长,半夏把没法单独烹调的小鱼虾加大量盐,然后密封在塑料桶内封存发酵,鱼虾的尸体在无氧的环境下分解,最后析出棕褐色的液体,就是鱼露。

  老师说那就是鱼虾的化尸水。

  化尸水尝起来又咸又鲜,可以代替酱油。

  在这个世界,聪明人总是不会缺吃的。

  在靠近岸边的浅滩上,半夏经常能钓到比目鱼,鱼饵就用抓到的沙蚕,钓具就在海边找个遮风挡雨的地方藏好,随取随用,反正除了她,也不会第二个人来这里,如果半夏不来取,那钓竿能一直放到几千万年后碳纤维和塑料都被自然分解。

  在一个空无一人的世界,如果不被动物干扰,那只有时间能抹消半夏的活动痕迹,有时候半夏在路中央立一只装满水的塑料瓶,一个月后来看,那只塑料瓶还原样站在那里。

  两个月后来看,它还立在那里。

  五个月后来看,它还在。

  真寂寞啊。

  如果它动一厘米就好了。

  太阳西斜,黑月已经在地平线上露了个边,白月还没出现,半夏该回去了,她把时间估得很准,大概一个小时之后天就会黑,天黑之前她刚好到家。

  老师的末日生存守则,第四条,双月升起之时,绝对不可外出!

  这个世界白天很美丽,但晚上很危险。

  不知多少次,老师千叮咛万嘱咐,夜间绝对不可出门,从晚上七点到第二天早上六点,半夏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待在她的堡垒里,拉好窗帘,闭眼睡觉,梅花山庄中沁苑11号楼,看上去是老旧的小区楼,实际上早已被老师改造成了安全的堡垒,她用高压电网把单元楼围了起来。

  “心要飞,留也难留不用去追,梦要碎,就让我再多一点睡……”女孩哼着歌骑着车,披着橙红色的夕阳钻过城墙,“山水苍茫,天地尽头彩云归,这一生一世的奔波很累。”

  “小小年纪就要学会面对,有些事想起来真让我们惭愧。”

  自行车的车架有节奏地嘎吱响,仿佛歌声的伴奏,半夏把音量提高了,唱得很快乐。

  “小小年纪就该学会无畏——!”

  她一直都是个很快乐的人。

  ·

  ·

  ·

  半夏推着自行车踏进小区正门的时候,那轮银色的玉盘才刚从远方漆黑的群楼里露出半张脸,白月刚刚升起,时间正好。

  今天满载而归,回来的半路上她还顺手采了一大把羽衣甘蓝,这东西在南京满大街都是,可以吃。

  她把自行车停在小区雨棚里,然后拎着沉重的袋子穿过电网,进入单元楼。

  “我回来——”

  半夏忽然收声,警惕地回头望,月色下小区群楼黑影幢幢。

  刚刚那一刻,女孩的头皮骤然发麻,有什么东西在盯着她,视线像是捕食前的蟒蛇,阴冷、血腥又危险,那感觉让她的鸡皮疙瘩从脚下一路爬到头顶。半夏站在原地保持不动,一只手悄悄地握住枪套里的手枪,然后盯住对面的居民楼和草丛,在月光照不到的黑暗中,有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

  那是什么?

  女孩屏住呼吸,集中精神听动静。

  她一边缓缓地把手枪拔出枪套,打开保险。

  她不知道对方在什么地方,但半夏能肯定那东西在盯着自己,视线一直没有移开,这是长年以来锻炼出的直觉,她对背后的目光极为敏感,尤其是捕猎者的目光。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半夏的四肢逐渐绷紧,她在脑中迅速规划对应手段,虽然隔着电网,但电网只有她回到屋子里之后才会通电,所以此时此刻电网起不到保护作用,在生命安全受到威胁的情况下她并不吝惜子弹,正当女孩考虑是否要朝对面开一枪吓唬吓唬那东西时,笼罩在自己身上的视线悄然移开了。

  半夏松了口气,捏捏自己身上的衣服,才发现短短两分钟冷汗出了一身。

  她拎着袋子上楼,把抓到的鱼都倒进一张大塑料盆里,用剪刀处理干净,再倒进大量的盐腌上。

  做好这一切,就到晚上九点了。

  一身鱼腥味和汗味的半夏还得先洗个澡,在海边吹了一下午的风,浑身上下都黏糊糊的,她三下五除二把脏衣服全部扔在沙发上,然后钻进卫生间冲洗,淋浴早就没法用了,对女生而言不能舒服地洗澡简直是莫大的折磨,所以她和老师曾经也费劲心思,想在楼顶上安装一个水箱和水泵,不过最后还是没成。

  如今半夏想用热水只能现烧,用蜂窝煤炉子烧,烧开之后倒进保温瓶里。

  痛痛快快地洗完澡,女孩穿上衣服,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坐进房间里,她急匆匆地搞定这些琐事,连晚饭都来不及吃,就是因为要尽快联系昨天晚上的那个人。

  “爸妈,等我的好消息!”

  简单地拥抱了一下父母——父母摸上去还是那么硬邦邦啊。

  黑色的ICOM725电台摆在桌上,这东西很老了,它的年龄比自己要大,甚至比老师的年龄还要大,不知道它还能坚持多长时间,移动电台时半夏能听到里面有叮叮的金属碰撞声,可能是有什么零件脱落了。

  但半夏也不敢拆,她不会修这东西,怕拆开了修不好。

  女孩抱着膝盖坐在椅子上,披散着浓密乌黑的头发,伸出白皙的手,轻轻地“吧嗒”一声,按下电源。

  电台通电,淡黄色的液晶屏亮起。

  14.255MHZ。

  再按下SSB键进入单边带模式。

  按下TUNER按钮,开启天调。

  半夏有条不紊地一步步操作,她要把一切都恢复到昨天晚上的状态。

  再戴上耳机,插上手咪。

  手有点抖,手咪的插头插了好几次都没能进去。

  越到这里,半夏的心里越紧张。

  她有可能再次联络上这世上的其他幸存者,也有可能与他们失之交臂,作为大海里仅有的两条鱼,如果就此错过,那此生将无缘再见。

  “老师保佑。”

  半夏戴上耳机,握住手咪。

  耳机里传来滋滋的电流噪音。

  “这里是南京市秦淮区苜蓿园大街66号,我是半夏,请问有人能听到我吗?听到请回答。”

  呼叫一句,等五分钟。

  呼叫一句,再等五分。

  再呼叫一句,再等五分钟。

  “这里是南京市秦淮区苜蓿园大街66号,我是半夏,请问有人能听到我吗?听到请回答……有人吗?请回答。”

  不知道这样重复了多久,半夏也不记得自己呼叫了多少次,可能五十次,可能一百次,也可能一千次,直到她在耳机里再次听到那声音响起:

  “CQ!CQ!CQ!This is Bravo-Golf-Four-Mike-Xray-Hotel,BG4MXH,calling cq and waiting for a call!”

  眼泪一下子就不受控制地涌出来。
sitemap